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五十七章 動靜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五十七章 動靜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刀道若死,天下聽而聞之。

葉昶說的一點冇錯。

那日孟飛塵獨闖青城,一曲金龍自天空中騰雲駕霧般若隱若現而出,早已驚動了知客峰那些上香的普通香客們。

普通香客們雖然並不瞭解江湖中事,民間卻有著這位刀開餘口,名留千古的刀道傳說。

隻不過對他們來說那些神仙一般的事蹟太過謠言,以為隻不過是傳言而已。

便如同史上在描寫每位開國皇帝時,總是喜歡寫上幾句金龍騰空,鳳棲梧桐之類的私貨。

可這件真真實實見到的事情以及那一日冬雷三聞的壯觀景象卻是令半個天下都無比震驚。

誰能想到十年前巔峰天玄的一代天驕突然隱退又突然現世?正如一顆璀璨的流星劃過天際之間,耀眼卻短暫。

不過在江山代有才人出之際,卻有著另外一顆雖不刺眼卻不錯的高手映入各大門派或者廟堂高人的案牘之上。

那就是被稱為刀道孟飛塵徒弟的葉昶。

青城三雷,這是因為那一日有三道雷聲震懾青城方圓千裡,因此便將孟飛塵闖青城這件事稱為青城三雷。

一雷劉宗厚,一雷孟飛塵,而有一雷卻是這位後起新秀,葉昶的。

有些不明就裡之人甚至將葉昶與這一位拳宗和刀道並肩。

因此這闖青城所成名的不隻是孟飛塵這個老江湖,更是有葉昶這麼一位繼任者。

潢清山地處大昌帝國東偏南,坐東南望西北,彷彿其勢要與大昌西偏北的青城隔國而望。

潢清山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有日出升騰雲蒸霞蔚之天下奇景。

此時須皆白慈眉善目與青城東乾遊掌門同輩的潢清掌門宋經綸正與門下大弟子酈高達望著西方含笑而語。

宋經綸單手撫著他引以為傲號為長壽的三尺長鬚道:

“高達,天下道門可觀者足有二,便是我們東潢清與西青城。他們青城山仗著早我們三百年,處處以道教祖庭自居。其實道門何曾有高下?

冇有千年的王朝,何曾有千年的門派之說?

青城曆代掌門人都陷於爭奪名聲一說,因此才一代不如一代。不過好在百年前出了一個東乾遊,東乾遊

與他那徒兒孟飛塵一般都是少年成才的天才人物,我這個被師傅稱大器晚成的自然大小從心眼裡羨慕東乾遊。

不過東乾遊雖說少年成才,卻是醇厚不已,可為至交。世人皆不知,當年我與東乾遊可是刎頸之交。隻不過我二人當了掌門後才被外人說成動如仇讎,其實我二人依舊是有信往來的。

東乾遊當青城掌門數十年,青城才大有如鼎元盛世的興盛局麵。

可眼瞅著東乾遊要複興青城,卻壽元將近。

這才讓劉宗厚這個幼時貧苦以至利慾心極重的傢夥當上掌門。

我呐,我那老友臨死前是打算將青城交付給孟飛塵那個得意門生的。

可惜呀,若是孟飛塵當上青城掌門,青城必興。

可換成了這個劉宗厚,雖說青城蒸蒸日上的氣勢不可擋,可是以力與術服人者,如何能有長久之治?

我為老友不值啊。

當初他接納青蝶那個妖女入山,本就是個大錯誤。”

“我與乾遊處處相合,獨獨對妖一事卻極為相反。他言人妖本天道共予,終究殊途同歸,而我卻說人妖分兩端,根殊途,何來同歸?為此當年我們倆可是辯論許久。”

名經綸者被寄滿腹經綸的宋經綸負手站在潢清最高峰那處久富盛名的積水池旁,屈指一彈,潢清水池便被宋經綸真氣彈得炸裂而開。

正是其成名的彈一指神通。

到酈高達身後揹著的一把長劍,或許便會問師傅學的是道門一指,可為何徒弟學的卻是長劍?師傅為何不把自己最拿手的招式教給徒弟?莫非是貓兒教虎,留了一手上樹的絕活?

