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二十五章 舔狗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二十五章 舔狗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知曉一個道理,這世間根本冇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情,即便是有,那張西瓜大抑或是芝麻綠豆小的餡餅也不會掉在自己身上。

如今的練武同樣是如此,想要不勞而獲而守株待兔的人永遠也練不出武功修不出大羅。

葉昶早早起床在悅文客棧後院裡練了刀後,便滿身臭汗地去洗漱。

甫一進門,剛剛睡醒,還睡眼惺忪的慧遠大和尚就隨之而來,幽怨地對著葉昶道:“葉小子啊,我一醒來就不到了一禪。

你姐姐家那個小丫鬟告訴我,一禪一大早就跟著你三姐去了鬨市,說是要嚐嚐益青城的早餐有什麼地道風味。”

慧遠宛如一個深閨怨婦般抱怨著,“你三姐既然有丫鬟,為啥還要和我搶一禪啊。”

“這個臭不要臉的一禪,天天惦記著我姐。”

“大和尚,你徒弟不應該你自己管嗎?一禪這小子是動了春心,犯了你們佛門清規戒律了。”

慧遠雙手負在身後,而後又雙手放於身前,一隻手手背擊打一隻手的手心,打了幾下才瞪大眼珠子道:

“一禪這混小子,我以前就是誆誆他,他怎麼還真信了?

若是讓我掌門師傅知道了我常常勸導一禪找媳婦,那他還不打死我啊。”

葉昶聽著前半句還算的上那麼一回事,可怎麼越往後聽,越覺得慧遠這大和尚對寺院清規戒律倒不是怎麼在乎,反而在意他掌門師傅是否打他更加多一點呢?

“夢舞,我來,我來拿!”

“一禪,不用,我自己來拿就好。”

葉昶正和慧遠說著話便遠遠聽到了一禪那帶著三分諂媚的嗓音。

樓下一禪手中大包小籃地拎著各式各樣的東西。而反觀葉夢舞則是雙手空無一物。

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葉昶嘖嘖嘴,雖說現在一禪這個舔狗努力討好自家姐姐依舊不爽,可畢竟說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這也不好收回啊。

可是葉昶現在著兩人,怎麼...有三分夫妻相?

呸!有個屁!

葉昶對於一禪這種死皮賴臉地連夢舞都他孃的喊上了的行徑極為不齒,咬牙切齒地冷哼一聲,便離開了

吃過早飯,葉昶了坐在客廳中臉上氾濫著不知所謂笑容的一禪,問道:

“一禪,今日去荀府。”

一禪被打斷,托著腮的手放下,嗤之以鼻道:

“葉子啊,荀家大小姐將豬妖委托給你了,又不是我,不去。”

“再說了,夢舞一會說不定....”

葉昶動腳對著一禪那尚未痊癒的後臀猛踢了一下,歇斯底裡地吼道:

“你他孃的,夢舞是你叫的?叫姐!”

“淨想著賺老子便宜!”

葉昶怒氣沖沖地上了樓,偷偷摸摸似的葉夢舞的房間,“姐,你有冇有覺得一禪這小子有些不對勁?”

正坐在梳妝檯塗抹胭脂水粉打扮的葉夢舞聽到後,奇怪問道:

“小昶,你怎麼鬼鬼祟祟的?一禪怎麼了?挺好的啊。

小晴被你攆回家給老爹報平安走了,一禪剛好陪我一起去逛街。”

葉昶著滿臉迷惑的葉夢舞,“姐,你冇有感覺一禪這小子太過殷勤?”

“有麼?你練刀冇有時間和我一起,所以一禪陪著我...”

葉昶敗下了陣,照這麼說來,是自己忙於修煉,纔給了一禪可乘之機?

葉昶咬咬牙,轉念間又想到,若是讓一禪和大和尚師徒倆去護送葉夢舞回家,那豈不是送狼入虎口?

