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妄為妖精生為狐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八十六章 妄為妖精生為狐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聲殺豬啼,一道黑氣噴。

拍了一下後不休不止的葉昶接連以赤血刀身對鬼鷹腹部猛打。

直到那一口如妖似魔的‘仙氣’被強搶民女一般的赤血劫掠一空,鬼鷹咳出一口口鮮血後,葉昶才停下刀口,赤色雙眸貪婪地盯向在他身後遊蕩,卻不敢近他分毫的餘下幾隻小鬼。

葉昶舔了舔乾涸的嘴唇,感受著從赤血反哺而來的純淨真氣,斜刀一動,一隻隻小鬼便消亡在貓捉老鼠中葉昶刀下。

一個不留。

這玩意在他手底下比打疼了的乖寶寶還要聽話,那是因他有赤血這刀,可若是遺留下來,指不定要禍害多少人妖。

收刀而束手的葉昶微垂眼簾,猛撥出一口氣。

那氣機之中可見有不識廬山真麵目的真氣吐出。

吐出這口濁氣後,葉昶雙瞳之間被真氣影響的異色消失不見。

丹田中那朵在劍墳吸收不少好東西的白色五瓣蓮神不知鬼不覺地不知何時開出了另一朵兩瓣白蓮。

而它本身,則是由五變為了六瓣。

這鬼東西在劍墳裡同樣與丹田搶了不少好處,早已經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葉昶沖天的氣勢在這一吐之下,便得以舒展而開。

一步入了末覆命。

毫無阻礙。

原先幫助葉昶突破至末覆命便會泯滅殆儘的那朵白蓮卻安安穩穩地在丹田處再現第二春由一作二,毫無遺蹤之跡。

被葉昶一步入末覆命僅一個呼吸間震撼的餘下各路妖精,瞠目結舌。

突破末覆命的葉昶感受經脈丹田中許久不見的澎湃真氣,握了握拳頭,天玄境界的傢夥他覺得自己也有一戰之力了。

葉昶一拂刀柄,戲謔地一掃向被他打地嘴角血漬的鬼鷹與餘下幾妖,“樣子如今是我的道理更硬了些。”

麵色鐵青的鬼鷹雙眼一陣變換,打,應當是打不過,跑?比打更不靠譜,說不定那飛刀會直取他鬆軟後心。

逃了不是,打也不是,進退兩難。

不等鬼鷹撂下幾句莫惹我,我身後靠山是什麼講究人物的言語,葉昶便現身至一妖身後。

那個還在著鬼鷹觀望在萬妖山算一位妖將的飛禽被葉昶一刀

捅在了後心,當場斃命。

毫不拖泥帶水的葉昶行雲流水地抽刀,一腳淩波出了一丈,要從另外一個妖精側身奪去,來一記腰斬。

這次並未如意。

那隻鷹鷲本能地意識到葉昶,再加上葉昶動手先殺一人再來,已有些滯後,引起了他的反應。

他瞬息化為妖形,一雙攤開有數丈的翅膀將他整個身子包裹。

一刀至,竟破不開那雙入鋼鐵鑄就的鷹翅。

但也不好受,一刀轟鳴的劈砍,直接將那隻鷹鷲擊飛劃空一丈之外,震得他氣血動盪。

戰力至少十去其六。

餘下那隻妖精,葉昶並非抱著僥倖再次襲擊。

他站在原地,目光陰霾。

他不傻,方纔鬼鷹這隻老鬼開了園子放出的鬼東西,他不經意中用手觸碰到了一隻,虛影,根本摸不到,隻有一股幽冷席捲全身。可那把鐵鏈打在人身上,卻是實實在在的。若不是他有赤血刀傍身,遇到了這鬼物,也隻有逃跑的份了。

萬妖山一個最弱的統領都有這般神出鬼冇的神通,其餘幾位天玄又該如何?

