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八章 說好的一對一呢?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八章 說好的一對一呢?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無雨林走向自西南而至東北,連亙數百裡,中有大小丘陵無數。

因其地形難於行走,以至於人際罕至。

“老道,此處陰氣濕重,五濁不化,必有妖氣。”

葉昶化身一個降妖除魔小道士,裝模做樣掐指道。

老道那把怎麼都不會再返白,不讓葉昶動分毫的灰色浮塵依舊直挺挺地粗魯插在身後麻繩上。

嘿嘿一笑有意無意地玩味瞥了瞥葉昶褡褳,道:

“還真讓你小子蒙對了,我這裡也不對勁,總之,我們小心點還是妥當些。”

裝模作樣的葉昶不再裝,打破那能掐會算的道士姿態。

又賊兮兮地打量一下四周,“還真有?”

說這話的時候,他倒是冇有多少的恐懼,相反,有著三分的興奮。

他雖然碰到了一個妖怪,可那個妖怪毫無半分戲文裡、說人嘴裡那種凶神惡煞。

相反是漂亮的不可方物,連說個殺了你都媚態橫生,這怎麼能讓葉昶生出什麼恐懼之心?

況且他見識過老道那高人不知幾層樓高的身手,還怕區區宵小?

他倒是很想再見識一下老道那降妖伏魔的非常人手段,上次的隻露了幾手,委實不過癮呐!

兩個人初出南歸酒鋪時天氣尚可,可此時雲海卻陡然翻滾起來。

葉昶了天,興奮地對著走在前方的老道大聲嚷道:“老道,快要下雨了。咱不找個地方歇歇腳?避避雨?”

站在丘陵頂的老道朝前望瞭望,等到葉昶走到跟前,他才道:“葉小子,再往前走一段時間有一間廟。”

但也並不能說毫無人煙,不知何時而建的一座破舊廟宇便聳立在無雨林一條道路上。老道走到了鎖心寺前,蜘蛛網密佈灰塵滿落的匾額早已傾斜下來。

隻還有一角孤零零地死死支撐不使它掉落下來。

“鎖心,好名字呐,前朝佛門摒塵大師曾作下《無量心經》有言‘佛證三千,不為鎖心,為無慾無求’。”

老道顯然是個博古通今之輩,各種典故典籍順手拈來,侃侃而談。

可他麵錯了對象,一個抱著二十年必死不如瀟灑而過心態的紈絝子弟葉昶,這些...還真知道的

不多,也聽不懂。

在老道在那唏噓之時他已經一邊嘀咕老道文縐縐,一邊一腳踏進了院子。

準備搜尋今晚的住所了。

老道也現了葉昶急沖沖地去這個寺廟的廂房,眯著半邊眼,揹著手,嘴中哼著輕快的曲兒,轉身離開這個鎖心寺。

“鶯兒飛呀獵狗嘴,哪有打劫得來肥~”

接著一聲殺豬般的救命聲傳來後,老道腳步更是加快了幾分。

正在屋子中廢了老大力氣搜出來一間勉強冇有損壞房子。

可突然從裡麵跳出來一老兩中三道拿刀蒙麪人,葉昶立刻朝著門外吼道:“救命啊,老道!”

其中一個年紀最大的劫匪皺了皺眉,朝著二兒子示意,出房間。

老二站門外環視了一圈後,回到屋中道:“可能那邋遢老道聽到動靜已經跑了。”

葉昶聽到老二說老道不在,心下略懵,腹誹一聲死老道最不靠譜。

便又注意到半圍著自己的三人正在眼中冒著綠光死死盯著自己的胸口?

當即雙手疊在胸前,背靠著牆壁,滿頭黑線,一臉哭喪,嗚嗚咽咽道:

“老...子...老子是個爺們,你們就算得到老子的**,也得不到老子的心...”

父子三人麵麵相覷,老二劫匪麵露凶相:“你說什麼狗屁,快把你身上的金銀全部交出來!”

葉昶聽完才恍然大悟過來,人家的根本不是自己的胸,的是自己肩上的裝滿金銀的褡褳呐。

“早說不就得了。”葉昶嘟囔道。

可說完之後,葉昶依舊將褡褳握在手中,完全冇有交出去的樣子。

似乎,還握的更緊了...?

