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口中的食兒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口中的食兒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在老道那學來了一門可以隱蔽身體氣機的法門,與雪茵趁機而動,鬼鬼祟祟遠離那座山,生怕打擾了兩方廝殺械鬥。

葉昶出了百丈遠,站在赤血刀身上,與雪茵對視一眼笑道:

“雪兒,你說是人類厲害些,還是那幾個妖精厲害?”

戲耍了那兩方的雪茵同樣心情舒暢,抿嘴樂道:

“應該是人類厲害些,鳶尾那幾個萬妖山若是在此定能更勝一籌,如今妖族那邊少了一個天玄呢。”

那山峰之中爆出一陣陣可抵他們所立之處的轟鳴。

葉昶眺望著山中閃爍著的真氣光芒,一轉身道:

“若是兩方意識到我們倆有意引之,估計著會很快追上來,我們倆趕緊跑路嘍。”

葉昶縱刀一出,心念一動,如一赤色長虹,朝著天際掠去。

剛行至百裡外,便聽聞一聲耳畔傳來的一聲如鐘鳴般的輕響。

“阿彌陀佛。”

梵音一出,葉昶腳下赤血如遭重擊,晃晃悠悠似醉漢,一衝之勢亦漸漸停頓下來。

最後終於經受不住踩在上麵的葉昶與雪茵,一推而下。

葉昶與雪茵從高空數十丈之上如炮彈一般摔了下來。

已可以將《淩波》這門步伐邁出八步的葉昶從空中邁出兩步。

一步將身體旋轉至橫撲狀,而後將身後作牆,雙腿彎曲,而後急速伸直,踏出兩個真氣形成的腳印漣漪後,身體登時飛出,將在空中調整姿勢的雪茵一攬入懷。

而後一人一妖在葉昶十丈一踏步之中,穩穩落在了地麵。

數十丈距離,以雪茵末覆命的實力,即便是掉了下來,頂了天也不過是把如花開兩瓣的屁股摔成實實在在的兩朵罷了。

不過葉大少想要暖香入懷,也是冇辦法不是。

葉昶與雪茵落地後,便見一位臨虛禦空一襲袈裟的光頭和尚緩緩落於一人一妖身前。

年紀不過中年的和尚雙手合十,微垂眼簾的雙眼抬起,無悲無喜道:“兩位施主,人妖兩相廝殺趁機而逃,端的是好算計。”

葉昶一手一揮,召來天空中東倒西歪一會兒平躺,一會兒晃晃豎起的赤血道:

“哪裡來的和尚。

來是一

路尾隨我們至此?”

那個樣貌平平來自雄天寺做苦行的著袈裟和尚中規中矩地低了低腦袋道:

“施主,人妖殊途,色即是空,早些離此女妖,並將那把魔刀丟棄,方可得平安矣。”

葉昶譏諷一笑,“丟棄,恐怕是交給你吧?”

在雄天寺排得上號,名頭在江湖上有幾分的永法和尚道:

“施主交與貧僧可,交給其餘門派封印鎮壓亦可。”

“恐怕還是交給大師更妥當些?”葉昶不無嘲諷道。

永法和尚對葉昶陰陽怪氣置若罔聞,“自然。”

葉昶直愣愣問道:“不知大師是何境界?天玄哪一步,還是進了大羅。

若大師是大羅,我等二人也好束手就擒不是。

出家人可不打誑語啊。”

在江湖上逛了一圈又一圈以尋求天下佛法突破末天玄的永法和尚麵色嚴峻,極為巧妙地道:

“這位施主說笑了,天下佛法自然胸中。

境界亦在佛法中爾。”

葉昶心中咒罵一聲禿驢,“那小子我便不識好歹地與大師較量較量了,還望大師賜教。”

