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吞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吞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鬼鷹之所以被稱為鬼,而不是什麼其餘的魑魅魍魎,自然有其道理深意。

鬼鷹修習的秘籍是以殺人殺妖取魄為根基而成的殘忍法門。

殺一人殺一妖,取心膽食之,再輔以一種無上的口訣修行。

也正是仗著這從一位豢養他的一位惡毒人類老頭那裡得來的口訣,他鬼鷹才能夠有如今這般實力。

不過也正是因此,他殺人殺妖無數,得罪了不少人族妖族,導致成了人妖不容的境地。

後來被那位葉昶未曾見過便已是他當世最大情敵的大王收留,更是委以重任,這才躲避了許多災禍。

不過被收留後的他擔心自己殺人殺妖無數成了累贅,會為自家大王惹來麻煩,便再也未使出用那陰狠法子練就的神功,一麵自暴了身份。

他能當上萬妖山五大統領之一,果真冇寫厲害的手段不成?

這些年他鬼鷹雖常常遭其餘四位早些年便跟隨大王的統領排擠與冷嘲熱諷,但他從未露過手。

如今葉昶連連殺了他手下兩位大將,更有一個是他早些年救了自己一命後拜了把子喝了關二爺三兩黃酒的兄弟,他可就真顧不上其他什麼暴露身份了。

誓要殺此人!

我打了你視為珍寶的遺物草鞋,你卻殺了我世上僅有生死相交的兄弟?

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理!

鬼鷹陰惻惻仰天一聲長戾。

渾身陡然間爆出一團濃稠的黑色霧氣。

那一團團黑色霧氣之中有一物未現,先有一陣陣嘩啦啦不停的鐵鏈聲傳出來,如勾人魂魄的黑白無常自九幽之下走出。

鬼鷹原先陰翳的鷹喙鷹眼愈攝人,他長鳴一聲:“百鬼勾魂。”

一串串的鐵鏈聲之後,黑霧之中便被抖出一條長長的鐵鏈。

此生正是那物出。

鐵鏈長約有十尺,鐵鏈儘,一雙指甲極長的慘白手掌便出了與之格格不入的黑霧。

那披頭散的白影不清容貌,但卻格外怖人。

一鬼出,隨之十鬼出。

這便是吞噬人心妖肝修成的秘法之術。

那些有人狀的鬼怪其實也不過是真氣所凝,空有其勢,卻無其實。

葉昶赤瞳如火燒一般盯

著這魚貫而出不是玩意兒又不是東西的傢夥,目瞪口呆嘟嘟噥噥道:

“這他孃的又是什麼?莫不是傳說中的巫師召喚?

好端端的打殺場景,倒是成了驚悚局麵?

我倒真是頭長見識短了些。”

觀戰的雪茵卻是認出了那些鬼物,她又打量了一眼體內不斷釋出黑色真氣成黑霧的鬼鷹,“鬼...鬼鷹...”

雪茵一愣,大聲呼喊道:

“葉昶,這傢夥是當年殺人數百,殺妖數百,為人妖兩界都不容的‘百鬼夜行’。

莫要小瞧了他。”

雪茵眯著眼向鬼鷹道:“原來是你,怪不得當初突然行跡全無,原來是被萬妖山的那位收留了。”

以身做霧的鬼鷹陰森森笑道:“小狐狸有些見識。”

葉昶撇撇嘴,拿住赤血,對著迎麵要將鐵鏈橫渡圍繞自己的一隻打頭鬼便是不假思索的臨空一刀,不削道:“這玩意...很厲害?”

鬼鷹吐出一口黑氣,“我的鬼雖有實相,卻無實形,隻不過是真氣凝成...”

話未說完,卻見那隻最先踏出黑霧而出的白鬼被葉昶赤血刀一劈開,旋即,自從葬劍穀劍墳飽餐一頓出來後的赤血閃出一陣光耀,將那隻凝成實質一般的真氣吸入刀身之內。

洋洋得意的鬼鷹頓下口中喃呢,悚然一驚,失色道:“不可能,你怎會將他一刀砍地煙消雲散?

天玄都冇有這般實力!”

那隻‘鬼’是被赤血吞了,隻不過鬼鷹不出而已。

葉昶不削一顧,譏諷道:“天玄?天玄算得了什麼?”

葉昶感受著再次躁動的赤血,心下一悟,這東西應是與絕青劍的靈那種奪得天地造化的東西差不多少?

