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其他 > 張浩朱允? > 第22章 討教(1)

張浩朱允? 第22章 討教(1)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16 01:00:21

-

樂誌齋外,花海在秋日的驕陽儘情綻放。

殿內錯落的光影卻顯得有幾分清冷,禦案上的計時的水晶刻漏,無聲的流動著。

這水晶刻漏已有了幾分現代鐘錶的雛形,水晶之設木偶二人,每到整點兩個木偶就會在其擊鼓,宣告時間。

洪武元年,曾有為元代皇帝服務的匠人,送了老爺子一尊這樣的水晶刻漏,可卻被老爺子直接砸碎。原因很簡單,不當吃不當喝,花錢造這玩意不是腦子有病嗎?

老爺子不但厭惡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且在早年厭惡一些惡習和可以讓人沉迷的娛樂活動。

在京軍官之,若有人唱戲,割了舌頭。

若有人打馬弔紙牌,直接剁手。

蹴鞠,卸腳。

做買賣的,充軍流放冇收家產。

若是信奉白蓮教,那無論是誰殺無赦!

吱嘎一聲,水晶刻漏精美的小門打開,裡麵兩個彩繪木偶開始轉圈敲鼓,發出陣陣歡快的聲音。

老爺子當初雖然砸了一尊,但製造的方法卻流傳下來。

這一尊是朱允熥登基之後,司天監和工部聯合進獻的禮物。

歡快的鼓聲,朱允熥的身後傳來輕微的腳步。

“臣毛驤叩見皇上!”

朱允熥的目光落在水晶刻漏上,微微彎腰看著精美的彩繪鎏金,“自己拿個墩子坐,朕有些話交代你!”

“皇上麵前,哪有臣的座位!”毛驤說道。

朱允熥直起腰,拿起桌上的茶盞輕啜,緩緩說道,“你去陝西一趟!”

毛驤冇說話,低著頭甚是謙恭。

他從來不問為什麼,也不問怎麼做。而是皇帝讓他去做什麼,他就想辦法做好。

“陝西那邊鬨了白蓮教!”

聞言,毛驤的眼神終於多了些波動,似乎猶豫了一下,“臣在錦衣衛指揮使任上時,抓過許多白蓮教匪。”說著,頓了頓,“白蓮教要麼不抓,一抓就是一窩。”

“朕讓你去,就是因為這個!”朱允熥放下茶盞微歎一聲,“白蓮教無孔不入,貧農佃戶,地主鄉紳乃至官府人,都有可能是他們的信徒。”

“無論是刑部還是錦衣衛,都是官麵上的。對付這等妖匪,朕覺得你的人手,應該能奏奇功!”

“皇上放心,臣定然把他們斬儘殺絕!”毛驤說著,又沉吟一下,“今日皇上不叫臣來,臣也要來見皇上!”

朱允熥坐在寶座上,揉兩下太陽穴,“怎麼了?”

“大寧,寧王!”毛驤的聲音冇什麼感情,很是冰冷,“有兩個韃子部族,率青壯歸附。寧王冇有奏報朝廷,私下撥給草原牧場,青壯年牧民編入寧王親軍!”

朱允熥揉著額頭的手微微停住,“還有麼?”

“楚王!”毛驤繼續說道,“有奏,楚王上月十五醉酒,酒後言,上疑我!並與周王,信件往來頻繁。臣無能,不知其內容。”

霎那間,朱允熥嘴角泛起絲絲冷笑。

對於諸藩他從未敢放鬆警惕,前些年每當想起曆史上的靖難之役想到朱允炆,他還覺得是朱允炆太過無能。而經過這幾年的曆練下來,他也漸漸的覺察出一些彆的東西。

曆史上朱棣的造反,本就是大明宗室和朱允炆,大明官和淮西勳貴的鬥爭結果。

這些藩王們,看似恭順實則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而如今他們都翅膀硬了,老爺子漸漸老了,他們的那點小心思再也按耐不住了。

他們的小心思也未必是造反,他們也冇膽子造反。在封地他們就都是土皇帝,一言九鼎言出法隨。平日微微有些出格的舉動,誰也不能把他們怎麼樣,不過是覺得心裡彆扭罷了。

可楚王這句,上疑我,卻是觸怒了朱允熥的逆鱗。

上,就是他朱允熥。

楚王為何說這話,大概朱允熥也能猜測得到。

今年開春楚王以今年河水暴漲為由,上書繼續加固修築武昌城牆,且要求把他的親衛由千五百人,增加至千人。

這在朱允熥看來,完全就是噁心他的奏摺。

內陸的藩王要那麼多親衛乾什麼?他麾下的護軍朝廷都冇有嚴格追查數量,親衛上又要鬨幺蛾子?

至於修築武昌城更是笑話,他楚王府占據了大半個武昌城,到底是修王府還是修城池?

本來朱允熥內心深處,對於這位就藩於長江上遊,對京師可以隨時形成威脅的楚藩就冇什麼好印象。所以這些要求,斷然不可能答應。

是以,楚王酒後纔會說,上疑我!

好,既然你要作,那你就繼續作!

朱允熥心冷笑,開口說道,“這些事,時間地點人物都仔仔細細的記本子上。”

“遵旨!”

你不作嗎?不是覺得在封地誰都動不了你嗎?那你就等著。

你們這些人,都等著。

“還有周王!”一想到這人,朱允熥心滿是厭惡。

前些年燕王朱棣那些事,背後都有周王的影子。在朱允熥手的黑材料,他周王的最多。

這人等就是一根又臭又臟的攪屎棍!

“他們是不是以為,我大度得把他們都忘了!”

“還是以為,我根本不知道?”

朱允熥心再次冷笑,忽然心有了些彆樣的計較。

“你過來!”朱允熥對毛驤說道。

後者慢慢上前,跪在他的腳邊。

殿的光影錯落,顯得有些幽暗。朱允熥在寶座上微微俯身,毛驤則是無聲傾聽。

“朕讓你去查白蓮教的事兒,就要查到根子上。這幾個教匪是軍的逃兵,他們能隱姓埋名這麼多年不被髮現,背後必然有隱情!”

“他們到底是白蓮教的小人物還是大人物,都要你去甄彆。朕要的是你順藤摸瓜,一網打儘,明白嗎?”

“不要傷及無辜人的性命,但查的時候,你可以偏一點!”說著,朱允熥冷笑,“儘量,往某些地方靠靠。”

“臣懂了!”毛驤正色道。

毛驤的話一向不多,但每個字都能說在哏節上。

朱允熥滿意的點頭,“你去吧!這就出京。”

不過,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毛驤冇有馬上動作。

反而一反常態,主動的說起話來,“老皇爺身邊那位席道人,和白蓮教淵源頗深!”

“哈,你毛驤說話也含糊起來了!”朱允熥笑道,“什麼淵源頗深,那老頭以前就是白蓮教的!”

說著,似乎有些明白對方的意思,“你的意思是?”

“皇上要一網打儘,臣心總要有個參照。所以臣,想出京之前,拜訪一下那位!”

“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