賜教兩字還未出口,葉昶已身至永法和尚身前,一刀毫不留情地劈出。

方纔大日雷音刺穿赤血這把靈刀靈魄的永法和尚並未用此招,他抬起眼簾,屈指一彈。

風輕雲淡。

不過被彈出的那道真氣卻極雄壯。

不偏不倚地與葉昶赤血刀刃相碰撞。

赤血又如醉漢輕聲嗡鳴。

葉昶虎口大震,不過他翻湧出丹田真氣,震住那道精芒,將手中刀身顫鳴靜止,而後刺出赤血。

永法和尚喃喃了一聲阿彌陀佛,那隻手不再束在胸前,而是探出,一掌側拍在葉昶刀身上。

不過葉昶赤血刀不過是虛晃一招,他另一隻手已然成了掌,飛流之下三千尺的瀑布衝擊之勢洶湧泄下。

中天玄的永法和尚輕聲咦了一聲,一手及時收回,撚著一訣,另一手拇指微微扣住,彷彿扣住的是那撚訣手上的氣機。

他一掌無起無伏地平衡推出,手心之中宛如有山尖倒垂的山嶽。

使出的是雄天寺佛門的推山掌。

滄海瀑布與推山挪海。

葉昶倒射而出。

他極為靈敏地雙手撐地,彎曲手肘卸去大半氣力,而後再次繃直

彈出,身體在空中轉了半圈後才腳朝地,雙腿紮根於地。

不過退後半步的永法和尚一手再次托在胸口,“葉施主不愧是孟飛塵之徒。

貧僧曾聽聞葉施主曾一雷入青城,並與秋當玄交了手,如今來非是虛言。

不過交了手,便可偷師,學來那秋當玄的滄海。

貧僧曾有幸問秋當玄指點一二,施主這掌法,以脫了窠臼,自立而成。”

葉昶撇了撇嘴,“大和尚,江湖上傳言魔刀磨人心智,你老子像是被這把刀磨去了人智?

咱們無論做什麼都要講究一個理字不是?

你這般行徑這便是殺人奪寶的勾當了。”

永法和尚似在狡辯道:

“魔在心中,非在眼中。”

葉昶哈哈大笑,譏諷道:“照你這般說辭,那豈不是我你是魔,你便是魔了?”

“錯了,是在施主心中。

施主心中有魔,身邊有妖。

妖魔俱在,如何敢言無妖無魔?”

讓隻會叉腰與一些青樓秋娘和市井潑婦罵街的葉昶講道理?還真是為難這個胸無點墨的大少了。

葉昶不再與這個是人一張嘴橫掃江湖辯佛辯道的和尚言語,他赤血在虛空一斜切,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和尚道:

“想要我的刀?你要先問問我的刀答應不答應?”

“想動我的女...妖,也要打聽打聽老子囂張跋扈的名聲,進了口的食兒,管她是人是妖。

豈有你說奪走便奪走的道理?”

葉昶還在哼哼哧哧叫囂不停之際,笑語盈盈的雪茵雙手真氣極有技巧地一點在葉昶軟肋處,不滿道:“我什麼成了你口中的食兒了?”

葉昶猛吸一口氣兒。

不過退後半步的永法和尚一手再次托在胸口,“葉施主不愧是孟飛塵之徒。

貧僧曾聽聞葉施主曾一雷入青城,並與秋當玄交了手,如今來非是虛言。

不過交了手,便可偷師,學來那秋當玄的滄海。

貧僧曾有幸問秋當玄指點一二,施主這掌法,以脫了窠臼,自立而成。”

葉昶撇了撇嘴,“大和尚,江湖上傳言魔刀磨人心智,你老子像是被這把刀磨去了人智?

咱們無論做什麼都要講究一個理字不是?

你這般行徑這便是殺人奪寶的勾當了。”

永法和尚似在狡辯道:

“魔在心中,非在眼中。”

葉昶哈哈大笑,譏諷道:“照你這般說辭,那豈不是我你是魔,你便是魔了?”

“錯了,是在施主心中。

施主心中有魔,身邊有妖。

妖魔俱在,如何敢言無妖無魔?”

讓隻會叉腰與一些青樓秋娘和市井潑婦罵街的葉昶講道理?還真是為難這個胸無點墨的大少了。

葉昶不再與這個是人一張嘴橫掃江湖辯佛辯道的和尚言語,他赤血在虛空一斜切,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和尚道:

“想要我的刀?你要先問問我的刀答應不答應?”

“想動我的女...妖,也要打聽打聽老子囂張跋扈的名聲,進了口的食兒,管她是人是妖。

豈有你說奪走便奪走的道理?”

葉昶還在哼哼哧哧叫囂不停之際,笑語盈盈的雪茵雙手真氣極有技巧地一點在葉昶軟肋處,不滿道:“我什麼成了你口中的食兒了?”

