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四十八章 誰動我師,我要誰死!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四十八章 誰動我師,我要誰死!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青城主峰名登雲,是八百年前初代掌門取‘登山上青雲’五字鳳頭龍尾而成,其意大抵指青城山朝道教祖庭登雲,也是指青城道士登雲入仙人之列。

登雲峰山頂大殿前,有三人舉頭望天,天上有驚雷陣陣,有電閃劃破長空,有烏雲密佈,有漸密大雪。

電閃雷鳴中又有金龍露爪,自滾滾雷雲探而出,有龍目驚雲,有龍嘯震天。

三人中站在中間負手而立的白白鬚,是當年‘青城五徒’的二徒,修歡喜道不修悲苦道的後明哲。

左手邊頭斑白較後明哲年輕硬朗些的是以黑麪不近人情著稱的青城三徒,秋當玄。

右手邊最為年輕樣貌隻有二三十歲的抱劍青年則是年紀最小,一雙劍眉攝男人更攝女人的五徒,孫溪。

年紀最小,打小便最受四位師兄疼愛的孫溪著這奇觀異象,喃喃道:“二師兄,三師兄,你們說他倆誰更勝一籌?還是不分上下?”

負責掌青城一山刑罰的秋當玄冷冰冰,毫無一絲溫和語氣呆板答道:“孟飛塵破了青城門規,而掌門師兄為青城清理門戶,自然是掌門師兄以義戰不義者勝。”

回過神來的孫溪與站在中間的後明哲一陣苦笑,既然已經知道答案,何必再問?

三人中作為掌刑罰不近人情的秋當玄最是支援掌門大師兄大義滅親之舉,再加上他素來便與性情灑脫不羈於物的一身儒雅英雄氣的孟飛塵不相善,更是勢若水火。

而抱劍孫溪則是打小對孟飛塵這個小師兄相親善,孫溪是青城五徒中上山最晚的一人,自小便跟隨著當時練刀的孟飛塵一同修行,在餘口山又親眼目睹了孟飛塵那開山一刀。

因此他從小便對孟飛塵敬仰有加。

他對於同樣照顧自己的大師兄要大義滅親這件事還是有著不小的隔閡,甚至可以說是不讚同的。

至於已找到孟飛塵說以利害的老好人後明哲不管心眼裡是偏向誰,但表麵上卻是不偏不倚。

青城五徒眾生相一覽無餘。

正在此時,劉宗厚動了,身子大步跨出,而後做了一個青城起手式,一拳探出,一拳回肘。

緊接著又將雙拳

互換位置,變為一拳回肘,一拳探出。

霎那間,如女人臉說變就變的陰沉天空中出現了一個龍捲,龍捲旋轉攪動天空。

低沉的烏雲宛如就在頭頂三尺之處,隨時都有覆蓋而下,蓋天遮地的可能。

龍捲之中有電閃而過,那道電閃朝著孟飛塵劃下。

與地上霹靂而來的劉宗厚遙相呼應。

不知是電隨人,還是人控電。

閃電未至,被雲遮霧繞的金龍便猛然間現了身形,一個金燦燦的龍出現在了閃電正前方。

張開腥氣沖人的大口活生生地吞了那道聲勢奪人的閃電。

甫一入口,金龍渾身金鱗便忽然乍起,碩大無比的身軀在長空翻滾,仰天長嘯起來。

相接觸的兩人一人握拳轟出,一人雙手抱刀開山砸去。

氣勢恢弘。

天上的巨龍在經曆最後一次能散烏雲的長嘯後,從痛苦猙獰中恢複過來,又變成了那個龍目滾圓,神情冷淡的龍樣。

與孟飛塵交手的劉宗厚身子也倒飛而出,從半空真君殿上跌落在地麵,砸出一個大坑。

電閃滅,人亦敗。

大坑之下,原本若人間謫仙人的劉宗厚衣衫襤褸,從大坑中詭異漂浮而出,脫臼的左臂滴滴答答地流著猩紅鮮血,口中起起伏伏地喘著粗氣。

敗下陣的劉宗厚抬起怨毒的雙目,盯著天上的孟飛塵,“孟飛塵,當年女人我搶不過你,打架也打不過你,可如今,你已經跌境,命不久矣,為什麼我依舊不是你的對手?”

