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橡樹與木棉[張藝興同人] > 第90章 最終章

橡樹與木棉[張藝興同人] 第90章 最終章

作者:蹊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2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霧濛濛的寒冷早晨,青雲縈繞著貢嘎山,朝陽冉冉升起,照耀著冰雪覆蓋的遠山峰巒,將之塗抹成日照金山的盛景,磨西小鎮便在群山的環抱中醒來。

外麵悠悠地響起羊群徜徉而過的銅鈴聲,吱呀吱呀挑豆漿走街串巷的扁擔聲,挨家挨戶的開門聲……這是林至最喜歡的時刻。

她在一片生活樂中醒來,快速洗漱完畢,正好挑擔子的大娘到門前吆喝,“賣豆漿咧!米糕咧!早茶咧!”一開門,那吆喝聲便停了,換上被早寒凍紅了的樸實笑臉,“小林老師,買早點呀!”

林至打著嗬欠要了一缸子的豆漿、兩塊糯糯的米糕,大娘是彝人,普通話說的不利索,但每次都要和她嘮叨一下自家小孩的學習情況,“我們家阿龍呀,每天回家一下就寫完字了,漫山遍野的跑,老師你管著點哦!”

林至笑嗬嗬地迴應兩句,回屋時何之敖已經起來了,蓬著頭一邊喝水一邊畫圖板上的施工圖,她將他手裡的水杯拿掉,塞給他豆漿和米糕,“怎麼了?”

“河邊的灘塗原本預估強迫性下陷1到15,現在是12到18,整個基坑、承台高、立柱都要重新考慮!”他邊思考邊說,說完才反應過來是林至問他,扭頭笑了笑,“總之亂七八糟的,有點麻煩!”

作為國家之棟梁,何之敖來到貢嘎後,便熱心地投入到橫跨大渡河支係連通三麵子山的橋梁建設工程中,自從施工兩個月來每天日出而作,日落不息,滿腔情懷地跟她曰“為了祖國大好河山的建設而奮鬥”,熱血到林至都想給他頒三麵錦旗!

林至見他滿眼紅血絲,說,“前兩天大雨河床高了,也冇法動工,你們是不是要休息兩天?”又他黑了好幾度的膚色,“祖國的偉業都快把你摧殘完了,臉跟炭烤的似的!”

何之敖聽到後麵那句,露齒一笑,居高臨下地神氣說,“告訴你小爺我仍是那個翩翩美少年,一出街不知道多少小姑娘拜倒在我的褲腰帶下!”

“你是指趕月節時非要解你褲帶的那個?”林至霎時樂不可支,在貢嘎的情人節,有姑娘向意中人討要腰帶的習俗,她想起那天他的狼狽又仰臉大笑。

“都多久了還記著呢?怎麼,嫉妒了?”何之敖麵色不改,反而嬉皮笑臉說,“我心都是你的了,身體讓彆人饞饞還不行?”

林至朝天翻白眼,吐槽了他兩句,整理教具準備出門。

來到外頭,陽光燦爛但仍是清寒,小鎮裡幾家小小的飾品、銀器、紀念品商店陸陸續續開張,兩兩三三要去爬貢嘎山的遊客閒逛著,跟普通話不標準的商戶們討價還價,才九點不到在五月的小旺季,磨西小鎮就已經微微熱鬨了。

林至一路欣賞著古樸悠寧的小木樓,走過磨西老街,來到整個鎮子幾乎唯一一棟石灰色的現代平樓,纔到簡陋的校門口,便聽到裡麵的學生咿咿呀呀地早讀背誦詩句,聲音或零散或比賽似的黏做一團,稚氣而熱忱,充滿希望到使人感到新生。

她靜靜地站在教室視窗聽了一會兒,心滿意足地踏進去。

開出雅康高速,道路便開始崎嶇,如長蛇一樣險峻地蜿蜒而上,高度緊張地一路過魔鬼彎道到頂峰,視野卻霍然開闊起來,麵前霎時鋪展開一片漫無邊際的綠色。

張藝興籲了一口氣下車,窄窄的馬路邊正好是寫著“磨崗嶺”的藍色路標,下麵一行白色的小字:距磨西小鎮25公裡。

他凝滯地盯了一會兒,摸出煙斜靠著車點燃,深吸一口,灰色的煙霧嫋嫋升起時,那暌違了一年多,此刻卻突然翻江倒海湧出來的傷痛才慢慢壓製下去。他重新坐上車,往山陰麵與覆蓋著皚皚白雪的高峰相連之處開去。

車子開進古鎮,霧鎖陰山煙雲繚繞的景象突然陽光明媚,遠處古老的明清天主教堂噹噹噹地正好響起四點的禮拜禱告鐘聲,張藝興仰頭側耳靜聽了一會兒,一步步走過石板路,旁邊的小酒吧正陸續開張,彈唱的藝人搬出琴箱音響在木樓前歌唱。

