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二百章 赤血入刀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二百章 赤血入刀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石洞山壁之中,多出了一道道深可達四指的縱橫溝壑,從地麵到岩壁,有些拳印掌印上有細流的赤紅血液。

葉昶痛苦呻吟,一雙手早已佈滿因單憑**凡軀擊打牆壁而滲出的鮮血。

此時葉昶體內,長時間不休不止地拉鋸戰也已以兩敗俱傷而落下帷幕,但葉昶體內如鼎之沸的真氣卻並未停歇,赤血刀的刀靈已然擊退,躲避進了赤血之中,可所遺留下來的充滿煞氣的真氣依舊未完全消散。

葉昶陡然一雙猩紅眸子,一拳轟在身旁牆壁,頓時,那石壁裂如蛛網,朝四周延伸。

地動山搖,碩大山峰似乎都輕輕地抖了抖。

葉昶一聲長嘯,狂奔出了洞府,腳步不停,徑直朝對麵那座高可數十丈的山峰而去,心隨意動,倉皇而逃的赤血冇了囂張氣焰,入了葉昶一手。

如猛獸般的葉昶雙膝微彎,彈跳而起,掠至十丈高後,對著那山巒一刀劈下。

山巒從中間位置迅速蔓延裂開,從山前到山背,一分為二。

葉昶如今意識已恢複大半,可麵部猙獰,體內澎湃氣機牽引,煞氣殺氣太重,非要宣泄地一乾二淨纔可。

葉昶一刀不過癮,接連對著那座糟了八輩子血黴的晦氣山峰再次連連撩、劈、掃、刺出不下十刀。

轟隆隆一聲巨響,那山峰峰頂的巨石便因山峰的不堪重負而滾落下來。

葉昶不以真氣禦雨,但灑下的大雨一丁半點也進不了他身。

突兀之間,葉昶所處的這山脈不斷之間便有一個紫色人影雙手抱臂於胸前,緩緩下墜。

聽聞動靜又無巧不成地在附近遊蕩玩耍嬉戲的鳶尾聽聞了這裡的動靜,便飛速趕來。

鳶尾對抓住葉昶與雪茵也並未上心,她來此也不過是為了遊山玩水,上麵交代下來的事兒,出個三分力便成,她對萬妖山那位山主大王可說不上忠心耿耿,頂了天能夠說句是寄人籬下。

話雖如此,但若是她能夠擒下雪茵歸萬妖山,好歹是份功勞,自家那個好色的大王怎麼說也會獎勵自己一番不是?

到手的功勞冇有拒之門外不要的道理。

鳶尾慵懶著眨了眨一雙足以讓人讓妖

慾火焚身的眼睛,熟婦妖媚韻味十足道:

“葉小哥來體內有什麼不老實的東西東走西躥呢。

不過為何隻有你一個人?雪茵呢?”

她的目標可是隻有雪茵一個,葉昶這個雞肋的人類抓了也無用,頂多稟告大王時說上一句,雪茵的小情人?

葉昶猩紅眸子盯向鳶尾,卻出其地瘮人一笑,也不答話。

狂暴的真氣在體內肆虐,他隻有殺人將全身真氣一泄而出的念頭。

如今瞌睡了來個枕頭,恰好讓他好好打一場,趁機殺了這麼一位萬妖山的統領,少一個,他接下來隻身前往萬妖山也更有把握些。

鳶尾瞧出了葉昶眼中殺意,嘴角上的笑意也漸漸淡去,“葉小哥想要護著情人,殺了我?”

葉蟬體內不足之症擊潰了赤血刀靈後,當他再次引刀出鞘入手時,赤血便開始熠熠生輝。

當下赤血刀身距離刀柄處寒芒大作,兩個字血紅字跡一筆一劃如刻印一般浮現在其上。

赤血。

魔刀有靈,當其刀身現名時,也是它認主之時。

眼下赤血黑色刀身上有赤血,便是認下了葉昶這個命名者。

瞧出葉昶手中赤血光芒大作而後趨於平靜的鳶尾恍然大悟道:

“怪不得你入籍你著不似人樣,身上妖魔氣縱橫,原來是那柄小刀啊。

彆說,你這般妖魔氣機,已然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連我們妖精都瞧不出到底是人是妖了。”

