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手可摘星辰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八十八章 手可摘星辰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萬妖山出身的鳶尾在妖族中名聲並不好,至少在女妖眼中,甚至雪茵眼中正是如此。

萬妖山山主那個大王為何身邊好端端放著這麼一位美妖卻從不動手動腳,一方麵固然他自己那個處子之癖的原因,另一方麵,鳶尾豔名委實太盛了些。

按照葉昶的說法,一句萬人騎三個大字也不為過。

鳶尾手中拿著那柄紫芒四射的寶劍,一雙脆生生的耳朵變了狀,閃了閃成毛茸茸形狀,隨即又再次被恢複為人耳。

原先在身後搖盪的長尾巴不見蹤跡。

不過葉昶從此也瞧出了鳶尾這妖精的本體模樣,是隻迥異的紫貓兒。

黑貓白貓家養天生,不稀奇,紫貓卻從未聞所未聞,葉昶修行不短,也知曉此地妖精詭譎的厲害,稀奇歸稀奇,但不意外。

說打,但慵懶的鳶尾卻似並無動手的打算,依舊浮在空中,把玩著不知上次拔出是什麼日子的紫劍,麵容帶妖媚笑意。

知曉來敵不隻一個的葉昶可冇將心思落在紫衣鳶尾的身上,若是時間充裕,他說不定還會不著急出手,躺在石塊上瞧著那玲瓏嬌軀,可現今,幾把刀架在脖子上,冇那功夫。

狐體天生嫵媚而不顯妖媚的雪茵對女妖精可冇葉大少的憐香惜玉,她腳尖輕點水麵踏出,掠至空中,一手合攏的雙指朝著鳶尾眉心輕描淡寫地一點,一道淡藍色真氣並不銳利,軟綿綿地襲向鳶尾。

鳶尾輕笑一聲,紫劍束在眉心,守株待兔地等那一指前來,吹毛斷,裂開了一指之威。

她不慌不忙用女子劍寫意一落而下。

動作極儘渾然天成,她一劍,不似褻瀆一般地打殺使劍,而似在舞劍。

難怪豔名遠播被整個妖界稱為‘紫妖劍仙’,而且甚至整個妖族男妖都想要一親芳澤。

與這位豔名極大的鳶尾探討探討功夫。

嘩然一道紫芒破開,直衝指為劍的雪茵。

雪茵雙手雙指一疊在身前,如雙劍交錯一劃,抵禦住那來勢一劍。

隨後不能禦空而行的雪茵一落而下,再次穩穩站在那塊起身的石頭上。

隨手出了一劍的鳶尾意猶未儘,拎著那紫劍道:

“上古時代你們青丘狐族好歹是天地間響噹噹的存在,如今跌落至此,真是墜了老祖宗的名頭。

藍狐返祖的血脈可不止有這點實力。

來,來,讓我你們狐族一脈的厲害招式。

還是你在妖族中傳開的返祖是一個笑話不成?”

雪茵目光閃爍,末覆命的實力凝聚於手指指端,全身淡藍色僅有雙手兩指繁星兩點,她譏諷道:

“鳶尾,妖族中那些垂涎你美色的男妖稱呼你一聲紫劍仙,你當真了?

自己有幾斤幾兩,莫非你自己都不知曉?

一隻家養的貓兒化了形,浪名遠播,還敢嘲我狐族?”

葉昶一聽聞,咂咂嘴,不知道當初在青樓中那個笑妍如花的妖精動舌的本事有這般境界。

鳶尾麵色如常,殺機暴露,隻一瞬,便又遮掩而過,她舔了舔別緻紫唇,聳聳肩笑道:

“人儘皆知的事實,我可從未否認過哦。

不過我一個小小的家養貓兒你們大名鼎鼎的狐族依舊不是耐我不得?

至少我不用被族中那些所謂的長老逼迫而逃,連整個妖族江湖都驚動,要拿你這具身子。”

葉昶一愣,搖搖頭,又是一句可惜。

憑他多年混跡各大青樓的經驗來,鳶尾這俏小娘當真不像是那般模樣的人兒啊。

果然知人知麵不知心,妖體不心啊。

雪茵雙指綻放兩朵如星辰一般明亮的藍花,她詭異地兩手四指互擊。

一碰之下,電閃雷鳴。

不是來自蒼穹之上,而是在這百納乾坤的須彌芥子裡。

“不恐驚天人,指可摘星辰。”

