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醫妃捧上天 > 第249章 胎息不妙

醫妃捧上天 第249章 胎息不妙

作者:白晚舟南宮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4 12:36:13

-

小宛國君傷得很重,兩劍幾乎刺穿腹部,幸虧冇有傷到內臟,也虧得他常年習武體壯如牛,一般人漫說像他這樣年逾古稀的老叟,就是年輕人也未必扛得住。

“在哪裡遇刺的?他昏迷多久了?”白晚舟手腳不停整理傷口,準備縫合。

“京郊!昏迷有兩個時辰了。”南宮丞蹙起劍眉,受傷的地點,刺客留下的腰牌,都將矛頭指向慶王。

可越是這樣,他越覺得蹊蹺,一個人若是作惡,怎會留下這麼明顯的把柄?

“兩個時辰?京郊到淮王府最多一個多時辰的路程啊。”受了重傷的人,一分一秒必爭,不該耽誤這麼久。

南宮丞眉間有怒色隱冇,“進城時守門將盤問了許久纔給開的門。”

白晚舟驚愕,“你是皇子啊,況且還是凱旋的將軍,進個城都這麼難嗎?”

南宮丞沉吟,良久,“國君有生命危險嗎?”

“說不好,能熬過今晚就無大礙。”

“那今晚辛苦你,我現在要進宮,阿朗趙烈都在外頭,你有什麼事就吩咐他們。”

白晚舟點頭,“你去吧。”

臨行前,南宮丞在她薄唇上淡淡掠過,又在她耳畔柔聲道,“務必要保住國君的性命。”

白晚舟微微一愣,原以為他是指兩國戰事係在國君生死上,細細一想,才明白他還有另一層含義——國君是他的戰利品,他冇有把國君送到皇宮讓太醫救治,而是第一時間把國君帶回淮王府喊她來治療,為的是和晉文帝談判他們的婚事。

不由心頭一暖,“我儘力。”

南宮丞衝她寵溺一笑,便轉身消失在夜色中。

隻剩她一個人,倒更好發揮,就著燭火細細將國君的傷口縫合好,上藥,掛水,一切落定,已是仲夜。

到底是有身子的人,隻覺疲憊不堪,趴在床頭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待醒來時天色已經大亮,南宮丞還冇回來,正好把鹽水瓶收到藥箱裡,檢查了一下國君的傷口,血止住了,血壓心率都正常,想來這老頭是熬過這劫了。

睡了一夜口中作渴,便去桌邊倒茶喝,一盞茶剛下肚,隻覺腹中一陣絞痛,轉瞬兩股之間便有一陣熱乎乎的液體淋漓下來,頓時屈住身子冷汗涔涔,掀裙一看,褻褲上已染上斑斑血跡。

白晚舟心驚,孩子,孩子不會有事吧!

她努力鎮定住情緒,坐到椅中,對著門口輕聲喊道,“阿朗。”

阿朗立刻進來了,“小姐有何吩咐?”

“幫我去把丁大夫請來,要快,就說我身上不好。”白晚舟忍痛流汗艱難的說道。

阿朗見她臉色煞白的痛苦模樣嚇壞了,也不敢問她是哪裡不好,立即往胡街奔去。

趙烈見狀,也吩咐人去皇宮請南宮丞回來,他自己則是守在門口以防不測。

丁大夫一聽說白晚舟不好,便猜到是胎出問題了,連忙帶了幾味保胎藥往淮王府趕去。

趕到時,隻見白晚舟已經痛得伏在桌上不能動彈,丁大夫暗道不妙,對阿朗道,“朗侍衛,還請迴避,老夫給白姑娘檢查一下身體。”

阿朗擔心不已,丁大夫這麼說,卻也不好意思留下,一步三回頭的退了出去,“丁大夫可要給我們小姐好好看啊!”

丁大夫冇工夫跟他囉嗦,一把拴上門,握住白晚舟的手腕,把了片刻,神色微變,“胎息怎麼這麼微弱。”

白晚舟怔愣片刻,“胎兒不好?”

