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六十三章 離開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六十三章 離開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青城所生之事,環顧當今天下,孰人不知,孰人不曉?

作為即為廟堂又為江湖中人的蔚府管家曲山雄自然不可能不知道的。

不同於十年前那場見之者少的大案,此次孟飛塵已死似乎得到了江湖廟堂最官方的共識。

曲山雄依舊是雙手背在身後,與葉昶紫竹蔚之遙三人並行,“孟飛塵...死了?”

他依舊不相信孟飛塵是死是活。

葉昶眸子波瀾不驚,彷彿此事於他而言早已不能勾起他那感情漣漪,隨即頷。

曲山雄悠悠長歎一聲,先是喃喃似自語:“終究還是冇逃得過麼...”

之後他才恢複一個正常說話人的聲音有些嘶啞道:“冇想到短短不足半年時間,竟生瞭如此多的事。

聽說青城三雷有一雷是你的?方纔與孫大錘相鬥,我你使不出真氣,莫非這便是那一日的後遺症麼?”

葉昶點點頭,“強行破境,又被一股外來真氣湧入,導致全身經脈廢敗,丹田也被破壞的七零八落。”

曲山雄抬目朝著天空望瞭望,萬裡無雲,算的是一個好天氣,答非所問一般道:“天山有雪,其名妖蓮。”

“雪妖蓮是修複經脈丹田的上等佳物,你可以去西南的天山碰碰運氣。”

去天山,這本就是葉昶離開益青城下一站的目標,他聽老道說過這個雪妖蓮。

雪妖蓮盛開於人跡罕至的天山之端極寒之地,而且多長在懸崖峭壁之間,且可能有著一些妖族守候著。

因其稀少難得,這也就導致了其在帝國內有價無市的局麵。

曲山雄一張老臉嘿嘿一笑,“葉小子,想不想當兵,上陣殺敵?我你是個好苗子。

我們蔚將軍可是帝國有名的人物,想不想來到他麾下效力?”

葉昶毫不猶豫,直截了當道:“不想,不去!”

曲山雄聲音中帶著幾分誘拐道:

“彆這麼著急拒絕嘛,你想想,騎著威風凜凜的五花馬,披著龍鱗甲,手拿著一杵白亮銀槍,若是再帶著百八十名手下,多氣派啊!”

葉昶此時也賊兮兮地摟過老管家的肩膀,彎著腰道:“你若是把你們將軍的女兒許配給我,我還可以考

慮考慮。”

曲山雄護犢子般大怒,掙開葉昶的‘投懷送抱’道:“滾你的混小子,愛當不當,淨想著白日做夢的好事!

你瞅瞅你身上哪一點配得上我家小姐!”

葉昶一隻手指了指自己的臉,另一隻手拽著曲山雄衣領道:“你說我哪裡配不上那個蔚之遙?”

曲山熊還未說話,一邊正和紫竹昏天黑地交談蔚女俠頓下滔滔不絕的江河道:“你們倆在說什麼呢?什麼配不配?”

曲山雄和葉昶此時異口同聲道:“冇,我們爺倆隻是在聊天,哪說什麼配不配了?”

蔚女俠嘟囔著嘴道:“你們倆怎麼奇奇怪怪的。”

說罷,她又和紫竹兩個人嘮起了家常。

當然,向來不怕事多,隻嫌事少的女俠本人一直都在喋喋不休,那架勢,不毀壞葉昶在紫竹心目中的形象、不拆散二人,她誓不罷休。

“蔚姐姐,葉大哥挺好的呀,當初第一次見麵他見我賣身,就給我幾十兩銀子呢。”

紫竹到現在還並不知道葉昶之所以給他幾十兩銀子,完全是葉夢舞的主張。

蔚女俠撇撇嘴,滿臉不削道:“紫妹妹,十幾兩銀子就把你收買了?知人知麵不知心啊。

我聽我們家護衛說有些采花賊便是如此,先是做好事博取美人歡心,等到時機成熟,采了這花,本性也就一露無疑了...”

紫竹想起了葉昶說過的那個什麼無良白良被不正經和尚慧遠嚇得狼狽而逃的事情,撲哧一笑道:“可我葉大哥不是這樣的人。”

每次蔚之遙說到起勁處,紫竹總是這麼一句不鹹不淡的話將她嗆回,氣的她直跺小腳。

“葉昶這個混蛋,給你灌了什麼**湯?”

葉昶四人轉過了兩個街道便對一再挽留二人進蔚府坐坐的曲山雄辭行,至於蔚女俠與紫竹則是相互告訴了各自的府邸位置,以便兩人能夠找到對方。

隻見向來在葉昶麵前不似女人的蔚之遙此刻正與紫竹站起一起,嘀嘀咕咕說著什麼,隻不過從不時朝著自己的眼神來說,葉昶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這片刻時間,儼然兩人似乎已成了無話不談的閨中密友。

葉昶猛然間想到了以紫竹這般模樣,以後麻煩必然不少,既然曲山雄與

蔚之遙在此,為何不藉助他們的力量保護紫竹?

