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七十三章 偷盜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七十三章 偷盜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四人漫無目的地遊蕩在並不繁華卻足夠欣欣向榮的飛塵鎮。

隻顧著吃喝與媳婦朱晃瞪大銅鈴般的大眼,揉了揉餓癟了的肚皮,對葉昶道:

“那是你師兄?為啥說完話便趕俺們走?還不讓俺們吃了頓飯?

連俺一個妖精都懂的道理,他咋恁混呐!”

葉昶翻翻白眼,“你個夯貨。”

實則他心中也在納悶這個師兄莫非不懂一點人情世故?到他穿的衣服並不華麗,甚至有幾分寒磣就該明白了自己這一行人錢袋子緊巴呀!

自雪蓮鎮而來,一路上三人一妖就靠著點朱晃與孫溪背出來的錢財銀兩度日,而葉昶與紀銳誌二人,乾脆到身無分文。

因此,起初幾人每頓還大魚大肉,可漸漸錢袋乾癟,變為了每日蘿蔔白菜饅頭,再後來索性連一些菜葉都冇了,都是饅頭饅頭的。至於到現在,自然是囊中空空如也。

葉昶一想到自己遊曆這麼久,不敢說是個老江湖老油條,可也不至於是個初入江湖的少男少女吧?

這麼久遊曆不是他孃的討飯,便是在討飯的路上。

或者幾日要不來葷腥,將身上衣服洗乾淨些,用真氣烘乾,上去人模狗樣一點後去一趟酒樓吃上一頓霸王餐。

難道這都是江遊曆江湖大俠們的通病?

“老紀,你在江湖這麼多年,平時吃點喝點,都是如何解決?”

紀銳誌心中疑問不知為何葉昶會有此問,但他還是沉吟片刻後道:“我一般是在遊曆江湖,身上實在毫無分文時,便找上一家豪門大院,問問他們管事府上是否缺護院之類的打手。

若是缺人,憑著咱們身手,隨便給他們那些富家膏腴子弟露上一手,那些不是修行之人還不是驚為天人?

如此便順理成章地待在他們府上過幾天悠閒日子,每月還有例錢拿。

在一個大家府上待上數月,覺得身上的膘好了,例錢也拿夠了,便辭行繼續遊曆...

江湖遊曆之人應該大部分是如此,不過心懷不軌,做一些殺人越貨來錢快的勾當之人也不會少了。”

葉昶聽完一愣,來自己這江湖經驗委實還是不足呐。

正思索如何

解決今日之食問題時,走到小鎮邊緣的葉昶到不遠處不知誰家菜園裡染上一片綠油油的景象。

葉昶一樂,今日的飯菜有著落了不是。

雖然如今纔是初春,可萌芽的薺菜早已遍野。

老道這位到家的師傅雖說冇有給他講過介紹過江湖各大門派的是非,但關於吃食這類溫飽混江湖一塊,那可是不遺餘力地說了遍啊。

葉昶朝著那邊指了指,賊兮兮道:“到那邊那塊不小的菜園了麼,咱哥幾個一個人望風,剩下三個人動手去挖菜。

等會我告訴你們挖的是薺菜長什麼樣。”

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孫溪哪懂這些被葉昶奉為圭臬的江湖經驗?立刻搖搖頭否認道:“這豈不是偷竊?

我等身為名門正派之人,如何能夠做此事?儒家聖人有言,君子寧死勿行竊之事,我道家祖師爺也曾說過類似之言...

況且方纔紀銳誌不是說可以去富家大院做個打手護院,掙些銀子。為何非要行這不軌之事?”

孫溪的長篇大論自然對葉昶這個紈絝與朱晃這隻妖精毫無用處,忍饑捱餓的葉昶向朱晃與紀銳誌分配著各自任務。

葉昶到了孫溪麵前,拍了拍孫溪肩膀老氣橫秋道:“老孫啊,這纔是江湖。

不吃飽穿暖點,咋能混江湖不是?

你對遊曆理解太片麵了,想要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江湖麼?那就來和我一起挖野菜吧!

我把整個江湖的奧秘都放在了挖野菜上!”

葉昶此言一出,逗得紀銳誌這個原本一股暮氣沉沉的老頭撲哧一笑。

葉昶不見外地摟過孫溪脖頸,嘿嘿一笑道:“鑒於老孫你從未乾過這一行,咱就把望風這個最為簡單的活計交給你。

你如果到菜園子主人出來,便出幾聲阿貓阿狗之類的叫聲便可。”

葉昶莫名想起這位性子頗為清冷的師叔若是拿著一把劍站在菜園前,但是這風度翩翩的氣勢,人家如何也不會將他當作一個竊賊吧?

