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哭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九十六章 哭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將赤血刀甩出,襲向永法和尚一手抵住的脖頸處。

永法和尚眉目一橫,一手不在束在身前,佛陀相貌霎那變成了一個凶惡之徒,手臂上的肌肉鼓漲,似乎大袍的袈裟都有突起之勢,身上青筋更是盤虯如龍。

他口中一聲暴喝,掛在脖子上的佛珠一動,一拳剛猛至極地轟出。

相比於武功架勢徒有其名的懸空寺,位於相對北方的雄天寺自成一派功法招式,拳掌刀劍槍十八般武藝無一不少,甚是完備。永法這一記不知哪位雄天祖師所創專走陽剛路子的金剛拳便是其一。

而方纔那招推山掌也是極不錯的一套掌法。

除卻守山護院的武僧常拿棍棒抵禦圖謀不軌之人,寺院之人遠刀兵,以棍棒也不過是受寺為用,而不在傷人,因此當和尚的鮮有腰間挎刀劍的遊曆之人。

大多不過是手中空無一物,如一禪慧遠兩個不正經和尚一般,拿一缽,一裟,僅奉衣食兩事而已。

永法和尚顯然亦在和尚,手上不過習拳腳功夫。

他師傅常以他專佛普度眾生而過猶之妄生殺孽,因此便令這個在雄天寺修武天賦極高修佛天賦‘一般’的和尚禁絕帶刃可殺人的兵器,僅令他以拳腳取勝,不可做殺孽。

永法和尚一轉過眼,葉昶早已經橫跨而來,相比於一力降十會的永法拳頭,葉昶拳頭則是蘊含真氣以及奇形怪狀的模樣。

前刀後拳,後拳纔是葉昶引之而來的真正殺招。

永法和尚哪有方纔大師模樣,他頭腳如被釘在空中地麵不動,依靠後背隆起,前胸凹陷來抵抗葉昶那一來勢不減反增的仙龍拳。

同時他雙手撤回,便去拿葉昶暴露出的小臂手肘,雙手一前一後扣住整個小臂,要廢了葉昶一條手臂的架勢,朝左一扭!

葉昶腳尖朝前一點,身子橫撲在半空,隨著手臂而在空中轉了半圈,同時空餘的一手黏住永法和尚身軀急縮,身體手腳轉換,雙腳朝著永法和尚腹部襲去,欲以攻代守,從而擺脫永法對自己一手的束縛。

永法和尚果然回手,臂肘後彎,手心朝外,一回攬,一拍出。

口中陡然迸出一串串

佛音低唱,與此同時,一腳尖起勢,對葉昶側肋踢去。

手腳口是,三者並用,一旁並未插手的雪茵的咂舌不已。

不知何時,葉昶手中已然多出了一把黑色赤血刀,他左手換右手,屈指一彈赤血。

刀身猙獰可怖,不弱於永法和尚的一縷聲波四漾開來。

葉昶又是運氣對刀身一彈,一道真氣滾落,在永法腳尖處砰然炸開。

永法和尚腳上經受重創,被彈而開,不過想象中的鮮血淋漓並未出現,穿著僧鞋的一腳入了金剛,毫無損。

擺脫了束縛的葉昶被那炸開的嗡鳴真氣震開,在空中落下一個極美的弧度後,落在地上。

境界修為高了葉昶兩籌的永法和尚收腳,終於是後退了半步。

永法和尚撣了撣身上袈裟,雙腳併攏站立,並未如方纔一般高僧風範豎起一手,而是雙臂自然下垂道:

“施主善越境殺敵。”

此言對他這個天賦極高之人而言,已是極高的評價了。

葉昶正要說話,卻見那中天玄的僧人已狂奔而起,速度極快,葉昶一刀劈砍,空無一物,隻不過是永法和尚極快身法留下的海市蜃樓。

葉昶瞳孔驟縮,左腳在地上猛然一深,踏出一個深足以掩埋一腳高度的碩大腳印,身子在空中快速旋轉。

出刀兩尺至與肩頭等高。

僅抵擋住了永法一掌,另外一掌卻來不及,狠狠拍在了葉昶後背。

錦緞白衣瞬間破碎出一個手印。

葉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於空中時從口裡射出一大口血箭,擊出十數丈外,砸落在了地上。

在雄天寺實力上乘,打架上等,修為上佳的永法和尚何曾是位普通至極的中天玄了?

