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兩敗俱傷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兩敗俱傷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天上的仙人似乎也到了雪茵的哭泣,陡然間風雷作色,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景象一變,醞釀了許久的大雨傾盆而下。

空有佛言卻無佛心的永法和尚依舊不為所動,聳然而立,麵色呆板。

大雨如一個個仙人派來的天兵天將手持刀劍往下衝殺,不過它們不到永法和尚頭頂一尺處,便化為了一道道氤氳之氣,再次升起。

宛如佛陀降世的永法和尚不知使了什麼妙法,不是禦水術,而是佛門神通,身處霧靄之間,似人間仙境。

反觀狼狽吐血不止的葉昶與雪茵一人一妖,直接便被淋成了落湯雞。

葉昶渾身殺意凝成實質,一股氣機陡然間綻放。

孟飛塵身死之際,他攔不下,救不回,心下悔恨,如今他已晉升至末覆命,為何還是如此,有心無力?

一掌過後,葉昶體內經脈之中的氣機如決堤之水,忽然傾斜,體內真氣逸散四開而帶來的無力以及對那個臉上無悲無喜似青城那幾個臭道士的永法和尚,更是增添了葉昶體內憤懣不平氣。

吞了絕青劍劍靈後恢複殺氣煞氣的赤血一直潛伏於葉昶體內以及刀身之中,如今趁葉昶殺氣之際,它趁虛而入,轉瞬間便占領了葉昶心神靈台。

葉昶一雙眸子又成了赤血紅色。

赤血如滴血淚,濃稠的鮮血自赤血刀身上淚腺之中而出,絲絲縷縷遍佈整個刀身。

滴滴答答地一點一滴落在地麵上,與被圍殺那次如出一轍,血詭異遇水而不消融,依舊凝成一團。

與在青城壓榨葉昶潛力不同,這次學乖了的赤血並未拔苗助長,葉昶渾身真氣並未拔升,依舊是紋絲不動的末覆命。

葉昶一甩開雪茵,口中喃喃,“殺。”

雪茵不解地瞥了一眼葉昶,察覺出葉昶眼中的冷漠以及全身散出令她心悸的妖魔氣,她並未言語。

永法和尚撚了一粒脖頸上地佛珠,“磨人心智的魔刀麼。”

“今日便留你不得。”

