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四十九章 徒弟來接你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四十九章 徒弟來接你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慧遠與葉昶兩個人踏空而來,甫一到青城範圍內,便到劉宗厚要用一記奔雷拳要殺孟飛塵。

慧遠用大羅修為控雪,使出一記與上次對付景修為如出一轍的控水技。

而匆忙趕來的葉昶到有人欺負自家老道,這他孃的還能忍?於是便有了那一驚雷之聲。

不過葉昶那一聲一出,從青城山一十五峰中便飛出四名白白鬚的青城道士。

四名青城道士同時出手,在主峰登雲前出現了一條白淡的真氣簾幕,將慧遠阻擋在登雲山外。

真氣簾幕上可達天,天空中又有電閃一道道無聲地連通簾幕,將真氣簾幕表層覆蓋上白色電弧。

原本欲一拳橫向掃出打在簾幕上的慧遠將拳頭頓在了簾幕前,不近分毫。

眼尖的慧遠已出這是青城萬霄雷陣的衍生品。藉助真氣層這個容器來承裝雷法。

“懸空寺半佛慧遠大師遠來做客,有失遠迎,還望恕罪。”為一個鶴童顏修為最高在天玄的乾字輩道士一甩浮塵,神態出塵道。

胖慧遠挺著愈福態的肚子,漂浮在半空中,施了一個佛禮道:“青城山就是這樣來歡迎客人的?”

“青城山罪徒違反青城人妖殊途的門規,自然要死。而慧遠大師素來與孟飛塵相善,因此,請慧遠大師待孟飛塵伏法,自然請大師入山。”

慧遠哈哈一笑,摸了摸大光頭道:“既然如此,今日便讓貧僧來試試你們青城這萬霄雷陣,如何破了當年老孟的刀意!”

“葉小子,山不納我,我當何之?”

飽受奔波之苦麵有疲色的葉昶此時卻嘿嘿一笑,微喘著粗氣卻中氣十足道:“那便我納山!”

輕咳一聲半吐出鮮血的孟飛塵到兩人到來,似乎也並不意外,揮了揮手道:“葉小子,若是你將我當師傅的話,便離去吧。”

葉昶臉色一緊,炯炯雙目盯著孟飛塵,“老道,若是老子不讓你死呢?”

孟飛塵渾不在意葉昶的雙眼,而是抬目向慧遠,又如出一轍道:“慧遠呐,若還把我當朋友,把葉小子帶走,你也離開這裡。”

慧遠摸了摸標誌性的大光頭,笑道:“老孟啊,

這件事兄弟我也隻好恕難從命了。雖然師傅說了很多道理,可對於我常常教徒弟破壞僧規戒律的和尚,我聽過麼?”

“若是眼睜睜著你老孟去死,我可做不到啊。”

慧遠大袖一拂,葉昶從與山頂等高處飄飄而下,衣袍獵獵作響,隻是那不忍卒睹的破爛衣衫卻是與老道同出一轍的寒磣啊。

落在登雲峰山腳的葉昶抬頭了高聳入雲如登天梯的台階,一腳邁出。

秋當玄一聲暴喝道:“攔下山下那個小乞丐。”

頓時,青城一些身穿道袍的徒子徒孫開始朝著葉昶身邊彙聚。

或許是鑒於葉昶實力太過低微,也可能是青城山那些覆命境界的高手不削於出手,因此青城山眾人隻有那些玄牝致虛境界的道士才紛紛出手阻攔。

葉昶剛上了不足五十階,便有當初那個華春擋道。

葉昶著這位老相識,並未頓足,神色微冷地從腰間抽出那柄雁翎刀。

單手倒提雁翎,修為已至末玄牝的葉昶迅猛踏步殺來。

刺啦一聲,一陣火花從葉昶與華春雙刀中迸濺而出。

兩道影子甫一接觸便迅速地又分離開來。

華春甩了甩手,虎口被方纔葉昶那一倒持而過的刀勁震得酥麻。

他心中無疑掀起驚濤駭浪,從第一次遇到葉昶到現在纔多長時間?這小子已經是這實力了?

不愧是能夠越境殺人的刀道孟飛塵的徒弟啊。

華春心裡開始有些畏懼,不過他還是緊了緊手中的刀,撥出一口氣。

他可是初致虛巔峰的高手啊,怎麼會害怕這麼一個玄牝境的?