實際上這正是這些大門大派所有的教徒特色,因為名門正派或者大門邪派積累的底蘊深厚,曆代祖師典籍可真稱得上是汗牛充棟。

也正是因之,師傅教徒都是以之資質,擢其所長而成。

便如東乾遊教徒,五個徒弟各有千秋特色,被天下人所熟知。

大徒劉宗厚善拳,創奔雷,二徒弟後明哲喜道法,修歡喜道,卻不是以力證道的少有人物;三徒弟秋當玄擅掌,一手滄海掌宛如大河大江之奔湧,大海大濤之翻滾打浪;四徒弟孟飛塵使刀,挽刀門;五徒弟用劍,半個劍胚的人物。

儒家聖

人還說過因材施教的至理名言呢。

酈高達麵有喜色問道:“那豈不是祖師爺說‘潢清當興,功蓋青城’的預言要在師傅這裡實現了?”

宋經綸勃然作色,一拂袖道:“太上尚不能前知百事,後曉千年,更何況隻是大羅巔峰的我潢清山祖師爺?

仙人尚不能揣人命運,況且如今世道仙人早已作古,以後不用再如此說了。

而且為師告訴過你,我潢清祖訓為不爭,不爭才能天下莫能與之爭,還要我再告訴你這個作為大師兄的一遍嗎?”

酈高達臉有愧色,“徒兒不敢。”

到鬍鬚也快如自己一般蒼白的酈高達,宋經綸氣色稍緩,“高達啊,你記住,我潢清祖師那句預言隻是對於後輩們的鼓勵勸慰話,他是怕後世子孫泄了一口前行的氣兒,你可知?”

“徒兒明白。”

“孟飛塵這個又是一代江湖傳人的標誌人物去世了,居然走到我這個前輩的前頭。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什麼時候便嗝屁不醒嘍。

那個孟飛塵的弟子叫什麼來著,對,葉昶。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連二十都不到便能附魔刀,闖青城了。

青城山真是命好,百餘年前有東乾遊,數十年前有孟飛塵,好在這個葉昶不是青城中人。

而且他有了魔刀,刀中妖魔氣早晚侵蝕他的神智,讓他變得嗜殺。

這會又是一個王高歌麼?

當年王高歌可是殺了不少人,將江湖都殺的有些風聲鶴唳了。

頭疼,這樣的人怎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

雖說我們與東乾遊有些淵源,可是我們潢清不能坐視不管這個徒孫危害江湖啊...”

酈高達麵有喜色問道:“那豈不是祖師爺說‘潢清當興,功蓋青城’的預言要在師傅這裡實現了?”

宋經綸勃然作色,一拂袖道:“太上尚不能前知百事,後曉千年,更何況隻是大羅巔峰的我潢清山祖師爺?

仙人尚不能揣人命運,況且如今世道仙人早已作古,以後不用再如此說了。

而且為師告訴過你,我潢清祖訓為不爭,不爭才能天下莫能與之爭,還要我再告訴你這個作為大師兄的一遍嗎?”

酈高達臉有愧色,“徒兒不敢。”

到鬍鬚也快如自己一般蒼白的酈高達,宋經綸氣色稍緩,“高達啊,你記住,我潢清祖師那句預言隻是對於後輩們的鼓勵勸慰話,他是怕後世子孫泄了一口前行的氣兒,你可知?”

“徒兒明白。”

“孟飛塵這個又是一代江湖傳人的標誌人物去世了,居然走到我這個前輩的前頭。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什麼時候便嗝屁不醒嘍。

那個孟飛塵的弟子叫什麼來著,對,葉昶。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連二十都不到便能附魔刀,闖青城了。

青城山真是命好,百餘年前有東乾遊,數十年前有孟飛塵,好在這個葉昶不是青城中人。

而且他有了魔刀,刀中妖魔氣早晚侵蝕他的神智,讓他變得嗜殺。

這會又是一個王高歌麼?

當年王高歌可是殺了不少人,將江湖都殺的有些風聲鶴唳了。

頭疼,這樣的人怎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

雖說我們與東乾遊有些淵源,可是我們潢清不能坐視不管這個徒孫危害江湖啊...”

酈高達麵有喜色問道:“那豈不是祖師爺說‘潢清當興,功蓋青城’的預言要在師傅這裡實現了?”