好在方纔現大和尚態度好像也對於一禪找小孃的態度也不讚同,蠱惑蠱惑大和尚,讓他把一禪這隻野狼住啊。

葉昶與老道一道去了荀府。

在去的路上,昨天沉醉不知歸路的老道便笑著對葉昶計劃,有了這隻豬妖,葉昶就可以多多和這隻皮糙肉厚的妖精練練招式,習武閉門造車的路子是如何也行不通的,隻有兩個人相互切磋,明白了自家刀法的不足之處後才能逐漸完善。

有的人練刀練出個所以然,停滯不前,究其原因便是隻是一味的向壁。

如今的老道似乎纔是真正的將葉昶當作自家徒弟對待,見縫插針地傳授葉昶武藝。

當然,隻是相對於教導武藝修行上的事情的。

在其他方麵,老道依舊非打即罵,一口一個老子,何曾有半分仙風道骨的樣子。

老道不隻教導葉昶一線扶金搖的要訣法門,與此同時還有各種各樣老道作為刀道數十年的見識。

近幾天,老道傳授的還有一套拳法,仙龍拳。

按照老道的說法,不求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那好歹要多粗通幾門武藝,藝多不壓身哪。

仙龍拳共有五式,按五獸之力層層遞進,逐步而生。

葉昶如今才堪堪修行幾日,還依舊在第一式借羊力而行的羚羊抵角上。

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而習武同樣怕找錯了恩師對象。

因為有老道這個至少曾經站在巔峰的高手教導,所以葉昶能夠比一般人少走許多的彎路。

就比如這不是青城山,卻被老道所得的仙龍拳,第一式分為兩重,單角抵力和雙牙拱翎。

其精髓所在便是那一往無前,橫衝直撞的太歲蠻力,而蠻力之中又蘊含著屬於羚羊中的綿力。

若是葉昶冇有老道這位名師,他也會陷入正常修行者的注蠻不注綿之中。

葉昶進荀府家門,根本不需要負責守在門口的家丁通報,便直接推門而入了。

昨日那一場與矮壯漢子石山的那一場在他們眼中已經算精彩萬分的表演已深深烙在記憶中,還是最深處的那一區域。

朱晃此時已經成了人麵,不知他是化形出了岔子還是如何,這個豬妖每次在大悲大喜之時,總會經不住地顯露出本相。

葉昶偷偷地打量一下依舊遮麵不示人的石榴荀依翠,忍不住想到,若是這姑娘與朱晃這朱妖在搖晃床榻時,一個掉了麵紗,一個露了本相,會如何?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這一人一妖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很是般配的。

隻不過葉昶今日見到朱晃與荀依翠,卻冇有現想象中朱晃的神清氣爽與石榴姐姐的臉色紅潤。

這就不得不讓葉昶多想,兩個人還未行那夫妻之禮。

不明真相的葉昶當然不知道,昨晚荀高傑這個老頭子一宿未睡,就差搬了一張小板凳堵在荀依翠房間門口了。

行百裡者半九十,他怕就在這一夜這兩個人做出什麼齷齪勾當來,功虧一簣啊!

石榴姐姐的黑白陰陽臉按照太極之法而成。

青城典籍中有一句顯淺卻又晦澀的話描述它:執陰陽,辨生死。

臨行的朱晃背後依舊揹著那把灰色粗布包裹的通體黝黑的棍子,而腰間卻多了一把古

樸刀鞘。

刀鞘之中有墨刀。

朱晃到葉昶過來,笑得咧開嘴地走了過來。

“俺家娘子說你是用刀的,讓俺把這把刀給你用。”

“這把墨刀是我之前在一處洞府中所得,當年有個占山為王的致虛境妖精不懷好意地把這柄刀給我。

俺抽出來一耍,便感覺全身彷彿被鬼附了體,殺意沖天,就直接把那個致虛境界的妖精和他的洞府都殺了個精光。

事後俺也被嚇的一身冷汗。”

“這把刀俺也琢磨不出來個所以然,便交給你了,等你琢磨出來再使用。”

聽到朱晃這話,老道起了心思,這麼邪門?

老道心念一動,一縷真氣抽出,原本剛到葉昶手中的墨刀似是長了腿,從刀鞘中嗤啦而出,飛到了老道手中。

老道單手一握,觸手冰涼。

他雖然境界大跌,可他對真氣的領悟更加深刻,自然能耍出一些極為花哨的小手段。

葉昶緊緊將目光盯向老道,手不自覺地握在腰間刀柄之上。

朱晃也如出一轍地做出欲抽棍之勢。

片刻,老道驟然睜開了閉上的眼睛,渾身氣勢一凝,葉昶與朱晃緊張地手心出汗,雙雙翻騰出體內真氣。

可就在這時,劍拔弩張的氣氛陡然消失,隻聽到老道罵罵咧咧:“啥都冇有感覺到...”

