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九十八章 回生麵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九十八章 回生麵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揹著朱晃這隻豬妖媳婦小孃的葉昶與紀銳誌出了野豬嶺後不久,便甩下了那些實力頂多在致虛巔峰的豬妖。

百餘年前那場人皇起的人妖大戰波及太大了,當初也有大羅高手的野豬嶺如今已凋零至此般地步。

那場大戰雖說以人族獲勝為終,可人妖兩族互殺,人族損失又怎麼會小了?

天下有多少名門正派消失在曆史塵埃之下,誰又能儘得知之?

不過目下來,或許是因如今龍昌鼎盛,對於當初那場人妖大戰,天下修者皆以聖明之舉的法觀之。

但其實際,雖又能說得清楚呢?

這些對眼下初入致虛的葉昶而言,還尚遙遠。

葉昶揹著荀依翠,可卻並無雜念。

一來這小娘是老朱媳婦,二來麼,則是荀依翠不是葉昶的那道拿手菜呐!

而什麼好吃不過餃子之語,不過是戲言罷了。

野豬嶺不遠有一處翠綠竹林,竹林有一簡陋竹屋。

葉昶雖不知竹屋是否尚且有人居住,但他還是與紀銳誌邁開步子推門而入。

無人。

竹屋之內極為簡潔,一竹床、一竹椅、一竹桌、還有一竹架。

果然不愧是以竹為居的人呐。

葉昶喃喃道。

將腹部中空的朱晃放於床榻之上,葉昶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

桌上無塵,顯然此地尚有人居?

而且敢在這竹林中獨居之人或許是個世外高人也說不定。

葉昶猶豫半響後,還是決定留了下來,指不定這世外高人能幫助這朱晃不是?

若是從此地前往懸空寺,冇有幾日行程是斷然不行的。

恐怕至那時,朱晃這隻不經打的豬妖已嚥下最後一口氣了。

雙眸之中含英氣的荀依翠此刻卻儘是溫柔之色,極為貼心地在床邊照料著朱晃。

驀然,竹門嘎吱響起,有一人手中拎著一隻野雉飛掠至門前。

老者一身麻衫,極不協調地站在那裡。

原本因抓到野雉而展顏的褶皺老臉陡然間沉靜下來。

雖樸素又跛足而立,卻氣勢若海奔湧。

這個見慣了天地之大與日月之輝的老者境界雖隻在覆命巔峰,可心胸卻包含於天地。

此人竟

是當初險些攔下葉昶帶走雪妖蓮的趙開雲!

名為開雲亦撥雲見霧見江湖的老者見到了熟悉的葉昶,毫不計較地一笑。

“小友,你我果然有緣,又見麵了。”

葉昶對這位當初嘴上說著不打不打,可一出手便差點要了他性命的老頭可是頗有微詞的。

不過當初在雪蓮鎮與這位老者相交談了幾句,心下知這位跛足老者是心胸坦蕩之人。

他也絲毫不客氣地幽怨如深閨怨婦道:

“趙老頭,當初你可差點把我殺嘍!”

趙開雲醇厚地哈哈一笑道:“小友,當初是你身上這把魔刀讓我誤以為你為魔刀中人。

這才情急之下不知分寸地出手,還請小友勿怪。”

與葉昶分離後,趙開雲早已想明白前因後果。

年初孟飛塵因妖妻一事殺向青城早已滿城風雨人儘皆知的地步了。

青城三雷之事因太多人見到,江湖上也統統流傳而開。

最後一雷有孟飛塵之徒附魔刀而生,更是以初入致虛境之姿硬生生傷了老資曆的天玄高手秋當玄。

而趙開雲知道眼前這位便是在江湖上聞名卻依舊穿著如乞丐的葉昶。

至於葉昶為何有魔刀一事,他雖有疑惑,卻認為孟飛塵早已為之解決。

趙開雲對葉昶聞名江湖後依舊能穿著如素這不浮躁的品行很是欣賞。

葉昶嘿嘿一笑道:“我不請自來,儼然主人姿態,還請趙老頭勿怪啊。”

頓了頓,葉昶一拍腦門,緊接著連忙道:

“趙老,如此以來我便麻煩你了。

躺在床上這位是與我一道的朱晃,他本是野豬嶺的豬妖,也是上一任野豬族長之孫。

如今的野豬嶺族長與朱晃有些恩怨,因此將朱晃誆入進嶺...”

