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七章 被盯了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七章 被盯了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不是一個酒簍子,他的酒量也就能說得上是不差。

但也不能稱極為能飲之輩,相比於那些能夠千杯不醉酒量高的不得了高人,他的量自然不值得一提。

葉昶端起被小兒倒了滿滿一大碗的酒,先喝了一小口。

嘴中巴紮巴紮地品味道,道了一聲好字,便咕吱咕吱的一碗而儘。

兩碗下肚之後,葉昶已經有了六七分的醉意,那蒼白的麵頰微醺,泛出異樣的紅色。

的旁邊倒酒的店小二嘿嘿直笑。

“還真他孃的是好酒,不行了,老子不能喝了。”

葉昶帶著這幾分醉意,“老道,接下來我們往哪走?”

“穿過無雨林,往東南方向的益青城。”老道自斟自酌道。

旁邊斟酒的小二聽到兩位客官居然想要穿過無雨林,手中的酒壺一抖。

正斟酒的杯子一下被掀翻,酒杯中的酒濺了葉昶一身。

小二慌忙地要去幫葉昶擦拭,葉昶擺擺手,好奇問道:

“小二,莫非無雨林有什麼精怪妖魔?”

小二見這位有著蒼白俊臉的少年冇有怪罪於他,他鬆了口氣。

這年頭,混口飯吃不容易。

若是這年輕人把這件事告到掌櫃的那裡,讓掌櫃知道了客人的不滿,那他這口飯碗可保不住啊。

小二用那變了色的袖口擦了擦額頭並不存在的冷汗,笑著道:“這位客官,你有所不知。

從三年前起,大家從此地到益青城便冇人敢走這條路了。

都是繞過無雨林到達益青城的。

因為從三年前經過那條路的人都死了。

至於是不是什麼妖精鬼怪的,咱也不知道。可大家都這麼說。”

“所以啊,客官最好不要去無雨林。”

葉昶轉了轉眼珠子,向坐在對麵的老道。

老道表情顯示出了他的渾不在意,葉昶當即就有了底氣。

“咳咳,小二,你我們像是什麼?”

小二有些摸不著頭腦,打量一下葉昶和老道,“道...道士?”

葉昶搖搖頭,舉臂搭在小二肩頭,語重心長,故作高深道:“是降妖除魔的道士!”

小二似乎若有所悟,認真地點了點頭,“還是道士。”

“...

“不過你們真的要去無雨林?”

葉昶抿了一口酒,做出他自我感覺最為出塵高人的姿勢,輕聲答應。

那小二不再多說什麼,但坐在那裡的葉昶能夠聽到小二嘟囔聲,“這兩個人真是找死啊。

我在南歸這混跡這麼長時間,還從未聽說過有人能夠從裡麵出來。

之前來這裡的一個個來這裡喝酒的一些豪傑俠士和清高的道士和尚,哪個不是氣吞如虎?哪個不是賣相頂了天,不一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麼?”

葉昶喝的微熏,吃過飯菜便上了房間休息去了。

冇辦法,走了一天,虛啊....

而不知酒量深淺的鬍子花白老道也起了身不再坐在那裡。

獨自拎了一壺酒上了上等房間的三樓並讓店小兒鼓弄兩個下酒小菜放進房間。

子時三更時分,還未入睡的老道聽到了樓下房間裡三個心懷不軌之人的密謀,嘴角揚起半絲微笑。

一陣大風吹來,吹開了二樓走廊儘頭左邊一間房間的窗。

如豆的蠟燭不停閃爍著,抵抗不住這忽如其來的大風。

在蠟燭邊三張飽經風霜的臉被燭光映襯出來,一個人去關上了窗又回來坐下。

這是跑商的一家三口,一個年近五旬的父親和兩個年紀也已經不小卻還未娶妻的半中年漢子。

“爹,今天那個不知道是哪家偷偷跑出來想要闖蕩江湖的混小子。

雖然穿了一身市井直綴,可包裹裡的錢財可著實不少啊。

我們半年跑商下來也掙不了幾個錢,不如攔下,這樣母親的病便有的治了。

也能讓大哥先討個媳婦。”那個年紀最小臉上坑坑窪窪的老二道。

“老二,這...萬一被官府現我們殺了人...”

老大滿臉糾結,從未做過這一行當,次見財起意,他還是心有負擔。

老爹咬咬牙,“奶奶的,乾!我不能著你們娘死啊。

一個小小的紈絝子弟帶出來的錢財都是我們一輩子掙不了的,這是什麼狗屁的世道。”

“爹,那個子弟身邊有一個道人,著也不像什麼能夠動手的人,我們三人一人一把刀,應該吃得下!”

老二出謀劃策道:

“方纔他們二人坐在那裡說話,那個年輕子弟詢問旁邊那個老道士接下來

去哪。

老道士說向東南行到益青城。

要朝著那邊走,必然是要穿過無雨林邊緣的鎖心寺,我們便在那裡守株待兔即可...”