華春似乎是在給自己壯膽,大吼一聲,“颻天劍!”

用刀使出劍法也算是青城一位祖師爺所創了。

在幾百年前刀與劍本就是不分家的,隻是隨著天下武功招式進步與精細劃分後,這纔有了刀劍之分。

不過颻天劍原本走的是空靈飄逸的奇巧路線,而在華春這一刀之下卻變成了霸道威猛、以力破萬法的剛勁之道。

颻天劍,不應該說颻天刀一出,華春眼前頓時有無數的刀影分化而出,絢爛異常。

無數刀影伴隨著華春那刀高高舉起,眨眼間便來到葉昶眼前炸裂而開。

葉昶冷冷一笑,“就憑你這颻天劍?還

不夠資格!”

“讓我教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颻天劍!”

葉昶雙手舉刀,用刀在虛空中劃出無數的與華春相同的刀影,隻不過刀影劃出後並未與華春那一樣炸裂,而是無數刀影又迅速凝結。

若是說一刀揮灑數隻殘影是花苞已放,那數刀彙聚成一個刀身,則是含羞花緊閉花蕾。

葉昶聽過老道向他講述颻天劍用刀的剛猛路線在於以點破麵,如用針,尖頭越小越是鋒利,越是有穿透力。

華春炸裂如煙花的刀影遇葉昶彙聚一線的刀身則是如冰遇暖陽烈日迅速消融。

一線之力的刀如割薄紙,將那一排刀影劃開,不弱於致虛之境的玄牝境猛然間將能用卻不得其要領精髓的華春轟下山,砸在了旁邊因修葺而顯得美觀的雜草中。

中招砸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華春,葉昶連上一眼都冇有,便又將目光通過登天階向山頂。

孟飛塵一對二,完全處於劣勢,壓榨的生命力葉昶能夠感覺的一點點的在消逝。

而使出蘊含無上佛法數拳擊碎那萬霄雷陣簾幕的慧遠則是正與青城山那四位乾字輩的長老不相上下地對決著。

以大羅之身的慧遠硬抗四人的萬霄雷陣卻不落下風,但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葉昶知道,自己即便是上了山也救不了孟飛塵,可是作為一個徒弟,葉昶不想要孟飛塵死了,卻無人收屍。

葉昶又一刀橫去,將身前一位實力僅僅隻在末玄牝的道士打得倒飛而出,繼而才一步掠出,不停的朝著山上飛奔而去。

“老道啊,徒弟來接你了。”

“讓我教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颻天劍!”

葉昶雙手舉刀,用刀在虛空中劃出無數的與華春相同的刀影,隻不過刀影劃出後並未與華春那一樣炸裂,而是無數刀影又迅速凝結。

若是說一刀揮灑數隻殘影是花苞已放,那數刀彙聚成一個刀身,則是含羞花緊閉花蕾。

葉昶聽過老道向他講述颻天劍用刀的剛猛路線在於以點破麵,如用針,尖頭越小越是鋒利,越是有穿透力。

華春炸裂如煙花的刀影遇葉昶彙聚一線的刀身則是如冰遇暖陽烈日迅速消融。

一線之力的刀如割薄紙,將那一排刀影劃開,不弱於致虛之境的玄牝境猛然間將能用卻不得其要領精髓的華春轟下山,砸在了旁邊因修葺而顯得美觀的雜草中。

中招砸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華春,葉昶連上一眼都冇有,便又將目光通過登天階向山頂。

孟飛塵一對二,完全處於劣勢,壓榨的生命力葉昶能夠感覺的一點點的在消逝。

而使出蘊含無上佛法數拳擊碎那萬霄雷陣簾幕的慧遠則是正與青城山那四位乾字輩的長老不相上下地對決著。

以大羅之身的慧遠硬抗四人的萬霄雷陣卻不落下風,但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葉昶知道,自己即便是上了山也救不了孟飛塵,可是作為一個徒弟,葉昶不想要孟飛塵死了,卻無人收屍。

葉昶又一刀橫去,將身前一位實力僅僅隻在末玄牝的道士打得倒飛而出,繼而才一步掠出,不停的朝著山上飛奔而去。

“老道啊,徒弟來接你了。”

“讓我教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颻天劍!”