今日這隻老鬼鬼鷹已是他的囊中之物,若是逃了,勢必會惹來一身臊。

赤血可吞,但若是赤血這東西有一日脫了他手,再遇到這傢夥,隻有捱打的命了,所以對於豢養這麼一個可修出黑霧當自己鼎爐,以便提升自己修為的玩意,葉昶還是敬而遠之。

葉昶窮追猛打,一刀奪命而出,一朵璀璨刀罡絢爛無比地在鬼鷹胸前綻放而開。

氣機被葉昶打出,丹田空無一物的鬼鷹毫無還手之力,胸前便出現一個猙獰可怖的傷口。

得勢不饒人的葉昶一抖手腕,偏偏往傷口上撒鹽,端端正正地平直刺向那傷口處。

似乎察覺自己力道不足,葉昶左手手心對刀柄再一猛拍。

身前入,後背出,穿個透心涼。

唯恐鬼鷹這隻妖精不死的葉昶正要雙手轉動刀子在鬼鷹體內攪動時,卻聽聞一聲慵懶的嫵媚至骨子裡的嬌聲:

“這位小哥,好歹毒的手段,捅了便捅了,可不能再折磨人家哦。

給姐姐一個麵子,輕輕拔出刀可好?

好歹是與我們同為五大統領,他死在了你的手裡,對我們四個麵上也無光啊。”

葉昶一聞

入耳,獰笑一聲,手下急忙抽出赤血,隨後利落地再捅向左胸心口。

那個說是救人卻毫無打算救人的妖小娘卻也冷眼旁觀。

死了利落乾脆。

五大統領明爭暗鬥,各個巴不得死一個少一個,又怎會出手相救?

葉昶側目,遠處樹梢上一個身穿紫色長袍伸著懶腰勾勒出一個潤滑弧度的小娘從樹梢上坐起,無憐憫之色咂咂嘴道:

“好歹也是當年妖族的一位人物,就這麼死了,確實可惜了些。”

從隻言片語之中得出那妖精身份的葉昶束刀,歪著腦袋道:

“來不僅是人,妖精也不是鐵板一塊嘛。

這位姐姐來了這麼久,坐的可累了?了這麼久是不是也要親自下場,要不要小的幫你舒展舒展筋骨?”

搖動著身後毛絨絨的長尾,那隻不知本體的妖精統領翻身而下,在虛空中走出一道直條條貓步而來,嫵媚至極地將食指在唇邊一點,拋了個眉眼輕笑道:

“那可要在哪打嘍。”

葉昶霎時納悶,人家這妖精,正兒八經有了女妖的樣子。

再他認識地那些歪瓜裂棗一般的女妖,先前那個大大咧咧動不動隻對打架湊熱鬨的雲雀姑且不論,葉昶並未對那個賣相不錯聲音好聽的雲雀定義為女妖。

單是身邊雪茵,溫柔是溫柔了些,美則也美矣,卻冇有這般...狐媚子的道理。

妄為妖精生為狐!

至於人族那幾個見過的冒昧小娘,大俠蔚之瑤、小二斤柯綠韻、紫竹、齊孤萍...嘖嘖,細細數來,不是男人婆就是不會這般妖嬈到骨子裡的強硬貨色。

那個說是救人卻毫無打算救人的妖小娘卻也冷眼旁觀。

死了利落乾脆。

五大統領明爭暗鬥,各個巴不得死一個少一個,又怎會出手相救?

葉昶側目,遠處樹梢上一個身穿紫色長袍伸著懶腰勾勒出一個潤滑弧度的小娘從樹梢上坐起,無憐憫之色咂咂嘴道:

“好歹也是當年妖族的一位人物,就這麼死了,確實可惜了些。”

從隻言片語之中得出那妖精身份的葉昶束刀,歪著腦袋道:

“來不僅是人,妖精也不是鐵板一塊嘛。

這位姐姐來了這麼久,坐的可累了?了這麼久是不是也要親自下場,要不要小的幫你舒展舒展筋骨?”

搖動著身後毛絨絨的長尾,那隻不知本體的妖精統領翻身而下,在虛空中走出一道直條條貓步而來,嫵媚至極地將食指在唇邊一點,拋了個眉眼輕笑道:

“那可要在哪打嘍。”

葉昶霎時納悶,人家這妖精,正兒八經有了女妖的樣子。

再他認識地那些歪瓜裂棗一般的女妖,先前那個大大咧咧動不動隻對打架湊熱鬨的雲雀姑且不論,葉昶並未對那個賣相不錯聲音好聽的雲雀定義為女妖。

單是身邊雪茵,溫柔是溫柔了些,美則也美矣,卻冇有這般...狐媚子的道理。

妄為妖精生為狐!

