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九十章 勢均力敵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九十章 勢均力敵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無論是身處什麼境界什麼小中大初中末,每個人都會因天賦或者機緣功法秘籍厲害與否而實力相差懸殊,這也是為何同處一境界,有些人常常能夠殺之,甚至越境而殺人的緣故。

這也是常常江湖上將越境殺人視為天賦根基的一大道理。

葉昶此刻與鳶尾這個初玄牝巔峰之人打擂台,已入了末覆命卻依舊覺得吃力不已,要知道當初他中覆命便可在青丘那位狐族長老麵前一探高下。

葉昶來,這個妖精出身的紫劍貓妖若是與那位同為初天玄的五長老對敵,定然輕易將他飲恨劍下。

似乎瞧出了葉昶本身實力不一般,也可能是忌憚葉昶手下的赤血刀,鳶尾並未留手,而是直接使出了她自己的家本領,紫禍。

一劍掛一劍,鬥轉星移萬物乾坤,而鳶尾的劍便如掛在天際上的月芒,自天東一移至另外西一側。

有曆法曾按天圓地方將半圓天一分為五,日月出與落為二,日中為一,餘下二,日出暖而不曝,日落將淡未淡。

而鳶尾這劍法亦按照半周天而分,共為五劍,又和五行之妙。

一劍掛一劍,一劍去而回,回後收,收之彎,彎再落。

一劍,如日月之初。

一劍,似驕陽未毒。

一劍,日正當中。

一劍,餘暉不落。

一劍,夕陽薄暮。

其中第三劍有起承轉合之法,也是力道漸進最強的一劍。

若是再扣扣嗖嗖算下去,三光日月星統統一個不拉算上去,不多不少,共有十五劍。

鳶尾隻得其三,之下落而忘憂,無限近黃昏的高技,卻總是少了些餘韻。

鳶尾第三彎紫劍襲向葉昶,毫不手軟,如一輪紫月。

葉昶瞧出了鳶尾第三劍的來勢洶洶,不顧前兩劍對自己造成的氣血翻湧動盪,咳出一口濃稠鮮血,額頭冒出細密汗珠,麵容猙獰地雙手拿赤血,運氣在手心,一股氣機橫鋪赤血刀身,赤紅色真氣血滴涔涔而下。

滴答,滴答,一聲兩聲的落在一潭死水般的水麵上,極快。

刀身上的那股赤色彷彿是葉昶體內噴湧而出的氣血,將葉昶整個人壓榨抽乾,使得他整個人在空中

如被推了一下的不倒翁七搖八拐地晃了晃,本就病態的麵色更顯蒼白。

葉昶定了定心神與身軀,赤血亦定了定,嗡嗡有顫鳴。

一血疊一血的刀罡,一聲積一聲的刀啼。

葉昶刀與鳶尾劍冇有纏綿悱惻的天雷勾地火。

一錯而開。

毫無絢爛之感。

不過兩人感受著手上戶口震動,不約而同地身體一震,同時退出。

鳶尾在虛空後滑,葉昶則是跌落神壇,砸落在了水底。

一落而水無起伏之色,無浪,無水花。

不過僅一個呼吸間,手中拿著赤血的葉昶便被刀提溜了出來,成了一隻落湯雞,狼狽不堪。

葉昶雙眸疲倦地一笑,並非搭理不遠處將鬼鷹打撈出來後便呆滯站在原地的那個嘍囉,有氣無力地道了聲,“走!”

心領神會的雪茵輕輕一躍,環臂美女救英雄地摟過肩頭被充沛塞大川的紫色劍氣擊傷留下疤痕的葉昶,腳下一點赤血,女刀仙救下了落難男凡。

一道紫光急性,掠來,冇了方纔慵懶氣焰的鳶尾被束的紫如瀑垂落肩頭,一條有血洞不斷咕咕冒出紫色鮮血的手臂耷拉下來,喘著粗氣,狀況比葉昶隻差不好。

她卻仿若無事,甩了甩受傷臂膀,活動了筋骨,也不著急拚了命去追,依舊嘴角掛著狐媚子至極的笑:

“倒是小瞧了你,冇想到一個末覆命竟能與我拚到這般地步。他在人類江湖不可能是個毫無不起眼的小角色。”

她鳶尾在妖族江湖上大風大浪經曆不少,在加入萬妖山前也不過是如紀銳誌一般摸爬滾打而已,不過她天賦出眾,有舉一反三的能力。

她對人類江湖上一些事也能如數家珍列舉一二,卻從未聽聞這麼一號人。

鳶尾手中劍被她瀟灑一甩落入鞘中,回過頭問了那杯葉昶殺得僅餘下的一妖道:

“鬼鷹死了麼?”

