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七十六章 兒子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七十六章 兒子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兩座站圈之內,境界相同、武器相同的孫溪與那位齊頭淩厲又瀟灑的對劍以劍眉的孫溪照影自來略勝一籌。

一為致虛巔峰一為玄牝巔峰的紀銳誌與朱晃二人對上十幾人卻不落下風,戰況並不焦灼,呈現一麵打壓之勢。

半響後,被打得吐出一口血箭而敗下陣的齊姓頭領輕聲一咳,“孫溪,我們主子可是當今太子殿下,你以為你能夠救下我們太子盯了這麼多年的人?”

撂下一句狠話,他帶著還未死的手下離開了這裡。

在柯文石眼中吊兒郎當毫無大俠風範卻不惹人厭的葉昶打了個哈哈,滿不在意道:“走了,救了人,也算付了我們菜錢。

咱們該去吃我們的野菜了。”

柯文石毫不嫌棄地一把拽住葉昶那沾滿油漬的袖口笑道:“英雄,救下我家三人性命,如何能讓你輕易離去?

莫非是不上我柯某?

若是讓天下人知曉我柯文石就值幾斤野菜,可還不笑掉大牙?

請四位進寒舍一敘,莫要推辭。”

紀銳誌聽到柯文石自報家門,臉色一變,“莫非你是當年京城那個柯文石?”

柯文石似自嘲般一笑,“你若是說當年那個狼狽逃出京城的柯文石,恐怕正是在下了。”

二十餘年前那場京城巫蠱之禍可是震驚整個天下,隻不過當時葉昶孫溪他們年紀較小,並不知曉此事。

但對於年已六七旬的老油條紀銳誌來說,雖說當今聖皇下了再論此事者斬的詔,可轟動全帝國的大事件又何曾忘記?

葉昶疑惑地向紀銳誌,想要他說出個所以然來。

“二十年前京城生一件天下矚目的大事,有人告丞相之子巫蠱詛咒聖皇,並與公主通姦。

聖皇命寵臣江白徹查巫蠱大案,隨後查到了當時做了二十餘年的正宮太子身上,而且有人證物證。

江白說是太子當久了太子,想要帝死而繼之。

太子知曉此事後甚為恐懼,起兵誅殺江白,卻被聖皇鎮壓。

兵敗後皇後與太子相繼自殺。

這就是著名的巫蠱之禍。

而當年那位太子在朝堂上的支援者是以一文一武為,文便是這位被當時

丞相不知是稱讚還是惋惜稱作‘以正合不以奇勝’的柯文石。

當然我,我隻是一個江湖人,對這些廟堂之算也隻是道聽途說,具體如何,我也並不知曉。

不過據說當年那位太子有仁義之風,頗得民心。”

葉昶對這些帝國大事件還真未曾聽聞,一個抱著活不過二十的紈絝,吃喝玩樂便已足夠,哪有如此多的講究?有時間去參悟這些道道?

柯文石聽言,微微一笑道:“今日不說這些什麼廟堂江湖之事,既然各位救了在下與妻女,自然隻講吃喝。”

“媳婦,你去準備些酒菜。”

方纔威風凜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氣勢的柯夫人在丈夫麵前卻溫婉似江南小娘。

隨意一瞥之下的葉昶不知什麼稱女無數的典故,隻是單到柯夫人那盈手可握的腰肢,也不由得心中驚歎道:這娘們全身斤兩俱在上下弧啊!

葉昶也不知道,當年柯夫人被名滿京城的柳三變出言調戲後,可是硬生生拿著竹籃裡剛好買來的一把菜刀追了他五條街啊!

可葉昶這眼神卻偏偏落在轉身向孫溪的柯綠韻眼中,柯綠韻咬著虎牙嬌聲一嗬,“登徒子,再把你雙眼挖出來!”

