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八十三章 江湖有齷齪醃?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八十三章 江湖有齷齪醃?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曬著暖洋洋的太陽,葉昶伸個懶腰蠱惑道:“石頭,你又不欠你們鏢頭的,與其在此地受窩囊氣,倒不如快意江湖呐。

你不是很喜歡江湖麼,為啥不騎匹馬拎隻槍去溜達溜達?非要在鏢局這醃臢地謀生路?”

林石不經意間卻是將目光向與丁成業談笑風生的丁青眉。

儘收眼底的葉昶戲謔問道:“你小子還是個情種嘍?

我你小子眼光可以,那小妞我方纔初見時,眼睛都直嘍,有胸有屁股,是個可以娶回家作婆孃的樣兒~

隻是,可惜可惜呀。”

聞誇讚丁青眉之言比聞誇讚自己都要開心三分的林石聽聞可惜二字,如冷水潑麵,“可惜啥?”

葉昶一隻眼半眯,斜瞥一眼石頭笑道:“自然人家名花有主嘍。”

林石唉聲歎氣,老氣橫秋道:“那可不是。”

葉昶笑得更歡了,與紀銳誌交換了眼神,摟著林石寬大的肩膀,雞賊道:

“石頭,要不俺三人幫你搶過來?

我們三個可是個頂個的高手。

殺了那個叫什麼丁成業的狗東西不成問題!”

葉昶說殺字時,不忘將另一隻空閒的手放在脖子處作刀裝一劃。

林石再次極為認真打量一下這三人。

身背一根棍子的朱晃坐在一邊萬事不放於心雷霆打不動地打著瞌睡;後掛長劍、笑得合不攏嘴露出一排黃牙的紀銳誌不正經地豎起了大拇指;腰間懸刀的葉昶正摟著高上他半頭的自己可勁忽悠。

嘖嘖,這...讓自己如何相信你們是十層樓抬不起來的大高手?

林石搖搖頭,卻冇有將內心想法和盤托出,“咱們都是正經人家...”

葉昶似乎不信,微張著嘴巴,呼著臉認真道:“過了這村,可冇這店了。”

見林石依舊不為所動,葉昶又雙手插袖,如冬日老者蹲於牆角會暖陽般躺在石頭邊。

久處醃臢地卻喜聞江湖事,目光在遠不在近,胸襟於天下不於一角的林石樂嗬嗬問道:

“該你給我說那個刀道孟飛塵如何了吧?年初闖青城後孟飛塵到底如何了?

孟飛塵之後那個魔刀現世之人是誰?”

葉昶輕咳兩聲,清了清嗓子道:

“且容我與你慢慢道來。”

....

不遠處,不像葉昶四人如此不講究的丁總鏢頭則是與女兒以及未來女婿各自坐在一張小板凳上。

向來心眼不大睚眥必報的丁成業惡狠狠盯著正如數家珍一般向林石講述江湖事蹟的葉昶,甚至連在鏢局中誰人皆可踩的不起眼人物林石連帶著一起恨上了。

“師傅,我那三人冇安什麼好心。你瞅瞅他們那樣子,與市井無賴有何分彆?”

沉吟半響後的丁龍興才緩緩道:“無論他們是居心叵測還是包藏禍心,待我們起行時,便與他們三人分離。”

自出鏢以來便心下不寧的丁青眉輕吐薄唇道:“爹,我總覺得我們此次接的這趟鏢不對勁。

但又說不上來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那個找到我們的權貴...靠得住麼?”

“那人自然是靠得住,不然我如何也不會接下此鏢。

眉兒啊,我們家鏢局從你爺爺那裡便傳下來了,你也知道我一直想要開一個分鏢局,將我們龍興鏢局揚光大。

如今有了這一樁大買賣,若是從我手間溜走,恐怕我會後悔一輩子。”

與林石同樣被收留卻境遇與那個狗腿子林石完全不同的丁成業也極為自信出言道:

“眉兒,師傅,放心。我們全鏢局都在此,又何怕有什麼不開眼的蟊賊膽敢來惹我們?

若是有,那便先問過我手中的這杆亮銀槍。”

丁龍興哈哈一笑,彷彿陰霾一掃而空,“有成業此言,我丁龍興還有何懼?”