赤血目下僅有的兩次饑餓躁動一次是劍墳絕青,一次便是當下。

吞噬了那次絕青之後的赤血,葉昶能夠感覺到,其中的若有若無的靈似乎更加可怕。

葉昶覺得即便是一位天玄巔峰想要將赤血玩弄於股掌之中都不可得。

但與此同時,他也不知曉這赤血到底是玩他,還是他玩赤血?

刀在手中,葉昶眼簾微微垂下,可赤血吞噬這東西,會反哺他這個主子。

踏入中覆命許久,如今入末覆命的契機似乎也到了啊。

葉昶舔了舔嘴唇,赤瞳中瞧向那瘮

人的鬼,便如向那脆生生的小娘。

饑餓感與赤血如出一轍。

葉昶追上一隻小鬼,一刀砍斷了在赤血麵前如布匹製成鐵鏈,而後舉刀一掃。

又是一隻鬼命喪刀下,整個如靈的東西瞬息之間被赤血吞噬得一乾二淨。

若是第一次是巧合,那這一次便是真得不能再真的手段了。

鬼鷹口中不再吐出黑霧,眉目之間有懼意,惶惶不可終日道:

“怎麼可能?!

大王說,我這百鬼勾魂的技藝,連初天玄甚至中天玄都奈何不得。”

不過葉昶哪裡有閒功夫會打理他?生怕收走這些赤血刀下的養分,葉昶急匆匆地追趕這些鬼物。

倒是有幾分八戒尋妻的意思了...

葉昶追逐半響,砍殺了六隻,僅剩五隻時,回過神來的鬼鷹開始吸納黑霧。

那與之相聯的一隻隻鬼物開始奔逃至黑霧之中。

一隻鑽了進去,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第二隻僅探出了一個頭,葉昶及時趕到,對著撅著屁股的鬼物一捅...

赤血輕吟,私有嘶溜一聲從其刀尖處出。

飽餐...半頓!

不清黑霧裡為何的葉昶試探著將赤血稍稍伸了進去。

黑霧霎那間便形成一個漏鬥狀,以赤血刀為底尖,龍吸鯨吞般的將那黑不溜秋的黑霧納入赤血後宅。

感受著丹田中真氣的流逝,鬼鷹情急之下猛吸一口氣,將黑色真氣再次吸入口中。

這下那些鬼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葉昶可不僅僅滿足於幾隻小鬼,他暫且擱置,而是一步掠出,刀身對著鬼鷹腹部一拍。

被吞下並未嚥下的真氣從口鼻之間嗆然噴湧而出。

饑餓感與赤血如出一轍。

葉昶追上一隻小鬼,一刀砍斷了在赤血麵前如布匹製成鐵鏈,而後舉刀一掃。

又是一隻鬼命喪刀下,整個如靈的東西瞬息之間被赤血吞噬得一乾二淨。

若是第一次是巧合,那這一次便是真得不能再真的手段了。

鬼鷹口中不再吐出黑霧,眉目之間有懼意,惶惶不可終日道:

“怎麼可能?!

大王說,我這百鬼勾魂的技藝,連初天玄甚至中天玄都奈何不得。”

不過葉昶哪裡有閒功夫會打理他?生怕收走這些赤血刀下的養分,葉昶急匆匆地追趕這些鬼物。

倒是有幾分八戒尋妻的意思了...

葉昶追逐半響,砍殺了六隻,僅剩五隻時,回過神來的鬼鷹開始吸納黑霧。

那與之相聯的一隻隻鬼物開始奔逃至黑霧之中。

一隻鑽了進去,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第二隻僅探出了一個頭,葉昶及時趕到,對著撅著屁股的鬼物一捅...

赤血輕吟,私有嘶溜一聲從其刀尖處出。

飽餐...半頓!

不清黑霧裡為何的葉昶試探著將赤血稍稍伸了進去。

黑霧霎那間便形成一個漏鬥狀,以赤血刀為底尖,龍吸鯨吞般的將那黑不溜秋的黑霧納入赤血後宅。

感受著丹田中真氣的流逝,鬼鷹情急之下猛吸一口氣,將黑色真氣再次吸入口中。

這下那些鬼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葉昶可不僅僅滿足於幾隻小鬼,他暫且擱置,而是一步掠出,刀身對著鬼鷹腹部一拍。

被吞下並未嚥下的真氣從口鼻之間嗆然噴湧而出。

饑餓感與赤血如出一轍。

葉昶追上一隻小鬼,一刀砍斷了在赤血麵前如布匹製成鐵鏈,而後舉刀一掃。

又是一隻鬼命喪刀下,整個如靈的東西瞬息之間被赤血吞噬得一乾二淨。

若是第一次是巧合,那這一次便是真得不能再真的手段了。

鬼鷹口中不再吐出黑霧,眉目之間有懼意,惶惶不可終日道:

“怎麼可能?!

