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紫禍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八十九章 紫禍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手心一蕩,將葉昶赤血擊中,插在了岩壁兩尺深淺的鳶尾皺了皺柳葉眉,深深望了一眼赤血道:

“你這把刀不是凡刀,與我的紫劍有差彆...”

思索不出有何差彆的鳶尾低下頭冥思苦想,半響後才仰起頭,笑道:

“這把刀被蘊養出了靈性,是一把靈刀。

怪不得你覆命可空手禦刀,人族江湖與妖族江湖是天下兩座江湖,大體上並無二致,若是非要所出個不同處,那便是你們人類不入修行便孱弱至極,因此走非常道,能工巧匠製造出兵刃獵殺妖族實力強些。

不過其餘並無不同,你們有人皇,我們有妖皇,但並無你們人族那般受到皇室束縛。

你們江湖上兵刃我們妖族實際並不缺。

劍仙刀仙也出過幾位。

我聽聞這靈刀通性,可拔人擢人修為境界,隻不過它自擇主,尋常可遇不可得。

再加上我們妖族不乏手中空無一物之輩,對兵刃不如你們孱弱人類迫切。

因此對此物並不像你們人類趨之若鶩。

我本來以為你們人類練氣士現了我們萬妖山的蹤跡,所以江湖上有如此多練氣士。”

鳶尾戲謔一笑道:

“原來是你這個人類這把刀引來無數的覬覦啊。

這麼說來你們倆人一個被人族追殺,一個被妖族追殺嘍?

惹了兩個江湖,為難你們兩個末覆命了。”

似是察覺到了葉昶的警戒神色,鳶尾接著道:“我對那靈刀興趣索然,倒是對你這個靈刀主人感興趣了呢。”

腳下踩著赤血的葉昶躬著身子,來不及裝什麼揹負雙手的高人模樣,甩了甩被卡在岩壁上的胳膊,鬆了鬆筋骨笑道:

“那鳶尾姑娘放我們走如何?

釣大魚,要放長線呐。”

鳶尾拋了個白眼嗤笑道:“想得倒美。

你是大魚還是小魚小蝦我不知道,這個小狐狸腰拾從我手底下溜了,我回去不好過是真真的。”

葉昶踏出一步,嬌喘不已的雪茵抑住起伏不定的胸口,蹙眉道:

“葉昶,萬妖山在我們妖族的勢力不小,便如你們人類葬劍穀花塚那般,在妖族江湖上排上頂尖的大勢力,這也是我雖有狐族

返祖血脈卻依舊被迫嫁給萬妖山山主的緣故。

鳶尾能當上五大統領之一,實力墊底,卻依舊證明她本身實力過硬。

據說當年她曾經以末覆命殺了一位天玄大妖。由此才顯名江湖...

你要小心她的成名絕技,紫禍。”

鳶尾撇了撇嘴,笑眯眯道:“什麼叫實力墊底?

你這小狐狸真不會說話,你們殺了的那個鬼鷹纔是墊底的傢夥。

也不知道大王怎麼上了他,明明有天玄妖精擠破腦袋要上我們萬妖山,偏偏讓這個一位末覆命的傢夥當了第五統領...

年前還有一個什麼血姥的天玄妖精進了萬妖山來著...”

葉昶與雪茵相視一愣,“血姥?是不是一隻冇有鳶尾你俊俏的小狐狸?”

被打斷的鳶尾輕咦一聲,“你怎麼知道?莫不是你們倆有什麼姦情?”

葉昶訕笑一聲,“有些過節。”

雪茵白了一眼葉昶,冷颼颼冇好氣道:“見到女人女妖便走不動道了?

她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否則會如此好心浪費口水?”

鳶尾輕笑一聲,“冇有哦。”

說時,她合攏的雙指朝天一勾。

那不知何時潛至水下的紫劍拖曳著長長的水尾而出。

好在葉昶腳下赤血一旋,將葉昶護在上麵,插肩而過將那把劍偏離了方向,僅淺淺地劃了葉昶麵頰,流出一道血痕而已。

險些命喪黃泉的葉昶心驚肉跳,奶奶的,這女人,果然笑裡藏刀的玩意。

鳶尾那把紫劍回至她身邊,她盈手一握在手上笑道:“我不過是在轉移你注意而已。”

“可惜,那把刀太礙事。

在黃泉走上一遭的滋味如何?”

心有餘悸的葉昶冷冷一笑,咬牙切齒道:“不愧是女劍仙。

單憑這般手段,何人不死在你劍下?”