葉昶末覆命如何與這麼一個人物對抗?

葉昶雙臂強撐起捱了一掌後如散了架提不起一口氣機的身子,可不過起身至一半,便又跌倒了下來。

見狀的雪茵一掠而來,拿起葉昶的胳膊,拖著葉昶緩緩站起身。

先是示敵以弱而後暴起殺人的永法和尚呆滯一般戰立在原地,也不阻攔雪茵動作。

雙眸眼簾垂下,彷彿下一刻便會昏迷過去,葉昶一手捂著嘴,卻見口中血絲依舊從葉昶手中縫隙裡成一絲絲滲出,格外瘮人。

葉昶搖了

搖頭,輕輕拍了拍雪茵,掙脫暖香溫玉的嬌軀,安慰道:“冇事。”

雪茵眼角閃出一狠色,“我們倆一起上,還不信拿不下他這個禿驢。

想殺我們,身上至少也要掉下幾根毛。

安能毫無損?”

葉昶仰天哈哈大笑,招手拿刀,當柺棍拄著,搖搖頭自嘲道:

“一把破銅爛鐵,我還真當成了寶?

你想要,我便給你,隻不過,但求你放過我倆一馬。

這買賣不虧,若是你非要將我們二人置於死地,我們二人拚死,你雖能活,至少也要跌境吧?”

葉昶從方纔交手便知,眼前這箇中天玄的十層樓高手,遠非他所能立敵之人。

永法和尚脖間一串佛珠被他握在手上,語氣平淡道:“二人?”

“我佛慈悲,不殺人,隻殺妖。”

葉昶殺機橫生,“那就是這滿打滿算賺的盆滿缽滿的買賣你不做了?

不僅要財,也要色?”

永法和尚唸了一聲阿彌陀佛,“施主,人妖殊途。

天下正道,妖孽,得而必誅之。”

雪茵邁出半步,卻被一掌重傷的葉昶及時攔下。

葉昶對著雪茵搖了搖頭,隻不過說了一句。

雪茵卻真的淚如雨下。

她想要以身殉,可他怎麼會答應。

“我說你是我的女人,認真的。

大不了,我們一起死。”

因父母不合,從小與母親出了青丘,輾轉至霧丘,給血姥當了近十年氣引種子隻為救母命,在一次次混跡人類之中吸陽氣,而後被拆穿了身份引來人類練氣士追殺,身上即便傷痕累累,可她從未哭過。

以為回到了青丘,機緣巧合下返祖了血脈便不會顛沛,可親生父親又續絃巴不得自己死絕。她也未哭過。

雪茵眼角閃出一狠色,“我們倆一起上,還不信拿不下他這個禿驢。

想殺我們,身上至少也要掉下幾根毛。

安能毫無損?”

葉昶仰天哈哈大笑,招手拿刀,當柺棍拄著,搖搖頭自嘲道:

“一把破銅爛鐵,我還真當成了寶?

你想要,我便給你,隻不過,但求你放過我倆一馬。

這買賣不虧,若是你非要將我們二人置於死地,我們二人拚死,你雖能活,至少也要跌境吧?”

葉昶從方纔交手便知,眼前這箇中天玄的十層樓高手,遠非他所能立敵之人。

永法和尚脖間一串佛珠被他握在手上,語氣平淡道:“二人?”

“我佛慈悲,不殺人,隻殺妖。”

葉昶殺機橫生,“那就是這滿打滿算賺的盆滿缽滿的買賣你不做了?

不僅要財,也要色?”

永法和尚唸了一聲阿彌陀佛,“施主,人妖殊途。

天下正道,妖孽,得而必誅之。”

雪茵邁出半步,卻被一掌重傷的葉昶及時攔下。

葉昶對著雪茵搖了搖頭,隻不過說了一句。

雪茵卻真的淚如雨下。

她想要以身殉,可他怎麼會答應。

“我說你是我的女人,認真的。

大不了,我們一起死。”

因父母不合,從小與母親出了青丘,輾轉至霧丘,給血姥當了近十年氣引種子隻為救母命,在一次次混跡人類之中吸陽氣,而後被拆穿了身份引來人類練氣士追殺,身上即便傷痕累累,可她從未哭過。

以為回到了青丘,機緣巧合下返祖了血脈便不會顛沛,可親生父親又續絃巴不得自己死絕。她也未哭過。

雪茵眼角閃出一狠色,“我們倆一起上,還不信拿不下他這個禿驢。

想殺我們,身上至少也要掉下幾根毛。

安能毫無損?”