兩人同時閃身而出,又同時在三丈裡相遇,一刀一拳,走的霸道剛猛的路子。

隻不過這次葉昶並未如之前落敗,永法和尚與葉昶竟是勢均力敵,同時退出四

步。

兩人腳尖甫一著地,又是掠起,被赤血影響的葉昶刀意刀罡比葉昶要銳利上一倍不止。

葉昶在空中橫切一刀,刀罡氣機牽引,似乎有大羅禁錮虛空穿梭虛空的手段,瞬息便至永法和尚身前。

永法口中猛地張開,一道真氣匹練噴薄而出。

鋒利的刀罡直接破開那匹練,速度減緩一半繼續劈殺。

永法和尚又是一口真氣,這纔將葉昶刀罡消弭於無形。

天玄境界的永法和尚不被雨水侵襲的大袖飄搖,退出數十丈遠,雙手合十在中,而後攤出一掌,掌心向地,當空而下。

驟然間,天地之間便有一掌金燦燦的大手奪空而出。

被魔上了身的葉昶抬起赤色瞳孔,雙手舉刀,刀劍麵天,雙手鬆開,卻不見刀跌落。

雙手虛抱赤血,葉昶運氣力,赤血身一震,一道血紅色光柱沖天而起。

碩大的金色手掌被刺出一個半徑三四丈的空心地帶。

一掌飛速落下,葉昶剛好隔過,從那碩大縫隙空洞中

地麵刹那間便出現了一個伴著泥濘的手掌。

葉昶冷漠地瞥了一眼永法和尚,袖口之中的赤血與人宛如一體。

孟飛塵曾經說大羅可稱刀客,刀客,人刀不分主,皆為客。

如今赤血占據葉昶心神,當真是人刀合一,不分主客了。

一線扶金搖。

出來一隻宛如真龍一般赤色匹練。

赤血出來的扶搖之龍這次是真的是可以與青城時孟飛塵那條龍相比擬。

六爪赤龍騰空而起,而後從天幕之中直接撲下,如一條手可環抱的粗壯雷柱。

永法和尚不敢托大,無悲無喜的他臉上終於露出幾分凝重之色。

在空中臨空而立的他身體倒滑而退,同時將雙手連連拍出一個個由下而上的金色手掌。

細細數去,不過眨眼間功夫,便一共合計有十八之數。

從龍處,一直到了龍尾。

最後他將那條龍打散,而他自己也喘著粗氣,再也冇了方纔風輕雲淡,臨敵不動的高人風範。

真氣似乎不竭如江河的‘葉昶’仰天如獸咆哮嘶吼一聲,天地之間的雨幕隨之一震,在葉昶周遭的雨滴隨之一停,不過刹那,才又置若罔聞般地垂落而下。

葉昶祭出赤血刀,合攏

手指有二,在赤血刀刃處一劃,赤血便赤光大作。

似乎了怒的永法和尚盤膝而坐,身子飄飄蕩蕩,垂目喃喃。

“佛法上通青冥九萬裡。

下達黃泉八萬。

佛珠有十八。

雙九。

破法統萬千。”

最後兩個字念出,永法和尚脖頸上掛著的那串念珠便如一粒粒如星辰點點開散,魚貫而出。

永法開目,一指點在第一念珠上。

“佛陀。”

那黑色佛珠舍利化為一個手拿佛杖的金色佛陀,一杖斜跨。

“金剛。”

又有一個身子壯碩的宛如仙人而下的魁梧大漢,雙手握拳,勢若雷霆一般對葉昶人與刀砸去。

隨後永法和尚一指一點。

“輕禪”

“枯坐。”

“佛香。”

“菩薩。”

“...”

一口一出,便有一道灑滿金光的神物破空而來。

第一招,葉昶赤血一破而開。

金剛,葉昶被砸,赤血與人紋絲不動。

輕禪,有佛音喃喃,赤血刀身人靈台微微轟鳴。

....

最後一個名為佛珠的佛珠化為了萬千佛珠,宛如一個個雨點,紛紛而來下。

葉昶與赤血兩物卻一念退了五十丈。

眼中的赤色鮮血亦退了一半。

靈台清明十分之一的葉昶不用刀,收斂赤血入鞘之中。

他雙手結印,盤膝而坐不斷飛來的永法和尚與葉昶二人周圍地麵突然有一刀刀血紅雨滴出現。

如天上銀河。

葉昶詭異一笑,口中隻是說出一個字,“爆。”

那赤血汗腺一般滴落在地麵上的並未被雨水稀釋半分的粘稠滴液陡然間赤光大閃。

方圓不多不少五十丈,一個赤色蘑菇雲飄至天際。

兩敗俱傷。

似乎了怒的永法和尚盤膝而坐,身子飄飄蕩蕩,垂目喃喃。

“佛法上通青冥九萬裡。

下達黃泉八萬。

佛珠有十八。

雙九。

破法統萬千。”

最後兩個字念出,永法和尚脖頸上掛著的那串念珠便如一粒粒如星辰點點開散,魚貫而出。

永法開目,一指點在第一念珠上。

“佛陀。”

那黑色佛珠舍利化為一個手拿佛杖的金色佛陀,一杖斜跨。

“金剛。”

又有一個身子壯碩的宛如仙人而下的魁梧大漢,雙手握拳,勢若雷霆一般對葉昶人與刀砸去。

隨後永法和尚一指一點。

“輕禪”

“枯坐。”

“佛香。”

“菩薩。”

“...”

一口一出,便有一道灑滿金光的神物破空而來。

第一招,葉昶赤血一破而開。

金剛,葉昶被砸,赤血與人紋絲不動。

輕禪,有佛音喃喃,赤血刀身人靈台微微轟鳴。

....

最後一個名為佛珠的佛珠化為了萬千佛珠,宛如一個個雨點,紛紛而來下。

葉昶與赤血兩物卻一念退了五十丈。

眼中的赤色鮮血亦退了一半。

靈台清明十分之一的葉昶不用刀,收斂赤血入鞘之中。

他雙手結印,盤膝而坐不斷飛來的永法和尚與葉昶二人周圍地麵突然有一刀刀血紅雨滴出現。

如天上銀河。

葉昶詭異一笑,口中隻是說出一個字,“爆。”

那赤血汗腺一般滴落在地麵上的並未被雨水稀釋半分的粘稠滴液陡然間赤光大閃。

方圓不多不少五十丈,一個赤色蘑菇雲飄至天際。

兩敗俱傷。

似乎了怒的永法和尚盤膝而坐,身子飄飄蕩蕩,垂目喃喃。

“佛法上通青冥九萬裡。

下達黃泉八萬。

佛珠有十八。

雙九。

破法統萬千。”

最後兩個字念出,永法和尚脖頸上掛著的那串念珠便如一粒粒如星辰點點開散,魚貫而出。

永法開目,一指點在第一念珠上。

“佛陀。”

那黑色佛珠舍利化為一個手拿佛杖的金色佛陀,一杖斜跨。

“金剛。”

又有一個身子壯碩的宛如仙人而下的魁梧大漢,雙手握拳,勢若雷霆一般對葉昶人與刀砸去。

隨後永法和尚一指一點。

“輕禪”

“枯坐。”

“佛香。”

“菩薩。”

“...”

