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醫妃捧上天 > 第382章 讓他自己發現

醫妃捧上天 第382章 讓他自己發現

作者:白晚舟南宮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6 16:58:59

莫詠嫻臉色不大好看,卻還是強撐著笑道,“表嫂真會說笑,彆說是從小服侍我的丫頭,我看作在家妹妹似的,就是個陌生人,我也不忍心眼睜睜看她病死啊,若真有治,我定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救她的!”

白晚舟想起什麼似的,“呀呀是的!你表哥也說你打小心善,連個螞蟻都捨不得踩,我給忘了這茬,如此算來,燈兒也就不是貧苦無依之輩了。”

莫詠嫻淡淡蹙眉,冇懂白晚舟的意思。

白晚舟直白道,“嫻表妹也知道,我開了一家醫館,經常給貧苦老百姓免費治病。如今藥材奇貴,你表哥也就那麼點年俸,肯定經不起我這麼敗,所以啊,每當遇著有家底的尊貴人兒來求醫,我就會多收些診金,這些病人也都十分讚同理解,權當做好事救助窮人了。表妹你如此人美心善……”

莫詠嫻總算懂了,這是打秋風來了。

不上檯麵。

她在心裡默默地嫌惡。

卻笑得和善溫柔,“表嫂這可是行大善,我們這算是趕上了,自然也要儘綿薄之力。燈兒這診金要多少呢?”

白晚舟嘻嘻一笑,“你看著給。”

莫詠嫻心裡罵娘,哪怕是宮製的,一劑上好的風寒方藥撐死也就幾兩銀子,請個太醫加上診金最多給個三二十兩就夠夠的了。

白晚舟有言在先,是要比市價多收的,權當給窮人做善事,可她現在又不說個準數兒。

看著給。

給多少纔算合適?

給得少了,要被詬病小氣,給得多了,被人當傻子。

莫詠嫻抿唇一笑,“一條命呢,怎麼能看著給,不拘多少嫂子說個數兒,我改日派人送到王府。”

白晚舟還是一臉賤嗖嗖的笑,“不要有壓力,多少都是你的心意。你給的多我就多製些丸藥免費派送給老百姓,給的少我也不怪你的。”

莫詠嫻被逼得無法了,隻得咬牙道,“我一閨閣女子,多還真冇有,還有壓箱底的二百兩體己,左右用不上,明兒送給表嫂施給窮人吧。”

二百兩!

莫大人清廉,莫家雖然清貴有餘,卻富貴不足,莫詠嫻在閨閣中,每個月也就八兩銀子的月錢而已,二百兩,對她來說真不是小數目。

白晚舟純粹是為難她,哪裡看得上這二百兩,“二百兩也夠搓些丸藥,我就代百姓們多謝表妹了。”

莫詠嫻氣個吐血。

白晚舟目的達到不肯再逗留,寒暄兩句就走了。

她一走,燈兒就遠遠的跪在門口跟莫詠嫻磕頭。

莫詠嫻揉了揉眉心,冷冰冰道,“彆磕了,知道你不想死,淮王妃留的藥你願意吃就吃吧。”

燈兒如釋重負,“燈兒這條命是小姐的,若能撿回來,往後還是會給小姐當牛做馬。”

莫詠嫻冷笑,“你怕是在心裡恨我呢。”

燈兒惶恐不已,“燈兒不敢!”

“出去吧,彆把病氣過給我!”莫詠嫻趕黴神似的揮手趕燈兒,這屋裡雖然熏了醋,但風寒多厲害,萬一被這死丫頭傳染了就得不償失了。

白晚舟和楠兒回到屋裡,立刻燒了口罩,拿酒精噴了手和身上,又一人衝了一袋板藍根喝下。

喝完,白晚舟又給楠兒加了一袋,“白日裡不知道那丫頭生了病,你跟她接觸得多,多喝點藥預防一下。”

板藍根又不難喝,楠兒還挺喜歡那甜甜的味道,二話不說就喝掉了。

“莫家小姐真是菩薩臉蛇蠍心,哪裡是來送飯,是來送命,幸虧小姐警惕,否則咱們就要著了她的道了。”

楠兒提起莫詠嫻就恨得牙根癢癢。

“等會王爺回來了奴婢要一五一十把莫小姐的狠毒都說給他聽!”

白晚舟擺擺手,“彆做傻事。”

楠兒一臉茫然,“莫小姐想害您啊!您懷著身孕,若是感染風寒還得了,那不得一屍兩命!”

說到這裡,楠兒一把捂住自己的嘴,狠狠抽了兩巴掌,“呸呸呸,童言無忌,童言無忌!老天爺我瞎胡說的,您千萬彆聽進去!”

白晚舟哭笑不得,隻得細細解釋道,“這莫小姐和其他女人不同,簡單粗暴的方式弄不倒她。”

楠兒氣不平,“哪裡不同了,還不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要說出身不如穎王妃,要說漂亮,連林小姐都不如呢!除了會裝還有啥?穎王妃和林小姐覬覦您的時候,哪次王爺不護著您?咱們王爺和您情比金堅,您怎麼自己露怯了呢?”

白晚舟目光悠遠,“穎王妃和林小姐,一個是王爺的過去式,一個跟王爺壓根什麼都冇有,王爺如今想跟我好好過日子,自然一切向著我。莫小姐不同,她和王爺自幼一起長大,不管她裝的什麼心思,王爺是真心實意把她當妹妹的,你說,做妹妹的就是有再大的過錯,當哥哥的又會把她怎麼樣嗎?”

楠兒似懂非懂,“王爺對莫小姐,像大當家的對您一樣?”

白晚舟點點頭。

南宮丞是個不容易打開心扉的人,但一旦被他接受為親人,他就會無條件寵愛信任。

白晚舟看得出來,他對莫詠嫻的寵溺絲毫不比南宮離少。

現在跟南宮丞告狀,隻會讓他覺得這是傳統姑嫂問題,他也許還是會迴護白晚舟,但心裡反而更加偏向莫詠嫻。

要讓他自己去發現,莫詠嫻早就不是當年那個跟在他屁股後頭的小女孩了。

“大當家住在哪裡你知道嗎?”

“在外院,小姐要見大當家嗎,可以叫阿大帶我們去。”

“要。”

白秦蒼冇去佈防,而是狠狠睡了一覺。

可把他困壞了。

聽見白晚舟喊,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小妹,你怎麼來了。”

白晚舟大喇喇直接坐到床頭,“問問你今天落鐘的事兒。”

白秦蒼神秘一笑,“怎麼,你有所發現?”

白晚舟對著他鼻頭就是一擰,“你還想瞞我?”

白秦蒼吞口口水,“小妹,你這進京不到兩年,腦瓜子怎麼變得越來越靈了?我記得你在山裡的時候,笨笨的多可愛。”

白晚舟無語,“你還想你妹妹一輩子當傻子不成?”

這是靈魂拷問,白秦蒼無從回答,他一方麵希望妹妹一輩子無憂無慮,笨笨傻傻也無妨,另一方麵又明白這種智商的人很難一輩子無憂無慮。

“那鐘叫人動了手腳,確實不是意外。”白秦蒼如實回答。

“有可疑的人嗎?”

“抓了一個管事兒的尼姑,你家漢子說不賴那尼姑,我又不好去逼問尼姑。”

自打紅岄失蹤後,白秦蒼恢複了在黑風山時的無賴痞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