“兩人對敵,我一個瘦弱小女子可管不得這般計較。

你們人類聖人不是說唯小人與君子難養也。”

不再與鳶尾再廢口舌的葉昶將視若珍寶的草鞋裝進了背後褡褳,赤著腳奪身而至。

一動便是使出了殺招,一記單重刀橫掃而出。

鳶尾劍法祖千年前與葬劍穀的妖道劍仙,而又雜糅她潛伏於人類時所得的人教不少秘籍,其後更是自創了紫氣東來可含天蓋地的紫禍,在

妖族劍道天才之中獨樹一幟。

妖精因其體魄更勝,壽命比人類長上數倍,曾經半路出家當了修士的詩人說了一句,一代江湖兩代人,便是言妖族一代江湖頂上人族兩三代,他們的少年天才,可就講究了些。

若是照著年紀而言,鳶尾可比著老道都大,葉昶喊上一聲鳶奶奶都綽綽有餘,不過上去,卻隻有二十餘歲,熟透了的小娘。

鳶尾那工藝品而不像一劍兵器的紫劍被注真氣後,便見劍身彎成了一個弧度。

直劍竟變為瞭如被拉成滿月的彎劍。

鳶尾半月弧的紫劍隨她一聲嬌喝聲畫出。

半圓接一圓,留下的殘影龍飛鳳舞,潑墨而下。

一劍劃在了赤血刀上,劍身瞬息繃直。

一彎一繃之下,劍勢憑空多凝出了一個反彈之勢。

以劍借劍力的玄妙手段。

葉昶赤血一震,連帶著他手腕一陣,整個人亦震。

握刀的虎口初本便磨出了老繭,如今卻恍如無物,疼如針紮。

鳶尾得勢不饒人,她一劍砍下後再一旋手腕,紫劍起勢,繃直之下彎成幾近圓的一個弧度。

隨後又是在空中被她這個舞者畫了半個圓。

一劍朝葉昶心口處割去。

轉瞬間,攻守便生了轉換。

葉昶手中將赤血一鬆,赤血不離手心一轉,由上變為了下,橫在葉昶胸前。

鳶尾一劍彎弓射大雕而至,劍身登時輕吟繃直,一劍氣勢比方纔還要重上三分。

葉昶身子頓後三步,踩了三下漣漪,抑住頹勢。

轉瞬間鳶尾緊追不捨,紫色一劍再次射來。

一月帶一月,連綿不可絕。

正是劍法奧妙所在。

妖精因其體魄更勝,壽命比人類長上數倍,曾經半路出家當了修士的詩人說了一句,一代江湖兩代人,便是言妖族一代江湖頂上人族兩三代,他們的少年天才,可就講究了些。

若是照著年紀而言,鳶尾可比著老道都大,葉昶喊上一聲鳶奶奶都綽綽有餘,不過上去,卻隻有二十餘歲,熟透了的小娘。

鳶尾那工藝品而不像一劍兵器的紫劍被注真氣後,便見劍身彎成了一個弧度。

直劍竟變為瞭如被拉成滿月的彎劍。

鳶尾半月弧的紫劍隨她一聲嬌喝聲畫出。

半圓接一圓,留下的殘影龍飛鳳舞,潑墨而下。

一劍劃在了赤血刀上,劍身瞬息繃直。

一彎一繃之下,劍勢憑空多凝出了一個反彈之勢。

以劍借劍力的玄妙手段。

葉昶赤血一震,連帶著他手腕一陣,整個人亦震。

握刀的虎口初本便磨出了老繭,如今卻恍如無物,疼如針紮。

鳶尾得勢不饒人,她一劍砍下後再一旋手腕,紫劍起勢,繃直之下彎成幾近圓的一個弧度。

隨後又是在空中被她這個舞者畫了半個圓。

一劍朝葉昶心口處割去。

轉瞬間,攻守便生了轉換。

葉昶手中將赤血一鬆,赤血不離手心一轉,由上變為了下,橫在葉昶胸前。

鳶尾一劍彎弓射大雕而至,劍身登時輕吟繃直,一劍氣勢比方纔還要重上三分。

葉昶身子頓後三步,踩了三下漣漪,抑住頹勢。

轉瞬間鳶尾緊追不捨,紫色一劍再次射來。

一月帶一月,連綿不可絕。

正是劍法奧妙所在。

妖精因其體魄更勝,壽命比人類長上數倍,曾經半路出家當了修士的詩人說了一句,一代江湖兩代人,便是言妖族一代江湖頂上人族兩三代,他們的少年天才,可就講究了些。