一口一出,便有一道灑滿金光的神物破空而來。

第一招,葉昶赤血一破而開。

金剛,葉昶被砸,赤血與人紋絲不動。

輕禪,有佛音喃喃,赤血刀身人靈台微微轟鳴。

....

最後一個名為佛珠的佛珠化為了萬千佛珠,宛如一個個雨點,紛紛而來下。

葉昶與赤血兩物卻一念退了五十丈。

眼中的赤色鮮血亦退了一半。

靈台清明十分之一的葉昶不用刀,收斂赤血入鞘之中。

他雙手結印,盤膝而坐不斷飛來的永法和尚與葉昶二人周圍地麵突然有一刀刀血紅雨滴出現。

如天上銀河。

葉昶詭異一笑,口中隻是說出一個字,“爆。”

那赤血汗腺一般滴落在地麵上的並未被雨水稀釋半分的粘稠滴液陡然間赤光大閃。

方圓不多不少五十丈,一個赤色蘑菇雲飄至天際。

兩敗俱傷。

似乎了怒的永法和尚盤膝而坐,身子飄飄蕩蕩,垂目喃喃。

“佛法上通青冥九萬裡。

下達黃泉八萬。

佛珠有十八。

雙九。

破法統萬千。”

最後兩個字念出,永法和尚脖頸上掛著的那串念珠便如一粒粒如星辰點點開散,魚貫而出。

永法開目,一指點在第一念珠上。

“佛陀。”

那黑色佛珠舍利化為一個手拿佛杖的金色佛陀,一杖斜跨。

“金剛。”

又有一個身子壯碩的宛如仙人而下的魁梧大漢,雙手握拳,勢若雷霆一般對葉昶人與刀砸去。

隨後永法和尚一指一點。

“輕禪”

“枯坐。”

“佛香。”

“菩薩。”

“...”

一口一出,便有一道灑滿金光的神物破空而來。

第一招,葉昶赤血一破而開。

金剛,葉昶被砸,赤血與人紋絲不動。

輕禪,有佛音喃喃,赤血刀身人靈台微微轟鳴。

....

最後一個名為佛珠的佛珠化為了萬千佛珠,宛如一個個雨點,紛紛而來下。

葉昶與赤血兩物卻一念退了五十丈。

眼中的赤色鮮血亦退了一半。

靈台清明十分之一的葉昶不用刀,收斂赤血入鞘之中。

他雙手結印,盤膝而坐不斷飛來的永法和尚與葉昶二人周圍地麵突然有一刀刀血紅雨滴出現。

如天上銀河。

葉昶詭異一笑,口中隻是說出一個字,“爆。”

那赤血汗腺一般滴落在地麵上的並未被雨水稀釋半分的粘稠滴液陡然間赤光大閃。

方圓不多不少五十丈,一個赤色蘑菇雲飄至天際。

兩敗俱傷。

似乎了怒的永法和尚盤膝而坐,身子飄飄蕩蕩,垂目喃喃。

“佛法上通青冥九萬裡。

下達黃泉八萬。

佛珠有十八。

雙九。

破法統萬千。”

最後兩個字念出,永法和尚脖頸上掛著的那串念珠便如一粒粒如星辰點點開散,魚貫而出。

永法開目,一指點在第一念珠上。

“佛陀。”

那黑色佛珠舍利化為一個手拿佛杖的金色佛陀,一杖斜跨。

“金剛。”

又有一個身子壯碩的宛如仙人而下的魁梧大漢,雙手握拳,勢若雷霆一般對葉昶人與刀砸去。

隨後永法和尚一指一點。

“輕禪”

“枯坐。”

“佛香。”

“菩薩。”

“...”

一口一出,便有一道灑滿金光的神物破空而來。

第一招,葉昶赤血一破而開。

金剛,葉昶被砸,赤血與人紋絲不動。

輕禪,有佛音喃喃,赤血刀身人靈台微微轟鳴。

....