葉昶當即對曲山雄道:“老管家,我走了以後,紫竹這個丫頭你們蔚府便幫忙照著。

畢竟她那禍國殃民的容貌既然有了此次事情的生,那必然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曲山雄撚了撚他頷下一撮山羊鬍須道:“你即便不說我又焉能不懂?放心,有我們蔚府在,益青城冇人敢動這姑娘。”

兩人說完話,便各自分彆跟著紫竹與蔚之遙返家。

可是一路上二人並冇有交談哪怕一句話。

最後猶豫片刻的葉昶率先打破寂靜道:“明天我便離開樂南。”

紫竹麵色平靜,點頭溫聲道:“我會等你回來。”

葉昶又沉默不語,半響後才道:“不用等了,我不一定回來的。”

紫竹咬咬嘴唇,目光堅毅道:“不,我要等。”

兩個人在一起這些時日裡,葉昶這麼一個心思剔透之輩怎會不懂紫竹這個小姑孃的心思?

哪個少女不懷春?

可葉昶並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去,是死還是活?

便說這次獨身一人前往天山虎口奪食,搶奪雪妖蓮,必定也是險象迭生的局麵。

他來到了益青城,卻並冇有穿過無雨林而是選擇過家門而不入,一是因為老道要自己繼續向東行,二則是因為他想要順著老道孟飛塵的步子,繼承老道的意誌。

三來麼,則是他自知高手磨礪要經曆一番寒徹骨才能聞取梅花香,這也是他冇有向諸如方纔曲山雄管家這類人求取幫助的原因。

可葉昶並不怕死,相比於活二十這個一直困擾他的夢魘來說,這些還真算不上什麼。

至少,不一定死啊。

一路無話。

第二日,葉昶如約腰間掛刀向西南而行。

...

蔚儀,龍昌帝國三大將之一,治軍以寬,士卒多願為之死。領十萬大軍掃西域,西域三十六國皆向化而歸,後為鎮西將軍,禦西北邊疆戎狄。

——古今廣記·卷五十·將錄五

葉昶當即對曲山雄道:“老管家,我走了以後,紫竹這個丫頭你們蔚府便幫忙照著。

畢竟她那禍國殃民的容貌既然有了此次事情的生,那必然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曲山雄撚了撚他頷下一撮山羊鬍須道:“你即便不說我又焉能不懂?放心,有我們蔚府在,益青城冇人敢動這姑娘。”

兩人說完話,便各自分彆跟著紫竹與蔚之遙返家。

可是一路上二人並冇有交談哪怕一句話。

最後猶豫片刻的葉昶率先打破寂靜道:“明天我便離開樂南。”

紫竹麵色平靜,點頭溫聲道:“我會等你回來。”

葉昶又沉默不語,半響後才道:“不用等了,我不一定回來的。”

紫竹咬咬嘴唇,目光堅毅道:“不,我要等。”

兩個人在一起這些時日裡,葉昶這麼一個心思剔透之輩怎會不懂紫竹這個小姑孃的心思?

哪個少女不懷春?

可葉昶並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去,是死還是活?

便說這次獨身一人前往天山虎口奪食,搶奪雪妖蓮,必定也是險象迭生的局麵。

他來到了益青城,卻並冇有穿過無雨林而是選擇過家門而不入,一是因為老道要自己繼續向東行,二則是因為他想要順著老道孟飛塵的步子,繼承老道的意誌。

三來麼,則是他自知高手磨礪要經曆一番寒徹骨才能聞取梅花香,這也是他冇有向諸如方纔曲山雄管家這類人求取幫助的原因。

可葉昶並不怕死,相比於活二十這個一直困擾他的夢魘來說,這些還真算不上什麼。

至少,不一定死啊。

一路無話。

第二日,葉昶如約腰間掛刀向西南而行。

...

蔚儀,龍昌帝國三大將之一,治軍以寬,士卒多願為之死。領十萬大軍掃西域,西域三十六國皆向化而歸,後為鎮西將軍,禦西北邊疆戎狄。

——古今廣記·卷五十·將錄五

葉昶當即對曲山雄道:“老管家,我走了以後,紫竹這個丫頭你們蔚府便幫忙照著。

畢竟她那禍國殃民的容貌既然有了此次事情的生,那必然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曲山雄撚了撚他頷下一撮山羊鬍須道:“你即便不說我又焉能不懂?放心,有我們蔚府在,益青城冇人敢動這姑娘。”

兩人說完話,便各自分彆跟著紫竹與蔚之遙返家。

可是一路上二人並冇有交談哪怕一句話。

最後猶豫片刻的葉昶率先打破寂靜道:“明天我便離開樂南。”

紫竹麵色平靜,點頭溫聲道:“我會等你回來。”

葉昶又沉默不語,半響後才道:“不用等了,我不一定回來的。”

紫竹咬咬嘴唇,目光堅毅道:“不,我要等。”

兩個人在一起這些時日裡,葉昶這麼一個心思剔透之輩怎會不懂紫竹這個小姑孃的心思?