葉昶半實半虛的將在野豬嶺前因後果之事一一講出。

不過人老成精的趙開雲到了放在屋內的紫雷是明顯頓了頓,但對於葉昶所言並未點破。

趙開雲掃視屋內,除到紫雷停頓稍許外,微睇至荀依翠時更是凝視半響。

趙開雲指了指荀依翠道:“有朱晃這位妻子在此,我便有法子將朱晃這隻豬妖轉死為生。”

頓了頓,他強調道:

“不過要這位姑娘對這隻小豬妖喜歡的有多緊了。”

“陰陽臉...不

應該說是‘回生麵’。

有史可載的有八百年前的青城鼻祖曾為即將死去的老友畫陣,想要將他起死回生。

可即便是身為大羅的他又如何能決人生死?

好在青城鼻祖的那位老友之妻便是回生麵。

四百年前,有蒙麵女劍豪,為了一個將死之人扯下麵紗,震驚整個對她心有幻想之人。

而她揭下麵紗後,便揹著那男人上青城求回生麵所需的回生陣圖。

五十年前,有一位魔門高手之子命在旦夕,搜尋天下有陰陽臉者,得之,可畫陣後依舊冇能挽回其子性命...

回生麵,一回一生,向有心人回麵便是一生。

回生麵,可回人命,有心者纔有新生。

人間自是有情癡啊!”

“那便是隻有陰陽臉的女子喜歡的男人...纔可行?”葉昶咂咂嘴問道。

“不,不僅僅是女子要喜歡男子,更重要的是男子也要喜歡陰陽臉的女子。

這就相當於是在考驗那個男子會不會因陰陽臉而不愛上她。

而且,回生之後女子臉上的陰陽麵也將不見,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也算是你們運氣好,我這個將死的老頭子恰好得知畫陣之法。”

“這豈不就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如果是我我也喜歡上那陰陽臉了好不...”

葉昶移目微睇向荀依翠嘟噥道:“老朱還真他孃的是好命啊。

不僅媳婦貌美如花,也不用死了?”

荀依翠其實長相五官並不差,甚至還能說得上上佳,隻不過因為陰陽臉這層遮羞布,才...

也不知為何老朱口味如此清奇。

聽得入耳的荀依翠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這張臉講究如此多。

“當初朱晃初出野豬嶺時,還未化形,我幼年時曾救他性命。”

......

回生麵,一麵一回生,又名之曰陰陽臉,女子長之而男不見,古往今來有輪迴於世,一世隻一次。

——三教九流雜談

有史可載的有八百年前的青城鼻祖曾為即將死去的老友畫陣,想要將他起死回生。

可即便是身為大羅的他又如何能決人生死?

好在青城鼻祖的那位老友之妻便是回生麵。

四百年前,有蒙麵女劍豪,為了一個將死之人扯下麵紗,震驚整個對她心有幻想之人。

而她揭下麵紗後,便揹著那男人上青城求回生麵所需的回生陣圖。

五十年前,有一位魔門高手之子命在旦夕,搜尋天下有陰陽臉者,得之,可畫陣後依舊冇能挽回其子性命...

回生麵,一回一生,向有心人回麵便是一生。

回生麵,可回人命,有心者纔有新生。

人間自是有情癡啊!”

“那便是隻有陰陽臉的女子喜歡的男人...纔可行?”葉昶咂咂嘴問道。

“不,不僅僅是女子要喜歡男子,更重要的是男子也要喜歡陰陽臉的女子。

這就相當於是在考驗那個男子會不會因陰陽臉而不愛上她。

而且,回生之後女子臉上的陰陽麵也將不見,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也算是你們運氣好,我這個將死的老頭子恰好得知畫陣之法。”

“這豈不就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如果是我我也喜歡上那陰陽臉了好不...”

葉昶移目微睇向荀依翠嘟噥道:“老朱還真他孃的是好命啊。

不僅媳婦貌美如花,也不用死了?”

荀依翠其實長相五官並不差,甚至還能說得上上佳,隻不過因為陰陽臉這層遮羞布,才...

也不知為何老朱口味如此清奇。

聽得入耳的荀依翠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這張臉講究如此多。

“當初朱晃初出野豬嶺時,還未化形,我幼年時曾救他性命。”

......

回生麵,一麵一回生,又名之曰陰陽臉,女子長之而男不見,古往今來有輪迴於世,一世隻一次。

——三教九流雜談

有史可載的有八百年前的青城鼻祖曾為即將死去的老友畫陣,想要將他起死回生。

可即便是身為大羅的他又如何能決人生死?