柯文石聽到,不惱也不怒。

還記得當初與太子共為好友的那一‘武’,那個似正人君子實則十足小人的傢夥,常常拿自家媳婦調侃自己來著。

柯文石不知道為何,初次見到葉昶這小子恍惚間有幾分見老友的久彆重逢之感。

柯綠韻纏著滿臉高冷不識人間煙火更不識女人煙火的孫溪,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恐怕就差羞答答說上一句:

英雄救了小女子,小女子無以為報,隻好以身相許。

葉昶摸了摸自己臉蛋,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些許懷疑,莫非自己這張小白臉不吃香了?

柯文石並不出手攔下自家閨女的胡攪蠻纏,他知道自家閨女樣貌仿他,可那性格卻隨她娘。

不厭其煩的孫溪皺著眉頭道:“葉小子,我們不如回去吃野菜好些。”

正想著飽餐一頓的朱晃不樂意了,急聲道:“孫溪,咋滴,你若是想吃你便回去吧,彆拉上俺。”

柯文石卻注意到了葉昶的姓,“你姓葉?”

葉昶一樂,戲謔地故作

道:“正兒八經的十口葉,老柯啊,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我不是我老爹的親兒子?”

“你爹是葉文翦?”

葉昶輕咦一聲,“你怎麼知道?”

柯文石大喜,“方纔那人說太子爺有一文一武,文是我,武便是你爹啊!”

“咱還有這身世?冇聽我老爹說過啊...

就說嘛,我那老爹著就有一股王霸之氣,怎麼著也不是普通人啊,原來是個將軍啊。

我好像以前聽他喝醉了酒後在我麵前吹起過。

怎麼樣,我老爹以前很厲害?”

“...”

“既然是老爹故人,那我就叫你一聲柯叔?

柯叔啊,你我最近手頭有些緊,能不能借點錢花花?”

“...”

“這樣柯叔,實在不行你先借給我,等你啥時間去雙陽找我老爹要,連本帶利給你雙倍...不,十倍!”

“...”

“你怎麼不說話,柯叔?”葉昶臉色一變又道:“莫非我真不是我老爹親生兒子?

怪不得我小時候老爹常常說我是撿來的!”

半天不吭聲的柯文石幾十年來的養氣功夫瞬間破功,“你還真他孃的是葉家的種!”

拿著菜刀急匆匆從廚房中趕出來的柯夫人有當年追殺柳三變一夫當關的氣魄,站在門前問道:“老柯,你瞎吼什麼?什麼老葉家的種?”

柯文石指著葉昶說道:“這小子是葉文翦那老匹夫的兒子。”

咣噹一聲,勤儉持家的柯夫人用了幾十年的老菜刀掉在地上。

貌不驚人胸驚人的柯夫人來到葉昶麵前,捧起葉昶那張‘俏臉’道:“公主的兒子?讓我。”

著著柯夫人竟掉下眼淚,一把將腦子還未轉過來的葉昶摟在懷裡,“你母親死得早,苦了孩子你了...”

......

柯文石,文道之基,儒家之石。性中正,連中三元而名響於世,丞相見之而曾歎曰:人常言以正合,以奇勝,汝以正合卻不以奇勝,隻以正勝,能以正勝者,煌煌正也。

——古今廣記·卷一百二十三·文錄二

“你爹是葉文翦?”

葉昶輕咦一聲,“你怎麼知道?”

柯文石大喜,“方纔那人說太子爺有一文一武,文是我,武便是你爹啊!”

“咱還有這身世?冇聽我老爹說過啊...

就說嘛,我那老爹著就有一股王霸之氣,怎麼著也不是普通人啊,原來是個將軍啊。

我好像以前聽他喝醉了酒後在我麵前吹起過。

怎麼樣,我老爹以前很厲害?”

“...”

“既然是老爹故人,那我就叫你一聲柯叔?

柯叔啊,你我最近手頭有些緊,能不能借點錢花花?”

“...”

“這樣柯叔,實在不行你先借給我,等你啥時間去雙陽找我老爹要,連本帶利給你雙倍...不,十倍!”

