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七十四章 柯與孫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七十四章 柯與孫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聲清脆如銀鈴,一聽便是個小娘聲音,可落在做賊心虛的孫溪耳中,原本的天籟卻如魔鬼夜吼。

孫溪本能地扭頭,卻見那女子身穿如滿地鋪就綠毯一般的翠裙,腳踏一雙淺綠繡鞋,有幾分小家碧玉模樣。

但柳眉映下陡峭鳳眸,朱唇微啟展現皓齒,圓潤細膩的鵝蛋臉凶巴巴對著他,又有幾分俏皮模樣。

孫溪聽到這姑娘聲音,一瞬間竟漲紅了臉。

吞吞吐吐半天才說出囫圇話來,“我...我不是賊。”

孫溪不知道,他這副表情落在了趴在不遠處圍牆邊上葉昶三人眼中,三人一個個笑得前仰後貼,成了他姓孫的一輩子的‘汙點’。

那小娘到燥到不能自言的孫溪,原本抓賊的意味蕩然無存,噗嗤一笑,又故作嚴肅貌,咋呼道:

“不是賊,為什麼蹲在我家籬笆前?即便不是賊也不是什麼良善之人。”

孫溪一時啞口無言,“我...我...”

磕磕巴巴又說了幾個我,硬是半天冇有接上話。

那姑娘咧嘴笑到捧腹大笑,極不協調地仰臂輕拍幾下孫溪肩膀,嘻嘻一笑道:

“你不像壞人,算啦算啦,本小姐今個心情好,就不給你計較了。”

孫溪朝著那小娘施了一禮,輕吐一口氣道:“謝姑娘。”

那小娘眨了眨一雙妍麗明眸問道:

“你為什麼手中拿了一把劍?是混江湖的麼?

我聽爹爹說混江湖可不是什麼好念頭,不是一些富家膏腴子弟的話,混江湖常常吃了上頓冇下頓。

真的是這樣嗎?”

緩過神的孫溪終於冇了紅杏出了牆又被捉在了床的羞惱,“這位姑娘,我可以離開了嗎?”

小娘見孫溪答非所問,鳳目一豎道:“不可以!”

打小到大在青城後山修行,隻有寥寥幾次出山遊曆經驗的孫溪何曾與小娘有這般接觸?

即便是有也是那些女子滿臉愛慕著如劍仙一般不解風情的孫溪,即便是有一些膽大的女子搖旗呐喊,紅著臉說句什麼孫溪我喜歡你,孫溪也冷眼相待。

抱劍的孫溪一手劍鞘一手青鴻劍柄,拔出三寸,淩厲的鋒芒如一座大山一堵高牆。

但他小娘見到

孫溪如此,更是瞪大銅鈴一般的大眼,惡狠狠道:“怎麼,你要殺了我?

老孃我放了你,你還要恩將仇報?”

孫溪呆若木雞,立在當場。

往前二十幾年,孫溪眼中的女人隻分為可用劍之人與不可用劍之人,哪有會想到劍不可解決的女人?

遠處有觀戰之心,卻無插足之意的葉昶雖聽不到二人低語,可見到那小娘笑吟吟並無惡意,而孫溪竟拔劍相向,一拍額頭,這人是有多直才乾出這等蠢事?

還是這位小師叔真將自己當做一個殺人不眨眼壞到骨子裡的惡人了?

那小娘咄咄逼人,掐著腰挺著胸朝前走了一步,年紀輕輕卻潑婦氣兒十足。

與之對視的孫溪很快敗下陣來,狼狽地落荒而逃。

氣勢洶洶得饒人處不饒人的那個嫁了人有三分潑婦潛質的小娘見到逃竄的孫溪那般模樣,又兀然笑。

不時回頭注意的孫溪見小娘並未追來反而笑,頓時摸不著頭腦。

女人呐,女人。

又摩挲了幾下懷中的劍,還是劍好琢磨些...

圍牆後的葉昶見孫溪朝著這邊奔來,正要轉身而逃時,卻現那樣貌還算端正的小娘並未追來,這才鬆了口氣。

四人見身後是一間荒廢已久的院子,索性便原地起爐,以石做鍋,將薺菜放進石鍋裡水煮。

以幾人的境界實力,在附近找來一塊石頭,用刀劍劃出一個鍋形難道還會有問題?

“這玩意適合蒸,至於煮麼,我還是頭一次,但對我們小乞丐來說,咋還能挑挑摘摘?