葉昶猛吸一口氣兒。

不過退後半步的永法和尚一手再次托在胸口,“葉施主不愧是孟飛塵之徒。

貧僧曾聽聞葉施主曾一雷入青城,並與秋當玄交了手,如今來非是虛言。

不過交了手,便可偷師,學來那秋當玄的滄海。

貧僧曾有幸問秋當玄指點一二,施主這掌法,以脫了窠臼,自立而成。”

葉昶撇了撇嘴,“大和尚,江湖上傳言魔刀磨人心智,你老子像是被這把刀磨去了人智?

咱們無論做什麼都要講究一個理字不是?

你這般行徑這便是殺人奪寶的勾當了。”

永法和尚似在狡辯道:

“魔在心中,非在眼中。”

葉昶哈哈大笑,譏諷道:“照你這般說辭,那豈不是我你是魔,你便是魔了?”

“錯了,是在施主心中。

施主心中有魔,身邊有妖。

妖魔俱在,如何敢言無妖無魔?”

讓隻會叉腰與一些青樓秋娘和市井潑婦罵街的葉昶講道理?還真是為難這個胸無點墨的大少了。

葉昶不再與這個是人一張嘴橫掃江湖辯佛辯道的和尚言語,他赤血在虛空一斜切,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和尚道:

“想要我的刀?你要先問問我的刀答應不答應?”

“想動我的女...妖,也要打聽打聽老子囂張跋扈的名聲,進了口的食兒,管她是人是妖。

豈有你說奪走便奪走的道理?”

葉昶還在哼哼哧哧叫囂不停之際,笑語盈盈的雪茵雙手真氣極有技巧地一點在葉昶軟肋處,不滿道:“我什麼成了你口中的食兒了?”

葉昶猛吸一口氣兒。

不過退後半步的永法和尚一手再次托在胸口,“葉施主不愧是孟飛塵之徒。

貧僧曾聽聞葉施主曾一雷入青城,並與秋當玄交了手,如今來非是虛言。

不過交了手,便可偷師,學來那秋當玄的滄海。

貧僧曾有幸問秋當玄指點一二,施主這掌法,以脫了窠臼,自立而成。”

葉昶撇了撇嘴,“大和尚,江湖上傳言魔刀磨人心智,你老子像是被這把刀磨去了人智?

咱們無論做什麼都要講究一個理字不是?

你這般行徑這便是殺人奪寶的勾當了。”

永法和尚似在狡辯道:

“魔在心中,非在眼中。”

葉昶哈哈大笑,譏諷道:“照你這般說辭,那豈不是我你是魔,你便是魔了?”

“錯了,是在施主心中。

施主心中有魔,身邊有妖。

妖魔俱在,如何敢言無妖無魔?”

讓隻會叉腰與一些青樓秋娘和市井潑婦罵街的葉昶講道理?還真是為難這個胸無點墨的大少了。

葉昶不再與這個是人一張嘴橫掃江湖辯佛辯道的和尚言語,他赤血在虛空一斜切,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和尚道:

“想要我的刀?你要先問問我的刀答應不答應?”

“想動我的女...妖,也要打聽打聽老子囂張跋扈的名聲,進了口的食兒,管她是人是妖。

豈有你說奪走便奪走的道理?”

葉昶還在哼哼哧哧叫囂不停之際,笑語盈盈的雪茵雙手真氣極有技巧地一點在葉昶軟肋處,不滿道:“我什麼成了你口中的食兒了?”

葉昶猛吸一口氣兒。

不過退後半步的永法和尚一手再次托在胸口,“葉施主不愧是孟飛塵之徒。

貧僧曾聽聞葉施主曾一雷入青城,並與秋當玄交了手,如今來非是虛言。

不過交了手,便可偷師,學來那秋當玄的滄海。

貧僧曾有幸問秋當玄指點一二,施主這掌法,以脫了窠臼,自立而成。”

葉昶撇了撇嘴,“大和尚,江湖上傳言魔刀磨人心智,你老子像是被這把刀磨去了人智?

咱們無論做什麼都要講究一個理字不是?

你這般行徑這便是殺人奪寶的勾當了。”

永法和尚似在狡辯道:

“魔在心中,非在眼中。”

葉昶哈哈大笑,譏諷道:“照你這般說辭,那豈不是我你是魔,你便是魔了?”