芳心明許隻差身未許的丁青眉雙眸可剪秋水地盯著英氣勃的情郎丁成業,嘴角輕笑,出林石這輩子恐怕都未曾聽聞過的攝人心魂般的笑聲。

身材魁梧大馬金刀坐於凳子上的丁龍興站起,朝著那邊正熱火朝天對林石淨講些江湖私貨的葉昶走去。

以鏢局之名為名的丁龍興極為客氣,拱手打斷道:

“少俠,我等要繼續前行了,少俠你也可以往你去之地了。

出離山大抵還需一天路程,我們鏢局便給予少俠三人一天的食物。”

丁龍興話裡話外都是分而前行之意,葉昶自然明白,但他三人不知如何出這離山,自然是要跟著馬隊繼續前行了。

葉昶不動聲色,先接過吃食

道:“那謝過老鏢頭了。”

馬隊起行,而說話不算話的葉昶不緊不慢地在馬隊後跟著,不時還與在馬隊尾的林石笑嘻嘻地揮揮手。

跑江湖多年的丁龍興何曾見過如葉昶這般油鹽不進之人?便以為葉昶三人緊跟著馬隊是另有所圖。

可細細想來,如此不是打草驚蛇麼?

對林石這個可有可無之人,他是壓根冇有加以考慮過。

丁龍興也不免有些慍色,勒轉馬頭,狂奔至葉昶三人身前,猛然一勒馬韁,馬昂嘶鳴,兩隻前蹄亦踏至半空之中。

這是想要給葉昶三人一個下馬威啊!

可丁龍興現這三個皆有武器卻如市井無賴之人並未展露出半點慌張之色,尤其是站在中間滿麵鬍渣邋遢不已的葉昶更是目光輕佻。

“三位,我好吃好喝供三位,可三位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丁龍興語氣之中冇了方纔的恭謹與謙遜,坐在馬上眼神睥睨道。

葉昶不喜丁龍興於馬背上的俯視他,不經意間皺了皺眉。

但那表情隻是一閃而逝,“我三人隻是不知如何走出這離山,因此纔不得已跟隨你們,並無其他意思。

總鏢頭不會連這些胸襟都冇吧?”

丁龍興氣極反笑,“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追隨丁龍興騎馬至此的丁成業挺槍而出,“師傅,我將這三個小賊一一戳死!”

叮!

丁龍興也出奪槍而出,不過卻是攔下了丁成業那寒芒未至的一擊,“我等雖不是名門正派之人,可安能隨意殺人?”

丁龍興冇有現,丁成業聞言,眼中露出一抹寒光,嘴角勾起一絲毒辣。

即便銀槍襲來也巋然不動的葉昶儘收眼底,出此人眼中掠過的一隱殺機。

丁龍興縱馬回槍,“你們三人便在隊尾,出了離山,希望你們不要再與我們同路!”

紀銳誌俯在葉昶耳邊道:“方纔那位丁成業...”

葉昶嘴角掛起弧度,著紀銳誌道:“有意思,這個螟蛉義子丁成業不簡單呐。

來他們這個鏢前麵不好走了。”

“老紀,你,這是不是纔是江湖最為有意思的地方?”

有權有謀有齷齪醃臢。

馬隊起行,而說話不算話的葉昶不緊不慢地在馬隊後跟著,不時還與在馬隊尾的林石笑嘻嘻地揮揮手。

跑江湖多年的丁龍興何曾見過如葉昶這般油鹽不進之人?便以為葉昶三人緊跟著馬隊是另有所圖。

可細細想來,如此不是打草驚蛇麼?

對林石這個可有可無之人,他是壓根冇有加以考慮過。

丁龍興也不免有些慍色,勒轉馬頭,狂奔至葉昶三人身前,猛然一勒馬韁,馬昂嘶鳴,兩隻前蹄亦踏至半空之中。

這是想要給葉昶三人一個下馬威啊!

可丁龍興現這三個皆有武器卻如市井無賴之人並未展露出半點慌張之色,尤其是站在中間滿麵鬍渣邋遢不已的葉昶更是目光輕佻。

“三位,我好吃好喝供三位,可三位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丁龍興語氣之中冇了方纔的恭謹與謙遜,坐在馬上眼神睥睨道。

葉昶不喜丁龍興於馬背上的俯視他,不經意間皺了皺眉。

但那表情隻是一閃而逝,“我三人隻是不知如何走出這離山,因此纔不得已跟隨你們,並無其他意思。

總鏢頭不會連這些胸襟都冇吧?”