雪茵將左手上如豆的星光移至右手上,而後合攏的雙指撐開,各具光輝。

雪茵雙指遙遙對著鳶尾脖頸處一夾。

霎那間,兩道藍色光柱噴湧而出,鳶尾白嫩的頸項之間,便有兩束光一合攏。

兩指摘的不是星辰,而是頭顱。

鳶尾來你上冇了那副誘人更惑葉昶的慵懶,雙眉之間有凝重之色。

她舉劍束起,另一手兩指從劍身劍柄處劃到了劍尖。

不弱於藍色光芒的紫色顯現而出。

在這被陽光微微遮掩住的懸崖峭壁間顯地極為璀璨。

她出劍,又是極養眼地一扭如蛇的腰肢,抖動手腕。

一個劍弧在

身前劃了一個半圓,用以卡住那兩線,而後身體暴退。

紫光藍芒砰然間一撞。

可摘星辰的雙指並未取下鳶尾頭顱。

末覆命與初天玄相抵,不落下風,便足以自傲了。

不過也僅僅如此,使出了這一招的雪茵抽空了大半身真氣,喘著粗氣。

而到了天玄真氣雄厚的鳶尾劫後餘生地輕輕拍著陡峭山巒的胸脯,連聲嬌喘說了好險好險。

瞅準時機的葉昶瞬息而至,右手袖口一刀扶搖躥出。

鳶尾指了指葉昶,搖了搖,“有了第一次,可冇有第二次的道理。”

她扭了扭轉了轉手肘,一劍抵住一刀,隨後一腳朝著葉昶軟肋的側腰橫掃,淩厲至極。

來說一套做一套的不僅隻是男人,心狠手辣佯裝窈窕淑女的女人更是如此啊。

葉昶回刀橫切,躬著身子雙腳朝前,如出一轍地對鳶尾襲去。

鳶尾一腳碰至刀身,一轉而過,將赤血外側踢飛,同時左手成勾,探出,乾回了老本行,將葉昶一腳抓住,在空中旋了數圈後,對著遠處懸崖瀑布上的岩石砸去。

如掛在了牆壁上的一個裝飾物件,葉昶鑲進了石身,但他一手一指一勾,飛出的赤血挽回局麵回飛,對鳶尾刺去。

鳶尾毫不驚慌,一手伸出,隨後一握拳頭,她的那把劍亦回收,從天而降,擊在了赤血刀上,不落下風。

鏗鏘一聲,一刀一劍纏鬥在了一起。

隻不過刀便是刀,而那把劍卻是鳶尾在以天玄境界操縱。

葉昶一臂從岩石上‘拔出來’,隨後整個身子從岩石中拔出。

他咧嘴一笑:“老子可冇有輸給小孃的習慣。”

紫光藍芒砰然間一撞。

可摘星辰的雙指並未取下鳶尾頭顱。

末覆命與初天玄相抵,不落下風,便足以自傲了。

不過也僅僅如此,使出了這一招的雪茵抽空了大半身真氣,喘著粗氣。

而到了天玄真氣雄厚的鳶尾劫後餘生地輕輕拍著陡峭山巒的胸脯,連聲嬌喘說了好險好險。

瞅準時機的葉昶瞬息而至,右手袖口一刀扶搖躥出。

鳶尾指了指葉昶,搖了搖,“有了第一次,可冇有第二次的道理。”

她扭了扭轉了轉手肘,一劍抵住一刀,隨後一腳朝著葉昶軟肋的側腰橫掃,淩厲至極。

來說一套做一套的不僅隻是男人,心狠手辣佯裝窈窕淑女的女人更是如此啊。

葉昶回刀橫切,躬著身子雙腳朝前,如出一轍地對鳶尾襲去。

鳶尾一腳碰至刀身,一轉而過,將赤血外側踢飛,同時左手成勾,探出,乾回了老本行,將葉昶一腳抓住,在空中旋了數圈後,對著遠處懸崖瀑布上的岩石砸去。

如掛在了牆壁上的一個裝飾物件,葉昶鑲進了石身,但他一手一指一勾,飛出的赤血挽回局麵回飛,對鳶尾刺去。

鳶尾毫不驚慌,一手伸出,隨後一握拳頭,她的那把劍亦回收,從天而降,擊在了赤血刀上,不落下風。

鏗鏘一聲,一刀一劍纏鬥在了一起。

隻不過刀便是刀,而那把劍卻是鳶尾在以天玄境界操縱。

葉昶一臂從岩石上‘拔出來’,隨後整個身子從岩石中拔出。

他咧嘴一笑:“老子可冇有輸給小孃的習慣。”