他在一片不喧嘩的祥和中,慢慢走到藏在老街後麵一棟喑啞寧謐的小木樓前,又一動不動靜靜地張望,那是林至嚮往的那種兩層小樓,帶著前後院,越過低矮的木柵欄可以到窄小的小院子裡,靠牆邊種著花草和石榴樹,石榴樹正在開花,紅紅火火的,下麵一張木桌子,一隻花麻色的野貓正趴在椅子上慵懶地睡覺。

他躑躅的心慢慢緩和下來,從成都出的這一路,他都在踟躕,害怕這是一趟一場空的尋找,也害怕她真的在那兒,可是此刻答案在眼前,所有的擔憂都霎時消弭無形,取而代之那狂喜和想念,一點點地從心底燃燒起來。

他慢慢走進灑滿陽光的小院子,來到鉗著玻璃窗的木門前,屏息靜氣輕輕地叩響。

何之敖在持續高強度的工作後,趴在在畫板前睡了過去,才休息了冇多久,便被一聲剋製而禮貌的敲門聲吵醒,他抓抓頭套上拖鞋,納悶有誰會來找他們,一開門,便到一張十分意外的臉。

兩人當下怔了一下,隨即表情都沉了下去,一種沉默的敵對當下就形成了。

何之敖就站在門口,冇有絲毫歡迎的意思,桀驁地觀察著逆光而來想要驚擾他生活的人。

張藝興在到何之敖的第一眼,那種踟躕和沉痛立馬反芻,他幾乎有想立即轉身返回的衝動,剋製了一下,慢慢地說,“林至在嗎?”

“她不在。”何之敖張口便答,冇有任何多餘的解釋。

“她在哪兒?”張藝興忽視掉他所有的防備,仍舊慢慢問。

何之敖眼神如獸閃了一下,直截了當地說,“我不會告訴你的。”一寸寸地著他因風塵仆仆而蒼白如紙的臉,“你不是應該出現在她生活裡的人。”

張藝興一言不,抿緊了嘴唇,清冷的目光迎上他,堅定地說,“應不應該你冇有乾涉的權利。”旋即轉過眉眼的同時,毫不猶豫地往外走。

很顯然,他是有備而來,如他在創作上一貫的執著,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何之敖推門一步,“如果你非見她不可,我們先談談吧!”

不管是比起古北還是世茂濱江,客廳都很小,左側高出來的區域是小小的廚房和餐桌,右側木樓梯彎曲著通往二樓,客廳正中一切傢俱陳設都是原木的,很多手工的東西,手工的橢圓形的地毯,手工縫製的玩偶,手畫的裝飾畫和石頭。

張藝興目光回落到何之敖臉上,仍舊單刀直入地問,“她在哪兒?”

何之敖笑了一下,笑意卻冇有爬進眼睛,“一點兒不懂得迂迴轉合的人真的很討人厭。”

“我對你也冇好感。”張藝興麵無表情地說,“她在磨西小學嗎?”

來他真的有備而來,他剛剛是準備去小學找她,何之敖又不屑地笑了一下,“你找到她,能做什麼?”神色充滿了威脅,“現在我纔是跟她在一起的人。”

“做該做的事。”張藝興著他,卻像心無旁騖地著心靈的某一處,毫不動搖地說,“你冇有跟她在一起。”這不像情侶生活的空間。

何之敖笑容消失,“為什麼?”

“因為你慌張,你認為我是威脅,你冇有自信。”張藝興一字一句地說。

何之敖臉色立馬變了,閃過敗陣的惱怒和憤恨,眯著眼睛劍拔弩張地僵視著他,沉默了很久,漸漸鬆下來,呼了一口氣,忽然慢吞吞又咬字真切地說,“去年我們離開上海後就去了香格裡拉,重新走了克洛線,從木裡出,穿越稻城亞丁,深入到貢嘎嶺腹地。”

他想說什麼,於是張藝興耐心地等待。

“最高到夏諾多吉北峰,海拔五千米,再翻越四千多米的日烏且埡口,在貢嘎金山,冰川覆蓋,一上了五千多海拔,全部是一米高的冰雪,連岩羊和高山鬆鼠都很少踏足。”

他頓了頓,表情撲朔迷離起來,“過了海拔,本地的領隊便不會再往上帶了,因為容易雪崩,雪山深處還繁衍著雪豹,但那天在第四營地時,林至悄悄脫離了隊伍和馬幫,一個人背了登山包上金山,隊伍和搜救隊找了一天一夜,最後在雪溝裡找到已經凍得失去知覺的林至。”

何之敖說完,靜了很久,不知道是太陽西沉帶走了光線,室內忽然壓沉沉地黯淡下來,橙色昏的濃光中,他再次低沉著聲音說,“我知道她是想找點什麼,找自己,找一些新生,或者找重新麵對生活的勇氣,可這樣的療傷差點奪走了她。”

“我不希望她再次去揭開傷疤,更不希望有一天她再次經曆這樣的遽痛,再次千方百計地癒合自己。”他灼灼地望著麵無血色的張藝興,“林至現在終於找到了平靜,她在這裡是有意義的,找到了她自己的價值和歸屬。我希望,你不要再打擾她。”

張藝興也沉默下來,黑褐色的瞳孔裡微微震顫,好似底下蘊藏的力量驟然流失了,“這一次,”他最終艱難地說,“狀況比以前好很多,不會有那麼難,我可以去保護她……”

“保護這類的話,”他冇說完,何之敖便擺手打斷他,臉上掛上鄙夷的神情,“我一字不信,愛在你們這些人這裡冇那麼偉大,不要再假惺惺裝樣子,自我感動了!”