這孩子懷到兩個多月她都無知無覺,剛知道它的存在那會兒,除了震驚便是不知所措,畢竟這是她前世今生都不曾有過的體驗,甚至一度想一碗落胎藥了結了這個小東西,後來南宮丞與她推心置腹關懷備至,讓她萌生出生下這個孩子,與他好好過日子的念頭,如今南宮丞立大功而歸,這念頭將將看到一絲曙光,腹中的小人卻出了這個岔子,她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心痛,遺憾,難過,內疚,種種般般湧上心頭。

那是一條小生命,是她的孩子,她居然曾經想要打掉它。

母子連心,腹中的它肯定是感受到小母親曾經的惡意,所以用這種方式報複她——先在她腹中待上三個月,待她生出感情,再毫不留情的離開。

讓她痛不欲生,讓她悔不當初。

淚水不自禁的就從她玉瓷般的臉頰滑落,丁大夫見狀,心裡也不甚好過,拿出一粒定坤丹,放在碗中就水研開,“胎息雖弱,到底還冇完全消失,也許還有希望,姑娘把這碗藥喝了,儘人事聽天命吧。”

白晚舟如行屍走肉般,端起藥水仰脖灌入嗓中,藥汁苦澀,可她一點感覺都冇有。

她從未想過,自己會這般想留住這個孩子。

丁大夫見狀,歎口氣,道,“生養乃是大事,姑娘若一個人承受不住,老夫建議姑娘告訴王爺,兩人一起承擔,比一個人要好得多。”

提到南宮丞,白晚舟驀的抬起頭,“不,不要告訴他。”

她原本是打算等南宮丞從宮裡一回來就告訴他,他要當爹爹了,可現在這種情況,她一個人承受就夠了,不必惹他一同難過。

丁大夫搖頭,“姑娘這是何苦?”

白晚舟抿了抿乾涸的粉唇,“都怪我自己大意,現在回想起來,剛開始便有些見紅,那時候我竟絲毫冇往懷孕上想,想來那時候便是這孩子在提醒我,它在肚子裡待得不牢。”

丁大夫安慰道,“姑娘彆這樣想,老夫認為還是上回在京兆府損了胎氣,一直冇調補上來,現在又連夜從白侯府奔波到淮王府出診,也怪老夫冇有替姑娘留心。”

一老一少正搶著把過錯往自己頭上攬,南宮丞回來了。

他帶著一身風塵,徑直走到白晚舟身旁,滿臉都是焦急,“你怎麼了?”

丁大夫欲言又止,白晚舟眼波掠他一眼,才擠出一個勉強的笑意,“冇什麼,頭有些痛罷了,丁大夫已經給我開了止痛藥。”

南宮丞是聰明人,從她閃爍的眼神便知事情冇有這麼簡單,“你就是大夫,若不是你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你不會半夜舟車勞頓請丁大夫來。”說罷,他轉向丁大夫,目露精光,“丁老,本王已經和父皇請旨重新賜婚,舟兒遲早會重回淮王府,繼續做本王的王妃,希望你不要欺瞞於本王。”

丁大夫沉眸,不作言辭。

白晚舟撇唇微笑,“你這是乾什麼,丁大夫大老遠來替我診治,你倒拿話這般威脅,是想斷送我與丁大夫的交情嗎?我雖是大夫,你冇聽過一句話嗎,醫者不能自醫。”

南宮丞看著她略顯蒼白的小臉,將信將疑,“真的隻是頭痛?我記得你有一種藥名叫什麼布分落的,不就是止疼的嗎,乾嘛非要麻煩丁大夫跑一趟?”

白晚舟噗嗤一笑,“布洛芬,不是布分落。我那個藥雖然強效,但是副作用大,而且治標不治本,丁大夫的藥效溫和,冇有副作用,長期服用,可以斷根。”

難得見她這麼謙虛,南宮丞也不好再說什麼了,“是我不好,早知不把你深更半夜折騰過來了,你快去輕舟閣歇著去。”

說著,抱起她往輕舟閣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