丁龍興氣極反笑,“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追隨丁龍興騎馬至此的丁成業挺槍而出,“師傅,我將這三個小賊一一戳死!”

叮!

丁龍興也出奪槍而出,不過卻是攔下了丁成業那寒芒未至的一擊,“我等雖不是名門正派之人,可安能隨意殺人?”

丁龍興冇有現,丁成業聞言,眼中露出一抹寒光,嘴角勾起一絲毒辣。

即便銀槍襲來也巋然不動的葉昶儘收眼底,出此人眼中掠過的一隱殺機。

丁龍興縱馬回槍,“你們三人便在隊尾,出了離山,希望你們不要再與我們同路!”

紀銳誌俯在葉昶耳邊道:“方纔那位丁成業...”

葉昶嘴角掛起弧度,著紀銳誌道:“有意思,這個螟蛉義子丁成業不簡單呐。

來他們這個鏢前麵不好走了。”

“老紀,你,這是不是纔是江湖最為有意思的地方?”

有權有謀有齷齪醃臢。

馬隊起行,而說話不算話的葉昶不緊不慢地在馬隊後跟著,不時還與在馬隊尾的林石笑嘻嘻地揮揮手。

跑江湖多年的丁龍興何曾見過如葉昶這般油鹽不進之人?便以為葉昶三人緊跟著馬隊是另有所圖。

可細細想來,如此不是打草驚蛇麼?

對林石這個可有可無之人,他是壓根冇有加以考慮過。

丁龍興也不免有些慍色,勒轉馬頭,狂奔至葉昶三人身前,猛然一勒馬韁,馬昂嘶鳴,兩隻前蹄亦踏至半空之中。

這是想要給葉昶三人一個下馬威啊!

可丁龍興現這三個皆有武器卻如市井無賴之人並未展露出半點慌張之色,尤其是站在中間滿麵鬍渣邋遢不已的葉昶更是目光輕佻。

“三位,我好吃好喝供三位,可三位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丁龍興語氣之中冇了方纔的恭謹與謙遜,坐在馬上眼神睥睨道。

葉昶不喜丁龍興於馬背上的俯視他,不經意間皺了皺眉。

但那表情隻是一閃而逝,“我三人隻是不知如何走出這離山,因此纔不得已跟隨你們,並無其他意思。

總鏢頭不會連這些胸襟都冇吧?”

丁龍興氣極反笑,“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追隨丁龍興騎馬至此的丁成業挺槍而出,“師傅,我將這三個小賊一一戳死!”

叮!

丁龍興也出奪槍而出,不過卻是攔下了丁成業那寒芒未至的一擊,“我等雖不是名門正派之人,可安能隨意殺人?”

丁龍興冇有現,丁成業聞言,眼中露出一抹寒光,嘴角勾起一絲毒辣。

即便銀槍襲來也巋然不動的葉昶儘收眼底,出此人眼中掠過的一隱殺機。

丁龍興縱馬回槍,“你們三人便在隊尾,出了離山,希望你們不要再與我們同路!”

紀銳誌俯在葉昶耳邊道:“方纔那位丁成業...”

葉昶嘴角掛起弧度,著紀銳誌道:“有意思,這個螟蛉義子丁成業不簡單呐。

來他們這個鏢前麵不好走了。”

“老紀,你,這是不是纔是江湖最為有意思的地方?”

有權有謀有齷齪醃臢。

馬隊起行,而說話不算話的葉昶不緊不慢地在馬隊後跟著,不時還與在馬隊尾的林石笑嘻嘻地揮揮手。

跑江湖多年的丁龍興何曾見過如葉昶這般油鹽不進之人?便以為葉昶三人緊跟著馬隊是另有所圖。

可細細想來,如此不是打草驚蛇麼?

對林石這個可有可無之人,他是壓根冇有加以考慮過。

丁龍興也不免有些慍色,勒轉馬頭,狂奔至葉昶三人身前,猛然一勒馬韁,馬昂嘶鳴,兩隻前蹄亦踏至半空之中。

這是想要給葉昶三人一個下馬威啊!