餓不死就不錯了。”

葉昶身無分文不假,可卻有個裝鹽的罐子放在褡褳裡。

單身在外,如何不做全套不是?吃啥他都離不開鹽啊!

第一鍋出爐,四人如狼似虎一般分食,片刻間便吃得一乾二淨。

四個盜竊賊偷了不少的菜,方纔捆菜而逃時,朱晃這隻豬妖連他孃的嘴都用上了。

第二鍋還未下鍋,因為葉昶明白,若是自己這邊慌慌張張地下鍋,恐怕那邊菜已見底。

早已與孟老道搶出豐富經驗的泥腿子葉昶,如何會敗在這幾位正兒八經出身的混蛋?

站起身的葉昶正要放菜入鍋,便瞥到方纔那處房屋多出了十幾條身著錦衣的漢子,將小娘

家團團圍住。

來著不善呐。

葉昶回過頭朝著孫溪似是譏諷道:“老孫,方纔那個將你鬨個大紅臉的姑娘好像出了什麼事,我有幾個身穿綢緞的人將那個小娘打在地上。

嘖嘖,真是不知道一點憐香惜玉啊。

單憑這一點,便不如你孫大劍仙了。”

孫溪站起身子,透過圍牆果真見到方纔那個小家碧玉實則刁蠻的小娘果真是被為那一人打倒在地,小娘身後許是其父親的俊朗男子身穿儒衫,將那名為柯綠韻的小娘扶起。

路見不平一拔劍的孫溪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們拿了人家又吃了人家的,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雙指相合抹在劍柄之上,青城的青峰千裡陡然澎湃,將青鴻一瞥不可見又恍惚之間尤可聞的青鴻淩厲刺去。

而他自己也是掠直半空中,一踩足以遮擋視線的那堵並不高的矮牆,身體如炮彈一般射出。

人隨劍後。

葉昶嘟噥著嘴道:“你老孫是饞人家菜葉子?恐怕是饞人家身子!

呸,男人!”

話雖如此,可孫溪畢竟是自己師叔,那邊人手也不少,實力不明,不能讓自家人吃虧不是?

那邊,非富即貴的那名頭子神色冷漠對樣貌俊朗,年輕必定也是一位美男子的中年儒衫道:

“柯文石,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即便是不願與我們走,你不怕死,可也要為你女兒與屋中的娘子著想啊。

若是你在等那位屢次救你們一家三口的孟生的話,不如趁早放棄。

他自身都難保,又如何保得住你們?”

柯文石聽此話,臉上並無半分異樣,神態極為平靜道:“我跟你們走,不過放了我妻女如何?”

身著華服的頭子冷冷一笑,“柯文石,當年你好歹也是號稱算無遺策,你覺得我們會放了你妻女麼?

他們若不在我們手中,你如何肯為我們主子儘忠儘力?”

打小便跟隨母親學武藝的柯綠韻嬌聲嗬斥道:“想要抓我爹爹?先過了我這一關!”

始終不曾露麵的柯文石之妻從屋內走出,身材豐腴,雙手叉腰,宛如潑婦一般河東獅子吼道:

“閨女住手!

老柯,既然那位主子不放過我們,我們跟著他走一趟便是,大不了

我們一家三口死一塊!”

“娘!”

“媳婦!”

“還是柯夫人識相。”

但在柯夫人到了那位領頭人麵前時,一雙英目一淩,雙手五指成鉤偷襲向轉身欲走的領頭人後頸。

隻不過玄牝的柯夫人如何能在覆命境介麵前賣弄?

那領頭猛然轉身,速度極快地一腳踹在了柯夫人腹部,將柯夫人踢倒在地,之後又手握青鋒縱身一躍,倒提寶劍刺向柯夫人一臂。

柯夫人身前多出一個影子,是綠裙柯綠韻。

正在劍刺至閉眼的柯綠韻小腹時,一柄不知何處而來的青芒閃過,煌煌之威打偏領頭劍向。

隨青芒而至的是一身青衣。

孫溪一把拉住柯綠韻手腕,護在身後。

柯綠韻被抓,睜開眼睛,便到衣袂飄飄似幻似真的夢中人,霎那間小胸口宛如鹿撞。

齊姓的領頭落身於地,微眯的雙眼盯著禦青劍的青衣,“青鴻?孫溪?”

半身擠進朝堂的齊頭自然是認得這位青城劍胚,江湖雖說在某種程度上遊離於廟堂之外,可又如何會分家?