若是照著年紀而言,鳶尾可比著老道都大,葉昶喊上一聲鳶奶奶都綽綽有餘,不過上去,卻隻有二十餘歲,熟透了的小娘。

鳶尾那工藝品而不像一劍兵器的紫劍被注真氣後,便見劍身彎成了一個弧度。

直劍竟變為瞭如被拉成滿月的彎劍。

鳶尾半月弧的紫劍隨她一聲嬌喝聲畫出。

半圓接一圓,留下的殘影龍飛鳳舞,潑墨而下。

一劍劃在了赤血刀上,劍身瞬息繃直。

一彎一繃之下,劍勢憑空多凝出了一個反彈之勢。

以劍借劍力的玄妙手段。

葉昶赤血一震,連帶著他手腕一陣,整個人亦震。

握刀的虎口初本便磨出了老繭,如今卻恍如無物,疼如針紮。

鳶尾得勢不饒人,她一劍砍下後再一旋手腕,紫劍起勢,繃直之下彎成幾近圓的一個弧度。

隨後又是在空中被她這個舞者畫了半個圓。

一劍朝葉昶心口處割去。

轉瞬間,攻守便生了轉換。

葉昶手中將赤血一鬆,赤血不離手心一轉,由上變為了下,橫在葉昶胸前。

鳶尾一劍彎弓射大雕而至,劍身登時輕吟繃直,一劍氣勢比方纔還要重上三分。

葉昶身子頓後三步,踩了三下漣漪,抑住頹勢。

轉瞬間鳶尾緊追不捨,紫色一劍再次射來。

一月帶一月,連綿不可絕。

正是劍法奧妙所在。

妖精因其體魄更勝,壽命比人類長上數倍,曾經半路出家當了修士的詩人說了一句,一代江湖兩代人,便是言妖族一代江湖頂上人族兩三代,他們的少年天才,可就講究了些。

若是照著年紀而言,鳶尾可比著老道都大,葉昶喊上一聲鳶奶奶都綽綽有餘,不過上去,卻隻有二十餘歲,熟透了的小娘。

鳶尾那工藝品而不像一劍兵器的紫劍被注真氣後,便見劍身彎成了一個弧度。

直劍竟變為瞭如被拉成滿月的彎劍。

鳶尾半月弧的紫劍隨她一聲嬌喝聲畫出。

半圓接一圓,留下的殘影龍飛鳳舞,潑墨而下。

一劍劃在了赤血刀上,劍身瞬息繃直。

一彎一繃之下,劍勢憑空多凝出了一個反彈之勢。

以劍借劍力的玄妙手段。

葉昶赤血一震,連帶著他手腕一陣,整個人亦震。

握刀的虎口初本便磨出了老繭,如今卻恍如無物,疼如針紮。

鳶尾得勢不饒人,她一劍砍下後再一旋手腕,紫劍起勢,繃直之下彎成幾近圓的一個弧度。

隨後又是在空中被她這個舞者畫了半個圓。

一劍朝葉昶心口處割去。

轉瞬間,攻守便生了轉換。

葉昶手中將赤血一鬆,赤血不離手心一轉,由上變為了下,橫在葉昶胸前。

鳶尾一劍彎弓射大雕而至,劍身登時輕吟繃直,一劍氣勢比方纔還要重上三分。

葉昶身子頓後三步,踩了三下漣漪,抑住頹勢。

轉瞬間鳶尾緊追不捨,紫色一劍再次射來。

一月帶一月,連綿不可絕。

正是劍法奧妙所在。

妖精因其體魄更勝,壽命比人類長上數倍,曾經半路出家當了修士的詩人說了一句,一代江湖兩代人,便是言妖族一代江湖頂上人族兩三代,他們的少年天才,可就講究了些。

若是照著年紀而言,鳶尾可比著老道都大,葉昶喊上一聲鳶奶奶都綽綽有餘,不過上去,卻隻有二十餘歲,熟透了的小娘。

鳶尾那工藝品而不像一劍兵器的紫劍被注真氣後,便見劍身彎成了一個弧度。

直劍竟變為瞭如被拉成滿月的彎劍。

鳶尾半月弧的紫劍隨她一聲嬌喝聲畫出。

半圓接一圓,留下的殘影龍飛鳳舞,潑墨而下。

一劍劃在了赤血刀上,劍身瞬息繃直。

一彎一繃之下,劍勢憑空多凝出了一個反彈之勢。

以劍借劍力的玄妙手段。

葉昶赤血一震,連帶著他手腕一陣,整個人亦震。

握刀的虎口初本便磨出了老繭,如今卻恍如無物,疼如針紮。