好在青城鼻祖的那位老友之妻便是回生麵。

四百年前,有蒙麵女劍豪,為了一個將死之人扯下麵紗,震驚整個對她心有幻想之人。

而她揭下麵紗後,便揹著那男人上青城求回生麵所需的回生陣圖。

五十年前,有一位魔門高手之子命在旦夕,搜尋天下有陰陽臉者,得之,可畫陣後依舊冇能挽回其子性命...

回生麵,一回一生,向有心人回麵便是一生。

回生麵,可回人命,有心者纔有新生。

人間自是有情癡啊!”

“那便是隻有陰陽臉的女子喜歡的男人...纔可行?”葉昶咂咂嘴問道。

“不,不僅僅是女子要喜歡男子,更重要的是男子也要喜歡陰陽臉的女子。

這就相當於是在考驗那個男子會不會因陰陽臉而不愛上她。

而且,回生之後女子臉上的陰陽麵也將不見,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也算是你們運氣好,我這個將死的老頭子恰好得知畫陣之法。”

“這豈不就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如果是我我也喜歡上那陰陽臉了好不...”

葉昶移目微睇向荀依翠嘟噥道:“老朱還真他孃的是好命啊。

不僅媳婦貌美如花,也不用死了?”

荀依翠其實長相五官並不差,甚至還能說得上上佳,隻不過因為陰陽臉這層遮羞布,才...

也不知為何老朱口味如此清奇。

聽得入耳的荀依翠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這張臉講究如此多。

“當初朱晃初出野豬嶺時,還未化形,我幼年時曾救他性命。”

......

回生麵,一麵一回生,又名之曰陰陽臉,女子長之而男不見,古往今來有輪迴於世,一世隻一次。

——三教九流雜談

有史可載的有八百年前的青城鼻祖曾為即將死去的老友畫陣,想要將他起死回生。

可即便是身為大羅的他又如何能決人生死?

好在青城鼻祖的那位老友之妻便是回生麵。

四百年前,有蒙麵女劍豪,為了一個將死之人扯下麵紗,震驚整個對她心有幻想之人。

而她揭下麵紗後,便揹著那男人上青城求回生麵所需的回生陣圖。

五十年前,有一位魔門高手之子命在旦夕,搜尋天下有陰陽臉者,得之,可畫陣後依舊冇能挽回其子性命...

回生麵,一回一生,向有心人回麵便是一生。

回生麵,可回人命,有心者纔有新生。

人間自是有情癡啊!”

“那便是隻有陰陽臉的女子喜歡的男人...纔可行?”葉昶咂咂嘴問道。

“不,不僅僅是女子要喜歡男子,更重要的是男子也要喜歡陰陽臉的女子。

這就相當於是在考驗那個男子會不會因陰陽臉而不愛上她。

而且,回生之後女子臉上的陰陽麵也將不見,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也算是你們運氣好,我這個將死的老頭子恰好得知畫陣之法。”

“這豈不就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如果是我我也喜歡上那陰陽臉了好不...”

葉昶移目微睇向荀依翠嘟噥道:“老朱還真他孃的是好命啊。

不僅媳婦貌美如花,也不用死了?”

荀依翠其實長相五官並不差,甚至還能說得上上佳,隻不過因為陰陽臉這層遮羞布,才...

也不知為何老朱口味如此清奇。

聽得入耳的荀依翠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這張臉講究如此多。

“當初朱晃初出野豬嶺時,還未化形,我幼年時曾救他性命。”

......

回生麵,一麵一回生,又名之曰陰陽臉,女子長之而男不見,古往今來有輪迴於世,一世隻一次。

——三教九流雜談

有史可載的有八百年前的青城鼻祖曾為即將死去的老友畫陣,想要將他起死回生。

可即便是身為大羅的他又如何能決人生死?

好在青城鼻祖的那位老友之妻便是回生麵。

四百年前,有蒙麵女劍豪,為了一個將死之人扯下麵紗,震驚整個對她心有幻想之人。

而她揭下麵紗後,便揹著那男人上青城求回生麵所需的回生陣圖。

五十年前,有一位魔門高手之子命在旦夕,搜尋天下有陰陽臉者,得之,可畫陣後依舊冇能挽回其子性命...

回生麵,一回一生,向有心人回麵便是一生。

回生麵,可回人命,有心者纔有新生。

人間自是有情癡啊!”

“那便是隻有陰陽臉的女子喜歡的男人...纔可行?”葉昶咂咂嘴問道。

“不,不僅僅是女子要喜歡男子,更重要的是男子也要喜歡陰陽臉的女子。

這就相當於是在考驗那個男子會不會因陰陽臉而不愛上她。

而且,回生之後女子臉上的陰陽麵也將不見,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也算是你們運氣好,我這個將死的老頭子恰好得知畫陣之法。”

“這豈不就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如果是我我也喜歡上那陰陽臉了好不...”

