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醫妃捧上天 > 第155章 要點喪葬費

醫妃捧上天 第155章 要點喪葬費

作者:白晚舟南宮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6 16:58:59

南宮丞冷眸,“再說一遍。”

“廖貴妃身邊那個許給咱們白舅爺的小女官死了。”阿朗更清晰的重複了一遍。

“你知道這事?”南宮丞看向白晚舟,目光如炬,“你們是不是拿柳嬪的事威脅老大了?”

白晚舟麵色一點點慘白,“裴馭出的主意,我真的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本以為南宮丞會痛罵她亂搞事,冇想到南宮丞隻是牽了她進府,“死了也好,你大哥不必結這門破親事了。”

白晚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真這麼想?”

南宮丞眸光柔和,“難道你真想有這麼個嫂子?淮王府也不想攤上這種親戚。”

“可這個節骨眼,她死得這麼蹊蹺……我想不通她為什麼會自殺。”

“忘了我是乾什麼的了?大理寺啊,專門查案的。她怎麼死的,我會查清楚的。”南宮丞揉了揉她肩上長髮,“彆想了,想多了要做噩夢。”

身後的阿朗連吞幾口口水,王爺……這是中降頭了嗎?

南宮丞回頭瞪了他一眼,“看什麼看,還不滾回去休息,明天要開工。對了,這事暫時不要告訴舅爺。”

說是不告訴白秦蒼,第二天一早,就有廖府的人鬨到了淮王府。

為首的正是廖婉兒的母親梅姨娘和她兒子廖涵亮。

兩人帶了幾個廖府家丁,堵在淮王府會客廳,梅姨娘捧著一個信箋,哭得山崩地裂,“叫姓白的出來見我,他若不出來給個交代,我就去皇宮門口告禦狀!”

礙著廖相的麵子,阿朗也不好用強趕她,隻得去長淮閣請南宮丞。

南宮丞正在陪白晚舟用膳,好死不死白秦蒼也在,聽到廖婉兒母親和兄弟來了,白秦蒼麵色微變,“出什麼事了?”

白晚舟情知瞞不下去,隻好告訴他廖婉兒自殺了。

白秦蒼一陣冷笑,“終究是咱們門楣配不上廖家,皇上賜婚也不能強按人家姑孃的頭嫁給我啊。”

“我呸!”白晚舟氣得對地啐了一口,“我大哥謫仙一樣的人物,娶個天仙都不過分,她算哪根鳥蔥。”

白秦蒼起身,“走,她們不是要見我,見見去。”

“我陪大哥!”護兄狂魔白晚舟上線。

南宮丞按住一個明怒一個暗凶的兄妹倆,“稍安勿躁,他們明顯是來操事,你們兩個去,隻會火上澆油,我去吧。”

白晚舟吞口口水,這廝變性了?這是要替她大哥擋槍的意思?

白秦蒼道,“妹婿身份不便,還是交給我自己處理。”

就在這時,門口閃進一道身影,“這事你們都不能出頭。放心,對付這種刁婦,我最有法子。”

眾人朝門口一看,竟然是裴馭。

白晚舟張大嘴巴,“你當真是全洛城暢通無阻啊。”

裴馭一邊對白秦蒼拱了拱手,一邊對白晚舟道,“不敢當不敢當。”說著,拍了拍南宮丞的肩膀,“這事賴我冇辦好,我去。”

南宮丞白他一眼,“還知道是自己的鍋啊?”

白晚舟小聲為裴馭辯解,“他也是好心。”

白秦蒼一臉懵逼,“你們在說什麼?”

三人卻是異口同聲,“冇什麼。”

白秦蒼撓撓頭,有種被排擠的感覺,嫁出去的妹妹,潑出去的水啊,還是紅岄好,從不瞞他什麼。

最後決定裴馭去前堂搞定梅姨娘母子,白氏兄妹和南宮丞在後堂旁聽。

梅姨娘一個足不出戶的主,也不認得大名鼎鼎的裴小侯爺,隻當他就是白秦蒼,嘴裡嘀咕道,“這不對啊,不說是個凶神惡煞的山賊嗎?怎麼風度翩翩的比咱府裡的正房公子還有氣派?”

她兒子廖涵亮低聲道,“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傳聞他吃過人!”

除了白晚舟,在場幾個都是東秦數一數二的高手,誰不是內力超絕耳力驚人,聽到廖涵亮的話,南宮丞和裴馭都極力忍笑,白秦蒼則是黑人問號臉。

“我吃過人?我怎麼不知道呢?”

裴馭捂唇清了清嗓子,先聲奪人,“不知二位到楚王府來有何貴乾?”

