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二百零一章 死鬥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二百零一章 死鬥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刻也可見葉昶動作敏捷,他見紫星如墜落的隕石朝著自己墜下時,他不顧自己身上滿身被沾染的泥濘,一手拍地,身體一躍而起,而後腳下踏空,步法淩波隨即接踵而至,躥出十丈之外。

以禦字著稱的紫星絕非如此可以簡單逃避的,它瞄準了葉昶後,即將落地時卻詭異的成直角強行改變了行進軌跡,順著地麵不依不撓地殺向葉昶。

仰麵朝天躺在地上的葉昶躬頭見那劍再次襲擊而來,罵罵咧咧地唸叨了一聲,腳下漣漪再起,整個人往後暴退。

一步、兩步、

踏出了六步後,葉昶已至身後的小山山壁,他身子在空中一轉,頭麵牆壁改為了腳麵山壁,他雙腿彎曲卸力蓄力,而後猛然伸直,身子斜向上朝著與赤血鬥得正歡的鳶尾飛去。

一拳仙龍拳由下往上五式亢龍單臂獨揮。

身上劃了幾道口子後一身紫衣微顯破爛,一丁一點地露出她身上雪白肌膚,倒是誘人。

不過滿腦子排出折磨他令他痛苦不堪真氣的葉昶並未在意這些。

冇了劍的‘紫妖劍仙’用的是手劍,雙指一攏,如挑釁一般對著葉昶又一彎。

紫禍。

一拳上升的葉昶罵了一聲,“這也行?”

兩人砰然相撞,而後一刀一劍也鏘然絞在一團。

葉昶一拳被卸下,又一拳直擊鳶尾心口處,不過這一招不過是葉昶的障眼法,他真正的殺招是一掌對著鳶尾麵門拍去。

一上一下,相得益彰。

鳶尾左手劍迅速刺出,不過用了雙指便將葉昶勢大力沉的一大拳頭擊得支離破碎。

與此同時,鳶尾右手雙指擋在額前,震開葉昶一掌,如附身之蛆,右手遊蛇掠過那掌,輕而易舉地抓住葉昶手腕,她單手一扯,將葉昶腦袋往自己胸口處拉。

極不似她那嫵媚天成女子模樣地又是一記膝撞狠狠戳在葉昶胸膛,此刻她依舊不罷休,空餘出的左臂臂肘對著身子本能蜷縮的葉昶後背撞去。

吐了一口血,彎下腰的葉昶趁著這個機會環臂緊緊摟過鳶尾那一雙長腿。

盛怒的鳶尾左臂臂肘連連下撞,企圖打到葉昶放開她細長的雙腿。

昶力拔山兮氣蓋世,腳下一踩虛空,拖著鳶尾身子倒轉,將鳶尾壓倒在空中,朝地麵泥濘之中紮去。

被托倒下的鳶尾情急之下連連肘擊葉昶背部,但飽受重擊的葉昶卻始終不鬆手。

不遠處,一刀一劍不停地在空中打得你來我往,相比葉昶與鳶尾戰況一絲不弱。

將鳶尾摔落砸在地上,葉昶這才起身暴退。

鳶尾原先不被雨水泥濘侵擾的嬌軀此刻狼狽之極。

被葉昶抱住雙腿的鳶尾咳出一口血,飄在空中,飛身欺至葉昶身前,被泥濘沾滿掩蓋住大紫衣服一閃,一個略小卻蘊含恐怖巨力的拳頭砸向葉昶麵門。

葉昶雙手手心疊在一起,擋住來勢一擊,被擊退數丈之外。

從天上到地下,兩人僅僅拳腳相加,你打我一拳,我轟你一掌,因為葉昶體內鼓漲的真氣,並不擔心涸澤而漁的下場,拳拳到肉地與鳶尾拚殺個痛快。

很快,一人一妖便打到了十數裡之外。

糾纏在一起的兩人次分離開來,趁著這個間隙喘著粗氣。

鳶尾嬌喘聲落在葉昶耳中,讓他本就膨脹不已的丹田經脈處多出幾分異樣。

鳶尾不再以體內真氣禦雨水不沾身,被雨淋濕的她身上衣物緊貼,勾勒出她前凸後翹的曲線,比著柯綠韻小二斤興許略有不如,但也已非同凡響。

兩人站在一條寬約莫有十丈寬的河流兩岸,彼此望著對方。

默契十足地都不一言。

隨後一人一妖同時起身,幾乎是瞬息之間便同時出現在了河道中央。

兩人周遭丈許距離,水麵上炸裂出一圈高達十餘丈的水幕。

拳頭對拳頭,掌對掌,還有鳶尾的手劍與葉昶的手刀。

葉昶一拳落空,又躲過鳶尾一記手劍,一腳掃過水麪,濺起一道至岸的水路,從側向襲擊鳶尾脖頸。

鳶尾身體後仰,劃過水麵退出半尺,腳下一繃,躬著身子又變前傾,雙手扯過葉昶那襲擊而來未中正後撤的右腿,將葉昶右腿搭在似不能挑一物的肩上,一記過肩摔將葉昶整個身子扔出,斜著砸向了水底。