“...”

老道伸指朝著刀身一彈,嗡鳴聲乍起,刀顫鳴不止。

老道又將刀反覆拿來拿去,或者乾脆嘗試真氣灌注毀掉它,無一例外,統統行不通。

最後老道屈指一彈,刀鏘然入鞘。

老道皺著眉頭:“既然如此,葉小子你便先掛在腰間罷,反正左右也不礙你事。”

“這種事情本就不能用常理來推敲,有緣他自會顯露本相,無緣也強求不來。”

葉昶隻能哭笑不得,就把這把不知深淺真相的墨刀當作一個尋常兵器來用唄。

——仙龍拳,共五重,羊、虎、牛、象、龍層層而進為五力,刀仙於世而用,世人猜此招為其所創,然刀仙否之,此必超世之才亦有守虛之風邪!

刀鞘之中有墨刀。

朱晃到葉昶過來,笑得咧開嘴地走了過來。

“俺家娘子說你是用刀的,讓俺把這把刀給你用。”

“這把墨刀是我之前在一處洞府中所得,當年有個占山為王的致虛境妖精不懷好意地把這柄刀給我。

俺抽出來一耍,便感覺全身彷彿被鬼附了體,殺意沖天,就直接把那個致虛境界的妖精和他的洞府都殺了個精光。

事後俺也被嚇的一身冷汗。”

“這把刀俺也琢磨不出來個所以然,便交給你了,等你琢磨出來再使用。”

聽到朱晃這話,老道起了心思,這麼邪門?

老道心念一動,一縷真氣抽出,原本剛到葉昶手中的墨刀似是長了腿,從刀鞘中嗤啦而出,飛到了老道手中。

老道單手一握,觸手冰涼。

他雖然境界大跌,可他對真氣的領悟更加深刻,自然能耍出一些極為花哨的小手段。

葉昶緊緊將目光盯向老道,手不自覺地握在腰間刀柄之上。

朱晃也如出一轍地做出欲抽棍之勢。

片刻,老道驟然睜開了閉上的眼睛,渾身氣勢一凝,葉昶與朱晃緊張地手心出汗,雙雙翻騰出體內真氣。

可就在這時,劍拔弩張的氣氛陡然消失,隻聽到老道罵罵咧咧:“啥都冇有感覺到...”

“...”

老道伸指朝著刀身一彈,嗡鳴聲乍起,刀顫鳴不止。

老道又將刀反覆拿來拿去,或者乾脆嘗試真氣灌注毀掉它,無一例外,統統行不通。

最後老道屈指一彈,刀鏘然入鞘。

老道皺著眉頭:“既然如此,葉小子你便先掛在腰間罷,反正左右也不礙你事。”

“這種事情本就不能用常理來推敲,有緣他自會顯露本相,無緣也強求不來。”

葉昶隻能哭笑不得,就把這把不知深淺真相的墨刀當作一個尋常兵器來用唄。

——仙龍拳,共五重,羊、虎、牛、象、龍層層而進為五力,刀仙於世而用,世人猜此招為其所創,然刀仙否之,此必超世之才亦有守虛之風邪!

刀鞘之中有墨刀。

朱晃到葉昶過來,笑得咧開嘴地走了過來。

“俺家娘子說你是用刀的,讓俺把這把刀給你用。”

“這把墨刀是我之前在一處洞府中所得,當年有個占山為王的致虛境妖精不懷好意地把這柄刀給我。

俺抽出來一耍,便感覺全身彷彿被鬼附了體,殺意沖天,就直接把那個致虛境界的妖精和他的洞府都殺了個精光。

事後俺也被嚇的一身冷汗。”

“這把刀俺也琢磨不出來個所以然,便交給你了,等你琢磨出來再使用。”

聽到朱晃這話,老道起了心思,這麼邪門?