大王說,我這百鬼勾魂的技藝,連初天玄甚至中天玄都奈何不得。”

不過葉昶哪裡有閒功夫會打理他?生怕收走這些赤血刀下的養分,葉昶急匆匆地追趕這些鬼物。

倒是有幾分八戒尋妻的意思了...

葉昶追逐半響,砍殺了六隻,僅剩五隻時,回過神來的鬼鷹開始吸納黑霧。

那與之相聯的一隻隻鬼物開始奔逃至黑霧之中。

一隻鑽了進去,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第二隻僅探出了一個頭,葉昶及時趕到,對著撅著屁股的鬼物一捅...

赤血輕吟,私有嘶溜一聲從其刀尖處出。

飽餐...半頓!

不清黑霧裡為何的葉昶試探著將赤血稍稍伸了進去。

黑霧霎那間便形成一個漏鬥狀,以赤血刀為底尖,龍吸鯨吞般的將那黑不溜秋的黑霧納入赤血後宅。

感受著丹田中真氣的流逝,鬼鷹情急之下猛吸一口氣,將黑色真氣再次吸入口中。

這下那些鬼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葉昶可不僅僅滿足於幾隻小鬼,他暫且擱置,而是一步掠出,刀身對著鬼鷹腹部一拍。

被吞下並未嚥下的真氣從口鼻之間嗆然噴湧而出。

饑餓感與赤血如出一轍。

葉昶追上一隻小鬼,一刀砍斷了在赤血麵前如布匹製成鐵鏈,而後舉刀一掃。

又是一隻鬼命喪刀下,整個如靈的東西瞬息之間被赤血吞噬得一乾二淨。

若是第一次是巧合,那這一次便是真得不能再真的手段了。

鬼鷹口中不再吐出黑霧,眉目之間有懼意,惶惶不可終日道:

“怎麼可能?!

大王說,我這百鬼勾魂的技藝,連初天玄甚至中天玄都奈何不得。”

不過葉昶哪裡有閒功夫會打理他?生怕收走這些赤血刀下的養分,葉昶急匆匆地追趕這些鬼物。

倒是有幾分八戒尋妻的意思了...

葉昶追逐半響,砍殺了六隻,僅剩五隻時,回過神來的鬼鷹開始吸納黑霧。

那與之相聯的一隻隻鬼物開始奔逃至黑霧之中。

一隻鑽了進去,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第二隻僅探出了一個頭,葉昶及時趕到,對著撅著屁股的鬼物一捅...

赤血輕吟,私有嘶溜一聲從其刀尖處出。

飽餐...半頓!

不清黑霧裡為何的葉昶試探著將赤血稍稍伸了進去。

黑霧霎那間便形成一個漏鬥狀,以赤血刀為底尖,龍吸鯨吞般的將那黑不溜秋的黑霧納入赤血後宅。

感受著丹田中真氣的流逝,鬼鷹情急之下猛吸一口氣,將黑色真氣再次吸入口中。

這下那些鬼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葉昶可不僅僅滿足於幾隻小鬼,他暫且擱置,而是一步掠出,刀身對著鬼鷹腹部一拍。

被吞下並未嚥下的真氣從口鼻之間嗆然噴湧而出。

饑餓感與赤血如出一轍。

葉昶追上一隻小鬼,一刀砍斷了在赤血麵前如布匹製成鐵鏈,而後舉刀一掃。

又是一隻鬼命喪刀下,整個如靈的東西瞬息之間被赤血吞噬得一乾二淨。

若是第一次是巧合,那這一次便是真得不能再真的手段了。

鬼鷹口中不再吐出黑霧,眉目之間有懼意,惶惶不可終日道:

“怎麼可能?!

大王說,我這百鬼勾魂的技藝,連初天玄甚至中天玄都奈何不得。”

不過葉昶哪裡有閒功夫會打理他?生怕收走這些赤血刀下的養分,葉昶急匆匆地追趕這些鬼物。

倒是有幾分八戒尋妻的意思了...

葉昶追逐半響,砍殺了六隻,僅剩五隻時,回過神來的鬼鷹開始吸納黑霧。

那與之相聯的一隻隻鬼物開始奔逃至黑霧之中。

一隻鑽了進去,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第二隻僅探出了一個頭,葉昶及時趕到,對著撅著屁股的鬼物一捅...