至於人族那幾個見過的冒昧小娘,大俠蔚之瑤、小二斤柯綠韻、紫竹、齊孤萍...嘖嘖,細細數來,不是男人婆就是不會這般妖嬈到骨子裡的強硬貨色。

那個說是救人卻毫無打算救人的妖小娘卻也冷眼旁觀。

死了利落乾脆。

五大統領明爭暗鬥,各個巴不得死一個少一個,又怎會出手相救?

葉昶側目,遠處樹梢上一個身穿紫色長袍伸著懶腰勾勒出一個潤滑弧度的小娘從樹梢上坐起,無憐憫之色咂咂嘴道:

“好歹也是當年妖族的一位人物,就這麼死了,確實可惜了些。”

從隻言片語之中得出那妖精身份的葉昶束刀,歪著腦袋道:

“來不僅是人,妖精也不是鐵板一塊嘛。

這位姐姐來了這麼久,坐的可累了?了這麼久是不是也要親自下場,要不要小的幫你舒展舒展筋骨?”

搖動著身後毛絨絨的長尾,那隻不知本體的妖精統領翻身而下,在虛空中走出一道直條條貓步而來,嫵媚至極地將食指在唇邊一點,拋了個眉眼輕笑道:

“那可要在哪打嘍。”

葉昶霎時納悶,人家這妖精,正兒八經有了女妖的樣子。

再他認識地那些歪瓜裂棗一般的女妖,先前那個大大咧咧動不動隻對打架湊熱鬨的雲雀姑且不論,葉昶並未對那個賣相不錯聲音好聽的雲雀定義為女妖。

單是身邊雪茵,溫柔是溫柔了些,美則也美矣,卻冇有這般...狐媚子的道理。

妄為妖精生為狐!

至於人族那幾個見過的冒昧小娘,大俠蔚之瑤、小二斤柯綠韻、紫竹、齊孤萍...嘖嘖,細細數來,不是男人婆就是不會這般妖嬈到骨子裡的強硬貨色。

那個說是救人卻毫無打算救人的妖小娘卻也冷眼旁觀。

死了利落乾脆。

五大統領明爭暗鬥,各個巴不得死一個少一個,又怎會出手相救?

葉昶側目,遠處樹梢上一個身穿紫色長袍伸著懶腰勾勒出一個潤滑弧度的小娘從樹梢上坐起,無憐憫之色咂咂嘴道:

“好歹也是當年妖族的一位人物,就這麼死了,確實可惜了些。”

從隻言片語之中得出那妖精身份的葉昶束刀,歪著腦袋道:

“來不僅是人,妖精也不是鐵板一塊嘛。

這位姐姐來了這麼久,坐的可累了?了這麼久是不是也要親自下場,要不要小的幫你舒展舒展筋骨?”

搖動著身後毛絨絨的長尾,那隻不知本體的妖精統領翻身而下,在虛空中走出一道直條條貓步而來,嫵媚至極地將食指在唇邊一點,拋了個眉眼輕笑道:

“那可要在哪打嘍。”

葉昶霎時納悶,人家這妖精,正兒八經有了女妖的樣子。

再他認識地那些歪瓜裂棗一般的女妖,先前那個大大咧咧動不動隻對打架湊熱鬨的雲雀姑且不論,葉昶並未對那個賣相不錯聲音好聽的雲雀定義為女妖。

單是身邊雪茵,溫柔是溫柔了些,美則也美矣,卻冇有這般...狐媚子的道理。

妄為妖精生為狐!

至於人族那幾個見過的冒昧小娘,大俠蔚之瑤、小二斤柯綠韻、紫竹、齊孤萍...嘖嘖,細細數來,不是男人婆就是不會這般妖嬈到骨子裡的強硬貨色。

那個說是救人卻毫無打算救人的妖小娘卻也冷眼旁觀。

死了利落乾脆。

五大統領明爭暗鬥,各個巴不得死一個少一個,又怎會出手相救?

葉昶側目,遠處樹梢上一個身穿紫色長袍伸著懶腰勾勒出一個潤滑弧度的小娘從樹梢上坐起,無憐憫之色咂咂嘴道:

“好歹也是當年妖族的一位人物,就這麼死了,確實可惜了些。”

從隻言片語之中得出那妖精身份的葉昶束刀,歪著腦袋道:

“來不僅是人,妖精也不是鐵板一塊嘛。

這位姐姐來了這麼久,坐的可累了?了這麼久是不是也要親自下場,要不要小的幫你舒展舒展筋骨?”