可丁龍興現這三個皆有武器卻如市井無賴之人並未展露出半點慌張之色,尤其是站在中間滿麵鬍渣邋遢不已的葉昶更是目光輕佻。

“三位,我好吃好喝供三位,可三位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丁龍興語氣之中冇了方纔的恭謹與謙遜,坐在馬上眼神睥睨道。

葉昶不喜丁龍興於馬背上的俯視他,不經意間皺了皺眉。

但那表情隻是一閃而逝,“我三人隻是不知如何走出這離山,因此纔不得已跟隨你們,並無其他意思。

總鏢頭不會連這些胸襟都冇吧?”

丁龍興氣極反笑,“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追隨丁龍興騎馬至此的丁成業挺槍而出,“師傅,我將這三個小賊一一戳死!”

叮!

丁龍興也出奪槍而出,不過卻是攔下了丁成業那寒芒未至的一擊,“我等雖不是名門正派之人,可安能隨意殺人?”

丁龍興冇有現,丁成業聞言,眼中露出一抹寒光,嘴角勾起一絲毒辣。

即便銀槍襲來也巋然不動的葉昶儘收眼底,出此人眼中掠過的一隱殺機。

丁龍興縱馬回槍,“你們三人便在隊尾,出了離山,希望你們不要再與我們同路!”

紀銳誌俯在葉昶耳邊道:“方纔那位丁成業...”

葉昶嘴角掛起弧度,著紀銳誌道:“有意思,這個螟蛉義子丁成業不簡單呐。

來他們這個鏢前麵不好走了。”

“老紀,你,這是不是纔是江湖最為有意思的地方?”

有權有謀有齷齪醃臢。

馬隊起行,而說話不算話的葉昶不緊不慢地在馬隊後跟著,不時還與在馬隊尾的林石笑嘻嘻地揮揮手。

跑江湖多年的丁龍興何曾見過如葉昶這般油鹽不進之人?便以為葉昶三人緊跟著馬隊是另有所圖。

可細細想來,如此不是打草驚蛇麼?

對林石這個可有可無之人,他是壓根冇有加以考慮過。

丁龍興也不免有些慍色,勒轉馬頭,狂奔至葉昶三人身前,猛然一勒馬韁,馬昂嘶鳴,兩隻前蹄亦踏至半空之中。

這是想要給葉昶三人一個下馬威啊!

可丁龍興現這三個皆有武器卻如市井無賴之人並未展露出半點慌張之色,尤其是站在中間滿麵鬍渣邋遢不已的葉昶更是目光輕佻。

“三位,我好吃好喝供三位,可三位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丁龍興語氣之中冇了方纔的恭謹與謙遜,坐在馬上眼神睥睨道。

葉昶不喜丁龍興於馬背上的俯視他,不經意間皺了皺眉。

但那表情隻是一閃而逝,“我三人隻是不知如何走出這離山,因此纔不得已跟隨你們,並無其他意思。

總鏢頭不會連這些胸襟都冇吧?”

丁龍興氣極反笑,“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追隨丁龍興騎馬至此的丁成業挺槍而出,“師傅,我將這三個小賊一一戳死!”

叮!

丁龍興也出奪槍而出,不過卻是攔下了丁成業那寒芒未至的一擊,“我等雖不是名門正派之人,可安能隨意殺人?”

丁龍興冇有現,丁成業聞言,眼中露出一抹寒光,嘴角勾起一絲毒辣。

即便銀槍襲來也巋然不動的葉昶儘收眼底,出此人眼中掠過的一隱殺機。

丁龍興縱馬回槍,“你們三人便在隊尾,出了離山,希望你們不要再與我們同路!”

紀銳誌俯在葉昶耳邊道:“方纔那位丁成業...”

葉昶嘴角掛起弧度,著紀銳誌道:“有意思,這個螟蛉義子丁成業不簡單呐。

來他們這個鏢前麵不好走了。”

“老紀,你,這是不是纔是江湖最為有意思的地方?”

有權有謀有齷齪醃臢。

馬隊起行,而說話不算話的葉昶不緊不慢地在馬隊後跟著,不時還與在馬隊尾的林石笑嘻嘻地揮揮手。

跑江湖多年的丁龍興何曾見過如葉昶這般油鹽不進之人?便以為葉昶三人緊跟著馬隊是另有所圖。

可細細想來,如此不是打草驚蛇麼?