抖著雙手,膽顫心驚的那鷹妖偷偷一抹鳶尾蠻腰道:

“我們統領還有一口氣。”

覺的鳶尾柳眉之間閃過一縷陰霾,喃喃道:

“還不死?這傢夥還真命大。”

不過他也並未有親自東沙,將鬼鷹殺死在此地的打算,不過冷眼旁觀。

兀然,有兩個人影疾馳而來,一個壯碩,一個則略顯削

瘦、陰翳。

那個肩頭扛著一把大物件大傢夥的壯碩漢子了一眼鳶尾以及她週上的血洞,甕聲甕氣眼中無雜塵道:

“藍狐血脈如此強橫?一個末覆命而已居然連你也受傷了?”

外界傳言不過虛言,萬妖山之外的人說在四大統領之中鳶尾墊底,單單論境界而言的確如此,可若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鳶尾的戰力不弱,與當之無愧的座冇法比,可與他們倆相比,足夠了。

若是隻拿她當個花架子,那可就等著吃虧,死在石榴裙下了。

與四大統領中與壯漢交好的鳶尾聳了聳香肩,酥麻道:

“並不是那個雪茵,而是與她一道的那個人類。

哦,還有,那人也是一個末覆命。”

壯漢皺了皺眉,那個身材削瘦麵容陰翳之人貪婪了了一眼令他覬覦已久的鳶尾,詭異一笑道:

“鳶尾,恐怕是你實力近些年退了不少吧?

居然一個末覆命都打不過了?

好歹是當初與我一戰的人啊。”

在葉昶麵前嫵媚的鳶尾冇了那股慵懶,她以手置於紫劍劍柄上,橫眉一束,嬌聲嗬斥道:

“莫非你想與我試試?中天玄的你如今實力有冇有進步?”

壯漢輕輕哼一聲,手中拿著那個大錘,‘走’到了鳶尾身側,豎起銅鈴大小的眼球,“你想打?”

陰翳臉嘿然一聲,不再出口。

若是隻有鳶尾這浪蹄子,他說不定還真好動手,把這個樣子受傷不輕的女妖精就地正法了。

他陰狠了一眼兩人,憤恨不平道:“你們倆在此就在此,但不要阻攔我抓人。”

那個肩頭扛著一把大物件大傢夥的壯碩漢子了一眼鳶尾以及她週上的血洞,甕聲甕氣眼中無雜塵道:

“藍狐血脈如此強橫?一個末覆命而已居然連你也受傷了?”

外界傳言不過虛言,萬妖山之外的人說在四大統領之中鳶尾墊底,單單論境界而言的確如此,可若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鳶尾的戰力不弱,與當之無愧的座冇法比,可與他們倆相比,足夠了。

若是隻拿她當個花架子,那可就等著吃虧,死在石榴裙下了。

與四大統領中與壯漢交好的鳶尾聳了聳香肩,酥麻道:

“並不是那個雪茵,而是與她一道的那個人類。

哦,還有,那人也是一個末覆命。”

壯漢皺了皺眉,那個身材削瘦麵容陰翳之人貪婪了了一眼令他覬覦已久的鳶尾,詭異一笑道:

“鳶尾,恐怕是你實力近些年退了不少吧?

居然一個末覆命都打不過了?

好歹是當初與我一戰的人啊。”

在葉昶麵前嫵媚的鳶尾冇了那股慵懶,她以手置於紫劍劍柄上,橫眉一束,嬌聲嗬斥道:

“莫非你想與我試試?中天玄的你如今實力有冇有進步?”

壯漢輕輕哼一聲,手中拿著那個大錘,‘走’到了鳶尾身側,豎起銅鈴大小的眼球,“你想打?”

陰翳臉嘿然一聲,不再出口。

若是隻有鳶尾這浪蹄子,他說不定還真好動手,把這個樣子受傷不輕的女妖精就地正法了。

他陰狠了一眼兩人,憤恨不平道:“你們倆在此就在此,但不要阻攔我抓人。”

那個肩頭扛著一把大物件大傢夥的壯碩漢子了一眼鳶尾以及她週上的血洞,甕聲甕氣眼中無雜塵道:

“藍狐血脈如此強橫?一個末覆命而已居然連你也受傷了?”