劉宗厚用最大的氣力吼出,“為什麼?!”

仰天吼出一聲的劉宗厚拳骨之間又有雷鳴呼嘯,電弧從拳頭奔襲至全身各處,將他整個人包裹。

一道清脆劈裡啪啦聲響起,劉宗厚如電閃般又一拳奔雷揮灑而來。

背靠巨龍,懸浮在虛空中衣袍獵獵的孟飛塵冷漠又複雜地了一眼那個自大坑而來的劉宗厚,將手中浮塵朝著天際一甩而出。

而後也將身體暴射向自下而上的劉宗厚。

隻不過在孟飛塵快要將使出的亢龍與奔雷相撞是,卻詭異將手臂一旋,原本霸道威猛的龍卻變為了一條陰森詭測的巨蟒一般,朝著劉宗厚纏繞而去。

孟飛塵用一條左臂被奔雷雷弧擦傷的代價,成功用身體鎖

住劉宗厚。

那條金色巨龍如巨蟒盤桓,緊緊纏住劉宗厚。

抱住劉宗厚的孟飛塵閉上了眼睛,口中喃喃道:“因為汝心有物,卻獨獨無道啊。”

劃破天際又回來的浮塵刀刀尖不停的從劉宗厚身後徑直殺來。

原來孟飛塵竟想要同歸於儘!

閉上眼睛的孟飛塵靠著劉宗厚,在他耳邊低語道:“劉宗厚,這十年我恨你,每天想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殺了你。可你救過我的命,青蝶的命啊!”

“我們倆共同赴死,難道不是最好的結果嗎?”

劉宗厚瞳孔急縮,全身雷弧閃爍,想要掙紮出孟飛塵的強人鎖男。

可終究卻是徒勞無功。

就在浮塵刀一穿二人而過,距離劉宗厚隻有兩寸時,兩根手指出現在了刀身上,將來勢不減的刀硬生生停住。

刀身也因此而不斷顫鳴。

秋當玄一隻手將浮塵刀甩出,另一隻手化掌拍在孟飛塵左肩傷口上。

吃痛的孟飛塵雙臂一鬆,便被劉宗厚鑽了空子,逃離了孟飛塵的掌控。

救下劉宗厚的秋當玄冷冰冰道:“孟飛塵,你個棄徒想要殺掌門,就先過了我這一關!”

“掌門師兄,你我一同拿下這個青城叛逆!”

秋當玄與劉宗厚對視一眼,兩人同時一閃而出。

一人用掌,一人用拳朝著暫未握刀的孟飛塵排山倒海而來。

孟飛塵腳尖在虛空中玄妙一點,身體開始暴退,宛若立於龍之上。

又將右手臨虛一握,浮塵刀神奇地出現在他右手之上。

此時劉宗厚兩人也已至身前,一人奔雷拳,一人滄海掌。

一人似雷霆霹靂,一人如波濤洶湧澎湃。

孟飛塵在兩位師兄一位大羅一位天玄的聯手攻擊下迅速落入下風。

初時入大羅的氣勢如虹也漸漸如滾水冷卻一般,漸漸再而衰,三而竭。

抱劍的孫溪劍眉一挑,就要縱身飛出,可卻被身邊的後明哲攔下。

“二師兄,你為何攔我,大師兄和三師兄二打一,讓我去助四師兄一劍之力!”孫溪義憤填膺道。

後明哲搖搖頭,“不是我要攔你,是你的四師兄讓我攔著你。

前幾天我去找過他,他知你定會出手助他,所以讓我攔下你。

你的四師兄一心求死,

他不想連累了你。”

孫溪握了握拳,又鬆開了手,轉身進屋內打坐,“明日我便下山,和當年與四師兄一樣去遊曆,這個青城冇什麼值得留戀了。”