葉昶在水麵滑出數丈遠,鳶尾再次欺身而至,手指劍破空劃出,洶湧澎湃似腳下水麵的澎湃劍氣割向葉昶。

眼中赤血血色消失

不見大半的葉昶雙手一縮,右腳‘踩’在水麵上朝右前邁出半步,雙手朝下一壓,而後一提。

“來!”

細細碎碎的水戲珠朝葉昶攤開的右手手心處凝聚,聚沙成塔,聚水成龍。

一個水龍捲現於葉昶手心,他一掌拍出,滄海掌便呼嘯向那脆弱不堪的劍氣,瞬息擊潰,便要捲起鳶尾。

鳶尾手指一勾,一彎,鏗鏘一聲打在一龍汲水的龍捲上,而後被擊飛出。

嗆出了一口鮮血。

得勢不饒人不殺死鳶尾誓不罷休的葉昶粘著鳶尾,一拳砸向鳶尾額頭。

鳶尾與方纔一般身子微躬,一探雙手,一手扣住葉昶小臂,一手捏住葉昶即至肩處,而後壓在肩頭,又要一招吃遍天的過肩摔。

葉昶冷笑一聲,久在被甩出的一瞬,那隻手反扣住鳶尾,兩人一同被甩出。

葉昶將鳶尾朝自己扯過來,便是要使出膝撞。

與此同時鳶尾同樣翹出膝蓋,狠狠與葉昶撞在一起。

兩人身子纏鬥,都不能從對方手中逃脫。

兩人真氣在之前那一抹劍氣與一掌滄海之後,便已虛弱不堪了。

被甩出的兩人一直到十丈外,腳下一,方纔那河流已然不見,成了一條河流瀑布。

兩人也從水麵上打到了水底。

直接被河水沖刷,順著瀑布同時往下。

不過誰都不肯鬆手,尤其是不可禦空而行的葉昶...

噗。

兩人跌在了水中。

隨後都苦苦支撐,在水麵上不時探出頭,而後便繼續拳腳相向,真的是拳拳到肉。

葉昶一拚勁最後力氣打在了鳶尾腹部,而鳶尾則是一掌覆在了葉昶心口。

互不相讓,同時暈厥過去。

“來!”

細細碎碎的水戲珠朝葉昶攤開的右手手心處凝聚,聚沙成塔,聚水成龍。

一個水龍捲現於葉昶手心,他一掌拍出,滄海掌便呼嘯向那脆弱不堪的劍氣,瞬息擊潰,便要捲起鳶尾。

鳶尾手指一勾,一彎,鏗鏘一聲打在一龍汲水的龍捲上,而後被擊飛出。

嗆出了一口鮮血。

得勢不饒人不殺死鳶尾誓不罷休的葉昶粘著鳶尾,一拳砸向鳶尾額頭。

鳶尾與方纔一般身子微躬,一探雙手,一手扣住葉昶小臂,一手捏住葉昶即至肩處,而後壓在肩頭,又要一招吃遍天的過肩摔。

葉昶冷笑一聲,久在被甩出的一瞬,那隻手反扣住鳶尾,兩人一同被甩出。

葉昶將鳶尾朝自己扯過來,便是要使出膝撞。

與此同時鳶尾同樣翹出膝蓋,狠狠與葉昶撞在一起。

兩人身子纏鬥,都不能從對方手中逃脫。

兩人真氣在之前那一抹劍氣與一掌滄海之後,便已虛弱不堪了。

被甩出的兩人一直到十丈外,腳下一,方纔那河流已然不見,成了一條河流瀑布。

兩人也從水麵上打到了水底。

直接被河水沖刷,順著瀑布同時往下。

不過誰都不肯鬆手,尤其是不可禦空而行的葉昶...

噗。

兩人跌在了水中。

隨後都苦苦支撐,在水麵上不時探出頭,而後便繼續拳腳相向,真的是拳拳到肉。

葉昶一拚勁最後力氣打在了鳶尾腹部,而鳶尾則是一掌覆在了葉昶心口。

互不相讓,同時暈厥過去。

“來!”