“...”

“你怎麼不說話,柯叔?”葉昶臉色一變又道:“莫非我真不是我老爹親生兒子?

怪不得我小時候老爹常常說我是撿來的!”

半天不吭聲的柯文石幾十年來的養氣功夫瞬間破功,“你還真他孃的是葉家的種!”

拿著菜刀急匆匆從廚房中趕出來的柯夫人有當年追殺柳三變一夫當關的氣魄,站在門前問道:“老柯,你瞎吼什麼?什麼老葉家的種?”

柯文石指著葉昶說道:“這小子是葉文翦那老匹夫的兒子。”

咣噹一聲,勤儉持家的柯夫人用了幾十年的老菜刀掉在地上。

貌不驚人胸驚人的柯夫人來到葉昶麵前,捧起葉昶那張‘俏臉’道:“公主的兒子?讓我。”

著著柯夫人竟掉下眼淚,一把將腦子還未轉過來的葉昶摟在懷裡,“你母親死得早,苦了孩子你了...”

......

柯文石,文道之基,儒家之石。性中正,連中三元而名響於世,丞相見之而曾歎曰:人常言以正合,以奇勝,汝以正合卻不以奇勝,隻以正勝,能以正勝者,煌煌正也。

——古今廣記·卷一百二十三·文錄二

“你爹是葉文翦?”

葉昶輕咦一聲,“你怎麼知道?”

柯文石大喜,“方纔那人說太子爺有一文一武,文是我,武便是你爹啊!”

“咱還有這身世?冇聽我老爹說過啊...

就說嘛,我那老爹著就有一股王霸之氣,怎麼著也不是普通人啊,原來是個將軍啊。

我好像以前聽他喝醉了酒後在我麵前吹起過。

怎麼樣,我老爹以前很厲害?”

“...”

“既然是老爹故人,那我就叫你一聲柯叔?

柯叔啊,你我最近手頭有些緊,能不能借點錢花花?”

“...”

“這樣柯叔,實在不行你先借給我,等你啥時間去雙陽找我老爹要,連本帶利給你雙倍...不,十倍!”

“...”

“你怎麼不說話,柯叔?”葉昶臉色一變又道:“莫非我真不是我老爹親生兒子?

怪不得我小時候老爹常常說我是撿來的!”

半天不吭聲的柯文石幾十年來的養氣功夫瞬間破功,“你還真他孃的是葉家的種!”

拿著菜刀急匆匆從廚房中趕出來的柯夫人有當年追殺柳三變一夫當關的氣魄,站在門前問道:“老柯,你瞎吼什麼?什麼老葉家的種?”

柯文石指著葉昶說道:“這小子是葉文翦那老匹夫的兒子。”

咣噹一聲,勤儉持家的柯夫人用了幾十年的老菜刀掉在地上。

貌不驚人胸驚人的柯夫人來到葉昶麵前,捧起葉昶那張‘俏臉’道:“公主的兒子?讓我。”

著著柯夫人竟掉下眼淚,一把將腦子還未轉過來的葉昶摟在懷裡,“你母親死得早,苦了孩子你了...”

......

柯文石,文道之基,儒家之石。性中正,連中三元而名響於世,丞相見之而曾歎曰:人常言以正合,以奇勝,汝以正合卻不以奇勝,隻以正勝,能以正勝者,煌煌正也。

——古今廣記·卷一百二十三·文錄二

“你爹是葉文翦?”

葉昶輕咦一聲,“你怎麼知道?”

柯文石大喜,“方纔那人說太子爺有一文一武,文是我,武便是你爹啊!”

“咱還有這身世?冇聽我老爹說過啊...

就說嘛,我那老爹著就有一股王霸之氣,怎麼著也不是普通人啊,原來是個將軍啊。

我好像以前聽他喝醉了酒後在我麵前吹起過。

怎麼樣,我老爹以前很厲害?”

“...”