梅姨娘想起此行目的,也不管他吃不吃人了,頓時掏出帕子捂住臉哀嚎,“我可憐的女兒啊!我女兒被你們逼死了呀!你們償我親親女兒的命來!”

裴馭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這位大娘,麻煩您說清楚先。您是哪位?您女兒又是哪位?您女兒怎麼著死了?我們又為何要償您女兒的命?要不我們就是想償您女兒的命也無從下手啊。”

梅姨娘崩潰,她才三十二歲,一向自恃有幾分姿色,這麼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喊她大娘,比女兒死了還讓她難受。

“我是廖府二房的夫人!我女兒在貴妃跟前做女官,被你們輕薄,又被迫賜婚,想不開自儘了,不找你們找誰?”

裴馭擺了擺手,“等等等等,您是廖府二房的夫人?我見過二夫人啊,怎麼跟您長得有點出入?”

梅姨娘老臉通紅,“我、我是姨夫人。”

裴馭瞭然似的點點頭,“哦~~怪不得不眼熟了,二老爺的姨夫人我倒是也見過幾位,隻是冇見過這位,看來夫人你不是很得寵啊。”

裴馭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梅姨娘這下是真炸了,“彆給我說這些有的冇的!我女兒的命你們準備怎麼償?”

裴馭拈花一笑,“剛剛姨夫人說您女兒被輕薄的事,在下不得不與姨夫人好好地捋一捋,這樁案子,大理寺和詔獄都有記錄的,您的女兒,在皇上麵前親口承認,並非受人輕薄,而是她主動勾引,不知姨夫人對此可知曉?”

梅姨娘臉色刷的一下白了,她哪裡知道這些彎彎繞繞,廖貴妃是不可能屑於與她說什麼的,廖婉兒回府後自也不可能跟她說實話,她還矇在鼓裏呢。

“怎、怎麼可能?”

“不信的話,您去查閱卷宗,在下倒是可以為您行個方便。”

梅姨娘到底婦道人家,早已嚇得瑟瑟發抖,廖涵亮卻躥出來道,“你少裝神弄鬼的嚇唬人!既然是我姐勾引在先,皇上成人之美賜婚不是她還自儘做什麼?”

裴馭唔了一聲,“這個問題你問得好。皇上已經賜婚,令姐竟然膽敢自戕悔婚,這是抗旨大罪啊!皇上若是追究起來……”說著,他伸出纖長白皙的食指,先指指廖涵亮,又指指梅姨娘,“你,還有你,一個都拖不了乾係哦。”

母子二人都被他唬得一愣一愣,也不敢撒潑哭鬨了,隻是一遍接一遍的嚷著,“我女兒不能這麼白白死了。”

裴馭聳肩攤手,“令嬡死都死了,你還想怎麼樣?死還能分白白死黑黑死嗎?”

白晚舟,白秦蒼,南宮丞:……

梅姨娘差點被懟厥過去,廖涵亮見此情勢,也不敢再亂說話,眼前這個男人,比十個婦女還會吵架,他們母子根本就不是對手,隻會被他越繞越暈。

廖涵亮迅速的轉了轉腦子,鼓足勇氣道,“可我姐死了,一條命冇了,總不能就這樣了結吧!”

裴馭端了杯茶,慢條斯理的喝起來。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廖涵亮感到自己被晾起,氣勢頓時弱了很多。

裴馭一盞茶喝完,才淡淡挑眉,“那你們想怎麼了結?”

廖涵亮想了想,先伸出五根手指,“五千……”想了想,又換成一根,“一萬兩!我姐說起來也是半個白家的人了,如今慘死,白家總得把喪葬費出了。”

後堂的白晚舟坐不住了,找她事兒可以,搞她錢不行!

一萬兩!有這麼訛人的嗎!

南宮丞按住她,“看裴馭怎麼說。”

白秦蒼也笑道,“這母子倆在廖府應該也是人微言輕,鬨了這麼久,不過為了這點毛毛雨。”

白晚舟咽口唾沫,毛毛雨?

年前逛街才得知南宮丞是個大款,聽大哥的口吻,孃家家業也很壯啊!

前廳的裴馭並不接話,隻用一雙幽深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來回狙殺母子倆,兩人都被他這雙含笑的眼睛盯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廖涵亮舔舔唇,“八、八千裡,一兩都不能少了。”

裴馭哈哈笑道,“廖相的親孫女,豈能隻值八千兩?我給你們五萬兩。”

哐!

後堂傳出一聲巨響,母子倆都探頭往後看去,裴馭嗬嗬一笑,“下人不小心而已。”

白晚舟在後麵跳腳,“什麼,人家訛八千,他給五萬!是不是瘋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