若是他弓著身子叫幾聲狗叫,嘖嘖,辣眼睛呐。

孫溪正要拒絕,可他那極為不聽話的肚子這時咕咕叫了兩聲。

葉昶捧腹大笑,“老孫,你肚子可不如你爭氣啊。”

最後葉昶不得不使出殺手鐧,忽悠道:“你知道我

為什麼有許多來錢的路子偏偏熱衷於這坑蒙拐騙麼?

因為你孟師兄過去這段時間便是如此教我的。

你就不想體會體會你孟師兄消失這麼多年如何過活的?”

葉昶此言一出,孫溪艱難地點了點頭。

四人弓著身子,沿著院子較為低矮的籬笆而行,唯恐房屋中的主人瞧見。

未嘗做過這等偷雞摸狗勾當的孫溪身穿白色衣衫,懷抱三尺青鋒,溫文爾雅的高人姿態儘皆散去。

葉昶到孫溪蹲在鬆軟的泥土裡,渾身彆扭,捂著嘴笑個不停。

葉昶輕車熟路地找到一個可直向到窗欞緊靠著門的籬笆地兒,讓滿臉漲紅的孫溪蹲在此處,若是到有人路過視窗去開門,就出幾聲貓叫。

三人進了擋君子不擋小人的籬笆牆內,撅起屁股趴在頗為泥濘的土中,便開始挖菜。

幾人身上多餘的布料統統成了盛裝薺菜的布袋。

會把身上衣物染臟?能搞到吃的已享儘了人間之慾,哪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幾個人身上多餘衣物扒拉出,葉昶依舊感到不滿意,可惜這都是他孃的爺們,若是有個俏生生的小娘,貼身褻衣扒拉出來,能多裝多少?

這麼想來,漢子還不如小娘來的實在啊!

距離房屋門不遠的孫溪愣愣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自己向來敬重溫文儒雅孟師兄的唯一徒弟,當初葉昶殺向青城時,雖袖口、衣領處沾滿油漬,可那瀟灑氣質卻令人折服,那渾身殺氣,可是能夠創傷黑麪的秋當玄啊!

如今再,他這個名義上的師侄蹲在泥土裡,雙手熟練直極如老農般拔菜,偶爾回頭向房屋是否有人出來,活脫脫一個地痞無賴嘛!

有仙氣無煙火氣的孫溪一陣恍惚,這師侄是個妙人呐。

孫溪愣神間,再一回過神,現葉昶三人早已不見了蹤跡,隨後便覺得背後有一不知是人是鬼的觸手輕拍自己肩膀。

“小賊!居然偷到我家了!”

....

(孫)溪常居青城山,性高冷寡淡,入江湖遇刀仙,刀仙為人風趣,教溪行偷竊不軌之事,溪初時不允,後為餓餒之患所迫,脅於刀仙。刀仙令溪望風,主人獲之。

——界譜·卷二上·劍三

因為你孟師兄過去這段時間便是如此教我的。

你就不想體會體會你孟師兄消失這麼多年如何過活的?”

葉昶此言一出,孫溪艱難地點了點頭。

四人弓著身子,沿著院子較為低矮的籬笆而行,唯恐房屋中的主人瞧見。

未嘗做過這等偷雞摸狗勾當的孫溪身穿白色衣衫,懷抱三尺青鋒,溫文爾雅的高人姿態儘皆散去。

葉昶到孫溪蹲在鬆軟的泥土裡,渾身彆扭,捂著嘴笑個不停。

葉昶輕車熟路地找到一個可直向到窗欞緊靠著門的籬笆地兒,讓滿臉漲紅的孫溪蹲在此處,若是到有人路過視窗去開門,就出幾聲貓叫。

三人進了擋君子不擋小人的籬笆牆內,撅起屁股趴在頗為泥濘的土中,便開始挖菜。

幾人身上多餘的布料統統成了盛裝薺菜的布袋。

會把身上衣物染臟?能搞到吃的已享儘了人間之慾,哪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幾個人身上多餘衣物扒拉出,葉昶依舊感到不滿意,可惜這都是他孃的爺們,若是有個俏生生的小娘,貼身褻衣扒拉出來,能多裝多少?

這麼想來,漢子還不如小娘來的實在啊!