赤血輕吟,私有嘶溜一聲從其刀尖處出。

飽餐...半頓!

不清黑霧裡為何的葉昶試探著將赤血稍稍伸了進去。

黑霧霎那間便形成一個漏鬥狀,以赤血刀為底尖,龍吸鯨吞般的將那黑不溜秋的黑霧納入赤血後宅。

感受著丹田中真氣的流逝,鬼鷹情急之下猛吸一口氣,將黑色真氣再次吸入口中。

這下那些鬼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葉昶可不僅僅滿足於幾隻小鬼,他暫且擱置,而是一步掠出,刀身對著鬼鷹腹部一拍。

被吞下並未嚥下的真氣從口鼻之間嗆然噴湧而出。

饑餓感與赤血如出一轍。

葉昶追上一隻小鬼,一刀砍斷了在赤血麵前如布匹製成鐵鏈,而後舉刀一掃。

又是一隻鬼命喪刀下,整個如靈的東西瞬息之間被赤血吞噬得一乾二淨。

若是第一次是巧合,那這一次便是真得不能再真的手段了。

鬼鷹口中不再吐出黑霧,眉目之間有懼意,惶惶不可終日道:

“怎麼可能?!

大王說,我這百鬼勾魂的技藝,連初天玄甚至中天玄都奈何不得。”

不過葉昶哪裡有閒功夫會打理他?生怕收走這些赤血刀下的養分,葉昶急匆匆地追趕這些鬼物。

倒是有幾分八戒尋妻的意思了...

葉昶追逐半響,砍殺了六隻,僅剩五隻時,回過神來的鬼鷹開始吸納黑霧。

那與之相聯的一隻隻鬼物開始奔逃至黑霧之中。

一隻鑽了進去,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第二隻僅探出了一個頭,葉昶及時趕到,對著撅著屁股的鬼物一捅...

赤血輕吟,私有嘶溜一聲從其刀尖處出。

飽餐...半頓!

不清黑霧裡為何的葉昶試探著將赤血稍稍伸了進去。

黑霧霎那間便形成一個漏鬥狀,以赤血刀為底尖,龍吸鯨吞般的將那黑不溜秋的黑霧納入赤血後宅。

感受著丹田中真氣的流逝,鬼鷹情急之下猛吸一口氣,將黑色真氣再次吸入口中。

這下那些鬼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葉昶可不僅僅滿足於幾隻小鬼,他暫且擱置,而是一步掠出,刀身對著鬼鷹腹部一拍。

被吞下並未嚥下的真氣從口鼻之間嗆然噴湧而出。

饑餓感與赤血如出一轍。

葉昶追上一隻小鬼,一刀砍斷了在赤血麵前如布匹製成鐵鏈,而後舉刀一掃。

又是一隻鬼命喪刀下,整個如靈的東西瞬息之間被赤血吞噬得一乾二淨。

若是第一次是巧合,那這一次便是真得不能再真的手段了。

鬼鷹口中不再吐出黑霧,眉目之間有懼意,惶惶不可終日道:

“怎麼可能?!

大王說,我這百鬼勾魂的技藝,連初天玄甚至中天玄都奈何不得。”

不過葉昶哪裡有閒功夫會打理他?生怕收走這些赤血刀下的養分,葉昶急匆匆地追趕這些鬼物。

倒是有幾分八戒尋妻的意思了...

葉昶追逐半響,砍殺了六隻,僅剩五隻時,回過神來的鬼鷹開始吸納黑霧。

那與之相聯的一隻隻鬼物開始奔逃至黑霧之中。

一隻鑽了進去,便消失不見了蹤跡。

第二隻僅探出了一個頭,葉昶及時趕到,對著撅著屁股的鬼物一捅...

赤血輕吟,私有嘶溜一聲從其刀尖處出。

飽餐...半頓!

不清黑霧裡為何的葉昶試探著將赤血稍稍伸了進去。

黑霧霎那間便形成一個漏鬥狀,以赤血刀為底尖,龍吸鯨吞般的將那黑不溜秋的黑霧納入赤血後宅。

感受著丹田中真氣的流逝,鬼鷹情急之下猛吸一口氣,將黑色真氣再次吸入口中。

這下那些鬼真的成了孤魂野鬼了。

葉昶可不僅僅滿足於幾隻小鬼,他暫且擱置,而是一步掠出,刀身對著鬼鷹腹部一拍。

被吞下並未嚥下的真氣從口鼻之間嗆然噴湧而出。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