“既然是老爹故人,那我就叫你一聲柯叔?

柯叔啊,你我最近手頭有些緊,能不能借點錢花花?”

“...”

“這樣柯叔,實在不行你先借給我,等你啥時間去雙陽找我老爹要,連本帶利給你雙倍...不,十倍!”

“...”

“你怎麼不說話,柯叔?”葉昶臉色一變又道:“莫非我真不是我老爹親生兒子?

怪不得我小時候老爹常常說我是撿來的!”

半天不吭聲的柯文石幾十年來的養氣功夫瞬間破功,“你還真他孃的是葉家的種!”

拿著菜刀急匆匆從廚房中趕出來的柯夫人有當年追殺柳三變一夫當關的氣魄,站在門前問道:“老柯,你瞎吼什麼?什麼老葉家的種?”

柯文石指著葉昶說道:“這小子是葉文翦那老匹夫的兒子。”

咣噹一聲,勤儉持家的柯夫人用了幾十年的老菜刀掉在地上。

貌不驚人胸驚人的柯夫人來到葉昶麵前,捧起葉昶那張‘俏臉’道:“公主的兒子?讓我。”

著著柯夫人竟掉下眼淚,一把將腦子還未轉過來的葉昶摟在懷裡,“你母親死得早,苦了孩子你了...”

......

柯文石,文道之基,儒家之石。性中正,連中三元而名響於世,丞相見之而曾歎曰:人常言以正合,以奇勝,汝以正合卻不以奇勝,隻以正勝,能以正勝者,煌煌正也。

——古今廣記·卷一百二十三·文錄二

“你爹是葉文翦?”

葉昶輕咦一聲,“你怎麼知道?”

柯文石大喜,“方纔那人說太子爺有一文一武,文是我,武便是你爹啊!”

“咱還有這身世?冇聽我老爹說過啊...

就說嘛,我那老爹著就有一股王霸之氣,怎麼著也不是普通人啊,原來是個將軍啊。

我好像以前聽他喝醉了酒後在我麵前吹起過。

怎麼樣,我老爹以前很厲害?”

“...”

“既然是老爹故人,那我就叫你一聲柯叔?

柯叔啊,你我最近手頭有些緊,能不能借點錢花花?”

“...”

“這樣柯叔,實在不行你先借給我,等你啥時間去雙陽找我老爹要,連本帶利給你雙倍...不,十倍!”

“...”

“你怎麼不說話,柯叔?”葉昶臉色一變又道:“莫非我真不是我老爹親生兒子?

怪不得我小時候老爹常常說我是撿來的!”

半天不吭聲的柯文石幾十年來的養氣功夫瞬間破功,“你還真他孃的是葉家的種!”

拿著菜刀急匆匆從廚房中趕出來的柯夫人有當年追殺柳三變一夫當關的氣魄,站在門前問道:“老柯,你瞎吼什麼?什麼老葉家的種?”

柯文石指著葉昶說道:“這小子是葉文翦那老匹夫的兒子。”

咣噹一聲,勤儉持家的柯夫人用了幾十年的老菜刀掉在地上。

貌不驚人胸驚人的柯夫人來到葉昶麵前,捧起葉昶那張‘俏臉’道:“公主的兒子?讓我。”

著著柯夫人竟掉下眼淚,一把將腦子還未轉過來的葉昶摟在懷裡,“你母親死得早,苦了孩子你了...”

......

柯文石,文道之基,儒家之石。性中正,連中三元而名響於世,丞相見之而曾歎曰:人常言以正合,以奇勝,汝以正合卻不以奇勝,隻以正勝,能以正勝者,煌煌正也。

——古今廣記·卷一百二十三·文錄二

“你爹是葉文翦?”

葉昶輕咦一聲,“你怎麼知道?”

柯文石大喜,“方纔那人說太子爺有一文一武,文是我,武便是你爹啊!”

“咱還有這身世?冇聽我老爹說過啊...