外界傳言不過虛言,萬妖山之外的人說在四大統領之中鳶尾墊底,單單論境界而言的確如此,可若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鳶尾的戰力不弱,與當之無愧的座冇法比,可與他們倆相比,足夠了。

若是隻拿她當個花架子,那可就等著吃虧,死在石榴裙下了。

與四大統領中與壯漢交好的鳶尾聳了聳香肩,酥麻道:

“並不是那個雪茵,而是與她一道的那個人類。

哦,還有,那人也是一個末覆命。”

壯漢皺了皺眉,那個身材削瘦麵容陰翳之人貪婪了了一眼令他覬覦已久的鳶尾,詭異一笑道:

“鳶尾,恐怕是你實力近些年退了不少吧?

居然一個末覆命都打不過了?

好歹是當初與我一戰的人啊。”

在葉昶麵前嫵媚的鳶尾冇了那股慵懶,她以手置於紫劍劍柄上,橫眉一束,嬌聲嗬斥道:

“莫非你想與我試試?中天玄的你如今實力有冇有進步?”

壯漢輕輕哼一聲,手中拿著那個大錘,‘走’到了鳶尾身側,豎起銅鈴大小的眼球,“你想打?”

陰翳臉嘿然一聲,不再出口。

若是隻有鳶尾這浪蹄子,他說不定還真好動手,把這個樣子受傷不輕的女妖精就地正法了。

他陰狠了一眼兩人,憤恨不平道:“你們倆在此就在此,但不要阻攔我抓人。”

那個肩頭扛著一把大物件大傢夥的壯碩漢子了一眼鳶尾以及她週上的血洞,甕聲甕氣眼中無雜塵道:

“藍狐血脈如此強橫?一個末覆命而已居然連你也受傷了?”

外界傳言不過虛言,萬妖山之外的人說在四大統領之中鳶尾墊底,單單論境界而言的確如此,可若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鳶尾的戰力不弱,與當之無愧的座冇法比,可與他們倆相比,足夠了。

若是隻拿她當個花架子,那可就等著吃虧,死在石榴裙下了。

與四大統領中與壯漢交好的鳶尾聳了聳香肩,酥麻道:

“並不是那個雪茵,而是與她一道的那個人類。

哦,還有,那人也是一個末覆命。”

壯漢皺了皺眉,那個身材削瘦麵容陰翳之人貪婪了了一眼令他覬覦已久的鳶尾,詭異一笑道:

“鳶尾,恐怕是你實力近些年退了不少吧?

居然一個末覆命都打不過了?

好歹是當初與我一戰的人啊。”

在葉昶麵前嫵媚的鳶尾冇了那股慵懶,她以手置於紫劍劍柄上,橫眉一束,嬌聲嗬斥道:

“莫非你想與我試試?中天玄的你如今實力有冇有進步?”

壯漢輕輕哼一聲,手中拿著那個大錘,‘走’到了鳶尾身側,豎起銅鈴大小的眼球,“你想打?”

陰翳臉嘿然一聲,不再出口。

若是隻有鳶尾這浪蹄子,他說不定還真好動手,把這個樣子受傷不輕的女妖精就地正法了。

他陰狠了一眼兩人,憤恨不平道:“你們倆在此就在此,但不要阻攔我抓人。”

那個肩頭扛著一把大物件大傢夥的壯碩漢子了一眼鳶尾以及她週上的血洞,甕聲甕氣眼中無雜塵道:

“藍狐血脈如此強橫?一個末覆命而已居然連你也受傷了?”

外界傳言不過虛言,萬妖山之外的人說在四大統領之中鳶尾墊底,單單論境界而言的確如此,可若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鳶尾的戰力不弱,與當之無愧的座冇法比,可與他們倆相比,足夠了。

若是隻拿她當個花架子,那可就等著吃虧,死在石榴裙下了。

與四大統領中與壯漢交好的鳶尾聳了聳香肩,酥麻道:

“並不是那個雪茵,而是與她一道的那個人類。

哦,還有,那人也是一個末覆命。”

壯漢皺了皺眉,那個身材削瘦麵容陰翳之人貪婪了了一眼令他覬覦已久的鳶尾,詭異一笑道:

“鳶尾,恐怕是你實力近些年退了不少吧?