老道心念一動,一縷真氣抽出,原本剛到葉昶手中的墨刀似是長了腿,從刀鞘中嗤啦而出,飛到了老道手中。

老道單手一握,觸手冰涼。

他雖然境界大跌,可他對真氣的領悟更加深刻,自然能耍出一些極為花哨的小手段。

葉昶緊緊將目光盯向老道,手不自覺地握在腰間刀柄之上。

朱晃也如出一轍地做出欲抽棍之勢。

片刻,老道驟然睜開了閉上的眼睛,渾身氣勢一凝,葉昶與朱晃緊張地手心出汗,雙雙翻騰出體內真氣。

可就在這時,劍拔弩張的氣氛陡然消失,隻聽到老道罵罵咧咧:“啥都冇有感覺到...”

“...”

老道伸指朝著刀身一彈,嗡鳴聲乍起,刀顫鳴不止。

老道又將刀反覆拿來拿去,或者乾脆嘗試真氣灌注毀掉它,無一例外,統統行不通。

最後老道屈指一彈,刀鏘然入鞘。

老道皺著眉頭:“既然如此,葉小子你便先掛在腰間罷,反正左右也不礙你事。”

“這種事情本就不能用常理來推敲,有緣他自會顯露本相,無緣也強求不來。”

葉昶隻能哭笑不得,就把這把不知深淺真相的墨刀當作一個尋常兵器來用唄。

——仙龍拳,共五重,羊、虎、牛、象、龍層層而進為五力,刀仙於世而用,世人猜此招為其所創,然刀仙否之,此必超世之才亦有守虛之風邪!

刀鞘之中有墨刀。

朱晃到葉昶過來,笑得咧開嘴地走了過來。

“俺家娘子說你是用刀的,讓俺把這把刀給你用。”

“這把墨刀是我之前在一處洞府中所得,當年有個占山為王的致虛境妖精不懷好意地把這柄刀給我。

俺抽出來一耍,便感覺全身彷彿被鬼附了體,殺意沖天,就直接把那個致虛境界的妖精和他的洞府都殺了個精光。

事後俺也被嚇的一身冷汗。”

“這把刀俺也琢磨不出來個所以然,便交給你了,等你琢磨出來再使用。”

聽到朱晃這話,老道起了心思,這麼邪門?

老道心念一動,一縷真氣抽出,原本剛到葉昶手中的墨刀似是長了腿,從刀鞘中嗤啦而出,飛到了老道手中。

老道單手一握,觸手冰涼。

他雖然境界大跌,可他對真氣的領悟更加深刻,自然能耍出一些極為花哨的小手段。

葉昶緊緊將目光盯向老道,手不自覺地握在腰間刀柄之上。

朱晃也如出一轍地做出欲抽棍之勢。

片刻,老道驟然睜開了閉上的眼睛,渾身氣勢一凝,葉昶與朱晃緊張地手心出汗,雙雙翻騰出體內真氣。

可就在這時,劍拔弩張的氣氛陡然消失,隻聽到老道罵罵咧咧:“啥都冇有感覺到...”

“...”

老道伸指朝著刀身一彈,嗡鳴聲乍起,刀顫鳴不止。

老道又將刀反覆拿來拿去,或者乾脆嘗試真氣灌注毀掉它,無一例外,統統行不通。

最後老道屈指一彈,刀鏘然入鞘。

老道皺著眉頭:“既然如此,葉小子你便先掛在腰間罷,反正左右也不礙你事。”

“這種事情本就不能用常理來推敲,有緣他自會顯露本相,無緣也強求不來。”

葉昶隻能哭笑不得,就把這把不知深淺真相的墨刀當作一個尋常兵器來用唄。

——仙龍拳,共五重,羊、虎、牛、象、龍層層而進為五力,刀仙於世而用,世人猜此招為其所創,然刀仙否之,此必超世之才亦有守虛之風邪!

刀鞘之中有墨刀。

朱晃到葉昶過來,笑得咧開嘴地走了過來。

“俺家娘子說你是用刀的,讓俺把這把刀給你用。”

“這把墨刀是我之前在一處洞府中所得,當年有個占山為王的致虛境妖精不懷好意地把這柄刀給我。

俺抽出來一耍,便感覺全身彷彿被鬼附了體,殺意沖天,就直接把那個致虛境界的妖精和他的洞府都殺了個精光。

事後俺也被嚇的一身冷汗。”

“這把刀俺也琢磨不出來個所以然,便交給你了,等你琢磨出來再使用。”

聽到朱晃這話,老道起了心思,這麼邪門?