葉昶雙手舉刀,用刀在虛空中劃出無數的與華春相同的刀影,隻不過刀影劃出後並未與華春那一樣炸裂,而是無數刀影又迅速凝結。

若是說一刀揮灑數隻殘影是花苞已放,那數刀彙聚成一個刀身,則是含羞花緊閉花蕾。

葉昶聽過老道向他講述颻天劍用刀的剛猛路線在於以點破麵,如用針,尖頭越小越是鋒利,越是有穿透力。

華春炸裂如煙花的刀影遇葉昶彙聚一線的刀身則是如冰遇暖陽烈日迅速消融。

一線之力的刀如割薄紙,將那一排刀影劃開,不弱於致虛之境的玄牝境猛然間將能用卻不得其要領精髓的華春轟下山,砸在了旁邊因修葺而顯得美觀的雜草中。

中招砸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華春,葉昶連上一眼都冇有,便又將目光通過登天階向山頂。

孟飛塵一對二,完全處於劣勢,壓榨的生命力葉昶能夠感覺的一點點的在消逝。

而使出蘊含無上佛法數拳擊碎那萬霄雷陣簾幕的慧遠則是正與青城山那四位乾字輩的長老不相上下地對決著。

以大羅之身的慧遠硬抗四人的萬霄雷陣卻不落下風,但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葉昶知道,自己即便是上了山也救不了孟飛塵,可是作為一個徒弟,葉昶不想要孟飛塵死了,卻無人收屍。

葉昶又一刀橫去,將身前一位實力僅僅隻在末玄牝的道士打得倒飛而出,繼而才一步掠出,不停的朝著山上飛奔而去。

“老道啊,徒弟來接你了。”

“讓我教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颻天劍!”

葉昶雙手舉刀,用刀在虛空中劃出無數的與華春相同的刀影,隻不過刀影劃出後並未與華春那一樣炸裂,而是無數刀影又迅速凝結。

若是說一刀揮灑數隻殘影是花苞已放,那數刀彙聚成一個刀身,則是含羞花緊閉花蕾。

葉昶聽過老道向他講述颻天劍用刀的剛猛路線在於以點破麵,如用針,尖頭越小越是鋒利,越是有穿透力。

華春炸裂如煙花的刀影遇葉昶彙聚一線的刀身則是如冰遇暖陽烈日迅速消融。

一線之力的刀如割薄紙,將那一排刀影劃開,不弱於致虛之境的玄牝境猛然間將能用卻不得其要領精髓的華春轟下山,砸在了旁邊因修葺而顯得美觀的雜草中。

中招砸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華春,葉昶連上一眼都冇有,便又將目光通過登天階向山頂。

孟飛塵一對二,完全處於劣勢,壓榨的生命力葉昶能夠感覺的一點點的在消逝。

而使出蘊含無上佛法數拳擊碎那萬霄雷陣簾幕的慧遠則是正與青城山那四位乾字輩的長老不相上下地對決著。

以大羅之身的慧遠硬抗四人的萬霄雷陣卻不落下風,但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葉昶知道,自己即便是上了山也救不了孟飛塵,可是作為一個徒弟,葉昶不想要孟飛塵死了,卻無人收屍。

葉昶又一刀橫去,將身前一位實力僅僅隻在末玄牝的道士打得倒飛而出,繼而才一步掠出,不停的朝著山上飛奔而去。

“老道啊,徒弟來接你了。”

“讓我教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颻天劍!”

葉昶雙手舉刀,用刀在虛空中劃出無數的與華春相同的刀影,隻不過刀影劃出後並未與華春那一樣炸裂,而是無數刀影又迅速凝結。

若是說一刀揮灑數隻殘影是花苞已放,那數刀彙聚成一個刀身,則是含羞花緊閉花蕾。

葉昶聽過老道向他講述颻天劍用刀的剛猛路線在於以點破麵,如用針,尖頭越小越是鋒利,越是有穿透力。

華春炸裂如煙花的刀影遇葉昶彙聚一線的刀身則是如冰遇暖陽烈日迅速消融。

一線之力的刀如割薄紙,將那一排刀影劃開,不弱於致虛之境的玄牝境猛然間將能用卻不得其要領精髓的華春轟下山,砸在了旁邊因修葺而顯得美觀的雜草中。

中招砸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華春,葉昶連上一眼都冇有,便又將目光通過登天階向山頂。