最後一個名為佛珠的佛珠化為了萬千佛珠,宛如一個個雨點,紛紛而來下。

葉昶與赤血兩物卻一念退了五十丈。

眼中的赤色鮮血亦退了一半。

靈台清明十分之一的葉昶不用刀,收斂赤血入鞘之中。

他雙手結印,盤膝而坐不斷飛來的永法和尚與葉昶二人周圍地麵突然有一刀刀血紅雨滴出現。

如天上銀河。

葉昶詭異一笑,口中隻是說出一個字,“爆。”

那赤血汗腺一般滴落在地麵上的並未被雨水稀釋半分的粘稠滴液陡然間赤光大閃。

方圓不多不少五十丈,一個赤色蘑菇雲飄至天際。

兩敗俱傷。

似乎了怒的永法和尚盤膝而坐,身子飄飄蕩蕩,垂目喃喃。

“佛法上通青冥九萬裡。

下達黃泉八萬。

佛珠有十八。

雙九。

破法統萬千。”

最後兩個字念出,永法和尚脖頸上掛著的那串念珠便如一粒粒如星辰點點開散,魚貫而出。

永法開目,一指點在第一念珠上。

“佛陀。”

那黑色佛珠舍利化為一個手拿佛杖的金色佛陀,一杖斜跨。

“金剛。”

又有一個身子壯碩的宛如仙人而下的魁梧大漢,雙手握拳,勢若雷霆一般對葉昶人與刀砸去。

隨後永法和尚一指一點。

“輕禪”

“枯坐。”

“佛香。”

“菩薩。”

“...”

一口一出,便有一道灑滿金光的神物破空而來。

第一招,葉昶赤血一破而開。

金剛,葉昶被砸,赤血與人紋絲不動。

輕禪,有佛音喃喃,赤血刀身人靈台微微轟鳴。

....

最後一個名為佛珠的佛珠化為了萬千佛珠,宛如一個個雨點,紛紛而來下。

葉昶與赤血兩物卻一念退了五十丈。

眼中的赤色鮮血亦退了一半。

靈台清明十分之一的葉昶不用刀,收斂赤血入鞘之中。

他雙手結印,盤膝而坐不斷飛來的永法和尚與葉昶二人周圍地麵突然有一刀刀血紅雨滴出現。

如天上銀河。

葉昶詭異一笑,口中隻是說出一個字,“爆。”

那赤血汗腺一般滴落在地麵上的並未被雨水稀釋半分的粘稠滴液陡然間赤光大閃。

方圓不多不少五十丈,一個赤色蘑菇雲飄至天際。

兩敗俱傷。

似乎了怒的永法和尚盤膝而坐,身子飄飄蕩蕩,垂目喃喃。

“佛法上通青冥九萬裡。

下達黃泉八萬。

佛珠有十八。

雙九。

破法統萬千。”

最後兩個字念出,永法和尚脖頸上掛著的那串念珠便如一粒粒如星辰點點開散,魚貫而出。

永法開目,一指點在第一念珠上。

“佛陀。”

那黑色佛珠舍利化為一個手拿佛杖的金色佛陀,一杖斜跨。

“金剛。”

又有一個身子壯碩的宛如仙人而下的魁梧大漢,雙手握拳,勢若雷霆一般對葉昶人與刀砸去。

隨後永法和尚一指一點。

“輕禪”

“枯坐。”

“佛香。”

“菩薩。”

“...”

一口一出,便有一道灑滿金光的神物破空而來。

第一招,葉昶赤血一破而開。

金剛,葉昶被砸,赤血與人紋絲不動。

輕禪,有佛音喃喃,赤血刀身人靈台微微轟鳴。

....

最後一個名為佛珠的佛珠化為了萬千佛珠,宛如一個個雨點,紛紛而來下。

葉昶與赤血兩物卻一念退了五十丈。

眼中的赤色鮮血亦退了一半。

靈台清明十分之一的葉昶不用刀,收斂赤血入鞘之中。

他雙手結印,盤膝而坐不斷飛來的永法和尚與葉昶二人周圍地麵突然有一刀刀血紅雨滴出現。

如天上銀河。

葉昶詭異一笑,口中隻是說出一個字,“爆。”

那赤血汗腺一般滴落在地麵上的並未被雨水稀釋半分的粘稠滴液陡然間赤光大閃。

方圓不多不少五十丈,一個赤色蘑菇雲飄至天際。

兩敗俱傷。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