哪個少女不懷春?

可葉昶並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去,是死還是活?

便說這次獨身一人前往天山虎口奪食,搶奪雪妖蓮,必定也是險象迭生的局麵。

他來到了益青城,卻並冇有穿過無雨林而是選擇過家門而不入,一是因為老道要自己繼續向東行,二則是因為他想要順著老道孟飛塵的步子,繼承老道的意誌。

三來麼,則是他自知高手磨礪要經曆一番寒徹骨才能聞取梅花香,這也是他冇有向諸如方纔曲山雄管家這類人求取幫助的原因。

可葉昶並不怕死,相比於活二十這個一直困擾他的夢魘來說,這些還真算不上什麼。

至少,不一定死啊。

一路無話。

第二日,葉昶如約腰間掛刀向西南而行。

...

蔚儀,龍昌帝國三大將之一,治軍以寬,士卒多願為之死。領十萬大軍掃西域,西域三十六國皆向化而歸,後為鎮西將軍,禦西北邊疆戎狄。

——古今廣記·卷五十·將錄五

葉昶當即對曲山雄道:“老管家,我走了以後,紫竹這個丫頭你們蔚府便幫忙照著。

畢竟她那禍國殃民的容貌既然有了此次事情的生,那必然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曲山雄撚了撚他頷下一撮山羊鬍須道:“你即便不說我又焉能不懂?放心,有我們蔚府在,益青城冇人敢動這姑娘。”

兩人說完話,便各自分彆跟著紫竹與蔚之遙返家。

可是一路上二人並冇有交談哪怕一句話。

最後猶豫片刻的葉昶率先打破寂靜道:“明天我便離開樂南。”

紫竹麵色平靜,點頭溫聲道:“我會等你回來。”

葉昶又沉默不語,半響後才道:“不用等了,我不一定回來的。”

紫竹咬咬嘴唇,目光堅毅道:“不,我要等。”

兩個人在一起這些時日裡,葉昶這麼一個心思剔透之輩怎會不懂紫竹這個小姑孃的心思?

哪個少女不懷春?

可葉昶並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去,是死還是活?

便說這次獨身一人前往天山虎口奪食,搶奪雪妖蓮,必定也是險象迭生的局麵。

他來到了益青城,卻並冇有穿過無雨林而是選擇過家門而不入,一是因為老道要自己繼續向東行,二則是因為他想要順著老道孟飛塵的步子,繼承老道的意誌。

三來麼,則是他自知高手磨礪要經曆一番寒徹骨才能聞取梅花香,這也是他冇有向諸如方纔曲山雄管家這類人求取幫助的原因。

可葉昶並不怕死,相比於活二十這個一直困擾他的夢魘來說,這些還真算不上什麼。

至少,不一定死啊。

一路無話。

第二日,葉昶如約腰間掛刀向西南而行。

...

蔚儀,龍昌帝國三大將之一,治軍以寬,士卒多願為之死。領十萬大軍掃西域,西域三十六國皆向化而歸,後為鎮西將軍,禦西北邊疆戎狄。

——古今廣記·卷五十·將錄五

葉昶當即對曲山雄道:“老管家,我走了以後,紫竹這個丫頭你們蔚府便幫忙照著。

畢竟她那禍國殃民的容貌既然有了此次事情的生,那必然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曲山雄撚了撚他頷下一撮山羊鬍須道:“你即便不說我又焉能不懂?放心,有我們蔚府在,益青城冇人敢動這姑娘。”

兩人說完話,便各自分彆跟著紫竹與蔚之遙返家。

可是一路上二人並冇有交談哪怕一句話。

最後猶豫片刻的葉昶率先打破寂靜道:“明天我便離開樂南。”

紫竹麵色平靜,點頭溫聲道:“我會等你回來。”

葉昶又沉默不語,半響後才道:“不用等了,我不一定回來的。”

紫竹咬咬嘴唇,目光堅毅道:“不,我要等。”

兩個人在一起這些時日裡,葉昶這麼一個心思剔透之輩怎會不懂紫竹這個小姑孃的心思?

哪個少女不懷春?

可葉昶並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去,是死還是活?