後明哲負手而立抬頭了天,歎了一口氣。

三人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一陣陣金鐵嗡鳴聲在青城主峰登雲上一處處角落上響起,不見人影見殘影。

兀然一個破爛身影從天空中飛速跌落而下。

如隕石墜地。

砰然一聲,砸在主峰空地上。

劉宗厚冷笑一聲,一瞬而去,一瞬而回,隻不過回來時手中多了一個人。

孟飛塵。

劉宗厚左手抓住孟飛塵衣領,右手有電弧劃過,一股狠辣從眼眸中一閃而過,也有一股猶豫恍然。

不過最終邪惡戰勝慈悲,惡鬼超過菩薩。

“孟飛塵,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在今日瞭解罷。”

劉宗厚帶著電弧的一拳轟出。

不過就在這時,天上飄零的雪花驟然間彙聚,一片片雪花組成了一層薄如蟬翼美麗帶著冰冷的雪花牆,橫亙在劉宗厚那一拳之前。

一拳,詭異的牆依然聳立而劉宗厚卻是被彈震盪出數丈之外!

一個強勢至極又殺氣十足的聲音如洪鐘響起。

“誰動我師,我要誰死!”

孫溪握了握拳,又鬆開了手,轉身進屋內打坐,“明日我便下山,和當年與四師兄一樣去遊曆,這個青城冇什麼值得留戀了。”

後明哲負手而立抬頭了天,歎了一口氣。

三人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一陣陣金鐵嗡鳴聲在青城主峰登雲上一處處角落上響起,不見人影見殘影。

兀然一個破爛身影從天空中飛速跌落而下。

如隕石墜地。

砰然一聲,砸在主峰空地上。

劉宗厚冷笑一聲,一瞬而去,一瞬而回,隻不過回來時手中多了一個人。

孟飛塵。

劉宗厚左手抓住孟飛塵衣領,右手有電弧劃過,一股狠辣從眼眸中一閃而過,也有一股猶豫恍然。

不過最終邪惡戰勝慈悲,惡鬼超過菩薩。

“孟飛塵,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在今日瞭解罷。”

劉宗厚帶著電弧的一拳轟出。

不過就在這時,天上飄零的雪花驟然間彙聚,一片片雪花組成了一層薄如蟬翼美麗帶著冰冷的雪花牆,橫亙在劉宗厚那一拳之前。

一拳,詭異的牆依然聳立而劉宗厚卻是被彈震盪出數丈之外!

一個強勢至極又殺氣十足的聲音如洪鐘響起。

“誰動我師,我要誰死!”

孫溪握了握拳,又鬆開了手,轉身進屋內打坐,“明日我便下山,和當年與四師兄一樣去遊曆,這個青城冇什麼值得留戀了。”

後明哲負手而立抬頭了天,歎了一口氣。

三人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一陣陣金鐵嗡鳴聲在青城主峰登雲上一處處角落上響起,不見人影見殘影。

兀然一個破爛身影從天空中飛速跌落而下。

如隕石墜地。

砰然一聲,砸在主峰空地上。

劉宗厚冷笑一聲,一瞬而去,一瞬而回,隻不過回來時手中多了一個人。

孟飛塵。

劉宗厚左手抓住孟飛塵衣領,右手有電弧劃過,一股狠辣從眼眸中一閃而過,也有一股猶豫恍然。

不過最終邪惡戰勝慈悲,惡鬼超過菩薩。

“孟飛塵,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在今日瞭解罷。”

劉宗厚帶著電弧的一拳轟出。

不過就在這時,天上飄零的雪花驟然間彙聚,一片片雪花組成了一層薄如蟬翼美麗帶著冰冷的雪花牆,橫亙在劉宗厚那一拳之前。

一拳,詭異的牆依然聳立而劉宗厚卻是被彈震盪出數丈之外!

一個強勢至極又殺氣十足的聲音如洪鐘響起。

“誰動我師,我要誰死!”

