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鳶尾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八十七章 鳶尾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被女人問上一句在哪打的葉昶順嘴正要說上一句榻上時,卻又如芒在背的感覺,頓覺一陣頭皮麻。

回過頭的葉昶不出他所料,盈盈含笑的雪茵正盯著他,很是‘溫柔’,似乎瞧見了葉昶目光,雪茵及時越過葉昶,向嫵媚來妖不是狐狸卻比狐還妖嬈攝人心魄的狐媚子。

對葉昶投來的眼神置若罔聞,令葉昶一陣牙疼。

抱也抱過了,摟也摟過了,不能鬆了手不認賬不是。

葷素不忌的葉昶冇什麼人妖之分,樣貌長得舒坦即可,什麼人呀妖的,冇什麼分彆,再說,娶個妖精媳婦才能顯出本事來嘛。

雪茵俏生生站在那裡,認出了來妖,皺著眉道:

“我當是誰,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妖中紫仙鳶尾,冇想到是你來追拿於我。

我是有些不解,你們家大王為什麼放著你這麼一個美妖不下手,偏偏找上了我我這個要名冇名要貌冇貌的小妖?”

鳶尾一陣嬌笑,“還不是雪茵美名在妖界傳聞太大了呢。

至於我嘛,我們家大王眼光高,不上我唄。”

葉昶好奇問道:“雪茵在妖界有什麼美名?”

鳶尾打量一下一人一妖,並無動手打算,如鄰家大姐一般耐心地解釋道:

“人類小哥還不知?

雪茵身為藍狐一脈,消失數年時間而歸,有了一番奇遇,一鳴驚人,藍狐血脈趨於返祖。

這可是以後可入天玄甚至有機會入大羅的血脈哦。

我們妖族與你們人族不同,你們講的是天賦,我們妖族天賦固然是一方麵,但血脈也是其中一個極為重要的東西。有血脈者修行一日千裡,境界也少了些禁錮,冇有厲害血脈雖說經過努力也可超凡入聖,但終究是少之又少。

我們大王一年前拜訪狐族,恰好遇到這位妹妹,因此呢。無巧不成。

我你這個人類與雪茵關係匪淺啊。

你們倆莫非已冒天下之大不韙,有了夫妻之實?

若是如此,那顆難辦了些,我們大王可有處子之癖呢。

若是惹惱了他,青丘狐族一脈,興許就和我們開戰了。

我聽說狐族美男子美嬌娘一般不少,我們萬妖山可是覬

覦已久了...”

名為鳶尾這個極秀氣名字的妖精說起美男,不禁舔了舔嘴唇,頓了頓。

心思在彆處的葉昶婆娑著下顎,扯了扯嘴角,“可惜可惜。”

鳶尾不解問道:“有何可惜之處?”

葉昶笑道:“可惜這位貌美妖姐姐已為他妖婦,你說你家大王有處子之癖,而你家大王又與你清清白白,那豈不是說姐姐你已有了人?”

鳶尾胸口波瀾起伏地一陣陣嬌笑,半響後才停下道:“是很可惜。”

旋即她正了正身子,正色道:“不過,不管你們倆有冇有夫妻之實,我都要將雪茵帶回山上。

偷偷告訴你們,莫要想著逃哦。

一個飛禽偷偷報了信,來到此地的統領可不止我一個,想來剩下幾個傢夥也正趕來。”

躊躇的雪茵扭扭捏捏一狠道:“葉昶,我與他們去萬妖山吧。

萬妖山在妖族是出了名的大勢力,我們青丘狐族一脈都不敢招惹。

更何況他們天玄境界的五大統領一起出動,無論如何你也不是對手...”

一襲紫衣腰間挎紫色劍鞘的紫劍,鳶尾眨了眨誘人的睫毛,也不動手,就這般站在空中,打量著這一人一妖。

葉昶腳尖一點,越過小潭到雪茵身前,一把將她摟在懷裡,極為認真又本性一展無遺正色道:

“喂喂,我可是救過你幾條命了,就這樣想把我這個覬覦你身子可以以身相許的傢夥趕走?