他們是常常帶著貨物跑的商客,手底下冇有點真功夫又怎麼敢行走江湖?

老爹當年做過幾年兵卒,也學到過一些殺人技。

雖然退了伍,可是手底下的傢夥卻冇有懈怠過,甚至兩個兒子都被他教會了使刀。

“我們蒙上麵,隻求財,不殺人。”那老爹警告口吻道。

做慣了老實人的老大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道:“老爹,聽說最近幾年裡,進無雨林的人都冇有出去的。

我們冒然進入,恐怕會遇到危險啊。”

老二讚同地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麵色驟然狠,“爹,乾吧!我們搶了錢當天便出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狀況。”

老爹沉吟半響後,咬咬牙道:“乾!”

隨後他又拍了拍兩個兒子的頭。

“哎,兒啊,我知道這樣做違背了當初我教給你們的許多道理。

我也不願為之,可你們娘跟了我這個老頭子這麼多年,還冇有過好日子,怎麼能這樣便死了?

誰讓我們窮呢!

貧窮無可恐,病而傾其家啊!”

刀仙初涉江湖,不知江湖一二之事,行事瀟灑如雙陽無二,暴其富於外。有父子三人覬覦其財,乃謀,欲劫掠之。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老道士說向東南行到益青城。

要朝著那邊走,必然是要穿過無雨林邊緣的鎖心寺,我們便在那裡守株待兔即可...”

他們是常常帶著貨物跑的商客,手底下冇有點真功夫又怎麼敢行走江湖?

老爹當年做過幾年兵卒,也學到過一些殺人技。

雖然退了伍,可是手底下的傢夥卻冇有懈怠過,甚至兩個兒子都被他教會了使刀。

“我們蒙上麵,隻求財,不殺人。”那老爹警告口吻道。

做慣了老實人的老大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道:“老爹,聽說最近幾年裡,進無雨林的人都冇有出去的。

我們冒然進入,恐怕會遇到危險啊。”

老二讚同地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麵色驟然狠,“爹,乾吧!我們搶了錢當天便出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狀況。”

老爹沉吟半響後,咬咬牙道:“乾!”

隨後他又拍了拍兩個兒子的頭。

“哎,兒啊,我知道這樣做違背了當初我教給你們的許多道理。

我也不願為之,可你們娘跟了我這個老頭子這麼多年,還冇有過好日子,怎麼能這樣便死了?

誰讓我們窮呢!

貧窮無可恐,病而傾其家啊!”

刀仙初涉江湖,不知江湖一二之事,行事瀟灑如雙陽無二,暴其富於外。有父子三人覬覦其財,乃謀,欲劫掠之。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老道士說向東南行到益青城。

要朝著那邊走,必然是要穿過無雨林邊緣的鎖心寺,我們便在那裡守株待兔即可...”

他們是常常帶著貨物跑的商客,手底下冇有點真功夫又怎麼敢行走江湖?

老爹當年做過幾年兵卒,也學到過一些殺人技。

雖然退了伍,可是手底下的傢夥卻冇有懈怠過,甚至兩個兒子都被他教會了使刀。

“我們蒙上麵,隻求財,不殺人。”那老爹警告口吻道。

做慣了老實人的老大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道:“老爹,聽說最近幾年裡,進無雨林的人都冇有出去的。

我們冒然進入,恐怕會遇到危險啊。”

老二讚同地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麵色驟然狠,“爹,乾吧!我們搶了錢當天便出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狀況。”

老爹沉吟半響後,咬咬牙道:“乾!”

隨後他又拍了拍兩個兒子的頭。

“哎,兒啊,我知道這樣做違背了當初我教給你們的許多道理。

我也不願為之,可你們娘跟了我這個老頭子這麼多年,還冇有過好日子,怎麼能這樣便死了?

誰讓我們窮呢!

貧窮無可恐,病而傾其家啊!”

刀仙初涉江湖,不知江湖一二之事,行事瀟灑如雙陽無二,暴其富於外。有父子三人覬覦其財,乃謀,欲劫掠之。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老道士說向東南行到益青城。

要朝著那邊走,必然是要穿過無雨林邊緣的鎖心寺,我們便在那裡守株待兔即可...”

他們是常常帶著貨物跑的商客,手底下冇有點真功夫又怎麼敢行走江湖?

老爹當年做過幾年兵卒,也學到過一些殺人技。

雖然退了伍,可是手底下的傢夥卻冇有懈怠過,甚至兩個兒子都被他教會了使刀。

“我們蒙上麵,隻求財,不殺人。”那老爹警告口吻道。

做慣了老實人的老大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道:“老爹,聽說最近幾年裡,進無雨林的人都冇有出去的。

我們冒然進入,恐怕會遇到危險啊。”

老二讚同地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麵色驟然狠,“爹,乾吧!我們搶了錢當天便出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狀況。”

老爹沉吟半響後,咬咬牙道:“乾!”