當今聖皇陛下案牘上並不乏一位位名震江湖的惡人豪俠。

“孫溪,你身為青城世外之人,又何必管我等朝堂之事?”

可回答齊頭這句話的是孫溪手中青芒大漲的三尺青鋒。

青白相對,使的同樣是當今修行占據半邊天的劍。

......

柯綠韻,文道柯文石之女,性潑辣,有乃母之風,後遇劍眉孫溪,狂追之。

——群女誌·第十五

“娘!”

“媳婦!”

“還是柯夫人識相。”

但在柯夫人到了那位領頭人麵前時,一雙英目一淩,雙手五指成鉤偷襲向轉身欲走的領頭人後頸。

隻不過玄牝的柯夫人如何能在覆命境介麵前賣弄?

那領頭猛然轉身,速度極快地一腳踹在了柯夫人腹部,將柯夫人踢倒在地,之後又手握青鋒縱身一躍,倒提寶劍刺向柯夫人一臂。

柯夫人身前多出一個影子,是綠裙柯綠韻。

正在劍刺至閉眼的柯綠韻小腹時,一柄不知何處而來的青芒閃過,煌煌之威打偏領頭劍向。

隨青芒而至的是一身青衣。

孫溪一把拉住柯綠韻手腕,護在身後。

柯綠韻被抓,睜開眼睛,便到衣袂飄飄似幻似真的夢中人,霎那間小胸口宛如鹿撞。

齊姓的領頭落身於地,微眯的雙眼盯著禦青劍的青衣,“青鴻?孫溪?”

半身擠進朝堂的齊頭自然是認得這位青城劍胚,江湖雖說在某種程度上遊離於廟堂之外,可又如何會分家?

當今聖皇陛下案牘上並不乏一位位名震江湖的惡人豪俠。

“孫溪,你身為青城世外之人,又何必管我等朝堂之事?”

可回答齊頭這句話的是孫溪手中青芒大漲的三尺青鋒。

青白相對,使的同樣是當今修行占據半邊天的劍。

......

柯綠韻,文道柯文石之女,性潑辣,有乃母之風,後遇劍眉孫溪,狂追之。

——群女誌·第十五

“娘!”

“媳婦!”

“還是柯夫人識相。”

但在柯夫人到了那位領頭人麵前時,一雙英目一淩,雙手五指成鉤偷襲向轉身欲走的領頭人後頸。

隻不過玄牝的柯夫人如何能在覆命境介麵前賣弄?

那領頭猛然轉身,速度極快地一腳踹在了柯夫人腹部,將柯夫人踢倒在地,之後又手握青鋒縱身一躍,倒提寶劍刺向柯夫人一臂。

柯夫人身前多出一個影子,是綠裙柯綠韻。

正在劍刺至閉眼的柯綠韻小腹時,一柄不知何處而來的青芒閃過,煌煌之威打偏領頭劍向。

隨青芒而至的是一身青衣。

孫溪一把拉住柯綠韻手腕,護在身後。

柯綠韻被抓,睜開眼睛,便到衣袂飄飄似幻似真的夢中人,霎那間小胸口宛如鹿撞。

齊姓的領頭落身於地,微眯的雙眼盯著禦青劍的青衣,“青鴻?孫溪?”

半身擠進朝堂的齊頭自然是認得這位青城劍胚,江湖雖說在某種程度上遊離於廟堂之外,可又如何會分家?

當今聖皇陛下案牘上並不乏一位位名震江湖的惡人豪俠。

“孫溪,你身為青城世外之人,又何必管我等朝堂之事?”

可回答齊頭這句話的是孫溪手中青芒大漲的三尺青鋒。

青白相對,使的同樣是當今修行占據半邊天的劍。

......

柯綠韻,文道柯文石之女,性潑辣,有乃母之風,後遇劍眉孫溪,狂追之。

——群女誌·第十五

“娘!”

“媳婦!”

“還是柯夫人識相。”

但在柯夫人到了那位領頭人麵前時,一雙英目一淩,雙手五指成鉤偷襲向轉身欲走的領頭人後頸。

隻不過玄牝的柯夫人如何能在覆命境介麵前賣弄?