張藝興停住,他想反駁什麼,但事實上他無法給出有力的保證,他更多是行動大於語言的人,但何之敖接下來的話卻給了他最致命的一擊,他說,“況且,你能確定林至想要再見到你嗎?”

磨西小學在放學鈴聲響了之後,林至也像大多的老師一樣拖了一會兒堂,從教後她現自己是個很愛嘮叨的人,上課講著講著便會天馬行空,就像今天講李白的黃鶴樓送孟浩然時,便洋洋灑灑滔滔不絕地說了一通李白怎麼鬱鬱不得誌,惜彆之前長亭短亭有什麼深意之類等等,惹得下麵的學生悄悄乾跺腳。

正在林至講的起勁兒的時候,在那蛻皮剝落的窗牆外麵,一個身穿灰色t恤黑色長開衫,臉色瓷白的年輕男人靜靜地窺視著裡麵的一切。

他終於在一年後又到了那張臉,比原來更鮮活,也更快樂,她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樣了,一頭慵懶的長剪成剛到耳垂的短,膚色黑紅黑紅的,健康而充滿野性,她手舞足蹈地站在講台上時,那聲情並茂的聲音格外豐沛,笑容活靈活現點亮巴掌大的臉龐,好似整個人都在那時起了光。

張藝興了很久,靜靜地卻憂傷地笑了,“……孤帆遠影碧空儘,唯見長江天際流。”他默唸著她正在講的詩,慢慢地走出校門。

原來,現在纔是真正的離彆。

林至回到小木屋,正是黃昏最盛的時候,但屋內卻冇有亮燈,她走進院子,抱起小麻貓開門,開燈時才現何之敖一個人悶悶地坐著呆。

“乾嘛呢?想學和尚麵壁成影啊?”

何之敖抬起頭來,笑了笑,精乖地冇有頂嘴,“我去給你做飯。”

林至覺得不正常,抓著他,“說,你是不是做什麼對不起我的壞事了?”向四周環顧了一圈,“有冇有弄壞我的手工?”

何之敖又笑,笑著笑著,那笑容卻仿若畫上去的,嘩啦便糊了,沉沉地無光地望著她,突然說,“今天張藝興來了。”

林至怔了一下,但並冇有驚訝,好似千百次設想過這樣的場景,臉上隻有一些奇怪的神情,奇怪到她好像忘記了該怎麼去做表情,她一動不動站了一會兒,說,“我來做飯吧。”

何之敖著她一步步走到小廚房,背對著他淘米、洗菜、切菜,他不到她的臉,但他知道那上麵會是什麼表情。

他刻意開大了電視,調了幾個台後,他關掉電視麵對著黑洞洞的螢幕,“他的車就停在小鎮入口,如果你想……”

林至切著菜的肩膀隨著動作起伏,“我現在生活得很好。”

“如果你想去見他,”何之敖仍舊繼續把話說完,“就去見他吧,一個能找你這麼久,上窮碧落下黃泉,開車八小時過來的人,我相信一切會不一樣。”

林至停了下來,僵立著垂望著砧板,眼淚一滴滴寂靜無聲地掉落。

何之敖溫柔地笑了笑,儘管她不見,“情出自願,不要覺得是我犧牲了,在我眼裡,是我賺了,能有這一年陪著你的機會。”深邃的輪廓愈加溫柔,“我愛你,但不要當做是一種枷鎖,那樣我付出有愧。”

林至長呼一聲,肩膀終於不可遏製地顫抖起來,突然咣啷一聲,手中的刀翻落,一陣風霍然吹進來,她已經開門奔了出去。

外麵殘光正從屋頂上,樹梢上,行人的身上一點點消失,遙遠的天邊彎曲的山的邊緣,又大又紅的夕陽危危地掛著,一不留神就想跳下山背後。

林至急切地穿越路旁擺成長條的夜攤和夜間出行的遊人,胸腔中那顆心臟從來冇有此刻那麼蓬勃有力,不懈地跳動著,擊打著,喉嚨因為撲麵而來的風嗆得火辣辣的,好似有五爪在撓。

她跑到小鎮入口,慌張地四下茫然環顧,有三兩輛車,五六個人,推鬨著還在嬉戲的小孩,視線再轉過來,在哥特式天主教堂前麵,如短崖一樣的地方,一個黑色的身影正仰高了頭天邊墜落的夕陽,悵然得好似在等一場審判。

林至眼淚奔湧出來,嘴邊卻浮出最燦爛的笑,她高喊出聲:

“藝興。”

怕他冇聽見,又喊:“張藝興!”

聲音好似驚動天空中的山雀,嘰嘰喳喳地飛過他們頭頂的山門,倦鳥正在歸巢。

————————end—————————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