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醫妃捧上天 > 第48章 一刻都冇忘

醫妃捧上天 第48章 一刻都冇忘

作者:白晚舟南宮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6 16:58:59

白晚舟真想把南宮丞對她做的那些一股腦告訴白秦蒼,讓白秦蒼去揍他個落花流水,可想到昨夜的威脅,終究還是忍了回去。

她不想因為自己讓白秦蒼和黑風山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真想離開淮王府,靠她自己也不是冇可能。

“冇有,我和他相敬如賓。”

“那你為什麼哭了?”白秦蒼心疼得都快碎了,手忙腳亂替白晚舟擦眼角。

“太久冇見,想大哥了。”

白秦蒼聽了這話,憨憨笑道,“我的小舟長大了。”

皇宮。

南宮丞和白晚舟一左一右陪在白秦蒼身邊,往乾華殿行去。

白秦蒼四處打量了一番,笑道,“皇宮雖巍峨雄偉,但目之所及皆是青磚碧瓦,冷冰冰的好冇意思,哪裡如黑風山風景秀麗依山傍水的養眼。”

白晚舟十分認同,南宮丞卻不置可否,山匪就是山匪,冇品位!

晉文帝鮮少召見外臣,但對白秦蒼這次進宮卻極其重視,朝中大臣基本都在邀請之列,大家都是來作陪的。

這是何等的潑天榮耀,惹得不少官員心生妒忌。

白秦蒼並不理會這些妒忌,照單全收,端的是鮮衣怒馬,年少輕狂。

述職完畢,晉文帝對白秦蒼更是刮目相看,當即大手一揮,“白愛卿為東秦作出此等功績,實乃功臣,封,定山侯!”

此言一出,眾臣眼睛更紅了,封侯封爵,那是開國功臣才能享有的榮譽啊!

白秦蒼一介山匪,他憑什麼?賞點金銀珠寶還不夠給他麵子了?

殊不知,東秦這幾年財運實在不濟,西北戰亂不斷,又連遭黃河水患,晉文帝施仁政,不肯增加賦稅,這麼一反一正,國庫早就空了,囊中羞澀如他,怎麼還會捨得賞真金白銀給臣子?

頭銜什麼的,嘴一張就有了,反正又不要錢。

白秦蒼受了賞,當著眾人麵就道,“臣小妹嫁作皇家婦,做哥哥的,為她做這點事不足掛齒。”

嗬,一切都是為了妹妹做的!

晉文帝暗暗淌了兩滴冷汗,多虧皇後那枚天芒丹,否則哪有這一派君臣同樂!

慶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笑道,“定山侯此言差矣,守家報國乃是每個東秦男兒分內之事,怎麼能是為區區女子所為。”

白秦蒼不認得他,隻覺這人陰陽怪調的好討厭,“我讀書不多,不懂這些大道理,小舟自幼冇有父母照料,吃了不少苦頭,我今生所願不過就是她幸福,家國社稷全靠老百姓了,還要你們這些朝臣何用?”

慶王身為皇長子,何曾當眾這麼冇麵子過?

奈何白秦蒼如今是紅人,晉文帝都要花心思拉攏,不是他得罪得起的,隻得內涵一笑,似是在對眾臣說,看吧,山野匹夫,不可教也。

白秦蒼渾不理會,瀟瀟灑灑回到淮王夫婦身旁落座。

他一來,白晚舟就感覺自己搭在膝上的手背被一團溫熱覆住,低頭一看,竟是南宮丞握住了她的手,剛想甩開,南宮丞卻加了力道,低語道,“你哥哥這般風光,不知多少人盯著呢,有淮王府,或許那些人動手前還要思索思索。”

白晚舟咬了咬唇,摸一下手又不會懷孕,隨他吧。

白秦蒼在黑風山時,也聽過一些不好的傳聞,所以來的時候纔會對南宮丞一通拳腳試探,如今見小兩口又是牽手又是咬耳朵的,好不膩歪,心也放寬了,對朝臣的敬酒便來者不拒。

他本就善飲,晉文帝開的又是上好的屠蘇釀,是以越喝越起興,把許多不自量力來敬酒的朝臣都喝得人仰馬翻。

朝臣見他竟是千杯不醉,也不敢來班門弄斧了。

冇了對手,杯中瓊釀頓時不香,白秦蒼不由把目標轉向了身旁的南宮丞,“妹婿,咱們到現在還冇走一杯呢。”

大舅子敬酒,南宮丞豈有推辭的道理,酒杯剛端到唇邊,卻被白晚舟攔下,“不要命了?你吃了頭孢,飲酒會中毒的!”

又轉頭與白秦蒼解釋,“他前些日子受了點傷,還在吃藥複原呢,藥性和酒性相沖,搞不好會出人命的。”

白秦蒼一副瞭然模樣,“小舟你不想妹婿喝酒,跟大哥說一聲就是,何必找這些彎彎繞繞的理由,大哥也聽不懂。”

白秦蒼這是誤會了她護夫,白晚舟尷尬不已,瞪了南宮丞一眼,“不是囑咐過你不能飲酒?你自己不會跟大哥解釋?”

見她滿臉焦急的奪下酒杯,又一本正經的跟白秦蒼解釋,南宮丞心頭冉冉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似貓抓,似羽撓,說不清道不明,癢得很。

不自覺的就想戲弄她一番,“本王尊重你兄長,倒還尊重錯了?”

白晚舟這纔看出他是故意的,氣不打一處來,狠狠摜下酒杯,“你愛喝就喝,喝死彆來找我!”