那領頭猛然轉身,速度極快地一腳踹在了柯夫人腹部,將柯夫人踢倒在地,之後又手握青鋒縱身一躍,倒提寶劍刺向柯夫人一臂。

柯夫人身前多出一個影子,是綠裙柯綠韻。

正在劍刺至閉眼的柯綠韻小腹時,一柄不知何處而來的青芒閃過,煌煌之威打偏領頭劍向。

隨青芒而至的是一身青衣。

孫溪一把拉住柯綠韻手腕,護在身後。

柯綠韻被抓,睜開眼睛,便到衣袂飄飄似幻似真的夢中人,霎那間小胸口宛如鹿撞。

齊姓的領頭落身於地,微眯的雙眼盯著禦青劍的青衣,“青鴻?孫溪?”

半身擠進朝堂的齊頭自然是認得這位青城劍胚,江湖雖說在某種程度上遊離於廟堂之外,可又如何會分家?

當今聖皇陛下案牘上並不乏一位位名震江湖的惡人豪俠。

“孫溪,你身為青城世外之人,又何必管我等朝堂之事?”

可回答齊頭這句話的是孫溪手中青芒大漲的三尺青鋒。

青白相對,使的同樣是當今修行占據半邊天的劍。

......

柯綠韻,文道柯文石之女,性潑辣,有乃母之風,後遇劍眉孫溪,狂追之。

——群女誌·第十五

“娘!”

“媳婦!”

“還是柯夫人識相。”

但在柯夫人到了那位領頭人麵前時,一雙英目一淩,雙手五指成鉤偷襲向轉身欲走的領頭人後頸。

隻不過玄牝的柯夫人如何能在覆命境介麵前賣弄?

那領頭猛然轉身,速度極快地一腳踹在了柯夫人腹部,將柯夫人踢倒在地,之後又手握青鋒縱身一躍,倒提寶劍刺向柯夫人一臂。

柯夫人身前多出一個影子,是綠裙柯綠韻。

正在劍刺至閉眼的柯綠韻小腹時,一柄不知何處而來的青芒閃過,煌煌之威打偏領頭劍向。

隨青芒而至的是一身青衣。

孫溪一把拉住柯綠韻手腕,護在身後。

柯綠韻被抓,睜開眼睛,便到衣袂飄飄似幻似真的夢中人,霎那間小胸口宛如鹿撞。

齊姓的領頭落身於地,微眯的雙眼盯著禦青劍的青衣,“青鴻?孫溪?”

半身擠進朝堂的齊頭自然是認得這位青城劍胚,江湖雖說在某種程度上遊離於廟堂之外,可又如何會分家?

當今聖皇陛下案牘上並不乏一位位名震江湖的惡人豪俠。

“孫溪,你身為青城世外之人,又何必管我等朝堂之事?”

可回答齊頭這句話的是孫溪手中青芒大漲的三尺青鋒。

青白相對,使的同樣是當今修行占據半邊天的劍。

......

柯綠韻,文道柯文石之女,性潑辣,有乃母之風,後遇劍眉孫溪,狂追之。

——群女誌·第十五

“娘!”

“媳婦!”

“還是柯夫人識相。”

但在柯夫人到了那位領頭人麵前時,一雙英目一淩,雙手五指成鉤偷襲向轉身欲走的領頭人後頸。

隻不過玄牝的柯夫人如何能在覆命境介麵前賣弄?

那領頭猛然轉身,速度極快地一腳踹在了柯夫人腹部,將柯夫人踢倒在地,之後又手握青鋒縱身一躍,倒提寶劍刺向柯夫人一臂。

柯夫人身前多出一個影子,是綠裙柯綠韻。

正在劍刺至閉眼的柯綠韻小腹時,一柄不知何處而來的青芒閃過,煌煌之威打偏領頭劍向。

隨青芒而至的是一身青衣。

孫溪一把拉住柯綠韻手腕,護在身後。

柯綠韻被抓,睜開眼睛,便到衣袂飄飄似幻似真的夢中人,霎那間小胸口宛如鹿撞。

齊姓的領頭落身於地,微眯的雙眼盯著禦青劍的青衣,“青鴻?孫溪?”

半身擠進朝堂的齊頭自然是認得這位青城劍胚,江湖雖說在某種程度上遊離於廟堂之外,可又如何會分家?

當今聖皇陛下案牘上並不乏一位位名震江湖的惡人豪俠。

“孫溪,你身為青城世外之人,又何必管我等朝堂之事?”

可回答齊頭這句話的是孫溪手中青芒大漲的三尺青鋒。

青白相對,使的同樣是當今修行占據半邊天的劍。

......

柯綠韻,文道柯文石之女,性潑辣,有乃母之風,後遇劍眉孫溪,狂追之。

——群女誌·第十五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