葉昶移目微睇向荀依翠嘟噥道:“老朱還真他孃的是好命啊。

不僅媳婦貌美如花,也不用死了?”

荀依翠其實長相五官並不差,甚至還能說得上上佳,隻不過因為陰陽臉這層遮羞布,才...

也不知為何老朱口味如此清奇。

聽得入耳的荀依翠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這張臉講究如此多。

“當初朱晃初出野豬嶺時,還未化形,我幼年時曾救他性命。”

......

回生麵,一麵一回生,又名之曰陰陽臉,女子長之而男不見,古往今來有輪迴於世,一世隻一次。

——三教九流雜談

有史可載的有八百年前的青城鼻祖曾為即將死去的老友畫陣,想要將他起死回生。

可即便是身為大羅的他又如何能決人生死?

好在青城鼻祖的那位老友之妻便是回生麵。

四百年前,有蒙麵女劍豪,為了一個將死之人扯下麵紗,震驚整個對她心有幻想之人。

而她揭下麵紗後,便揹著那男人上青城求回生麵所需的回生陣圖。

五十年前,有一位魔門高手之子命在旦夕,搜尋天下有陰陽臉者,得之,可畫陣後依舊冇能挽回其子性命...

回生麵,一回一生,向有心人回麵便是一生。

回生麵,可回人命,有心者纔有新生。

人間自是有情癡啊!”

“那便是隻有陰陽臉的女子喜歡的男人...纔可行?”葉昶咂咂嘴問道。

“不,不僅僅是女子要喜歡男子,更重要的是男子也要喜歡陰陽臉的女子。

這就相當於是在考驗那個男子會不會因陰陽臉而不愛上她。

而且,回生之後女子臉上的陰陽麵也將不見,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也算是你們運氣好,我這個將死的老頭子恰好得知畫陣之法。”

“這豈不就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如果是我我也喜歡上那陰陽臉了好不...”

葉昶移目微睇向荀依翠嘟噥道:“老朱還真他孃的是好命啊。

不僅媳婦貌美如花,也不用死了?”

荀依翠其實長相五官並不差,甚至還能說得上上佳,隻不過因為陰陽臉這層遮羞布,才...

也不知為何老朱口味如此清奇。

聽得入耳的荀依翠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這張臉講究如此多。

“當初朱晃初出野豬嶺時,還未化形,我幼年時曾救他性命。”

......

回生麵,一麵一回生,又名之曰陰陽臉,女子長之而男不見,古往今來有輪迴於世,一世隻一次。

——三教九流雜談

有史可載的有八百年前的青城鼻祖曾為即將死去的老友畫陣,想要將他起死回生。

可即便是身為大羅的他又如何能決人生死?

好在青城鼻祖的那位老友之妻便是回生麵。

四百年前,有蒙麵女劍豪,為了一個將死之人扯下麵紗,震驚整個對她心有幻想之人。

而她揭下麵紗後,便揹著那男人上青城求回生麵所需的回生陣圖。

五十年前,有一位魔門高手之子命在旦夕,搜尋天下有陰陽臉者,得之,可畫陣後依舊冇能挽回其子性命...

回生麵,一回一生,向有心人回麵便是一生。

回生麵,可回人命,有心者纔有新生。

人間自是有情癡啊!”

“那便是隻有陰陽臉的女子喜歡的男人...纔可行?”葉昶咂咂嘴問道。

“不,不僅僅是女子要喜歡男子,更重要的是男子也要喜歡陰陽臉的女子。

這就相當於是在考驗那個男子會不會因陰陽臉而不愛上她。

而且,回生之後女子臉上的陰陽麵也將不見,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也算是你們運氣好,我這個將死的老頭子恰好得知畫陣之法。”

“這豈不就是相當於多了一條命?如果是我我也喜歡上那陰陽臉了好不...”

葉昶移目微睇向荀依翠嘟噥道:“老朱還真他孃的是好命啊。

不僅媳婦貌美如花,也不用死了?”

荀依翠其實長相五官並不差,甚至還能說得上上佳,隻不過因為陰陽臉這層遮羞布,才...

也不知為何老朱口味如此清奇。

聽得入耳的荀依翠這才知道原來自己這張臉講究如此多。

“當初朱晃初出野豬嶺時,還未化形,我幼年時曾救他性命。”

......

回生麵,一麵一回生,又名之曰陰陽臉,女子長之而男不見,古往今來有輪迴於世,一世隻一次。

——三教九流雜談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