宋經綸勃然作色,一拂袖道:“太上尚不能前知百事,後曉千年,更何況隻是大羅巔峰的我潢清山祖師爺?

仙人尚不能揣人命運,況且如今世道仙人早已作古,以後不用再如此說了。

而且為師告訴過你,我潢清祖訓為不爭,不爭才能天下莫能與之爭,還要我再告訴你這個作為大師兄的一遍嗎?”

酈高達臉有愧色,“徒兒不敢。”

到鬍鬚也快如自己一般蒼白的酈高達,宋經綸氣色稍緩,“高達啊,你記住,我潢清祖師那句預言隻是對於後輩們的鼓勵勸慰話,他是怕後世子孫泄了一口前行的氣兒,你可知?”

“徒兒明白。”

“孟飛塵這個又是一代江湖傳人的標誌人物去世了,居然走到我這個前輩的前頭。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什麼時候便嗝屁不醒嘍。

那個孟飛塵的弟子叫什麼來著,對,葉昶。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連二十都不到便能附魔刀,闖青城了。

青城山真是命好,百餘年前有東乾遊,數十年前有孟飛塵,好在這個葉昶不是青城中人。

而且他有了魔刀,刀中妖魔氣早晚侵蝕他的神智,讓他變得嗜殺。

這會又是一個王高歌麼?

當年王高歌可是殺了不少人,將江湖都殺的有些風聲鶴唳了。

頭疼,這樣的人怎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

雖說我們與東乾遊有些淵源,可是我們潢清不能坐視不管這個徒孫危害江湖啊...”

酈高達麵有喜色問道:“那豈不是祖師爺說‘潢清當興,功蓋青城’的預言要在師傅這裡實現了?”

宋經綸勃然作色,一拂袖道:“太上尚不能前知百事,後曉千年,更何況隻是大羅巔峰的我潢清山祖師爺?

仙人尚不能揣人命運,況且如今世道仙人早已作古,以後不用再如此說了。

而且為師告訴過你,我潢清祖訓為不爭,不爭才能天下莫能與之爭,還要我再告訴你這個作為大師兄的一遍嗎?”

酈高達臉有愧色,“徒兒不敢。”

到鬍鬚也快如自己一般蒼白的酈高達,宋經綸氣色稍緩,“高達啊,你記住,我潢清祖師那句預言隻是對於後輩們的鼓勵勸慰話,他是怕後世子孫泄了一口前行的氣兒,你可知?”

“徒兒明白。”

“孟飛塵這個又是一代江湖傳人的標誌人物去世了,居然走到我這個前輩的前頭。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什麼時候便嗝屁不醒嘍。

那個孟飛塵的弟子叫什麼來著,對,葉昶。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連二十都不到便能附魔刀,闖青城了。

青城山真是命好,百餘年前有東乾遊,數十年前有孟飛塵,好在這個葉昶不是青城中人。

而且他有了魔刀,刀中妖魔氣早晚侵蝕他的神智,讓他變得嗜殺。

這會又是一個王高歌麼?

當年王高歌可是殺了不少人,將江湖都殺的有些風聲鶴唳了。

頭疼,這樣的人怎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

雖說我們與東乾遊有些淵源,可是我們潢清不能坐視不管這個徒孫危害江湖啊...”

酈高達麵有喜色問道:“那豈不是祖師爺說‘潢清當興,功蓋青城’的預言要在師傅這裡實現了?”

宋經綸勃然作色,一拂袖道:“太上尚不能前知百事,後曉千年,更何況隻是大羅巔峰的我潢清山祖師爺?

仙人尚不能揣人命運,況且如今世道仙人早已作古,以後不用再如此說了。

而且為師告訴過你,我潢清祖訓為不爭,不爭才能天下莫能與之爭,還要我再告訴你這個作為大師兄的一遍嗎?”

酈高達臉有愧色,“徒兒不敢。”

到鬍鬚也快如自己一般蒼白的酈高達,宋經綸氣色稍緩,“高達啊,你記住,我潢清祖師那句預言隻是對於後輩們的鼓勵勸慰話,他是怕後世子孫泄了一口前行的氣兒,你可知?”