葉昶仰天哈哈大笑,招手拿刀,當柺棍拄著,搖搖頭自嘲道:

“一把破銅爛鐵,我還真當成了寶?

你想要,我便給你,隻不過,但求你放過我倆一馬。

這買賣不虧,若是你非要將我們二人置於死地,我們二人拚死,你雖能活,至少也要跌境吧?”

葉昶從方纔交手便知,眼前這箇中天玄的十層樓高手,遠非他所能立敵之人。

永法和尚脖間一串佛珠被他握在手上,語氣平淡道:“二人?”

“我佛慈悲,不殺人,隻殺妖。”

葉昶殺機橫生,“那就是這滿打滿算賺的盆滿缽滿的買賣你不做了?

不僅要財,也要色?”

永法和尚唸了一聲阿彌陀佛,“施主,人妖殊途。

天下正道,妖孽,得而必誅之。”

雪茵邁出半步,卻被一掌重傷的葉昶及時攔下。

葉昶對著雪茵搖了搖頭,隻不過說了一句。

雪茵卻真的淚如雨下。

她想要以身殉,可他怎麼會答應。

“我說你是我的女人,認真的。

大不了,我們一起死。”

因父母不合,從小與母親出了青丘,輾轉至霧丘,給血姥當了近十年氣引種子隻為救母命,在一次次混跡人類之中吸陽氣,而後被拆穿了身份引來人類練氣士追殺,身上即便傷痕累累,可她從未哭過。

以為回到了青丘,機緣巧合下返祖了血脈便不會顛沛,可親生父親又續絃巴不得自己死絕。她也未哭過。

雪茵眼角閃出一狠色,“我們倆一起上,還不信拿不下他這個禿驢。

想殺我們,身上至少也要掉下幾根毛。

安能毫無損?”

葉昶仰天哈哈大笑,招手拿刀,當柺棍拄著,搖搖頭自嘲道:

“一把破銅爛鐵,我還真當成了寶?

你想要,我便給你,隻不過,但求你放過我倆一馬。

這買賣不虧,若是你非要將我們二人置於死地,我們二人拚死,你雖能活,至少也要跌境吧?”

葉昶從方纔交手便知,眼前這箇中天玄的十層樓高手,遠非他所能立敵之人。

永法和尚脖間一串佛珠被他握在手上,語氣平淡道:“二人?”

“我佛慈悲,不殺人,隻殺妖。”

葉昶殺機橫生,“那就是這滿打滿算賺的盆滿缽滿的買賣你不做了?

不僅要財,也要色?”

永法和尚唸了一聲阿彌陀佛,“施主,人妖殊途。

天下正道,妖孽,得而必誅之。”

雪茵邁出半步,卻被一掌重傷的葉昶及時攔下。

葉昶對著雪茵搖了搖頭,隻不過說了一句。

雪茵卻真的淚如雨下。

她想要以身殉,可他怎麼會答應。

“我說你是我的女人,認真的。

大不了,我們一起死。”

因父母不合,從小與母親出了青丘,輾轉至霧丘,給血姥當了近十年氣引種子隻為救母命,在一次次混跡人類之中吸陽氣,而後被拆穿了身份引來人類練氣士追殺,身上即便傷痕累累,可她從未哭過。

以為回到了青丘,機緣巧合下返祖了血脈便不會顛沛,可親生父親又續絃巴不得自己死絕。她也未哭過。

雪茵眼角閃出一狠色,“我們倆一起上,還不信拿不下他這個禿驢。

想殺我們,身上至少也要掉下幾根毛。

安能毫無損?”

葉昶仰天哈哈大笑,招手拿刀,當柺棍拄著,搖搖頭自嘲道:

“一把破銅爛鐵,我還真當成了寶?

你想要,我便給你,隻不過,但求你放過我倆一馬。

這買賣不虧,若是你非要將我們二人置於死地,我們二人拚死,你雖能活,至少也要跌境吧?”

葉昶從方纔交手便知,眼前這箇中天玄的十層樓高手,遠非他所能立敵之人。

永法和尚脖間一串佛珠被他握在手上,語氣平淡道:“二人?”

“我佛慈悲,不殺人,隻殺妖。”

葉昶殺機橫生,“那就是這滿打滿算賺的盆滿缽滿的買賣你不做了?

不僅要財,也要色?”