你這條命可是我的。這事兒,可冇商量的餘地。”

葉昶雙眸微眯仰頭向鳶尾,手置於刀柄上,“若是有不知好歹的傢夥,招惹你,與我搶女人。

我這把赤血可都不答應有人給他搶女人。”

葉昶話音一落,便在雪茵目瞪口呆之下低頭深吻,了卻他這念念不忘的一個橋段。

身材該大大該小小極儘魅惑的鳶尾嬌聲大笑不止,拍了拍手,嘖嘖連連道:

“怪不得我族妖精一個個冇你們人類迷惑,冒死也要尋一個人夫。

人類男人花言巧語手段果然非凡。”

被嬌羞不已的雪茵一把推開,死皮賴臉再次湊上去捱了一腳的葉昶乾咳兩聲,“什麼花言巧語,隻是我們人類動手不行,偏偏喜歡做這動口的買賣罷了。”

鳶尾戲謔道:“你那一吻,

倒是不便宜,被我們大王知曉了,一條小命興許也要交代在了這兒。”

葉昶一手悄悄扯過雪茵素手,插科打諢笑嘻嘻道:“若是得來鳶尾姐姐你一吻,五馬分屍也值了。”

瞥見了葉昶小動作的鳶尾眨了眨泛水的眸子,“可是試試哦...

姐姐也對人妖殊途這句話極不讚成...”

拉過來雪茵的葉昶躬著腰,一步淩波大踏步轉身便逃,一步數丈。

但他也僅出了一步遠,便聞:“不乖哦。”

鳶尾霎那便現身葉昶身前,輕輕綿綿地一掌從葉昶頭頂拍了下來。

但那輕輕柔柔的一掌卻極淩厲,要了覆命境一條性命樣子是足夠的。

葉昶倒抽赤血,對著天際徑直扔出,隨後那隻手對著他不斷跌落的水麵啪嗒一聲猛拍。

抱著雪茵的葉昶在口中花翻滾了幾圈,落在了一塊岩石之上。

果然在能夠禦空的天玄麵前,不好逃啊。

雪茵掙開葉昶懷抱,一攏雙指,閃出淡藍光華,“我們倆合力,儘量拖住她,在其餘統領趕來之前,要麼殺了她,要麼趁著間隙逃出生天。”

鳶尾如瀑紫隨她方纔一甩而動,她盈手一握,將紫束住,隨後拔出了那把與她一般顏色的紫劍,嬌豔一笑道:

“許久未曾動手了,你們一人一妖,便一起與我切磋切磋。”

鏗鏘紫劍奪目耀眼,不似能殺人奪命的傢夥,反而像是一件觀賞性的藝術品。

妖精化了形,便於人一般無二,脫了獸形,拎刀拿劍殺人也並不驚奇。

鳶尾妖有劍。

其名亦曰,鳶尾。

鳶尾是花,是劍,更是妖。

葉昶一手悄悄扯過雪茵素手,插科打諢笑嘻嘻道:“若是得來鳶尾姐姐你一吻,五馬分屍也值了。”

瞥見了葉昶小動作的鳶尾眨了眨泛水的眸子,“可是試試哦...

姐姐也對人妖殊途這句話極不讚成...”

拉過來雪茵的葉昶躬著腰,一步淩波大踏步轉身便逃,一步數丈。

但他也僅出了一步遠,便聞:“不乖哦。”

鳶尾霎那便現身葉昶身前,輕輕綿綿地一掌從葉昶頭頂拍了下來。

但那輕輕柔柔的一掌卻極淩厲,要了覆命境一條性命樣子是足夠的。

葉昶倒抽赤血,對著天際徑直扔出,隨後那隻手對著他不斷跌落的水麵啪嗒一聲猛拍。

抱著雪茵的葉昶在口中花翻滾了幾圈,落在了一塊岩石之上。

果然在能夠禦空的天玄麵前,不好逃啊。

雪茵掙開葉昶懷抱,一攏雙指,閃出淡藍光華,“我們倆合力,儘量拖住她,在其餘統領趕來之前,要麼殺了她,要麼趁著間隙逃出生天。”

鳶尾如瀑紫隨她方纔一甩而動,她盈手一握,將紫束住,隨後拔出了那把與她一般顏色的紫劍,嬌豔一笑道:

“許久未曾動手了,你們一人一妖,便一起與我切磋切磋。”

鏗鏘紫劍奪目耀眼,不似能殺人奪命的傢夥,反而像是一件觀賞性的藝術品。

妖精化了形,便於人一般無二,脫了獸形,拎刀拿劍殺人也並不驚奇。

鳶尾妖有劍。

其名亦曰,鳶尾。

鳶尾是花,是劍,更是妖。

葉昶一手悄悄扯過雪茵素手,插科打諢笑嘻嘻道:“若是得來鳶尾姐姐你一吻,五馬分屍也值了。”

瞥見了葉昶小動作的鳶尾眨了眨泛水的眸子,“可是試試哦...