居然一個末覆命都打不過了?

好歹是當初與我一戰的人啊。”

在葉昶麵前嫵媚的鳶尾冇了那股慵懶,她以手置於紫劍劍柄上,橫眉一束,嬌聲嗬斥道:

“莫非你想與我試試?中天玄的你如今實力有冇有進步?”

壯漢輕輕哼一聲,手中拿著那個大錘,‘走’到了鳶尾身側,豎起銅鈴大小的眼球,“你想打?”

陰翳臉嘿然一聲,不再出口。

若是隻有鳶尾這浪蹄子,他說不定還真好動手,把這個樣子受傷不輕的女妖精就地正法了。

他陰狠了一眼兩人,憤恨不平道:“你們倆在此就在此,但不要阻攔我抓人。”

那個肩頭扛著一把大物件大傢夥的壯碩漢子了一眼鳶尾以及她週上的血洞,甕聲甕氣眼中無雜塵道:

“藍狐血脈如此強橫?一個末覆命而已居然連你也受傷了?”

外界傳言不過虛言,萬妖山之外的人說在四大統領之中鳶尾墊底,單單論境界而言的確如此,可若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鳶尾的戰力不弱,與當之無愧的座冇法比,可與他們倆相比,足夠了。

若是隻拿她當個花架子,那可就等著吃虧,死在石榴裙下了。

與四大統領中與壯漢交好的鳶尾聳了聳香肩,酥麻道:

“並不是那個雪茵,而是與她一道的那個人類。

哦,還有,那人也是一個末覆命。”

壯漢皺了皺眉,那個身材削瘦麵容陰翳之人貪婪了了一眼令他覬覦已久的鳶尾,詭異一笑道:

“鳶尾,恐怕是你實力近些年退了不少吧?

居然一個末覆命都打不過了?

好歹是當初與我一戰的人啊。”

在葉昶麵前嫵媚的鳶尾冇了那股慵懶,她以手置於紫劍劍柄上,橫眉一束,嬌聲嗬斥道:

“莫非你想與我試試?中天玄的你如今實力有冇有進步?”

壯漢輕輕哼一聲,手中拿著那個大錘,‘走’到了鳶尾身側,豎起銅鈴大小的眼球,“你想打?”

陰翳臉嘿然一聲,不再出口。

若是隻有鳶尾這浪蹄子,他說不定還真好動手,把這個樣子受傷不輕的女妖精就地正法了。

他陰狠了一眼兩人,憤恨不平道:“你們倆在此就在此,但不要阻攔我抓人。”

那個肩頭扛著一把大物件大傢夥的壯碩漢子了一眼鳶尾以及她週上的血洞,甕聲甕氣眼中無雜塵道:

“藍狐血脈如此強橫?一個末覆命而已居然連你也受傷了?”

外界傳言不過虛言,萬妖山之外的人說在四大統領之中鳶尾墊底,單單論境界而言的確如此,可若是一對一的單打獨鬥,鳶尾的戰力不弱,與當之無愧的座冇法比,可與他們倆相比,足夠了。

若是隻拿她當個花架子,那可就等著吃虧,死在石榴裙下了。

與四大統領中與壯漢交好的鳶尾聳了聳香肩,酥麻道:

“並不是那個雪茵,而是與她一道的那個人類。

哦,還有,那人也是一個末覆命。”

壯漢皺了皺眉,那個身材削瘦麵容陰翳之人貪婪了了一眼令他覬覦已久的鳶尾,詭異一笑道:

“鳶尾,恐怕是你實力近些年退了不少吧?

居然一個末覆命都打不過了?

好歹是當初與我一戰的人啊。”

在葉昶麵前嫵媚的鳶尾冇了那股慵懶,她以手置於紫劍劍柄上,橫眉一束,嬌聲嗬斥道:

“莫非你想與我試試?中天玄的你如今實力有冇有進步?”

壯漢輕輕哼一聲,手中拿著那個大錘,‘走’到了鳶尾身側,豎起銅鈴大小的眼球,“你想打?”

陰翳臉嘿然一聲,不再出口。

若是隻有鳶尾這浪蹄子,他說不定還真好動手,把這個樣子受傷不輕的女妖精就地正法了。

他陰狠了一眼兩人,憤恨不平道:“你們倆在此就在此,但不要阻攔我抓人。”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