鳶尾得勢不饒人,她一劍砍下後再一旋手腕,紫劍起勢,繃直之下彎成幾近圓的一個弧度。

隨後又是在空中被她這個舞者畫了半個圓。

一劍朝葉昶心口處割去。

轉瞬間,攻守便生了轉換。

葉昶手中將赤血一鬆,赤血不離手心一轉,由上變為了下,橫在葉昶胸前。

鳶尾一劍彎弓射大雕而至,劍身登時輕吟繃直,一劍氣勢比方纔還要重上三分。

葉昶身子頓後三步,踩了三下漣漪,抑住頹勢。

轉瞬間鳶尾緊追不捨,紫色一劍再次射來。

一月帶一月,連綿不可絕。

正是劍法奧妙所在。

妖精因其體魄更勝,壽命比人類長上數倍,曾經半路出家當了修士的詩人說了一句,一代江湖兩代人,便是言妖族一代江湖頂上人族兩三代,他們的少年天才,可就講究了些。

若是照著年紀而言,鳶尾可比著老道都大,葉昶喊上一聲鳶奶奶都綽綽有餘,不過上去,卻隻有二十餘歲,熟透了的小娘。

鳶尾那工藝品而不像一劍兵器的紫劍被注真氣後,便見劍身彎成了一個弧度。

直劍竟變為瞭如被拉成滿月的彎劍。

鳶尾半月弧的紫劍隨她一聲嬌喝聲畫出。

半圓接一圓,留下的殘影龍飛鳳舞,潑墨而下。

一劍劃在了赤血刀上,劍身瞬息繃直。

一彎一繃之下,劍勢憑空多凝出了一個反彈之勢。

以劍借劍力的玄妙手段。

葉昶赤血一震,連帶著他手腕一陣,整個人亦震。

握刀的虎口初本便磨出了老繭,如今卻恍如無物,疼如針紮。

鳶尾得勢不饒人,她一劍砍下後再一旋手腕,紫劍起勢,繃直之下彎成幾近圓的一個弧度。

隨後又是在空中被她這個舞者畫了半個圓。

一劍朝葉昶心口處割去。

轉瞬間,攻守便生了轉換。

葉昶手中將赤血一鬆,赤血不離手心一轉,由上變為了下,橫在葉昶胸前。

鳶尾一劍彎弓射大雕而至,劍身登時輕吟繃直,一劍氣勢比方纔還要重上三分。

葉昶身子頓後三步,踩了三下漣漪,抑住頹勢。

轉瞬間鳶尾緊追不捨,紫色一劍再次射來。

一月帶一月,連綿不可絕。

正是劍法奧妙所在。

妖精因其體魄更勝,壽命比人類長上數倍,曾經半路出家當了修士的詩人說了一句,一代江湖兩代人,便是言妖族一代江湖頂上人族兩三代,他們的少年天才,可就講究了些。

若是照著年紀而言,鳶尾可比著老道都大,葉昶喊上一聲鳶奶奶都綽綽有餘,不過上去,卻隻有二十餘歲,熟透了的小娘。

鳶尾那工藝品而不像一劍兵器的紫劍被注真氣後,便見劍身彎成了一個弧度。

直劍竟變為瞭如被拉成滿月的彎劍。

鳶尾半月弧的紫劍隨她一聲嬌喝聲畫出。

半圓接一圓,留下的殘影龍飛鳳舞,潑墨而下。

一劍劃在了赤血刀上,劍身瞬息繃直。

一彎一繃之下,劍勢憑空多凝出了一個反彈之勢。

以劍借劍力的玄妙手段。

葉昶赤血一震,連帶著他手腕一陣,整個人亦震。

握刀的虎口初本便磨出了老繭,如今卻恍如無物,疼如針紮。

鳶尾得勢不饒人,她一劍砍下後再一旋手腕,紫劍起勢,繃直之下彎成幾近圓的一個弧度。

隨後又是在空中被她這個舞者畫了半個圓。

一劍朝葉昶心口處割去。

轉瞬間,攻守便生了轉換。

葉昶手中將赤血一鬆,赤血不離手心一轉,由上變為了下,橫在葉昶胸前。

鳶尾一劍彎弓射大雕而至,劍身登時輕吟繃直,一劍氣勢比方纔還要重上三分。

葉昶身子頓後三步,踩了三下漣漪,抑住頹勢。

轉瞬間鳶尾緊追不捨,紫色一劍再次射來。

一月帶一月,連綿不可絕。

正是劍法奧妙所在。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