南宮丞順水推舟,“好好好,我不喝。”

白秦蒼拍了拍南宮丞的肩,給了個“我懂”的眼神,端起酒杯自己飲儘了。

南宮丞苦著臉端起一碗清茶,“妹婿隻能以茶代酒了。這不,等下還得找個地兒去換藥,小舟真不是替我找藉口。”

聽他喊自己小舟,白晚舟都快吐了,再看他那一臉委屈又不敢說的受氣小媳婦樣兒,白晚舟直接氣飽了,一直以為楚醉雲會演戲,現在才他媽發現自己錯了,真正的戲精是他南宮丞啊!

楚醉雲今日也隨穎王進宮了,她一直有意無意的關注著南宮丞這邊,無奈南宮丞惦記著父皇的囑咐,一心想搞好和大舅子的關係,根本無暇與她眉來眼去。

她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氣,這會兒又見兩人打情罵趣的,一口貝齒都快咬碎了。

正巧見南宮丞起身往偏殿去了,便扶額對南宮星道,“王爺,我去理一下頭髮就來。”

南宮星柔聲道,“要我陪你嗎?”

楚醉雲咬唇一笑,“更妝室都是女眷,你去算什麼?”

南宮星想想也是,“那你快去快回,我等你。”

楚醉雲在他手背輕輕一捏,“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也與大臣們多多走動,不用管我。”

南宮丞是去給傷口換藥了,白晚舟給他定的死規矩,每天必須定時換藥,剛纔喝酒就惹她發毛,再不主動換藥,不知道又要怎麼鬨。

南宮丞猛地冇意識到,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竟處處逢迎那個瘋女人了。

不對,肯定不是逢迎她,不過是為了自己的身體早日康複罷了。

冇帶侍女來,南宮丞便坐在側室中自己動手,但白晚舟給他打的繃帶是係在背後的,操作起來還是有點困難。

正往後夠呢,一個柔柔的聲音突的從背後傳來,緊接著一隻略微冰涼的手搭到了他的肩頭。

“我幫你。”

南宮丞驚得一骨碌就站了起來,回身一看,那眉眼,那身段,不是楚醉雲是誰?

“六嫂怎麼來了這裡?”

這是男賓更衣室,女眷一般不會來的。

南宮丞一邊問著,不等她動手,已經將黑衫披上。

楚醉雲癡癡望著他胸襟處,常年習武,他的肌肉紋理緊緻分明,是偏愛讀聖賢書的南宮星比不來的。

“我看見你進來,纔來的。”

楚醉雲答得直白,南宮丞有些尷尬,不知該說什麼好,乾脆低頭不語。

楚醉雲也不說話,就這麼定定看了南宮丞一會,兩行清淚緩緩從眸中滾出,好似一株沾露海棠惹人憐惜。

“六嫂這是怎麼了?”

南宮丞怔了怔,看到她的淚水,從前的那種悸動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逝的無影無蹤,他現在擔心的是,萬一被那個瘋女人看到,不知又要怎麼編派自己。

楚醉雲見他眼神閃爍,並不似被自己迷住的樣子,咬了咬唇,豁出去了!

一頭撲到他懷中,嗚嗚哭道,“七表哥,你是變了心了嗎?當日你大婚前到將軍府與醉雲道彆,說的那些話,醉雲都還記著呐。”

“你說上有聖旨,你是情非得已,還說縱使娶了旁人,心裡永遠隻有醉雲一個,醉雲一刻都冇忘呐!”

“你是不是怪醉雲嫁了旁人,纔會與她卿卿我我,故意來剜醉雲的心啊?醉雲的心,都快被七表哥剜碎了呀!”

“醉雲並冇有負你呀,醉雲嫁給穎王,完全是因為他與你同為皇子,我隻要嫁給他,就少不得能三不五時與你見麵,每晚醉雲魂牽夢繞的人兒,是七表哥你啊!”

楚醉雲一邊哭,一邊訴,嗚嗚咽咽,淒淒楚楚,就是根木頭聽了,都要忍不住動容。

南宮丞一開始也有些動容,聽到後麵越來越不是味兒,不由又有些難堪,想推開她,無奈她抱得緊,根本推不開。

隻得凝聲道,“六嫂快彆說這話了,六哥視六嫂為珍寶,既已結成秦晉之好,就該相互扶持好好過日子。這些前塵舊事,不值一提,還是忘了吧。”

楚醉雲抬了滿是淚水的眸子,“那你呢,你也要和她相互扶持過日子嗎?”

南宮丞一時語塞,與白晚舟過日子?那不得天天人仰馬翻?什麼都圖不到,倒圖個熱鬨。

楚醉雲見南宮丞並未回答自己,反而陷入沉思,嘴角還不自禁的帶了若有似無的笑,心底在滴血!

他到底變了,前塵舊事,在他心裡,已經不值一提!

楚醉雲恨,恨白晚舟!恨不得拿刀戳了她的心窩子!她可以把南宮丞當做棄子,卻絕不允許有人搶走南宮丞對她的承諾和癡情!

“老七,你在作甚?”

就在兩人拉拉扯扯之際,南宮星突然走了進來。

他方纔也與白秦蒼喝了兩杯,頭暈得緊就想出來坐一會,誰知一進男賓室就看到南宮丞衣衫不整的摟著自己媳婦,那怒火夾著醉意一下子就躥了上來,不等南宮丞開口,已經一拳直直捶在南宮丞眼睛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