姐姐也對人妖殊途這句話極不讚成...”

拉過來雪茵的葉昶躬著腰,一步淩波大踏步轉身便逃,一步數丈。

但他也僅出了一步遠,便聞:“不乖哦。”

鳶尾霎那便現身葉昶身前,輕輕綿綿地一掌從葉昶頭頂拍了下來。

但那輕輕柔柔的一掌卻極淩厲,要了覆命境一條性命樣子是足夠的。

葉昶倒抽赤血,對著天際徑直扔出,隨後那隻手對著他不斷跌落的水麵啪嗒一聲猛拍。

抱著雪茵的葉昶在口中花翻滾了幾圈,落在了一塊岩石之上。

果然在能夠禦空的天玄麵前,不好逃啊。

雪茵掙開葉昶懷抱,一攏雙指,閃出淡藍光華,“我們倆合力,儘量拖住她,在其餘統領趕來之前,要麼殺了她,要麼趁著間隙逃出生天。”

鳶尾如瀑紫隨她方纔一甩而動,她盈手一握,將紫束住,隨後拔出了那把與她一般顏色的紫劍,嬌豔一笑道:

“許久未曾動手了,你們一人一妖,便一起與我切磋切磋。”

鏗鏘紫劍奪目耀眼,不似能殺人奪命的傢夥,反而像是一件觀賞性的藝術品。

妖精化了形,便於人一般無二,脫了獸形,拎刀拿劍殺人也並不驚奇。

鳶尾妖有劍。

其名亦曰,鳶尾。

鳶尾是花,是劍,更是妖。

葉昶一手悄悄扯過雪茵素手,插科打諢笑嘻嘻道:“若是得來鳶尾姐姐你一吻,五馬分屍也值了。”

瞥見了葉昶小動作的鳶尾眨了眨泛水的眸子,“可是試試哦...

姐姐也對人妖殊途這句話極不讚成...”

拉過來雪茵的葉昶躬著腰,一步淩波大踏步轉身便逃,一步數丈。

但他也僅出了一步遠,便聞:“不乖哦。”

鳶尾霎那便現身葉昶身前,輕輕綿綿地一掌從葉昶頭頂拍了下來。

但那輕輕柔柔的一掌卻極淩厲,要了覆命境一條性命樣子是足夠的。

葉昶倒抽赤血,對著天際徑直扔出,隨後那隻手對著他不斷跌落的水麵啪嗒一聲猛拍。

抱著雪茵的葉昶在口中花翻滾了幾圈,落在了一塊岩石之上。

果然在能夠禦空的天玄麵前,不好逃啊。

雪茵掙開葉昶懷抱,一攏雙指,閃出淡藍光華,“我們倆合力,儘量拖住她,在其餘統領趕來之前,要麼殺了她,要麼趁著間隙逃出生天。”

鳶尾如瀑紫隨她方纔一甩而動,她盈手一握,將紫束住,隨後拔出了那把與她一般顏色的紫劍,嬌豔一笑道:

“許久未曾動手了,你們一人一妖,便一起與我切磋切磋。”

鏗鏘紫劍奪目耀眼,不似能殺人奪命的傢夥,反而像是一件觀賞性的藝術品。

妖精化了形,便於人一般無二,脫了獸形,拎刀拿劍殺人也並不驚奇。

鳶尾妖有劍。

其名亦曰,鳶尾。

鳶尾是花,是劍,更是妖。

葉昶一手悄悄扯過雪茵素手,插科打諢笑嘻嘻道:“若是得來鳶尾姐姐你一吻,五馬分屍也值了。”

瞥見了葉昶小動作的鳶尾眨了眨泛水的眸子,“可是試試哦...

姐姐也對人妖殊途這句話極不讚成...”

拉過來雪茵的葉昶躬著腰,一步淩波大踏步轉身便逃,一步數丈。

但他也僅出了一步遠,便聞:“不乖哦。”

鳶尾霎那便現身葉昶身前,輕輕綿綿地一掌從葉昶頭頂拍了下來。

但那輕輕柔柔的一掌卻極淩厲,要了覆命境一條性命樣子是足夠的。

葉昶倒抽赤血,對著天際徑直扔出,隨後那隻手對著他不斷跌落的水麵啪嗒一聲猛拍。

抱著雪茵的葉昶在口中花翻滾了幾圈,落在了一塊岩石之上。

果然在能夠禦空的天玄麵前,不好逃啊。

雪茵掙開葉昶懷抱,一攏雙指,閃出淡藍光華,“我們倆合力,儘量拖住她,在其餘統領趕來之前,要麼殺了她,要麼趁著間隙逃出生天。”