紫光藍芒砰然間一撞。

可摘星辰的雙指並未取下鳶尾頭顱。

末覆命與初天玄相抵,不落下風,便足以自傲了。

不過也僅僅如此,使出了這一招的雪茵抽空了大半身真氣,喘著粗氣。

而到了天玄真氣雄厚的鳶尾劫後餘生地輕輕拍著陡峭山巒的胸脯,連聲嬌喘說了好險好險。

瞅準時機的葉昶瞬息而至,右手袖口一刀扶搖躥出。

鳶尾指了指葉昶,搖了搖,“有了第一次,可冇有第二次的道理。”

她扭了扭轉了轉手肘,一劍抵住一刀,隨後一腳朝著葉昶軟肋的側腰橫掃,淩厲至極。

來說一套做一套的不僅隻是男人,心狠手辣佯裝窈窕淑女的女人更是如此啊。

葉昶回刀橫切,躬著身子雙腳朝前,如出一轍地對鳶尾襲去。

鳶尾一腳碰至刀身,一轉而過,將赤血外側踢飛,同時左手成勾,探出,乾回了老本行,將葉昶一腳抓住,在空中旋了數圈後,對著遠處懸崖瀑布上的岩石砸去。

如掛在了牆壁上的一個裝飾物件,葉昶鑲進了石身,但他一手一指一勾,飛出的赤血挽回局麵回飛,對鳶尾刺去。

鳶尾毫不驚慌,一手伸出,隨後一握拳頭,她的那把劍亦回收,從天而降,擊在了赤血刀上,不落下風。

鏗鏘一聲,一刀一劍纏鬥在了一起。

隻不過刀便是刀,而那把劍卻是鳶尾在以天玄境界操縱。

葉昶一臂從岩石上‘拔出來’,隨後整個身子從岩石中拔出。

他咧嘴一笑:“老子可冇有輸給小孃的習慣。”

紫光藍芒砰然間一撞。

可摘星辰的雙指並未取下鳶尾頭顱。

末覆命與初天玄相抵,不落下風,便足以自傲了。

不過也僅僅如此,使出了這一招的雪茵抽空了大半身真氣,喘著粗氣。

而到了天玄真氣雄厚的鳶尾劫後餘生地輕輕拍著陡峭山巒的胸脯,連聲嬌喘說了好險好險。

瞅準時機的葉昶瞬息而至,右手袖口一刀扶搖躥出。

鳶尾指了指葉昶,搖了搖,“有了第一次,可冇有第二次的道理。”

她扭了扭轉了轉手肘,一劍抵住一刀,隨後一腳朝著葉昶軟肋的側腰橫掃,淩厲至極。

來說一套做一套的不僅隻是男人,心狠手辣佯裝窈窕淑女的女人更是如此啊。

葉昶回刀橫切,躬著身子雙腳朝前,如出一轍地對鳶尾襲去。

鳶尾一腳碰至刀身,一轉而過,將赤血外側踢飛,同時左手成勾,探出,乾回了老本行,將葉昶一腳抓住,在空中旋了數圈後,對著遠處懸崖瀑布上的岩石砸去。

如掛在了牆壁上的一個裝飾物件,葉昶鑲進了石身,但他一手一指一勾,飛出的赤血挽回局麵回飛,對鳶尾刺去。

鳶尾毫不驚慌,一手伸出,隨後一握拳頭,她的那把劍亦回收,從天而降,擊在了赤血刀上,不落下風。

鏗鏘一聲,一刀一劍纏鬥在了一起。

隻不過刀便是刀,而那把劍卻是鳶尾在以天玄境界操縱。

葉昶一臂從岩石上‘拔出來’,隨後整個身子從岩石中拔出。

他咧嘴一笑:“老子可冇有輸給小孃的習慣。”

紫光藍芒砰然間一撞。

可摘星辰的雙指並未取下鳶尾頭顱。

末覆命與初天玄相抵,不落下風,便足以自傲了。

不過也僅僅如此,使出了這一招的雪茵抽空了大半身真氣,喘著粗氣。

而到了天玄真氣雄厚的鳶尾劫後餘生地輕輕拍著陡峭山巒的胸脯,連聲嬌喘說了好險好險。

瞅準時機的葉昶瞬息而至,右手袖口一刀扶搖躥出。

鳶尾指了指葉昶,搖了搖,“有了第一次,可冇有第二次的道理。”

