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醫妃捧上天 > 第744章 我不會動你的

醫妃捧上天 第744章 我不會動你的

作者:白晚舟南宮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1 17:00:40

是啊!

白晚舟何嘗不知道,這樣的堤防,不過是揚湯止沸,所以她纔會將鋒利的手術刀握在手裡。

“你到底想做什麼!”白晚舟定定凝著赫紮,心底也十分忐忑。

赫紮是從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白晚舟生怕他突然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眼前白晚舟警惕的神色和舉動,倒是讓赫紮心情大好,他勾唇一笑,一撐膝頭站了起來,毫不避諱地與白晚舟四目相接。

“我想做什麼?新婚燕爾自然是洞房花燭了。這……不是理所應當嗎?”他說罷,已經抬步朝白晚舟走了過去。

白晚舟大驚,兩手緊緊握著手裡的手術刀,向著赫紮的方向揮舞,防止他靠近自己,“不許過來!”

“又是刀?”赫紮頓住腳步。

她手裡的東西反射出銳利的寒芒,早晨時赫紮便已經見過手術刀的模樣了,如今眼尖得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樣的手術刀,他偶然間也見過,隻是冇機會深入研究,直到今早他將白晚舟的手術刀奪過之後,便存了起來,空閒時也粗略地研究了一番,是挺特彆的。

“你究竟還有多少把這樣的刀?”赫紮不疾不徐地將視線從白晚舟手裡挪到她麵上,一張口,顯然是話裡有話。

白晚舟知道他是想要套話,索性閉口不答。

望著沉默下來的白晚舟,赫紮再次準備提步靠近,但白晚舟很警覺,立即便喝止道,“彆再往前了!”

“嗯?”

隻見白晚舟突然抬起手,將那鋒利的刀刃橫在了自己脖頸前,她看著赫紮的眸光凜冽,“是,你若是有心圖謀不軌,我的確是防不住你,但我不會讓你得逞的——你彆再過來了!你要是敢靠近我,我就刎頸自儘!”

白晚舟的神色極為認真,彷彿真要見赫紮再靠近一寸,她就立馬用那小但尖銳的刀了結了自己的生命。

可儘管如此,被如此脅迫著的赫紮卻滿不在乎,但他也真未再往前了,隻是負手定定站在那處,湛藍的眼眸彷彿有洞察人心的魔力。

“這裡是大宛,不是東秦,你就算是死在我麵前,也並不會有你那曾經是綠林好漢的哥哥為你聲討,從而讓王室忌憚;你也並非是為兩國邦交而奔走聯姻才嫁給我的和親公主,你就算是今日真的了結於此,對我來說也不會有任何實質性的傷害。你想想清楚。”

赫紮的話說得很是平靜,或者說是……很不在乎,似乎真如他所說的一般,白晚舟的死活對於他冇有任何影響,他將白晚舟從貢紮和媚娘手裡救下,隻是出於人道精神而已。

“是麼?”白晚舟輕蔑一笑,“若是我死了,那你想從我身上得到的秘密自然也會隨著我一起煙消雲散,到那個時候,你還會覺得我的死對你毫無影響嗎?”

白晚舟的嘴唇上,已經褪去了口脂的鮮紅,隻剩下一片蒼白,這時咧嘴一笑,整張臉都白的毫無血色,更是淒楚。

這番話多少正中赫紮下懷,他救下白晚舟確實有一層緣由是他想從她身上得到的東西還未到手,但哪怕話已落進他耳中,他也仍舊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你若是真想要以死了結一切,那你就不會讓你我安然無恙地度過遊街,度過婚儀,還能站在這裡麵對麵的說話,不是麼?”

“你……”白晚舟的話瞬間被噎住,梗在喉嚨裡不上不下的,最終也隻憋出了這一個字來。

赫紮則是輕輕挑起眉,一副“你要挾不到我”的神色,二人自然就成了最好的對照。

被拆穿了心思的白晚舟瞬間變得頹靡,那柄手術刀也冇了存在的必要,白晚舟瞬間就脫了手,手術刀落到了地上,在寢殿之中發出清脆的聲響,甚至有些刺耳。

白晚舟緩緩垂下了頭,赫紮看不清她的神色,但也並未再上前,二人就這樣頓在原地過了幾息,幾顆豆大的淚珠突然砸落在地上,白晚舟衣袍之下掩藏的瘦肩也不住地顫抖起來。

她最終還是忍不住落了淚。

赫紮眉心擰成一團,他不知道白晚舟突然落淚,是因為害怕自己,還是因為思念親友,又或許二者都有,但他也不能為瞭如白晚舟所願將她放走。

就這樣沉默著望了白晚舟片刻,赫紮纔再次沉聲開口,“我不會動你的。”

在赫紮麵前,白晚舟不願意將自己的脆弱展示,也顧不上對方是否已經察覺,隻是她聽到這番話抬起頭時,哪怕身子仍因為啜泣微微顫抖,卻倔強地抬手將麵頰上的淚水儘數揩去,隻是雙目猩紅地、有些錯鄂地望著赫紮。

赫紮好脾氣地重複了一遍,“和你成親,不過是緩兵之計,是為了保你不被貢紮侮辱糟蹋,所以我不會碰你的。”

“既如此,我留在大宛對你來說也不會讓你有更多的助力,你可以……放了我嗎?”白晚舟望著赫紮,心底竟也生出一點希冀,“我不想留在這裡了。”

“不論你對我是什麼看法,但如今名義上你就是我的王子妃,我可以滿足你其餘的任何需求,衣食住行,你想要的我都可以辦到,”赫紮凝視著白晚舟,眼神堅定,“除了放你走。”

白晚舟眼底的最後一點希冀的火光,也因為赫紮的話熄滅。

是啊!哪怕赫紮在這段時間裡對她的態度再如何好,但他們終究是一個東秦人一個大宛人,終究是勢不兩立、水火不容的,她怎麼能奢求赫紮放自己離開呢?

想到這裡,白晚舟隻得自嘲地笑了笑,不再開口。

見狀,赫紮也不願再多留了。

他邁步走向不遠處的一案紅燭前,將紅燭以此吹滅。

在大宛,洞房花燭夜中吹滅了紅燭便真正代表禮成,和合巹酒異曲同工。

紅燭被熄滅之後,赫紮喚來在殿外聽候的侍女,吩咐道,“你們照看好王子妃,若是有需要,隨時來與我說。”

他說罷,便抬步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寢殿,隻留下身後侍女們墩身告禮的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