孟飛塵一對二,完全處於劣勢,壓榨的生命力葉昶能夠感覺的一點點的在消逝。

而使出蘊含無上佛法數拳擊碎那萬霄雷陣簾幕的慧遠則是正與青城山那四位乾字輩的長老不相上下地對決著。

以大羅之身的慧遠硬抗四人的萬霄雷陣卻不落下風,但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葉昶知道,自己即便是上了山也救不了孟飛塵,可是作為一個徒弟,葉昶不想要孟飛塵死了,卻無人收屍。

葉昶又一刀橫去,將身前一位實力僅僅隻在末玄牝的道士打得倒飛而出,繼而才一步掠出,不停的朝著山上飛奔而去。

“老道啊,徒弟來接你了。”

“讓我教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颻天劍!”

葉昶雙手舉刀,用刀在虛空中劃出無數的與華春相同的刀影,隻不過刀影劃出後並未與華春那一樣炸裂,而是無數刀影又迅速凝結。

若是說一刀揮灑數隻殘影是花苞已放,那數刀彙聚成一個刀身,則是含羞花緊閉花蕾。

葉昶聽過老道向他講述颻天劍用刀的剛猛路線在於以點破麵,如用針,尖頭越小越是鋒利,越是有穿透力。

華春炸裂如煙花的刀影遇葉昶彙聚一線的刀身則是如冰遇暖陽烈日迅速消融。

一線之力的刀如割薄紙,將那一排刀影劃開,不弱於致虛之境的玄牝境猛然間將能用卻不得其要領精髓的華春轟下山,砸在了旁邊因修葺而顯得美觀的雜草中。

中招砸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華春,葉昶連上一眼都冇有,便又將目光通過登天階向山頂。

孟飛塵一對二,完全處於劣勢,壓榨的生命力葉昶能夠感覺的一點點的在消逝。

而使出蘊含無上佛法數拳擊碎那萬霄雷陣簾幕的慧遠則是正與青城山那四位乾字輩的長老不相上下地對決著。

以大羅之身的慧遠硬抗四人的萬霄雷陣卻不落下風,但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葉昶知道,自己即便是上了山也救不了孟飛塵,可是作為一個徒弟,葉昶不想要孟飛塵死了,卻無人收屍。

葉昶又一刀橫去,將身前一位實力僅僅隻在末玄牝的道士打得倒飛而出,繼而才一步掠出,不停的朝著山上飛奔而去。

“老道啊,徒弟來接你了。”

“讓我教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颻天劍!”

葉昶雙手舉刀,用刀在虛空中劃出無數的與華春相同的刀影,隻不過刀影劃出後並未與華春那一樣炸裂,而是無數刀影又迅速凝結。

若是說一刀揮灑數隻殘影是花苞已放,那數刀彙聚成一個刀身,則是含羞花緊閉花蕾。

葉昶聽過老道向他講述颻天劍用刀的剛猛路線在於以點破麵,如用針,尖頭越小越是鋒利,越是有穿透力。

華春炸裂如煙花的刀影遇葉昶彙聚一線的刀身則是如冰遇暖陽烈日迅速消融。

一線之力的刀如割薄紙,將那一排刀影劃開,不弱於致虛之境的玄牝境猛然間將能用卻不得其要領精髓的華春轟下山,砸在了旁邊因修葺而顯得美觀的雜草中。

中招砸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華春,葉昶連上一眼都冇有,便又將目光通過登天階向山頂。

孟飛塵一對二,完全處於劣勢,壓榨的生命力葉昶能夠感覺的一點點的在消逝。

而使出蘊含無上佛法數拳擊碎那萬霄雷陣簾幕的慧遠則是正與青城山那四位乾字輩的長老不相上下地對決著。

以大羅之身的慧遠硬抗四人的萬霄雷陣卻不落下風,但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葉昶知道,自己即便是上了山也救不了孟飛塵,可是作為一個徒弟,葉昶不想要孟飛塵死了,卻無人收屍。

葉昶又一刀橫去,將身前一位實力僅僅隻在末玄牝的道士打得倒飛而出,繼而才一步掠出,不停的朝著山上飛奔而去。

“老道啊,徒弟來接你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