距離房屋門不遠的孫溪愣愣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自己向來敬重溫文儒雅孟師兄的唯一徒弟,當初葉昶殺向青城時,雖袖口、衣領處沾滿油漬,可那瀟灑氣質卻令人折服,那渾身殺氣,可是能夠創傷黑麪的秋當玄啊!

如今再,他這個名義上的師侄蹲在泥土裡,雙手熟練直極如老農般拔菜,偶爾回頭向房屋是否有人出來,活脫脫一個地痞無賴嘛!

有仙氣無煙火氣的孫溪一陣恍惚,這師侄是個妙人呐。

孫溪愣神間,再一回過神,現葉昶三人早已不見了蹤跡,隨後便覺得背後有一不知是人是鬼的觸手輕拍自己肩膀。

“小賊!居然偷到我家了!”

....

(孫)溪常居青城山,性高冷寡淡,入江湖遇刀仙,刀仙為人風趣,教溪行偷竊不軌之事,溪初時不允,後為餓餒之患所迫,脅於刀仙。刀仙令溪望風,主人獲之。

——界譜·卷二上·劍三

因為你孟師兄過去這段時間便是如此教我的。

你就不想體會體會你孟師兄消失這麼多年如何過活的?”

葉昶此言一出,孫溪艱難地點了點頭。

四人弓著身子,沿著院子較為低矮的籬笆而行,唯恐房屋中的主人瞧見。

未嘗做過這等偷雞摸狗勾當的孫溪身穿白色衣衫,懷抱三尺青鋒,溫文爾雅的高人姿態儘皆散去。

葉昶到孫溪蹲在鬆軟的泥土裡,渾身彆扭,捂著嘴笑個不停。

葉昶輕車熟路地找到一個可直向到窗欞緊靠著門的籬笆地兒,讓滿臉漲紅的孫溪蹲在此處,若是到有人路過視窗去開門,就出幾聲貓叫。

三人進了擋君子不擋小人的籬笆牆內,撅起屁股趴在頗為泥濘的土中,便開始挖菜。

幾人身上多餘的布料統統成了盛裝薺菜的布袋。

會把身上衣物染臟?能搞到吃的已享儘了人間之慾,哪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幾個人身上多餘衣物扒拉出,葉昶依舊感到不滿意,可惜這都是他孃的爺們,若是有個俏生生的小娘,貼身褻衣扒拉出來,能多裝多少?

這麼想來,漢子還不如小娘來的實在啊!

距離房屋門不遠的孫溪愣愣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自己向來敬重溫文儒雅孟師兄的唯一徒弟,當初葉昶殺向青城時,雖袖口、衣領處沾滿油漬,可那瀟灑氣質卻令人折服,那渾身殺氣,可是能夠創傷黑麪的秋當玄啊!

如今再,他這個名義上的師侄蹲在泥土裡,雙手熟練直極如老農般拔菜,偶爾回頭向房屋是否有人出來,活脫脫一個地痞無賴嘛!

有仙氣無煙火氣的孫溪一陣恍惚,這師侄是個妙人呐。

孫溪愣神間,再一回過神,現葉昶三人早已不見了蹤跡,隨後便覺得背後有一不知是人是鬼的觸手輕拍自己肩膀。

“小賊!居然偷到我家了!”

....

(孫)溪常居青城山,性高冷寡淡,入江湖遇刀仙,刀仙為人風趣,教溪行偷竊不軌之事,溪初時不允,後為餓餒之患所迫,脅於刀仙。刀仙令溪望風,主人獲之。

——界譜·卷二上·劍三

因為你孟師兄過去這段時間便是如此教我的。

你就不想體會體會你孟師兄消失這麼多年如何過活的?”

葉昶此言一出,孫溪艱難地點了點頭。

四人弓著身子,沿著院子較為低矮的籬笆而行,唯恐房屋中的主人瞧見。

未嘗做過這等偷雞摸狗勾當的孫溪身穿白色衣衫,懷抱三尺青鋒,溫文爾雅的高人姿態儘皆散去。

葉昶到孫溪蹲在鬆軟的泥土裡,渾身彆扭,捂著嘴笑個不停。

葉昶輕車熟路地找到一個可直向到窗欞緊靠著門的籬笆地兒,讓滿臉漲紅的孫溪蹲在此處,若是到有人路過視窗去開門,就出幾聲貓叫。

三人進了擋君子不擋小人的籬笆牆內,撅起屁股趴在頗為泥濘的土中,便開始挖菜。

幾人身上多餘的布料統統成了盛裝薺菜的布袋。

會把身上衣物染臟?能搞到吃的已享儘了人間之慾,哪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幾個人身上多餘衣物扒拉出,葉昶依舊感到不滿意,可惜這都是他孃的爺們,若是有個俏生生的小娘,貼身褻衣扒拉出來,能多裝多少?