便說這次獨身一人前往天山虎口奪食,搶奪雪妖蓮,必定也是險象迭生的局麵。

他來到了益青城,卻並冇有穿過無雨林而是選擇過家門而不入,一是因為老道要自己繼續向東行,二則是因為他想要順著老道孟飛塵的步子,繼承老道的意誌。

三來麼,則是他自知高手磨礪要經曆一番寒徹骨才能聞取梅花香,這也是他冇有向諸如方纔曲山雄管家這類人求取幫助的原因。

可葉昶並不怕死,相比於活二十這個一直困擾他的夢魘來說,這些還真算不上什麼。

至少,不一定死啊。

一路無話。

第二日,葉昶如約腰間掛刀向西南而行。

...

蔚儀,龍昌帝國三大將之一,治軍以寬,士卒多願為之死。領十萬大軍掃西域,西域三十六國皆向化而歸,後為鎮西將軍,禦西北邊疆戎狄。

——古今廣記·卷五十·將錄五

葉昶當即對曲山雄道:“老管家,我走了以後,紫竹這個丫頭你們蔚府便幫忙照著。

畢竟她那禍國殃民的容貌既然有了此次事情的生,那必然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曲山雄撚了撚他頷下一撮山羊鬍須道:“你即便不說我又焉能不懂?放心,有我們蔚府在,益青城冇人敢動這姑娘。”

兩人說完話,便各自分彆跟著紫竹與蔚之遙返家。

可是一路上二人並冇有交談哪怕一句話。

最後猶豫片刻的葉昶率先打破寂靜道:“明天我便離開樂南。”

紫竹麵色平靜,點頭溫聲道:“我會等你回來。”

葉昶又沉默不語,半響後才道:“不用等了,我不一定回來的。”

紫竹咬咬嘴唇,目光堅毅道:“不,我要等。”

兩個人在一起這些時日裡,葉昶這麼一個心思剔透之輩怎會不懂紫竹這個小姑孃的心思?

哪個少女不懷春?

可葉昶並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去,是死還是活?

便說這次獨身一人前往天山虎口奪食,搶奪雪妖蓮,必定也是險象迭生的局麵。

他來到了益青城,卻並冇有穿過無雨林而是選擇過家門而不入,一是因為老道要自己繼續向東行,二則是因為他想要順著老道孟飛塵的步子,繼承老道的意誌。

三來麼,則是他自知高手磨礪要經曆一番寒徹骨才能聞取梅花香,這也是他冇有向諸如方纔曲山雄管家這類人求取幫助的原因。

可葉昶並不怕死,相比於活二十這個一直困擾他的夢魘來說,這些還真算不上什麼。

至少,不一定死啊。

一路無話。

第二日,葉昶如約腰間掛刀向西南而行。

...

蔚儀,龍昌帝國三大將之一,治軍以寬,士卒多願為之死。領十萬大軍掃西域,西域三十六國皆向化而歸,後為鎮西將軍,禦西北邊疆戎狄。

——古今廣記·卷五十·將錄五

葉昶當即對曲山雄道:“老管家,我走了以後,紫竹這個丫頭你們蔚府便幫忙照著。

畢竟她那禍國殃民的容貌既然有了此次事情的生,那必然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

曲山雄撚了撚他頷下一撮山羊鬍須道:“你即便不說我又焉能不懂?放心,有我們蔚府在,益青城冇人敢動這姑娘。”

兩人說完話,便各自分彆跟著紫竹與蔚之遙返家。

可是一路上二人並冇有交談哪怕一句話。

最後猶豫片刻的葉昶率先打破寂靜道:“明天我便離開樂南。”

紫竹麵色平靜,點頭溫聲道:“我會等你回來。”

葉昶又沉默不語,半響後才道:“不用等了,我不一定回來的。”

紫竹咬咬嘴唇,目光堅毅道:“不,我要等。”

兩個人在一起這些時日裡,葉昶這麼一個心思剔透之輩怎會不懂紫竹這個小姑孃的心思?

哪個少女不懷春?

可葉昶並不知道自己這麼一去,是死還是活?

便說這次獨身一人前往天山虎口奪食,搶奪雪妖蓮,必定也是險象迭生的局麵。

他來到了益青城,卻並冇有穿過無雨林而是選擇過家門而不入,一是因為老道要自己繼續向東行,二則是因為他想要順著老道孟飛塵的步子,繼承老道的意誌。

三來麼,則是他自知高手磨礪要經曆一番寒徹骨才能聞取梅花香,這也是他冇有向諸如方纔曲山雄管家這類人求取幫助的原因。

可葉昶並不怕死,相比於活二十這個一直困擾他的夢魘來說,這些還真算不上什麼。

至少,不一定死啊。

一路無話。

第二日,葉昶如約腰間掛刀向西南而行。

...

蔚儀,龍昌帝國三大將之一,治軍以寬,士卒多願為之死。領十萬大軍掃西域,西域三十六國皆向化而歸,後為鎮西將軍,禦西北邊疆戎狄。

——古今廣記·卷五十·將錄五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