葉昶不管不顧,如蠻牛一般橫衝直撞地躍起,毫不懂得憐香惜玉道理地對著鳶尾胸脯掃去。

出手必為‘致命’之處啊。

鳶尾冷哼一聲,紫與他同名同道名為鳶尾的紫劍鏘然而出,抵在身前。

不過隨即她便到葉昶鬼魅一笑,竟然鬆開雙手,以比方纔還要快上幾分的速度從側麵急速掠來。

更為驚奇的是那柄黑色轉為赤紅的魔刀似依舊刀柄有人握住,來勢絲毫不減地按照原先方向掃來。

鳶尾畢竟是久經戰陣,與敵相鬥經驗豐富,她一劍陡然間彎成了半圓弧狀,抵住赤血刀。

赤血刀獨自一刀劈砍在劍身上,卻如同黏住了一般。

而後鳶尾手腕一轉,紫劍緩緩繃直,如月半月之變,緩緩變小。

成了一線的紫劍再次反

向彎曲,這次極快,彎曲之勢也極大,最後如懸滿月。

將赤血刀轉了一圈後,紫劍從劍身中間射出赤血,彈向飛速襲來的葉昶眉心。

紫禍的劍法並非單單擅攻伐,若是說紫禍三技之一的紫日是擅攻伐的劍法,那麼其二的紫月便是擅守的劍法,而餘下那三技之一的紫星,最擅禦。

葉昶極有把握,也不見他有任何變向動作,那通了靈的赤血懸停在距離他眉心三寸處,便轉過方向,被冷漠的葉昶抓在了手中,一聲輕吟。

刀鳴之意,襲向鳶尾。

鳶尾手中鬆開紫劍,伸出一指在戳進紫劍劍柄裡,隨後搖動變為一個碩大圓形後不再恢複原貌的紫劍。

刀鳴轟然而至,紫月圓月劍中紫氣侵蝕,將刀鳴隔絕在劍身之內。

鳶尾將紫劍在食指上轉了一圈後,歸至劍柄,盈手一握,繼而暴衝,對著葉昶便是一劍烈日而來。

葉昶將赤血一挑,刀劍以點破線地一戳,身子遭受了紫禍大日雷霆的一擊,直接被從空中拍在了地上。

“紫星。”

鳶尾右手劍直接被他甩了出去,朝著葉昶跌落砸起無數泥濘之地刺去。

紫劍在空中眼花繚亂地接連變幻,被扭成了一團,便但真如一顆星星一樣露出以劍刃幻化而出的五角。

不斷旋轉閃爍著紫芒。

不過正在此時,那靈刀悄無聲息地突兀出現在她身後,刀身一砍一旋。

全神貫注於地麵的鳶尾背部及時凹陷胸前兩抹酥胸更往前長,卸去了大半力道。

背部被一刀劃傷,但好在傷口不深。

將赤血刀轉了一圈後,紫劍從劍身中間射出赤血,彈向飛速襲來的葉昶眉心。

紫禍的劍法並非單單擅攻伐,若是說紫禍三技之一的紫日是擅攻伐的劍法,那麼其二的紫月便是擅守的劍法,而餘下那三技之一的紫星,最擅禦。

葉昶極有把握,也不見他有任何變向動作,那通了靈的赤血懸停在距離他眉心三寸處,便轉過方向,被冷漠的葉昶抓在了手中,一聲輕吟。

刀鳴之意,襲向鳶尾。

鳶尾手中鬆開紫劍,伸出一指在戳進紫劍劍柄裡,隨後搖動變為一個碩大圓形後不再恢複原貌的紫劍。

刀鳴轟然而至,紫月圓月劍中紫氣侵蝕,將刀鳴隔絕在劍身之內。

鳶尾將紫劍在食指上轉了一圈後,歸至劍柄,盈手一握,繼而暴衝,對著葉昶便是一劍烈日而來。

葉昶將赤血一挑,刀劍以點破線地一戳,身子遭受了紫禍大日雷霆的一擊,直接被從空中拍在了地上。

“紫星。”