“徒兒明白。”

“孟飛塵這個又是一代江湖傳人的標誌人物去世了,居然走到我這個前輩的前頭。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什麼時候便嗝屁不醒嘍。

那個孟飛塵的弟子叫什麼來著,對,葉昶。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連二十都不到便能附魔刀,闖青城了。

青城山真是命好,百餘年前有東乾遊,數十年前有孟飛塵,好在這個葉昶不是青城中人。

而且他有了魔刀,刀中妖魔氣早晚侵蝕他的神智,讓他變得嗜殺。

這會又是一個王高歌麼?

當年王高歌可是殺了不少人,將江湖都殺的有些風聲鶴唳了。

頭疼,這樣的人怎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

雖說我們與東乾遊有些淵源,可是我們潢清不能坐視不管這個徒孫危害江湖啊...”

酈高達麵有喜色問道:“那豈不是祖師爺說‘潢清當興,功蓋青城’的預言要在師傅這裡實現了?”

宋經綸勃然作色,一拂袖道:“太上尚不能前知百事,後曉千年,更何況隻是大羅巔峰的我潢清山祖師爺?

仙人尚不能揣人命運,況且如今世道仙人早已作古,以後不用再如此說了。

而且為師告訴過你,我潢清祖訓為不爭,不爭才能天下莫能與之爭,還要我再告訴你這個作為大師兄的一遍嗎?”

酈高達臉有愧色,“徒兒不敢。”

到鬍鬚也快如自己一般蒼白的酈高達,宋經綸氣色稍緩,“高達啊,你記住,我潢清祖師那句預言隻是對於後輩們的鼓勵勸慰話,他是怕後世子孫泄了一口前行的氣兒,你可知?”

“徒兒明白。”

“孟飛塵這個又是一代江湖傳人的標誌人物去世了,居然走到我這個前輩的前頭。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什麼時候便嗝屁不醒嘍。

那個孟飛塵的弟子叫什麼來著,對,葉昶。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連二十都不到便能附魔刀,闖青城了。

青城山真是命好,百餘年前有東乾遊,數十年前有孟飛塵,好在這個葉昶不是青城中人。

而且他有了魔刀,刀中妖魔氣早晚侵蝕他的神智,讓他變得嗜殺。

這會又是一個王高歌麼?

當年王高歌可是殺了不少人,將江湖都殺的有些風聲鶴唳了。

頭疼,這樣的人怎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

雖說我們與東乾遊有些淵源,可是我們潢清不能坐視不管這個徒孫危害江湖啊...”

酈高達麵有喜色問道:“那豈不是祖師爺說‘潢清當興,功蓋青城’的預言要在師傅這裡實現了?”

宋經綸勃然作色,一拂袖道:“太上尚不能前知百事,後曉千年,更何況隻是大羅巔峰的我潢清山祖師爺?

仙人尚不能揣人命運,況且如今世道仙人早已作古,以後不用再如此說了。

而且為師告訴過你,我潢清祖訓為不爭,不爭才能天下莫能與之爭,還要我再告訴你這個作為大師兄的一遍嗎?”

酈高達臉有愧色,“徒兒不敢。”

到鬍鬚也快如自己一般蒼白的酈高達,宋經綸氣色稍緩,“高達啊,你記住,我潢清祖師那句預言隻是對於後輩們的鼓勵勸慰話,他是怕後世子孫泄了一口前行的氣兒,你可知?”

“徒兒明白。”

“孟飛塵這個又是一代江湖傳人的標誌人物去世了,居然走到我這個前輩的前頭。我這把老骨頭,也不知什麼時候便嗝屁不醒嘍。

那個孟飛塵的弟子叫什麼來著,對,葉昶。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連二十都不到便能附魔刀,闖青城了。

青城山真是命好,百餘年前有東乾遊,數十年前有孟飛塵,好在這個葉昶不是青城中人。

而且他有了魔刀,刀中妖魔氣早晚侵蝕他的神智,讓他變得嗜殺。

這會又是一個王高歌麼?

當年王高歌可是殺了不少人,將江湖都殺的有些風聲鶴唳了。

頭疼,這樣的人怎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

雖說我們與東乾遊有些淵源,可是我們潢清不能坐視不管這個徒孫危害江湖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