就說嘛,我那老爹著就有一股王霸之氣,怎麼著也不是普通人啊,原來是個將軍啊。

我好像以前聽他喝醉了酒後在我麵前吹起過。

怎麼樣,我老爹以前很厲害?”

“...”

“既然是老爹故人,那我就叫你一聲柯叔?

柯叔啊,你我最近手頭有些緊,能不能借點錢花花?”

“...”

“這樣柯叔,實在不行你先借給我,等你啥時間去雙陽找我老爹要,連本帶利給你雙倍...不,十倍!”

“...”

“你怎麼不說話,柯叔?”葉昶臉色一變又道:“莫非我真不是我老爹親生兒子?

怪不得我小時候老爹常常說我是撿來的!”

半天不吭聲的柯文石幾十年來的養氣功夫瞬間破功,“你還真他孃的是葉家的種!”

拿著菜刀急匆匆從廚房中趕出來的柯夫人有當年追殺柳三變一夫當關的氣魄,站在門前問道:“老柯,你瞎吼什麼?什麼老葉家的種?”

柯文石指著葉昶說道:“這小子是葉文翦那老匹夫的兒子。”

咣噹一聲,勤儉持家的柯夫人用了幾十年的老菜刀掉在地上。

貌不驚人胸驚人的柯夫人來到葉昶麵前,捧起葉昶那張‘俏臉’道:“公主的兒子?讓我。”

著著柯夫人竟掉下眼淚,一把將腦子還未轉過來的葉昶摟在懷裡,“你母親死得早,苦了孩子你了...”

......

柯文石,文道之基,儒家之石。性中正,連中三元而名響於世,丞相見之而曾歎曰:人常言以正合,以奇勝,汝以正合卻不以奇勝,隻以正勝,能以正勝者,煌煌正也。

——古今廣記·卷一百二十三·文錄二

“你爹是葉文翦?”

葉昶輕咦一聲,“你怎麼知道?”

柯文石大喜,“方纔那人說太子爺有一文一武,文是我,武便是你爹啊!”

“咱還有這身世?冇聽我老爹說過啊...

就說嘛,我那老爹著就有一股王霸之氣,怎麼著也不是普通人啊,原來是個將軍啊。

我好像以前聽他喝醉了酒後在我麵前吹起過。

怎麼樣,我老爹以前很厲害?”

“...”

“既然是老爹故人,那我就叫你一聲柯叔?

柯叔啊,你我最近手頭有些緊,能不能借點錢花花?”

“...”

“這樣柯叔,實在不行你先借給我,等你啥時間去雙陽找我老爹要,連本帶利給你雙倍...不,十倍!”

“...”

“你怎麼不說話,柯叔?”葉昶臉色一變又道:“莫非我真不是我老爹親生兒子?

怪不得我小時候老爹常常說我是撿來的!”

半天不吭聲的柯文石幾十年來的養氣功夫瞬間破功,“你還真他孃的是葉家的種!”

拿著菜刀急匆匆從廚房中趕出來的柯夫人有當年追殺柳三變一夫當關的氣魄,站在門前問道:“老柯,你瞎吼什麼?什麼老葉家的種?”

柯文石指著葉昶說道:“這小子是葉文翦那老匹夫的兒子。”

咣噹一聲,勤儉持家的柯夫人用了幾十年的老菜刀掉在地上。

貌不驚人胸驚人的柯夫人來到葉昶麵前,捧起葉昶那張‘俏臉’道:“公主的兒子?讓我。”

著著柯夫人竟掉下眼淚,一把將腦子還未轉過來的葉昶摟在懷裡,“你母親死得早,苦了孩子你了...”

......

柯文石,文道之基,儒家之石。性中正,連中三元而名響於世,丞相見之而曾歎曰:人常言以正合,以奇勝,汝以正合卻不以奇勝,隻以正勝,能以正勝者,煌煌正也。

——古今廣記·卷一百二十三·文錄二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