鳶尾右手劍直接被他甩了出去,朝著葉昶跌落砸起無數泥濘之地刺去。

紫劍在空中眼花繚亂地接連變幻,被扭成了一團,便但真如一顆星星一樣露出以劍刃幻化而出的五角。

不斷旋轉閃爍著紫芒。

不過正在此時,那靈刀悄無聲息地突兀出現在她身後,刀身一砍一旋。

全神貫注於地麵的鳶尾背部及時凹陷胸前兩抹酥胸更往前長,卸去了大半力道。

背部被一刀劃傷,但好在傷口不深。

將赤血刀轉了一圈後,紫劍從劍身中間射出赤血,彈向飛速襲來的葉昶眉心。

紫禍的劍法並非單單擅攻伐,若是說紫禍三技之一的紫日是擅攻伐的劍法,那麼其二的紫月便是擅守的劍法,而餘下那三技之一的紫星,最擅禦。

葉昶極有把握,也不見他有任何變向動作,那通了靈的赤血懸停在距離他眉心三寸處,便轉過方向,被冷漠的葉昶抓在了手中,一聲輕吟。

刀鳴之意,襲向鳶尾。

鳶尾手中鬆開紫劍,伸出一指在戳進紫劍劍柄裡,隨後搖動變為一個碩大圓形後不再恢複原貌的紫劍。

刀鳴轟然而至,紫月圓月劍中紫氣侵蝕,將刀鳴隔絕在劍身之內。

鳶尾將紫劍在食指上轉了一圈後,歸至劍柄,盈手一握,繼而暴衝,對著葉昶便是一劍烈日而來。

葉昶將赤血一挑,刀劍以點破線地一戳,身子遭受了紫禍大日雷霆的一擊,直接被從空中拍在了地上。

“紫星。”

鳶尾右手劍直接被他甩了出去,朝著葉昶跌落砸起無數泥濘之地刺去。

紫劍在空中眼花繚亂地接連變幻,被扭成了一團,便但真如一顆星星一樣露出以劍刃幻化而出的五角。

不斷旋轉閃爍著紫芒。

不過正在此時,那靈刀悄無聲息地突兀出現在她身後,刀身一砍一旋。

全神貫注於地麵的鳶尾背部及時凹陷胸前兩抹酥胸更往前長,卸去了大半力道。

背部被一刀劃傷,但好在傷口不深。

將赤血刀轉了一圈後,紫劍從劍身中間射出赤血,彈向飛速襲來的葉昶眉心。

紫禍的劍法並非單單擅攻伐,若是說紫禍三技之一的紫日是擅攻伐的劍法,那麼其二的紫月便是擅守的劍法,而餘下那三技之一的紫星,最擅禦。

葉昶極有把握,也不見他有任何變向動作,那通了靈的赤血懸停在距離他眉心三寸處,便轉過方向,被冷漠的葉昶抓在了手中,一聲輕吟。

刀鳴之意,襲向鳶尾。

鳶尾手中鬆開紫劍,伸出一指在戳進紫劍劍柄裡,隨後搖動變為一個碩大圓形後不再恢複原貌的紫劍。

刀鳴轟然而至,紫月圓月劍中紫氣侵蝕,將刀鳴隔絕在劍身之內。

鳶尾將紫劍在食指上轉了一圈後,歸至劍柄,盈手一握,繼而暴衝,對著葉昶便是一劍烈日而來。

葉昶將赤血一挑,刀劍以點破線地一戳,身子遭受了紫禍大日雷霆的一擊,直接被從空中拍在了地上。

“紫星。”

鳶尾右手劍直接被他甩了出去,朝著葉昶跌落砸起無數泥濘之地刺去。

紫劍在空中眼花繚亂地接連變幻,被扭成了一團,便但真如一顆星星一樣露出以劍刃幻化而出的五角。

不斷旋轉閃爍著紫芒。

不過正在此時,那靈刀悄無聲息地突兀出現在她身後,刀身一砍一旋。

全神貫注於地麵的鳶尾背部及時凹陷胸前兩抹酥胸更往前長,卸去了大半力道。

背部被一刀劃傷,但好在傷口不深。

將赤血刀轉了一圈後,紫劍從劍身中間射出赤血,彈向飛速襲來的葉昶眉心。

紫禍的劍法並非單單擅攻伐,若是說紫禍三技之一的紫日是擅攻伐的劍法,那麼其二的紫月便是擅守的劍法,而餘下那三技之一的紫星,最擅禦。

葉昶極有把握,也不見他有任何變向動作,那通了靈的赤血懸停在距離他眉心三寸處,便轉過方向,被冷漠的葉昶抓在了手中,一聲輕吟。

刀鳴之意,襲向鳶尾。

鳶尾手中鬆開紫劍,伸出一指在戳進紫劍劍柄裡,隨後搖動變為一個碩大圓形後不再恢複原貌的紫劍。

刀鳴轟然而至,紫月圓月劍中紫氣侵蝕,將刀鳴隔絕在劍身之內。

鳶尾將紫劍在食指上轉了一圈後,歸至劍柄,盈手一握,繼而暴衝,對著葉昶便是一劍烈日而來。

葉昶將赤血一挑,刀劍以點破線地一戳,身子遭受了紫禍大日雷霆的一擊,直接被從空中拍在了地上。

“紫星。”