父子三人葉昶文若如同一位生,老二凶橫地走上前來便要搶奪葉昶手中的財物。

葉昶那可憐楚楚的小模樣和老二凶狠的模樣,老大有些於心不忍。

下一瞬間,老二手剛觸碰到葉昶肩膀上的褡褳時,葉昶猛然間暴起。

左手手指如鉤,抓住老二手臂。右手覆蓋真氣,極為刁鑽地朝著老二腹部拍去。

老二腹部受擊後,噔噔噔連退了幾步才堪堪停了下來。

葉昶輕輕拂過額頭,往身上甩了甩快要從肩部滑下的褡褳,“就憑你們三個狗東西,還想要劫老子?”

葉昶一腳朝前踏出,一手大

拇指劃鼻而過,另一隻手食指朝著三人輕鉤,做足了架勢。

“你們三人誰先上?”

然而,勃然大怒的父子三人,同時拿刀朝著葉昶砍來。

葉昶著三人同時鋪麵攻了過來,往自己上中下三路攻擊的三柄刀以及那年歲較大老頭眼中的殺氣。

葉昶頓時....

慫了。

“他孃的,不講江湖規矩,說好的一對一呢?”

淩厲的三道刀勢從葉昶身邊劃過,雖然躲了過去,可肩膀上的褡褳被那個老二順手抓了過去。

拿到手之後,老二打開一,金銀珠寶票全都有,對著自家老爹和大哥點了點頭。

“這位少爺,我們隻求財,不傷人性命,既然已經到手,那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

那白老爹做人頗有一套章法,將刀翻轉而下,朝著葉昶拱了拱手,便帶著兩個兒子要直接離去。

葉昶見三個人手中都拿著刀,而自己卻空無一物。雖說自己體內有絲微的真氣,可奈何自己招式不如人家啊!

不過葉昶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身上各處夾縫中放置的銀票和一些珠寶。

頗為得意,還好老子有先見之明,就憑你們便想搜刮老子?哼哼...

老二又使勁地晃了晃,可是那門依舊堅挺不啟,朝著老爹對視一眼,老爹皺了皺眉頭。

“怎麼?打不開?我來。”老爹說著,自己將刀遞給老二,親手去掰,可是門依舊紋絲不動。

“難道有鬼?”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眼均道。

“狗屁的的鬼!”

老爹瞪了一眼老大,一咬牙,接過老二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徑直朝著廂門劈下。

PS:晚上還有一章。

“你們三人誰先上?”

然而,勃然大怒的父子三人,同時拿刀朝著葉昶砍來。

葉昶著三人同時鋪麵攻了過來,往自己上中下三路攻擊的三柄刀以及那年歲較大老頭眼中的殺氣。

葉昶頓時....

慫了。

“他孃的,不講江湖規矩,說好的一對一呢?”

淩厲的三道刀勢從葉昶身邊劃過,雖然躲了過去,可肩膀上的褡褳被那個老二順手抓了過去。

拿到手之後,老二打開一,金銀珠寶票全都有,對著自家老爹和大哥點了點頭。

“這位少爺,我們隻求財,不傷人性命,既然已經到手,那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

那白老爹做人頗有一套章法,將刀翻轉而下,朝著葉昶拱了拱手,便帶著兩個兒子要直接離去。

葉昶見三個人手中都拿著刀,而自己卻空無一物。雖說自己體內有絲微的真氣,可奈何自己招式不如人家啊!

不過葉昶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身上各處夾縫中放置的銀票和一些珠寶。

頗為得意,還好老子有先見之明,就憑你們便想搜刮老子?哼哼...

老二又使勁地晃了晃,可是那門依舊堅挺不啟,朝著老爹對視一眼,老爹皺了皺眉頭。

“怎麼?打不開?我來。”老爹說著,自己將刀遞給老二,親手去掰,可是門依舊紋絲不動。

“難道有鬼?”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眼均道。

“狗屁的的鬼!”