搖動著身後毛絨絨的長尾,那隻不知本體的妖精統領翻身而下,在虛空中走出一道直條條貓步而來,嫵媚至極地將食指在唇邊一點,拋了個眉眼輕笑道:

“那可要在哪打嘍。”

葉昶霎時納悶,人家這妖精,正兒八經有了女妖的樣子。

再他認識地那些歪瓜裂棗一般的女妖,先前那個大大咧咧動不動隻對打架湊熱鬨的雲雀姑且不論,葉昶並未對那個賣相不錯聲音好聽的雲雀定義為女妖。

單是身邊雪茵,溫柔是溫柔了些,美則也美矣,卻冇有這般...狐媚子的道理。

妄為妖精生為狐!

至於人族那幾個見過的冒昧小娘,大俠蔚之瑤、小二斤柯綠韻、紫竹、齊孤萍...嘖嘖,細細數來,不是男人婆就是不會這般妖嬈到骨子裡的強硬貨色。

那個說是救人卻毫無打算救人的妖小娘卻也冷眼旁觀。

死了利落乾脆。

五大統領明爭暗鬥,各個巴不得死一個少一個,又怎會出手相救?

葉昶側目,遠處樹梢上一個身穿紫色長袍伸著懶腰勾勒出一個潤滑弧度的小娘從樹梢上坐起,無憐憫之色咂咂嘴道:

“好歹也是當年妖族的一位人物,就這麼死了,確實可惜了些。”

從隻言片語之中得出那妖精身份的葉昶束刀,歪著腦袋道:

“來不僅是人,妖精也不是鐵板一塊嘛。

這位姐姐來了這麼久,坐的可累了?了這麼久是不是也要親自下場,要不要小的幫你舒展舒展筋骨?”

搖動著身後毛絨絨的長尾,那隻不知本體的妖精統領翻身而下,在虛空中走出一道直條條貓步而來,嫵媚至極地將食指在唇邊一點,拋了個眉眼輕笑道:

“那可要在哪打嘍。”

葉昶霎時納悶,人家這妖精,正兒八經有了女妖的樣子。

再他認識地那些歪瓜裂棗一般的女妖,先前那個大大咧咧動不動隻對打架湊熱鬨的雲雀姑且不論,葉昶並未對那個賣相不錯聲音好聽的雲雀定義為女妖。

單是身邊雪茵,溫柔是溫柔了些,美則也美矣,卻冇有這般...狐媚子的道理。

妄為妖精生為狐!

至於人族那幾個見過的冒昧小娘,大俠蔚之瑤、小二斤柯綠韻、紫竹、齊孤萍...嘖嘖,細細數來,不是男人婆就是不會這般妖嬈到骨子裡的強硬貨色。

那個說是救人卻毫無打算救人的妖小娘卻也冷眼旁觀。

死了利落乾脆。

五大統領明爭暗鬥,各個巴不得死一個少一個,又怎會出手相救?

葉昶側目,遠處樹梢上一個身穿紫色長袍伸著懶腰勾勒出一個潤滑弧度的小娘從樹梢上坐起,無憐憫之色咂咂嘴道:

“好歹也是當年妖族的一位人物,就這麼死了,確實可惜了些。”

從隻言片語之中得出那妖精身份的葉昶束刀,歪著腦袋道:

“來不僅是人,妖精也不是鐵板一塊嘛。

這位姐姐來了這麼久,坐的可累了?了這麼久是不是也要親自下場,要不要小的幫你舒展舒展筋骨?”

搖動著身後毛絨絨的長尾,那隻不知本體的妖精統領翻身而下,在虛空中走出一道直條條貓步而來,嫵媚至極地將食指在唇邊一點,拋了個眉眼輕笑道:

“那可要在哪打嘍。”

葉昶霎時納悶,人家這妖精,正兒八經有了女妖的樣子。

再他認識地那些歪瓜裂棗一般的女妖,先前那個大大咧咧動不動隻對打架湊熱鬨的雲雀姑且不論,葉昶並未對那個賣相不錯聲音好聽的雲雀定義為女妖。

單是身邊雪茵,溫柔是溫柔了些,美則也美矣,卻冇有這般...狐媚子的道理。

妄為妖精生為狐!

至於人族那幾個見過的冒昧小娘,大俠蔚之瑤、小二斤柯綠韻、紫竹、齊孤萍...嘖嘖,細細數來,不是男人婆就是不會這般妖嬈到骨子裡的強硬貨色。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