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醫妃捧上天 > 第191章 工作纔是硬道理

醫妃捧上天 第191章 工作纔是硬道理

作者:白晚舟南宮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6 16:58:59

白晚舟滿頭青絲散落枕間,南宮丞撿起一縷繚繞於修長指間,兩人就這麼靜靜對望著。

良久,白晚舟才道,“如果我說不是皇上逼我的呢?”

南宮丞修長的手指頓停。

“這是我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決定,我不想做的事,冇有任何人能逼得了我,哪怕他是皇上。”

長指重新開始繞動,“我知道,過去一年我對你不好。”

“不是那個原因……”白晚舟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過去那一年住在淮王府裡的女人是另一個人,不是她,“我們之間,有很多不合適的地方。”

“說來聽聽。”

“簡而言之,我想要的生活你給不了我的。我想要的是一個一生一世隻對我一個人好的伴侶,我不能容忍任何人分享我的男人。人人都跟我說,你很有可能成為太子,將來會做皇帝,你會佳麗三千。”

南宮丞不置可否,嘴角卻牽起一抹漂亮的笑容,“我有兄弟十人呢,儲君之位,哪有那麼容易定奪。”

白晚舟無奈的笑笑,“即便如此,你也是皇子,是王爺,遲早要有無數個老婆和孩子。”

南宮丞柔聲問道,“那我如果這輩子隻有你一個呢?”

白晚舟好笑,“怎麼可能!”

“如果,我是說如果。”

白晚舟淺笑嫣然,難得好心情的颳了刮他鼻頭,一臉調戲道,“如果這樣,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畢竟你有錢有權,長得也不錯,某些方麵也合拍,對不?”

“挑逗我的後果是很嚴重的。”南宮丞一個翻身,將白晚舟壓到身下。

白晚舟驚得倒抽一口冷氣,“不要命啦?你身上有傷!”

“傷在胸口,又不在腰。”

白晚舟還是反抗,“南宮丞,我們已經和離了!”

“和離了也能互相滿足一下嘛,你不是說咱們合拍嘛。”

一室旖旎過後,饜足的男人不顧胸口氤出的細細血漬,側身單手支著腦袋,朦朦的看著她。

白晚舟懊惱不已,冇好氣的下逐客令,“好了,你也得逞了,可以走了嗎?”

“不可以。”

“南宮丞,不要欺人太甚。”

“並冇有想欺負你,隻是有話還冇說完,不能就這麼走了。”

白晚舟決絕的背過身去,“說吧。”

實在不能直麵他那雙深潭般的眼睛,再多看幾眼,就會被它吸進去,任由它擺佈。

身後男人的聲音沉穩而磁性,帶著一種難言的膠著,“白晚舟,你聽好了,不管我是皇子,王爺,還是將來要做太子,皇帝,亦或者淪為庶人,貧民,這輩子,我隻會有你一個女人。”

白晚舟怔忪許久,才略帶輕顫道,“你說什麼。”

“你聽到了的,這麼肉麻的話要我重複嗎?”

“你可以揀點彆的說說……”

“原來你吃這套啊,那我慢慢說給你聽。我南宮丞對白晚舟愛之慕之,願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去江淮治水的這些日子裡,我對你更是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恨不能披星戴月見卿兮,慰我彷徨……”

“夠了夠了,我雞皮疙瘩快掉一地了。”

“怎麼樣,我說了這麼多,夠不夠表達我的心意了?”

情話聽著當然是開心,可是現實又怎麼可能像情話那樣美好呢?

他是南宮丞。

她是白晚舟。

他們的結合,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既然已經及時止損,就不該再開始,那樣隻會錯上加錯。

白晚舟輕輕轉過身,這次,她認真的看著南宮丞,雙手捧住他因瘦削略顯粗糲,卻依舊不失驚心動魄的英美的臉頰。

“在淮王府的那些年歲,一開始確實很不開心,但是後來,我承認,我也有過泥陷,我甚至想過,是不是可以就永遠那樣留在你身邊,接受你,接受這個世界,和其他女人過一樣的生活。但是我的心,不允許我這麼做。今天有你這些話,我在淮王府的那些日子都值得了,那段回憶也值得了。讓我們一起接受,一切已經結束了這件事吧。”

男人英眉凝蹙,滿眼都是不解,“你不信我?”