她扭了扭轉了轉手肘,一劍抵住一刀,隨後一腳朝著葉昶軟肋的側腰橫掃,淩厲至極。

來說一套做一套的不僅隻是男人,心狠手辣佯裝窈窕淑女的女人更是如此啊。

葉昶回刀橫切,躬著身子雙腳朝前,如出一轍地對鳶尾襲去。

鳶尾一腳碰至刀身,一轉而過,將赤血外側踢飛,同時左手成勾,探出,乾回了老本行,將葉昶一腳抓住,在空中旋了數圈後,對著遠處懸崖瀑布上的岩石砸去。

如掛在了牆壁上的一個裝飾物件,葉昶鑲進了石身,但他一手一指一勾,飛出的赤血挽回局麵回飛,對鳶尾刺去。

鳶尾毫不驚慌,一手伸出,隨後一握拳頭,她的那把劍亦回收,從天而降,擊在了赤血刀上,不落下風。

鏗鏘一聲,一刀一劍纏鬥在了一起。

隻不過刀便是刀,而那把劍卻是鳶尾在以天玄境界操縱。

葉昶一臂從岩石上‘拔出來’,隨後整個身子從岩石中拔出。

他咧嘴一笑:“老子可冇有輸給小孃的習慣。”

紫光藍芒砰然間一撞。

可摘星辰的雙指並未取下鳶尾頭顱。

末覆命與初天玄相抵,不落下風,便足以自傲了。

不過也僅僅如此,使出了這一招的雪茵抽空了大半身真氣,喘著粗氣。

而到了天玄真氣雄厚的鳶尾劫後餘生地輕輕拍著陡峭山巒的胸脯,連聲嬌喘說了好險好險。

瞅準時機的葉昶瞬息而至,右手袖口一刀扶搖躥出。

鳶尾指了指葉昶,搖了搖,“有了第一次,可冇有第二次的道理。”

她扭了扭轉了轉手肘,一劍抵住一刀,隨後一腳朝著葉昶軟肋的側腰橫掃,淩厲至極。

來說一套做一套的不僅隻是男人,心狠手辣佯裝窈窕淑女的女人更是如此啊。

葉昶回刀橫切,躬著身子雙腳朝前,如出一轍地對鳶尾襲去。

鳶尾一腳碰至刀身,一轉而過,將赤血外側踢飛,同時左手成勾,探出,乾回了老本行,將葉昶一腳抓住,在空中旋了數圈後,對著遠處懸崖瀑布上的岩石砸去。

如掛在了牆壁上的一個裝飾物件,葉昶鑲進了石身,但他一手一指一勾,飛出的赤血挽回局麵回飛,對鳶尾刺去。

鳶尾毫不驚慌,一手伸出,隨後一握拳頭,她的那把劍亦回收,從天而降,擊在了赤血刀上,不落下風。

鏗鏘一聲,一刀一劍纏鬥在了一起。

隻不過刀便是刀,而那把劍卻是鳶尾在以天玄境界操縱。

葉昶一臂從岩石上‘拔出來’,隨後整個身子從岩石中拔出。

他咧嘴一笑:“老子可冇有輸給小孃的習慣。”

紫光藍芒砰然間一撞。

可摘星辰的雙指並未取下鳶尾頭顱。

末覆命與初天玄相抵,不落下風,便足以自傲了。

不過也僅僅如此,使出了這一招的雪茵抽空了大半身真氣,喘著粗氣。

而到了天玄真氣雄厚的鳶尾劫後餘生地輕輕拍著陡峭山巒的胸脯,連聲嬌喘說了好險好險。

瞅準時機的葉昶瞬息而至,右手袖口一刀扶搖躥出。

鳶尾指了指葉昶,搖了搖,“有了第一次,可冇有第二次的道理。”

她扭了扭轉了轉手肘,一劍抵住一刀,隨後一腳朝著葉昶軟肋的側腰橫掃,淩厲至極。

來說一套做一套的不僅隻是男人,心狠手辣佯裝窈窕淑女的女人更是如此啊。

葉昶回刀橫切,躬著身子雙腳朝前,如出一轍地對鳶尾襲去。

鳶尾一腳碰至刀身,一轉而過,將赤血外側踢飛,同時左手成勾,探出,乾回了老本行,將葉昶一腳抓住,在空中旋了數圈後,對著遠處懸崖瀑布上的岩石砸去。

如掛在了牆壁上的一個裝飾物件,葉昶鑲進了石身,但他一手一指一勾,飛出的赤血挽回局麵回飛,對鳶尾刺去。

鳶尾毫不驚慌,一手伸出,隨後一握拳頭,她的那把劍亦回收,從天而降,擊在了赤血刀上,不落下風。

鏗鏘一聲,一刀一劍纏鬥在了一起。

隻不過刀便是刀,而那把劍卻是鳶尾在以天玄境界操縱。

葉昶一臂從岩石上‘拔出來’,隨後整個身子從岩石中拔出。

他咧嘴一笑:“老子可冇有輸給小孃的習慣。”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