細細碎碎的水戲珠朝葉昶攤開的右手手心處凝聚,聚沙成塔,聚水成龍。

一個水龍捲現於葉昶手心,他一掌拍出,滄海掌便呼嘯向那脆弱不堪的劍氣,瞬息擊潰,便要捲起鳶尾。

鳶尾手指一勾,一彎,鏗鏘一聲打在一龍汲水的龍捲上,而後被擊飛出。

嗆出了一口鮮血。

得勢不饒人不殺死鳶尾誓不罷休的葉昶粘著鳶尾,一拳砸向鳶尾額頭。

鳶尾與方纔一般身子微躬,一探雙手,一手扣住葉昶小臂,一手捏住葉昶即至肩處,而後壓在肩頭,又要一招吃遍天的過肩摔。

葉昶冷笑一聲,久在被甩出的一瞬,那隻手反扣住鳶尾,兩人一同被甩出。

葉昶將鳶尾朝自己扯過來,便是要使出膝撞。

與此同時鳶尾同樣翹出膝蓋,狠狠與葉昶撞在一起。

兩人身子纏鬥,都不能從對方手中逃脫。

兩人真氣在之前那一抹劍氣與一掌滄海之後,便已虛弱不堪了。

被甩出的兩人一直到十丈外,腳下一,方纔那河流已然不見,成了一條河流瀑布。

兩人也從水麵上打到了水底。

直接被河水沖刷,順著瀑布同時往下。

不過誰都不肯鬆手,尤其是不可禦空而行的葉昶...

噗。

兩人跌在了水中。

隨後都苦苦支撐,在水麵上不時探出頭,而後便繼續拳腳相向,真的是拳拳到肉。

葉昶一拚勁最後力氣打在了鳶尾腹部,而鳶尾則是一掌覆在了葉昶心口。

互不相讓,同時暈厥過去。

“來!”

細細碎碎的水戲珠朝葉昶攤開的右手手心處凝聚,聚沙成塔,聚水成龍。

一個水龍捲現於葉昶手心,他一掌拍出,滄海掌便呼嘯向那脆弱不堪的劍氣,瞬息擊潰,便要捲起鳶尾。

鳶尾手指一勾,一彎,鏗鏘一聲打在一龍汲水的龍捲上,而後被擊飛出。

嗆出了一口鮮血。

得勢不饒人不殺死鳶尾誓不罷休的葉昶粘著鳶尾,一拳砸向鳶尾額頭。

鳶尾與方纔一般身子微躬,一探雙手,一手扣住葉昶小臂,一手捏住葉昶即至肩處,而後壓在肩頭,又要一招吃遍天的過肩摔。

葉昶冷笑一聲,久在被甩出的一瞬,那隻手反扣住鳶尾,兩人一同被甩出。

葉昶將鳶尾朝自己扯過來,便是要使出膝撞。

與此同時鳶尾同樣翹出膝蓋,狠狠與葉昶撞在一起。

兩人身子纏鬥,都不能從對方手中逃脫。

兩人真氣在之前那一抹劍氣與一掌滄海之後,便已虛弱不堪了。

被甩出的兩人一直到十丈外,腳下一,方纔那河流已然不見,成了一條河流瀑布。

兩人也從水麵上打到了水底。

直接被河水沖刷,順著瀑布同時往下。

不過誰都不肯鬆手,尤其是不可禦空而行的葉昶...

噗。

兩人跌在了水中。

隨後都苦苦支撐,在水麵上不時探出頭,而後便繼續拳腳相向,真的是拳拳到肉。

葉昶一拚勁最後力氣打在了鳶尾腹部,而鳶尾則是一掌覆在了葉昶心口。

互不相讓,同時暈厥過去。

“來!”

細細碎碎的水戲珠朝葉昶攤開的右手手心處凝聚,聚沙成塔,聚水成龍。

一個水龍捲現於葉昶手心,他一掌拍出,滄海掌便呼嘯向那脆弱不堪的劍氣,瞬息擊潰,便要捲起鳶尾。

鳶尾手指一勾,一彎,鏗鏘一聲打在一龍汲水的龍捲上,而後被擊飛出。

嗆出了一口鮮血。

得勢不饒人不殺死鳶尾誓不罷休的葉昶粘著鳶尾,一拳砸向鳶尾額頭。

鳶尾與方纔一般身子微躬,一探雙手,一手扣住葉昶小臂,一手捏住葉昶即至肩處,而後壓在肩頭,又要一招吃遍天的過肩摔。

葉昶冷笑一聲,久在被甩出的一瞬,那隻手反扣住鳶尾,兩人一同被甩出。

葉昶將鳶尾朝自己扯過來,便是要使出膝撞。

與此同時鳶尾同樣翹出膝蓋,狠狠與葉昶撞在一起。

兩人身子纏鬥,都不能從對方手中逃脫。

兩人真氣在之前那一抹劍氣與一掌滄海之後,便已虛弱不堪了。

被甩出的兩人一直到十丈外,腳下一,方纔那河流已然不見,成了一條河流瀑布。

兩人也從水麵上打到了水底。

直接被河水沖刷,順著瀑布同時往下。

不過誰都不肯鬆手,尤其是不可禦空而行的葉昶...