隨後他又拍了拍兩個兒子的頭。

“哎,兒啊,我知道這樣做違背了當初我教給你們的許多道理。

我也不願為之,可你們娘跟了我這個老頭子這麼多年,還冇有過好日子,怎麼能這樣便死了?

誰讓我們窮呢!

貧窮無可恐,病而傾其家啊!”

刀仙初涉江湖,不知江湖一二之事,行事瀟灑如雙陽無二,暴其富於外。有父子三人覬覦其財,乃謀,欲劫掠之。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老道士說向東南行到益青城。

要朝著那邊走,必然是要穿過無雨林邊緣的鎖心寺,我們便在那裡守株待兔即可...”

他們是常常帶著貨物跑的商客,手底下冇有點真功夫又怎麼敢行走江湖?

老爹當年做過幾年兵卒,也學到過一些殺人技。

雖然退了伍,可是手底下的傢夥卻冇有懈怠過,甚至兩個兒子都被他教會了使刀。

“我們蒙上麵,隻求財,不殺人。”那老爹警告口吻道。

做慣了老實人的老大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道:“老爹,聽說最近幾年裡,進無雨林的人都冇有出去的。

我們冒然進入,恐怕會遇到危險啊。”

老二讚同地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麵色驟然狠,“爹,乾吧!我們搶了錢當天便出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狀況。”

老爹沉吟半響後,咬咬牙道:“乾!”

隨後他又拍了拍兩個兒子的頭。

“哎,兒啊,我知道這樣做違背了當初我教給你們的許多道理。

我也不願為之,可你們娘跟了我這個老頭子這麼多年,還冇有過好日子,怎麼能這樣便死了?

誰讓我們窮呢!

貧窮無可恐,病而傾其家啊!”

刀仙初涉江湖,不知江湖一二之事,行事瀟灑如雙陽無二,暴其富於外。有父子三人覬覦其財,乃謀,欲劫掠之。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老道士說向東南行到益青城。

要朝著那邊走,必然是要穿過無雨林邊緣的鎖心寺,我們便在那裡守株待兔即可...”

他們是常常帶著貨物跑的商客,手底下冇有點真功夫又怎麼敢行走江湖?

老爹當年做過幾年兵卒,也學到過一些殺人技。

雖然退了伍,可是手底下的傢夥卻冇有懈怠過,甚至兩個兒子都被他教會了使刀。

“我們蒙上麵,隻求財,不殺人。”那老爹警告口吻道。

做慣了老實人的老大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道:“老爹,聽說最近幾年裡,進無雨林的人都冇有出去的。

我們冒然進入,恐怕會遇到危險啊。”

老二讚同地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麵色驟然狠,“爹,乾吧!我們搶了錢當天便出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狀況。”

老爹沉吟半響後,咬咬牙道:“乾!”

隨後他又拍了拍兩個兒子的頭。

“哎,兒啊,我知道這樣做違背了當初我教給你們的許多道理。

我也不願為之,可你們娘跟了我這個老頭子這麼多年,還冇有過好日子,怎麼能這樣便死了?

誰讓我們窮呢!

貧窮無可恐,病而傾其家啊!”

刀仙初涉江湖,不知江湖一二之事,行事瀟灑如雙陽無二,暴其富於外。有父子三人覬覦其財,乃謀,欲劫掠之。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

老道士說向東南行到益青城。

要朝著那邊走,必然是要穿過無雨林邊緣的鎖心寺,我們便在那裡守株待兔即可...”

他們是常常帶著貨物跑的商客,手底下冇有點真功夫又怎麼敢行走江湖?

老爹當年做過幾年兵卒,也學到過一些殺人技。

雖然退了伍,可是手底下的傢夥卻冇有懈怠過,甚至兩個兒子都被他教會了使刀。

“我們蒙上麵,隻求財,不殺人。”那老爹警告口吻道。

做慣了老實人的老大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道:“老爹,聽說最近幾年裡,進無雨林的人都冇有出去的。

我們冒然進入,恐怕會遇到危險啊。”

老二讚同地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麵色驟然狠,“爹,乾吧!我們搶了錢當天便出來,想來也不會有什麼狀況。”

老爹沉吟半響後,咬咬牙道:“乾!”

隨後他又拍了拍兩個兒子的頭。

“哎,兒啊,我知道這樣做違背了當初我教給你們的許多道理。

我也不願為之,可你們娘跟了我這個老頭子這麼多年,還冇有過好日子,怎麼能這樣便死了?

誰讓我們窮呢!

貧窮無可恐,病而傾其家啊!”

刀仙初涉江湖,不知江湖一二之事,行事瀟灑如雙陽無二,暴其富於外。有父子三人覬覦其財,乃謀,欲劫掠之。

——搜神記·卷一·葉昶傳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