白晚舟伸手抱住他,將臉埋在他懷中,就像從前那樣,“我信你,但就像我不想讓自己為你改變一樣,我也不希望你為我做這麼殘忍的改變。你有你的世界,我冇權利剝奪你的一切。”

她的聲音有些哽咽,淚水濕潤了他的胸膛,可是她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南宮丞悠悠起身,將她眼角淚水輕輕抹去,在她額上印了一個吻,“不管你信不信,你認為對我很重要的那些,對我來說,一文不值。”

白晚舟正待開口,他又咬住她的唇瓣,將她的話吞入口中,“彆這麼著急回答,甚至不用回答。因為我堅如磐石,韌如蒲草,此念已種,非卿不娶。睡吧,明早我來找你。”

說完,他便一陣清風似的離開了,不著一絲痕跡,彷彿剛纔隻是一場綺夢一般。

白晚舟靜靜看著鳶紋龍繡的帳頂,久久不能平息。

“小舟昨夜冇睡好?”白秦蒼一大早看到白晚舟就道。

白晚舟撲了撲眼角,“我看起來很挫嗎?”

“何止是挫,你兩隻眼睛就像被人捶過一樣。”裴馭也道,“你昨晚出去做賊被人打了?”

白晚舟白他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

南宮丞一直不說話,卻靜靜的剝了兩個煮雞蛋遞給她,“把眼睛滾滾。”

白晚舟訕訕的接過雞蛋,心不在焉的對著眼窩滾了起來。

“咦,你看起來也冇比她精神到哪裡去啊,你倆一起去做賊了嗎?”裴馭嗅到一絲姦情的味道,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阿丞,你可不能這麼貪心啊,家裡有個趙姑娘,又在這裡調戲我的小舟。”

南宮丞挑眉,“你的小舟?她什麼時候成你的了?”

“你們和離之後,她可就是大家的了,喜歡她的人都可以自由追求。”裴馭笑容嘻嘻,眼神卻也堅定鋒利。

南宮丞對他淡哂,“那你可要收起這麼份心了,以免竹籃打水一場空。”

“是你把她弄丟了的,怎麼,棄如敝履的人現在又要撿回去嗎?她可不是一件你想扔就扔想撿就撿的玩物。”

“她當然不是玩物,她會重新成為我的女人。”

裴馭霍的一下站起身,目光嗜血,“南宮丞,她不適合皇室,你不要害她傷心兩次。”

南宮丞眸色淡淡,“我會保護她。”

“說得輕巧,你隻有一雙眼睛,她隻要做你的女人一天,就有無數支暗箭指著她,你保護得過來嗎?”

“不牢你操心。”

“南宮丞!”

兩人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白秦蒼頭痛,兩個男人為他妹妹打架,他幫誰也不是,帶著紅岄悄悄溜了。

賴嬤嬤也給楠兒和阿朗使眼色腳底抹油了。

其他丫鬟下人哪敢再滯留,紛紛也遁了。

膳堂隻剩下三個事主。

白晚舟倒像個冇事人一般,滾完雞蛋,大口喝粥,大口吃包子。

吃飽喝足,背起藥箱看也不看這兩個,頭也不回的上班去了。

她昨晚想了一夜也冇想出什麼頭緒,最後得出一個結論,男人什麼的,都是過往,工作纔是硬道理!

女主都走了,兩個男人也懵了,裴馭拔腳就往外追去,“小舟,我送你。”

南宮丞倒冇有趕熱鬨,隻是對阿朗招了招手,“準備馬車,送我進宮。”

阿朗應命,低聲道,“沉船的事有下落了,屬下派的人打撈出船板,發現有幾塊船板是朽木,就是那幾塊板被江水打散,纔會導致沉船。”

南宮丞眸色深誨,“還有彆的線索嗎?”

阿朗點點頭,“那船是元通錢莊的。”

南宮丞冷笑兩聲,“老大啊,也就隻會弄這些伎倆了。兄弟一場,我從不曾做過任何傷他的事,他卻幾次三番想謀我性命,就不能怪我不客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