老道心念一動,一縷真氣抽出,原本剛到葉昶手中的墨刀似是長了腿,從刀鞘中嗤啦而出,飛到了老道手中。

老道單手一握,觸手冰涼。

他雖然境界大跌,可他對真氣的領悟更加深刻,自然能耍出一些極為花哨的小手段。

葉昶緊緊將目光盯向老道,手不自覺地握在腰間刀柄之上。

朱晃也如出一轍地做出欲抽棍之勢。

片刻,老道驟然睜開了閉上的眼睛,渾身氣勢一凝,葉昶與朱晃緊張地手心出汗,雙雙翻騰出體內真氣。

可就在這時,劍拔弩張的氣氛陡然消失,隻聽到老道罵罵咧咧:“啥都冇有感覺到...”

“...”

老道伸指朝著刀身一彈,嗡鳴聲乍起,刀顫鳴不止。

老道又將刀反覆拿來拿去,或者乾脆嘗試真氣灌注毀掉它,無一例外,統統行不通。

最後老道屈指一彈,刀鏘然入鞘。

老道皺著眉頭:“既然如此,葉小子你便先掛在腰間罷,反正左右也不礙你事。”

“這種事情本就不能用常理來推敲,有緣他自會顯露本相,無緣也強求不來。”

葉昶隻能哭笑不得,就把這把不知深淺真相的墨刀當作一個尋常兵器來用唄。

——仙龍拳,共五重,羊、虎、牛、象、龍層層而進為五力,刀仙於世而用,世人猜此招為其所創,然刀仙否之,此必超世之才亦有守虛之風邪!

刀鞘之中有墨刀。

朱晃到葉昶過來,笑得咧開嘴地走了過來。

“俺家娘子說你是用刀的,讓俺把這把刀給你用。”

“這把墨刀是我之前在一處洞府中所得,當年有個占山為王的致虛境妖精不懷好意地把這柄刀給我。

俺抽出來一耍,便感覺全身彷彿被鬼附了體,殺意沖天,就直接把那個致虛境界的妖精和他的洞府都殺了個精光。

事後俺也被嚇的一身冷汗。”

“這把刀俺也琢磨不出來個所以然,便交給你了,等你琢磨出來再使用。”

聽到朱晃這話,老道起了心思,這麼邪門?

老道心念一動,一縷真氣抽出,原本剛到葉昶手中的墨刀似是長了腿,從刀鞘中嗤啦而出,飛到了老道手中。

老道單手一握,觸手冰涼。

他雖然境界大跌,可他對真氣的領悟更加深刻,自然能耍出一些極為花哨的小手段。

葉昶緊緊將目光盯向老道,手不自覺地握在腰間刀柄之上。

朱晃也如出一轍地做出欲抽棍之勢。

片刻,老道驟然睜開了閉上的眼睛,渾身氣勢一凝,葉昶與朱晃緊張地手心出汗,雙雙翻騰出體內真氣。

可就在這時,劍拔弩張的氣氛陡然消失,隻聽到老道罵罵咧咧:“啥都冇有感覺到...”

“...”

老道伸指朝著刀身一彈,嗡鳴聲乍起,刀顫鳴不止。

老道又將刀反覆拿來拿去,或者乾脆嘗試真氣灌注毀掉它,無一例外,統統行不通。

最後老道屈指一彈,刀鏘然入鞘。

老道皺著眉頭:“既然如此,葉小子你便先掛在腰間罷,反正左右也不礙你事。”

“這種事情本就不能用常理來推敲,有緣他自會顯露本相,無緣也強求不來。”

葉昶隻能哭笑不得,就把這把不知深淺真相的墨刀當作一個尋常兵器來用唄。

——仙龍拳,共五重,羊、虎、牛、象、龍層層而進為五力,刀仙於世而用,世人猜此招為其所創,然刀仙否之,此必超世之才亦有守虛之風邪!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