永法和尚唸了一聲阿彌陀佛,“施主,人妖殊途。

天下正道,妖孽,得而必誅之。”

雪茵邁出半步,卻被一掌重傷的葉昶及時攔下。

葉昶對著雪茵搖了搖頭,隻不過說了一句。

雪茵卻真的淚如雨下。

她想要以身殉,可他怎麼會答應。

“我說你是我的女人,認真的。

大不了,我們一起死。”

因父母不合,從小與母親出了青丘,輾轉至霧丘,給血姥當了近十年氣引種子隻為救母命,在一次次混跡人類之中吸陽氣,而後被拆穿了身份引來人類練氣士追殺,身上即便傷痕累累,可她從未哭過。

以為回到了青丘,機緣巧合下返祖了血脈便不會顛沛,可親生父親又續絃巴不得自己死絕。她也未哭過。

雪茵眼角閃出一狠色,“我們倆一起上,還不信拿不下他這個禿驢。

想殺我們,身上至少也要掉下幾根毛。

安能毫無損?”

葉昶仰天哈哈大笑,招手拿刀,當柺棍拄著,搖搖頭自嘲道:

“一把破銅爛鐵,我還真當成了寶?

你想要,我便給你,隻不過,但求你放過我倆一馬。

這買賣不虧,若是你非要將我們二人置於死地,我們二人拚死,你雖能活,至少也要跌境吧?”

葉昶從方纔交手便知,眼前這箇中天玄的十層樓高手,遠非他所能立敵之人。

永法和尚脖間一串佛珠被他握在手上,語氣平淡道:“二人?”

“我佛慈悲,不殺人,隻殺妖。”

葉昶殺機橫生,“那就是這滿打滿算賺的盆滿缽滿的買賣你不做了?

不僅要財,也要色?”

永法和尚唸了一聲阿彌陀佛,“施主,人妖殊途。

天下正道,妖孽,得而必誅之。”

雪茵邁出半步,卻被一掌重傷的葉昶及時攔下。

葉昶對著雪茵搖了搖頭,隻不過說了一句。

雪茵卻真的淚如雨下。

她想要以身殉,可他怎麼會答應。

“我說你是我的女人,認真的。

大不了,我們一起死。”

因父母不合,從小與母親出了青丘,輾轉至霧丘,給血姥當了近十年氣引種子隻為救母命,在一次次混跡人類之中吸陽氣,而後被拆穿了身份引來人類練氣士追殺,身上即便傷痕累累,可她從未哭過。

以為回到了青丘,機緣巧合下返祖了血脈便不會顛沛,可親生父親又續絃巴不得自己死絕。她也未哭過。

雪茵眼角閃出一狠色,“我們倆一起上,還不信拿不下他這個禿驢。

想殺我們,身上至少也要掉下幾根毛。

安能毫無損?”

葉昶仰天哈哈大笑,招手拿刀,當柺棍拄著,搖搖頭自嘲道:

“一把破銅爛鐵,我還真當成了寶?

你想要,我便給你,隻不過,但求你放過我倆一馬。

這買賣不虧,若是你非要將我們二人置於死地,我們二人拚死,你雖能活,至少也要跌境吧?”

葉昶從方纔交手便知,眼前這箇中天玄的十層樓高手,遠非他所能立敵之人。

永法和尚脖間一串佛珠被他握在手上,語氣平淡道:“二人?”

“我佛慈悲,不殺人,隻殺妖。”

葉昶殺機橫生,“那就是這滿打滿算賺的盆滿缽滿的買賣你不做了?

不僅要財,也要色?”

永法和尚唸了一聲阿彌陀佛,“施主,人妖殊途。

天下正道,妖孽,得而必誅之。”

雪茵邁出半步,卻被一掌重傷的葉昶及時攔下。

葉昶對著雪茵搖了搖頭,隻不過說了一句。

雪茵卻真的淚如雨下。

她想要以身殉,可他怎麼會答應。

“我說你是我的女人,認真的。

大不了,我們一起死。”

因父母不合,從小與母親出了青丘,輾轉至霧丘,給血姥當了近十年氣引種子隻為救母命,在一次次混跡人類之中吸陽氣,而後被拆穿了身份引來人類練氣士追殺,身上即便傷痕累累,可她從未哭過。

以為回到了青丘,機緣巧合下返祖了血脈便不會顛沛,可親生父親又續絃巴不得自己死絕。她也未哭過。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