噗。

兩人跌在了水中。

隨後都苦苦支撐,在水麵上不時探出頭,而後便繼續拳腳相向,真的是拳拳到肉。

葉昶一拚勁最後力氣打在了鳶尾腹部,而鳶尾則是一掌覆在了葉昶心口。

互不相讓,同時暈厥過去。

“來!”

細細碎碎的水戲珠朝葉昶攤開的右手手心處凝聚,聚沙成塔,聚水成龍。

一個水龍捲現於葉昶手心,他一掌拍出,滄海掌便呼嘯向那脆弱不堪的劍氣,瞬息擊潰,便要捲起鳶尾。

鳶尾手指一勾,一彎,鏗鏘一聲打在一龍汲水的龍捲上,而後被擊飛出。

嗆出了一口鮮血。

得勢不饒人不殺死鳶尾誓不罷休的葉昶粘著鳶尾,一拳砸向鳶尾額頭。

鳶尾與方纔一般身子微躬,一探雙手,一手扣住葉昶小臂,一手捏住葉昶即至肩處,而後壓在肩頭,又要一招吃遍天的過肩摔。

葉昶冷笑一聲,久在被甩出的一瞬,那隻手反扣住鳶尾,兩人一同被甩出。

葉昶將鳶尾朝自己扯過來,便是要使出膝撞。

與此同時鳶尾同樣翹出膝蓋,狠狠與葉昶撞在一起。

兩人身子纏鬥,都不能從對方手中逃脫。

兩人真氣在之前那一抹劍氣與一掌滄海之後,便已虛弱不堪了。

被甩出的兩人一直到十丈外,腳下一,方纔那河流已然不見,成了一條河流瀑布。

兩人也從水麵上打到了水底。

直接被河水沖刷,順著瀑布同時往下。

不過誰都不肯鬆手,尤其是不可禦空而行的葉昶...

噗。

兩人跌在了水中。

隨後都苦苦支撐,在水麵上不時探出頭,而後便繼續拳腳相向,真的是拳拳到肉。

葉昶一拚勁最後力氣打在了鳶尾腹部,而鳶尾則是一掌覆在了葉昶心口。

互不相讓,同時暈厥過去。

“來!”

細細碎碎的水戲珠朝葉昶攤開的右手手心處凝聚,聚沙成塔,聚水成龍。

一個水龍捲現於葉昶手心,他一掌拍出,滄海掌便呼嘯向那脆弱不堪的劍氣,瞬息擊潰,便要捲起鳶尾。

鳶尾手指一勾,一彎,鏗鏘一聲打在一龍汲水的龍捲上,而後被擊飛出。

嗆出了一口鮮血。

得勢不饒人不殺死鳶尾誓不罷休的葉昶粘著鳶尾,一拳砸向鳶尾額頭。

鳶尾與方纔一般身子微躬,一探雙手,一手扣住葉昶小臂,一手捏住葉昶即至肩處,而後壓在肩頭,又要一招吃遍天的過肩摔。

葉昶冷笑一聲,久在被甩出的一瞬,那隻手反扣住鳶尾,兩人一同被甩出。

葉昶將鳶尾朝自己扯過來,便是要使出膝撞。

與此同時鳶尾同樣翹出膝蓋,狠狠與葉昶撞在一起。

兩人身子纏鬥,都不能從對方手中逃脫。

兩人真氣在之前那一抹劍氣與一掌滄海之後,便已虛弱不堪了。

被甩出的兩人一直到十丈外,腳下一,方纔那河流已然不見,成了一條河流瀑布。

兩人也從水麵上打到了水底。

直接被河水沖刷,順著瀑布同時往下。

不過誰都不肯鬆手,尤其是不可禦空而行的葉昶...

噗。

兩人跌在了水中。

隨後都苦苦支撐,在水麵上不時探出頭,而後便繼續拳腳相向,真的是拳拳到肉。

葉昶一拚勁最後力氣打在了鳶尾腹部,而鳶尾則是一掌覆在了葉昶心口。

互不相讓,同時暈厥過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