這麼想來,漢子還不如小娘來的實在啊!

距離房屋門不遠的孫溪愣愣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自己向來敬重溫文儒雅孟師兄的唯一徒弟,當初葉昶殺向青城時,雖袖口、衣領處沾滿油漬,可那瀟灑氣質卻令人折服,那渾身殺氣,可是能夠創傷黑麪的秋當玄啊!

如今再,他這個名義上的師侄蹲在泥土裡,雙手熟練直極如老農般拔菜,偶爾回頭向房屋是否有人出來,活脫脫一個地痞無賴嘛!

有仙氣無煙火氣的孫溪一陣恍惚,這師侄是個妙人呐。

孫溪愣神間,再一回過神,現葉昶三人早已不見了蹤跡,隨後便覺得背後有一不知是人是鬼的觸手輕拍自己肩膀。

“小賊!居然偷到我家了!”

....

(孫)溪常居青城山,性高冷寡淡,入江湖遇刀仙,刀仙為人風趣,教溪行偷竊不軌之事,溪初時不允,後為餓餒之患所迫,脅於刀仙。刀仙令溪望風,主人獲之。

——界譜·卷二上·劍三

因為你孟師兄過去這段時間便是如此教我的。

你就不想體會體會你孟師兄消失這麼多年如何過活的?”

葉昶此言一出,孫溪艱難地點了點頭。

四人弓著身子,沿著院子較為低矮的籬笆而行,唯恐房屋中的主人瞧見。

未嘗做過這等偷雞摸狗勾當的孫溪身穿白色衣衫,懷抱三尺青鋒,溫文爾雅的高人姿態儘皆散去。

葉昶到孫溪蹲在鬆軟的泥土裡,渾身彆扭,捂著嘴笑個不停。

葉昶輕車熟路地找到一個可直向到窗欞緊靠著門的籬笆地兒,讓滿臉漲紅的孫溪蹲在此處,若是到有人路過視窗去開門,就出幾聲貓叫。

三人進了擋君子不擋小人的籬笆牆內,撅起屁股趴在頗為泥濘的土中,便開始挖菜。

幾人身上多餘的布料統統成了盛裝薺菜的布袋。

會把身上衣物染臟?能搞到吃的已享儘了人間之慾,哪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幾個人身上多餘衣物扒拉出,葉昶依舊感到不滿意,可惜這都是他孃的爺們,若是有個俏生生的小娘,貼身褻衣扒拉出來,能多裝多少?

這麼想來,漢子還不如小娘來的實在啊!

距離房屋門不遠的孫溪愣愣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自己向來敬重溫文儒雅孟師兄的唯一徒弟,當初葉昶殺向青城時,雖袖口、衣領處沾滿油漬,可那瀟灑氣質卻令人折服,那渾身殺氣,可是能夠創傷黑麪的秋當玄啊!

如今再,他這個名義上的師侄蹲在泥土裡,雙手熟練直極如老農般拔菜,偶爾回頭向房屋是否有人出來,活脫脫一個地痞無賴嘛!

有仙氣無煙火氣的孫溪一陣恍惚,這師侄是個妙人呐。

孫溪愣神間,再一回過神,現葉昶三人早已不見了蹤跡,隨後便覺得背後有一不知是人是鬼的觸手輕拍自己肩膀。

“小賊!居然偷到我家了!”

....

(孫)溪常居青城山,性高冷寡淡,入江湖遇刀仙,刀仙為人風趣,教溪行偷竊不軌之事,溪初時不允,後為餓餒之患所迫,脅於刀仙。刀仙令溪望風,主人獲之。

——界譜·卷二上·劍三

因為你孟師兄過去這段時間便是如此教我的。

你就不想體會體會你孟師兄消失這麼多年如何過活的?”