“錯了,是在施主心中。

施主心中有魔,身邊有妖。

妖魔俱在,如何敢言無妖無魔?”

讓隻會叉腰與一些青樓秋娘和市井潑婦罵街的葉昶講道理?還真是為難這個胸無點墨的大少了。

葉昶不再與這個是人一張嘴橫掃江湖辯佛辯道的和尚言語,他赤血在虛空一斜切,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和尚道:

“想要我的刀?你要先問問我的刀答應不答應?”

“想動我的女...妖,也要打聽打聽老子囂張跋扈的名聲,進了口的食兒,管她是人是妖。

豈有你說奪走便奪走的道理?”

葉昶還在哼哼哧哧叫囂不停之際,笑語盈盈的雪茵雙手真氣極有技巧地一點在葉昶軟肋處,不滿道:“我什麼成了你口中的食兒了?”

葉昶猛吸一口氣兒。

不過退後半步的永法和尚一手再次托在胸口,“葉施主不愧是孟飛塵之徒。

貧僧曾聽聞葉施主曾一雷入青城,並與秋當玄交了手,如今來非是虛言。

不過交了手,便可偷師,學來那秋當玄的滄海。

貧僧曾有幸問秋當玄指點一二,施主這掌法,以脫了窠臼,自立而成。”

葉昶撇了撇嘴,“大和尚,江湖上傳言魔刀磨人心智,你老子像是被這把刀磨去了人智?

咱們無論做什麼都要講究一個理字不是?

你這般行徑這便是殺人奪寶的勾當了。”

永法和尚似在狡辯道:

“魔在心中,非在眼中。”

葉昶哈哈大笑,譏諷道:“照你這般說辭,那豈不是我你是魔,你便是魔了?”

“錯了,是在施主心中。

施主心中有魔,身邊有妖。

妖魔俱在,如何敢言無妖無魔?”

讓隻會叉腰與一些青樓秋娘和市井潑婦罵街的葉昶講道理?還真是為難這個胸無點墨的大少了。

葉昶不再與這個是人一張嘴橫掃江湖辯佛辯道的和尚言語,他赤血在虛空一斜切,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和尚道:

“想要我的刀?你要先問問我的刀答應不答應?”

“想動我的女...妖,也要打聽打聽老子囂張跋扈的名聲,進了口的食兒,管她是人是妖。

豈有你說奪走便奪走的道理?”

葉昶還在哼哼哧哧叫囂不停之際,笑語盈盈的雪茵雙手真氣極有技巧地一點在葉昶軟肋處,不滿道:“我什麼成了你口中的食兒了?”

葉昶猛吸一口氣兒。

不過退後半步的永法和尚一手再次托在胸口,“葉施主不愧是孟飛塵之徒。

貧僧曾聽聞葉施主曾一雷入青城,並與秋當玄交了手,如今來非是虛言。

不過交了手,便可偷師,學來那秋當玄的滄海。

貧僧曾有幸問秋當玄指點一二,施主這掌法,以脫了窠臼,自立而成。”

葉昶撇了撇嘴,“大和尚,江湖上傳言魔刀磨人心智,你老子像是被這把刀磨去了人智?

咱們無論做什麼都要講究一個理字不是?

你這般行徑這便是殺人奪寶的勾當了。”

永法和尚似在狡辯道:

“魔在心中,非在眼中。”

葉昶哈哈大笑,譏諷道:“照你這般說辭,那豈不是我你是魔,你便是魔了?”

“錯了,是在施主心中。

施主心中有魔,身邊有妖。

妖魔俱在,如何敢言無妖無魔?”

讓隻會叉腰與一些青樓秋娘和市井潑婦罵街的葉昶講道理?還真是為難這個胸無點墨的大少了。

葉昶不再與這個是人一張嘴橫掃江湖辯佛辯道的和尚言語,他赤血在虛空一斜切,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和尚道:

“想要我的刀?你要先問問我的刀答應不答應?”

“想動我的女...妖,也要打聽打聽老子囂張跋扈的名聲,進了口的食兒,管她是人是妖。

豈有你說奪走便奪走的道理?”

葉昶還在哼哼哧哧叫囂不停之際,笑語盈盈的雪茵雙手真氣極有技巧地一點在葉昶軟肋處,不滿道:“我什麼成了你口中的食兒了?”

葉昶猛吸一口氣兒。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