老爹瞪了一眼老大,一咬牙,接過老二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徑直朝著廂門劈下。

PS:晚上還有一章。

“你們三人誰先上?”

然而,勃然大怒的父子三人,同時拿刀朝著葉昶砍來。

葉昶著三人同時鋪麵攻了過來,往自己上中下三路攻擊的三柄刀以及那年歲較大老頭眼中的殺氣。

葉昶頓時....

慫了。

“他孃的,不講江湖規矩,說好的一對一呢?”

淩厲的三道刀勢從葉昶身邊劃過,雖然躲了過去,可肩膀上的褡褳被那個老二順手抓了過去。

拿到手之後,老二打開一,金銀珠寶票全都有,對著自家老爹和大哥點了點頭。

“這位少爺,我們隻求財,不傷人性命,既然已經到手,那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

那白老爹做人頗有一套章法,將刀翻轉而下,朝著葉昶拱了拱手,便帶著兩個兒子要直接離去。

葉昶見三個人手中都拿著刀,而自己卻空無一物。雖說自己體內有絲微的真氣,可奈何自己招式不如人家啊!

不過葉昶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身上各處夾縫中放置的銀票和一些珠寶。

頗為得意,還好老子有先見之明,就憑你們便想搜刮老子?哼哼...

老二又使勁地晃了晃,可是那門依舊堅挺不啟,朝著老爹對視一眼,老爹皺了皺眉頭。

“怎麼?打不開?我來。”老爹說著,自己將刀遞給老二,親手去掰,可是門依舊紋絲不動。

“難道有鬼?”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眼均道。

“狗屁的的鬼!”

老爹瞪了一眼老大,一咬牙,接過老二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徑直朝著廂門劈下。

PS:晚上還有一章。

“你們三人誰先上?”

然而,勃然大怒的父子三人,同時拿刀朝著葉昶砍來。

葉昶著三人同時鋪麵攻了過來,往自己上中下三路攻擊的三柄刀以及那年歲較大老頭眼中的殺氣。

葉昶頓時....

慫了。

“他孃的,不講江湖規矩,說好的一對一呢?”

淩厲的三道刀勢從葉昶身邊劃過,雖然躲了過去,可肩膀上的褡褳被那個老二順手抓了過去。

拿到手之後,老二打開一,金銀珠寶票全都有,對著自家老爹和大哥點了點頭。

“這位少爺,我們隻求財,不傷人性命,既然已經到手,那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

那白老爹做人頗有一套章法,將刀翻轉而下,朝著葉昶拱了拱手,便帶著兩個兒子要直接離去。

葉昶見三個人手中都拿著刀,而自己卻空無一物。雖說自己體內有絲微的真氣,可奈何自己招式不如人家啊!

不過葉昶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身上各處夾縫中放置的銀票和一些珠寶。

頗為得意,還好老子有先見之明,就憑你們便想搜刮老子?哼哼...

老二又使勁地晃了晃,可是那門依舊堅挺不啟,朝著老爹對視一眼,老爹皺了皺眉頭。

“怎麼?打不開?我來。”老爹說著,自己將刀遞給老二,親手去掰,可是門依舊紋絲不動。

“難道有鬼?”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眼均道。

“狗屁的的鬼!”

老爹瞪了一眼老大,一咬牙,接過老二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徑直朝著廂門劈下。

PS:晚上還有一章。

“你們三人誰先上?”

然而,勃然大怒的父子三人,同時拿刀朝著葉昶砍來。

葉昶著三人同時鋪麵攻了過來,往自己上中下三路攻擊的三柄刀以及那年歲較大老頭眼中的殺氣。

葉昶頓時....

慫了。

“他孃的,不講江湖規矩,說好的一對一呢?”

淩厲的三道刀勢從葉昶身邊劃過,雖然躲了過去,可肩膀上的褡褳被那個老二順手抓了過去。

拿到手之後,老二打開一,金銀珠寶票全都有,對著自家老爹和大哥點了點頭。

“這位少爺,我們隻求財,不傷人性命,既然已經到手,那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

那白老爹做人頗有一套章法,將刀翻轉而下,朝著葉昶拱了拱手,便帶著兩個兒子要直接離去。

葉昶見三個人手中都拿著刀,而自己卻空無一物。雖說自己體內有絲微的真氣,可奈何自己招式不如人家啊!