葉昶此言一出,孫溪艱難地點了點頭。

四人弓著身子,沿著院子較為低矮的籬笆而行,唯恐房屋中的主人瞧見。

未嘗做過這等偷雞摸狗勾當的孫溪身穿白色衣衫,懷抱三尺青鋒,溫文爾雅的高人姿態儘皆散去。

葉昶到孫溪蹲在鬆軟的泥土裡,渾身彆扭,捂著嘴笑個不停。

葉昶輕車熟路地找到一個可直向到窗欞緊靠著門的籬笆地兒,讓滿臉漲紅的孫溪蹲在此處,若是到有人路過視窗去開門,就出幾聲貓叫。

三人進了擋君子不擋小人的籬笆牆內,撅起屁股趴在頗為泥濘的土中,便開始挖菜。

幾人身上多餘的布料統統成了盛裝薺菜的布袋。

會把身上衣物染臟?能搞到吃的已享儘了人間之慾,哪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幾個人身上多餘衣物扒拉出,葉昶依舊感到不滿意,可惜這都是他孃的爺們,若是有個俏生生的小娘,貼身褻衣扒拉出來,能多裝多少?

這麼想來,漢子還不如小娘來的實在啊!

距離房屋門不遠的孫溪愣愣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自己向來敬重溫文儒雅孟師兄的唯一徒弟,當初葉昶殺向青城時,雖袖口、衣領處沾滿油漬,可那瀟灑氣質卻令人折服,那渾身殺氣,可是能夠創傷黑麪的秋當玄啊!

如今再,他這個名義上的師侄蹲在泥土裡,雙手熟練直極如老農般拔菜,偶爾回頭向房屋是否有人出來,活脫脫一個地痞無賴嘛!

有仙氣無煙火氣的孫溪一陣恍惚,這師侄是個妙人呐。

孫溪愣神間,再一回過神,現葉昶三人早已不見了蹤跡,隨後便覺得背後有一不知是人是鬼的觸手輕拍自己肩膀。

“小賊!居然偷到我家了!”

....

(孫)溪常居青城山,性高冷寡淡,入江湖遇刀仙,刀仙為人風趣,教溪行偷竊不軌之事,溪初時不允,後為餓餒之患所迫,脅於刀仙。刀仙令溪望風,主人獲之。

——界譜·卷二上·劍三

因為你孟師兄過去這段時間便是如此教我的。

你就不想體會體會你孟師兄消失這麼多年如何過活的?”

葉昶此言一出,孫溪艱難地點了點頭。

四人弓著身子,沿著院子較為低矮的籬笆而行,唯恐房屋中的主人瞧見。

未嘗做過這等偷雞摸狗勾當的孫溪身穿白色衣衫,懷抱三尺青鋒,溫文爾雅的高人姿態儘皆散去。

葉昶到孫溪蹲在鬆軟的泥土裡,渾身彆扭,捂著嘴笑個不停。

葉昶輕車熟路地找到一個可直向到窗欞緊靠著門的籬笆地兒,讓滿臉漲紅的孫溪蹲在此處,若是到有人路過視窗去開門,就出幾聲貓叫。

三人進了擋君子不擋小人的籬笆牆內,撅起屁股趴在頗為泥濘的土中,便開始挖菜。

幾人身上多餘的布料統統成了盛裝薺菜的布袋。

會把身上衣物染臟?能搞到吃的已享儘了人間之慾,哪還有如此多的講究?

幾個人身上多餘衣物扒拉出,葉昶依舊感到不滿意,可惜這都是他孃的爺們,若是有個俏生生的小娘,貼身褻衣扒拉出來,能多裝多少?

這麼想來,漢子還不如小娘來的實在啊!

距離房屋門不遠的孫溪愣愣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自己向來敬重溫文儒雅孟師兄的唯一徒弟,當初葉昶殺向青城時,雖袖口、衣領處沾滿油漬,可那瀟灑氣質卻令人折服,那渾身殺氣,可是能夠創傷黑麪的秋當玄啊!

如今再,他這個名義上的師侄蹲在泥土裡,雙手熟練直極如老農般拔菜,偶爾回頭向房屋是否有人出來,活脫脫一個地痞無賴嘛!

有仙氣無煙火氣的孫溪一陣恍惚,這師侄是個妙人呐。

孫溪愣神間,再一回過神,現葉昶三人早已不見了蹤跡,隨後便覺得背後有一不知是人是鬼的觸手輕拍自己肩膀。

“小賊!居然偷到我家了!”

....

(孫)溪常居青城山,性高冷寡淡,入江湖遇刀仙,刀仙為人風趣,教溪行偷竊不軌之事,溪初時不允,後為餓餒之患所迫,脅於刀仙。刀仙令溪望風,主人獲之。

——界譜·卷二上·劍三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