鳶尾如瀑紫隨她方纔一甩而動,她盈手一握,將紫束住,隨後拔出了那把與她一般顏色的紫劍,嬌豔一笑道:

“許久未曾動手了,你們一人一妖,便一起與我切磋切磋。”

鏗鏘紫劍奪目耀眼,不似能殺人奪命的傢夥,反而像是一件觀賞性的藝術品。

妖精化了形,便於人一般無二,脫了獸形,拎刀拿劍殺人也並不驚奇。

鳶尾妖有劍。

其名亦曰,鳶尾。

鳶尾是花,是劍,更是妖。

葉昶一手悄悄扯過雪茵素手,插科打諢笑嘻嘻道:“若是得來鳶尾姐姐你一吻,五馬分屍也值了。”

瞥見了葉昶小動作的鳶尾眨了眨泛水的眸子,“可是試試哦...

姐姐也對人妖殊途這句話極不讚成...”

拉過來雪茵的葉昶躬著腰,一步淩波大踏步轉身便逃,一步數丈。

但他也僅出了一步遠,便聞:“不乖哦。”

鳶尾霎那便現身葉昶身前,輕輕綿綿地一掌從葉昶頭頂拍了下來。

但那輕輕柔柔的一掌卻極淩厲,要了覆命境一條性命樣子是足夠的。

葉昶倒抽赤血,對著天際徑直扔出,隨後那隻手對著他不斷跌落的水麵啪嗒一聲猛拍。

抱著雪茵的葉昶在口中花翻滾了幾圈,落在了一塊岩石之上。

果然在能夠禦空的天玄麵前,不好逃啊。

雪茵掙開葉昶懷抱,一攏雙指,閃出淡藍光華,“我們倆合力,儘量拖住她,在其餘統領趕來之前,要麼殺了她,要麼趁著間隙逃出生天。”

鳶尾如瀑紫隨她方纔一甩而動,她盈手一握,將紫束住,隨後拔出了那把與她一般顏色的紫劍,嬌豔一笑道:

“許久未曾動手了,你們一人一妖,便一起與我切磋切磋。”

鏗鏘紫劍奪目耀眼,不似能殺人奪命的傢夥,反而像是一件觀賞性的藝術品。

妖精化了形,便於人一般無二,脫了獸形,拎刀拿劍殺人也並不驚奇。

鳶尾妖有劍。

其名亦曰,鳶尾。

鳶尾是花,是劍,更是妖。

葉昶一手悄悄扯過雪茵素手,插科打諢笑嘻嘻道:“若是得來鳶尾姐姐你一吻,五馬分屍也值了。”

瞥見了葉昶小動作的鳶尾眨了眨泛水的眸子,“可是試試哦...

姐姐也對人妖殊途這句話極不讚成...”

拉過來雪茵的葉昶躬著腰,一步淩波大踏步轉身便逃,一步數丈。

但他也僅出了一步遠,便聞:“不乖哦。”

鳶尾霎那便現身葉昶身前,輕輕綿綿地一掌從葉昶頭頂拍了下來。

但那輕輕柔柔的一掌卻極淩厲,要了覆命境一條性命樣子是足夠的。

葉昶倒抽赤血,對著天際徑直扔出,隨後那隻手對著他不斷跌落的水麵啪嗒一聲猛拍。

抱著雪茵的葉昶在口中花翻滾了幾圈,落在了一塊岩石之上。

果然在能夠禦空的天玄麵前,不好逃啊。

雪茵掙開葉昶懷抱,一攏雙指,閃出淡藍光華,“我們倆合力,儘量拖住她,在其餘統領趕來之前,要麼殺了她,要麼趁著間隙逃出生天。”

鳶尾如瀑紫隨她方纔一甩而動,她盈手一握,將紫束住,隨後拔出了那把與她一般顏色的紫劍,嬌豔一笑道:

“許久未曾動手了,你們一人一妖,便一起與我切磋切磋。”

鏗鏘紫劍奪目耀眼,不似能殺人奪命的傢夥,反而像是一件觀賞性的藝術品。

妖精化了形,便於人一般無二,脫了獸形,拎刀拿劍殺人也並不驚奇。

鳶尾妖有劍。

其名亦曰,鳶尾。

鳶尾是花,是劍,更是妖。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