鳶尾右手劍直接被他甩了出去,朝著葉昶跌落砸起無數泥濘之地刺去。

紫劍在空中眼花繚亂地接連變幻,被扭成了一團,便但真如一顆星星一樣露出以劍刃幻化而出的五角。

不斷旋轉閃爍著紫芒。

不過正在此時,那靈刀悄無聲息地突兀出現在她身後,刀身一砍一旋。

全神貫注於地麵的鳶尾背部及時凹陷胸前兩抹酥胸更往前長,卸去了大半力道。

背部被一刀劃傷,但好在傷口不深。

將赤血刀轉了一圈後,紫劍從劍身中間射出赤血,彈向飛速襲來的葉昶眉心。

紫禍的劍法並非單單擅攻伐,若是說紫禍三技之一的紫日是擅攻伐的劍法,那麼其二的紫月便是擅守的劍法,而餘下那三技之一的紫星,最擅禦。

葉昶極有把握,也不見他有任何變向動作,那通了靈的赤血懸停在距離他眉心三寸處,便轉過方向,被冷漠的葉昶抓在了手中,一聲輕吟。

刀鳴之意,襲向鳶尾。

鳶尾手中鬆開紫劍,伸出一指在戳進紫劍劍柄裡,隨後搖動變為一個碩大圓形後不再恢複原貌的紫劍。

刀鳴轟然而至,紫月圓月劍中紫氣侵蝕,將刀鳴隔絕在劍身之內。

鳶尾將紫劍在食指上轉了一圈後,歸至劍柄,盈手一握,繼而暴衝,對著葉昶便是一劍烈日而來。

葉昶將赤血一挑,刀劍以點破線地一戳,身子遭受了紫禍大日雷霆的一擊,直接被從空中拍在了地上。

“紫星。”

鳶尾右手劍直接被他甩了出去,朝著葉昶跌落砸起無數泥濘之地刺去。

紫劍在空中眼花繚亂地接連變幻,被扭成了一團,便但真如一顆星星一樣露出以劍刃幻化而出的五角。

不斷旋轉閃爍著紫芒。

不過正在此時,那靈刀悄無聲息地突兀出現在她身後,刀身一砍一旋。

全神貫注於地麵的鳶尾背部及時凹陷胸前兩抹酥胸更往前長,卸去了大半力道。

背部被一刀劃傷,但好在傷口不深。

將赤血刀轉了一圈後,紫劍從劍身中間射出赤血,彈向飛速襲來的葉昶眉心。

紫禍的劍法並非單單擅攻伐,若是說紫禍三技之一的紫日是擅攻伐的劍法,那麼其二的紫月便是擅守的劍法,而餘下那三技之一的紫星,最擅禦。

葉昶極有把握,也不見他有任何變向動作,那通了靈的赤血懸停在距離他眉心三寸處,便轉過方向,被冷漠的葉昶抓在了手中,一聲輕吟。

刀鳴之意,襲向鳶尾。

鳶尾手中鬆開紫劍,伸出一指在戳進紫劍劍柄裡,隨後搖動變為一個碩大圓形後不再恢複原貌的紫劍。

刀鳴轟然而至,紫月圓月劍中紫氣侵蝕,將刀鳴隔絕在劍身之內。

鳶尾將紫劍在食指上轉了一圈後,歸至劍柄,盈手一握,繼而暴衝,對著葉昶便是一劍烈日而來。

葉昶將赤血一挑,刀劍以點破線地一戳,身子遭受了紫禍大日雷霆的一擊,直接被從空中拍在了地上。

“紫星。”

鳶尾右手劍直接被他甩了出去,朝著葉昶跌落砸起無數泥濘之地刺去。

紫劍在空中眼花繚亂地接連變幻,被扭成了一團,便但真如一顆星星一樣露出以劍刃幻化而出的五角。

不斷旋轉閃爍著紫芒。

不過正在此時,那靈刀悄無聲息地突兀出現在她身後,刀身一砍一旋。

全神貫注於地麵的鳶尾背部及時凹陷胸前兩抹酥胸更往前長,卸去了大半力道。

背部被一刀劃傷,但好在傷口不深。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