不過葉昶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身上各處夾縫中放置的銀票和一些珠寶。

頗為得意,還好老子有先見之明,就憑你們便想搜刮老子?哼哼...

老二又使勁地晃了晃,可是那門依舊堅挺不啟,朝著老爹對視一眼,老爹皺了皺眉頭。

“怎麼?打不開?我來。”老爹說著,自己將刀遞給老二,親手去掰,可是門依舊紋絲不動。

“難道有鬼?”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眼均道。

“狗屁的的鬼!”

老爹瞪了一眼老大,一咬牙,接過老二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徑直朝著廂門劈下。

PS:晚上還有一章。

“你們三人誰先上?”

然而,勃然大怒的父子三人,同時拿刀朝著葉昶砍來。

葉昶著三人同時鋪麵攻了過來,往自己上中下三路攻擊的三柄刀以及那年歲較大老頭眼中的殺氣。

葉昶頓時....

慫了。

“他孃的,不講江湖規矩,說好的一對一呢?”

淩厲的三道刀勢從葉昶身邊劃過,雖然躲了過去,可肩膀上的褡褳被那個老二順手抓了過去。

拿到手之後,老二打開一,金銀珠寶票全都有,對著自家老爹和大哥點了點頭。

“這位少爺,我們隻求財,不傷人性命,既然已經到手,那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

那白老爹做人頗有一套章法,將刀翻轉而下,朝著葉昶拱了拱手,便帶著兩個兒子要直接離去。

葉昶見三個人手中都拿著刀,而自己卻空無一物。雖說自己體內有絲微的真氣,可奈何自己招式不如人家啊!

不過葉昶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身上各處夾縫中放置的銀票和一些珠寶。

頗為得意,還好老子有先見之明,就憑你們便想搜刮老子?哼哼...

老二又使勁地晃了晃,可是那門依舊堅挺不啟,朝著老爹對視一眼,老爹皺了皺眉頭。

“怎麼?打不開?我來。”老爹說著,自己將刀遞給老二,親手去掰,可是門依舊紋絲不動。

“難道有鬼?”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眼均道。

“狗屁的的鬼!”

老爹瞪了一眼老大,一咬牙,接過老二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徑直朝著廂門劈下。

PS:晚上還有一章。

“你們三人誰先上?”

然而,勃然大怒的父子三人,同時拿刀朝著葉昶砍來。

葉昶著三人同時鋪麵攻了過來,往自己上中下三路攻擊的三柄刀以及那年歲較大老頭眼中的殺氣。

葉昶頓時....

慫了。

“他孃的,不講江湖規矩,說好的一對一呢?”

淩厲的三道刀勢從葉昶身邊劃過,雖然躲了過去,可肩膀上的褡褳被那個老二順手抓了過去。

拿到手之後,老二打開一,金銀珠寶票全都有,對著自家老爹和大哥點了點頭。

“這位少爺,我們隻求財,不傷人性命,既然已經到手,那我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告辭了!”

那白老爹做人頗有一套章法,將刀翻轉而下,朝著葉昶拱了拱手,便帶著兩個兒子要直接離去。

葉昶見三個人手中都拿著刀,而自己卻空無一物。雖說自己體內有絲微的真氣,可奈何自己招式不如人家啊!

不過葉昶有意無意地摸了摸身上各處夾縫中放置的銀票和一些珠寶。

頗為得意,還好老子有先見之明,就憑你們便想搜刮老子?哼哼...

老二又使勁地晃了晃,可是那門依舊堅挺不啟,朝著老爹對視一眼,老爹皺了皺眉頭。

“怎麼?打不開?我來。”老爹說著,自己將刀遞給老二,親手去掰,可是門依舊紋絲不動。

“難道有鬼?”老大和老二對視一眼均道。

“狗屁的的鬼!”

老爹瞪了一眼老大,一咬牙,接過老二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徑直朝著廂門劈下。

PS:晚上還有一章。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