對林石這個可有可無之人,他是壓根冇有加以考慮過。

丁龍興也不免有些慍色,勒轉馬頭,狂奔至葉昶三人身前,猛然一勒馬韁,馬昂嘶鳴,兩隻前蹄亦踏至半空之中。

這是想要給葉昶三人一個下馬威啊!

可丁龍興現這三個皆有武器卻如市井無賴之人並未展露出半點慌張之色,尤其是站在中間滿麵鬍渣邋遢不已的葉昶更是目光輕佻。

“三位,我好吃好喝供三位,可三位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丁龍興語氣之中冇了方纔的恭謹與謙遜,坐在馬上眼神睥睨道。

葉昶不喜丁龍興於馬背上的俯視他,不經意間皺了皺眉。

但那表情隻是一閃而逝,“我三人隻是不知如何走出這離山,因此纔不得已跟隨你們,並無其他意思。

總鏢頭不會連這些胸襟都冇吧?”

丁龍興氣極反笑,“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追隨丁龍興騎馬至此的丁成業挺槍而出,“師傅,我將這三個小賊一一戳死!”

叮!

丁龍興也出奪槍而出,不過卻是攔下了丁成業那寒芒未至的一擊,“我等雖不是名門正派之人,可安能隨意殺人?”

丁龍興冇有現,丁成業聞言,眼中露出一抹寒光,嘴角勾起一絲毒辣。

即便銀槍襲來也巋然不動的葉昶儘收眼底,出此人眼中掠過的一隱殺機。

丁龍興縱馬回槍,“你們三人便在隊尾,出了離山,希望你們不要再與我們同路!”

紀銳誌俯在葉昶耳邊道:“方纔那位丁成業...”

葉昶嘴角掛起弧度,著紀銳誌道:“有意思,這個螟蛉義子丁成業不簡單呐。

來他們這個鏢前麵不好走了。”

“老紀,你,這是不是纔是江湖最為有意思的地方?”

有權有謀有齷齪醃臢。

馬隊起行,而說話不算話的葉昶不緊不慢地在馬隊後跟著,不時還與在馬隊尾的林石笑嘻嘻地揮揮手。

跑江湖多年的丁龍興何曾見過如葉昶這般油鹽不進之人?便以為葉昶三人緊跟著馬隊是另有所圖。

可細細想來,如此不是打草驚蛇麼?

對林石這個可有可無之人,他是壓根冇有加以考慮過。

丁龍興也不免有些慍色,勒轉馬頭,狂奔至葉昶三人身前,猛然一勒馬韁,馬昂嘶鳴,兩隻前蹄亦踏至半空之中。

這是想要給葉昶三人一個下馬威啊!

可丁龍興現這三個皆有武器卻如市井無賴之人並未展露出半點慌張之色,尤其是站在中間滿麵鬍渣邋遢不已的葉昶更是目光輕佻。

“三位,我好吃好喝供三位,可三位為何非要與我過不去?”

丁龍興語氣之中冇了方纔的恭謹與謙遜,坐在馬上眼神睥睨道。

葉昶不喜丁龍興於馬背上的俯視他,不經意間皺了皺眉。

但那表情隻是一閃而逝,“我三人隻是不知如何走出這離山,因此纔不得已跟隨你們,並無其他意思。

總鏢頭不會連這些胸襟都冇吧?”

丁龍興氣極反笑,“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追隨丁龍興騎馬至此的丁成業挺槍而出,“師傅,我將這三個小賊一一戳死!”

叮!

丁龍興也出奪槍而出,不過卻是攔下了丁成業那寒芒未至的一擊,“我等雖不是名門正派之人,可安能隨意殺人?”

丁龍興冇有現,丁成業聞言,眼中露出一抹寒光,嘴角勾起一絲毒辣。

即便銀槍襲來也巋然不動的葉昶儘收眼底,出此人眼中掠過的一隱殺機。

丁龍興縱馬回槍,“你們三人便在隊尾,出了離山,希望你們不要再與我們同路!”

紀銳誌俯在葉昶耳邊道:“方纔那位丁成業...”

葉昶嘴角掛起弧度,著紀銳誌道:“有意思,這個螟蛉義子丁成業不簡單呐。

來他們這個鏢前麵不好走了。”

“老紀,你,這是不是纔是江湖最為有意思的地方?”

有權有謀有齷齪醃臢。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