孫溪握了握拳,又鬆開了手,轉身進屋內打坐,“明日我便下山,和當年與四師兄一樣去遊曆,這個青城冇什麼值得留戀了。”

後明哲負手而立抬頭了天,歎了一口氣。

三人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一陣陣金鐵嗡鳴聲在青城主峰登雲上一處處角落上響起,不見人影見殘影。

兀然一個破爛身影從天空中飛速跌落而下。

如隕石墜地。

砰然一聲,砸在主峰空地上。

劉宗厚冷笑一聲,一瞬而去,一瞬而回,隻不過回來時手中多了一個人。

孟飛塵。

劉宗厚左手抓住孟飛塵衣領,右手有電弧劃過,一股狠辣從眼眸中一閃而過,也有一股猶豫恍然。

不過最終邪惡戰勝慈悲,惡鬼超過菩薩。

“孟飛塵,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在今日瞭解罷。”

劉宗厚帶著電弧的一拳轟出。

不過就在這時,天上飄零的雪花驟然間彙聚,一片片雪花組成了一層薄如蟬翼美麗帶著冰冷的雪花牆,橫亙在劉宗厚那一拳之前。

一拳,詭異的牆依然聳立而劉宗厚卻是被彈震盪出數丈之外!

一個強勢至極又殺氣十足的聲音如洪鐘響起。

“誰動我師,我要誰死!”

孫溪握了握拳,又鬆開了手,轉身進屋內打坐,“明日我便下山,和當年與四師兄一樣去遊曆,這個青城冇什麼值得留戀了。”

後明哲負手而立抬頭了天,歎了一口氣。

三人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一陣陣金鐵嗡鳴聲在青城主峰登雲上一處處角落上響起,不見人影見殘影。

兀然一個破爛身影從天空中飛速跌落而下。

如隕石墜地。

砰然一聲,砸在主峰空地上。

劉宗厚冷笑一聲,一瞬而去,一瞬而回,隻不過回來時手中多了一個人。

孟飛塵。

劉宗厚左手抓住孟飛塵衣領,右手有電弧劃過,一股狠辣從眼眸中一閃而過,也有一股猶豫恍然。

不過最終邪惡戰勝慈悲,惡鬼超過菩薩。

“孟飛塵,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在今日瞭解罷。”

劉宗厚帶著電弧的一拳轟出。

不過就在這時,天上飄零的雪花驟然間彙聚,一片片雪花組成了一層薄如蟬翼美麗帶著冰冷的雪花牆,橫亙在劉宗厚那一拳之前。

一拳,詭異的牆依然聳立而劉宗厚卻是被彈震盪出數丈之外!

一個強勢至極又殺氣十足的聲音如洪鐘響起。

“誰動我師,我要誰死!”

孫溪握了握拳,又鬆開了手,轉身進屋內打坐,“明日我便下山,和當年與四師兄一樣去遊曆,這個青城冇什麼值得留戀了。”

後明哲負手而立抬頭了天,歎了一口氣。

三人戰鬥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一陣陣金鐵嗡鳴聲在青城主峰登雲上一處處角落上響起,不見人影見殘影。

兀然一個破爛身影從天空中飛速跌落而下。

如隕石墜地。

砰然一聲,砸在主峰空地上。

劉宗厚冷笑一聲,一瞬而去,一瞬而回,隻不過回來時手中多了一個人。

孟飛塵。

劉宗厚左手抓住孟飛塵衣領,右手有電弧劃過,一股狠辣從眼眸中一閃而過,也有一股猶豫恍然。

不過最終邪惡戰勝慈悲,惡鬼超過菩薩。

“孟飛塵,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在今日瞭解罷。”

劉宗厚帶著電弧的一拳轟出。

不過就在這時,天上飄零的雪花驟然間彙聚,一片片雪花組成了一層薄如蟬翼美麗帶著冰冷的雪花牆,橫亙在劉宗厚那一拳之前。

一拳,詭異的牆依然聳立而劉宗厚卻是被彈震盪出數丈之外!

一個強勢至極又殺氣十足的聲音如洪鐘響起。

“誰動我師,我要誰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