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先取兩頭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先取兩頭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並不知曉,從他與雪茵一人一妖自瀘水城而出時,便已被天上毫不起眼的一隻鷹兒盯上,一路尾隨。

直到至此地,那隻被鬼鷹灑下大網來打撈雪茵這條大魚的蒼鷹才轉頭飛走,通風報信。

想要將這大功獨攬的鬼鷹並非將雪茵下落泄露給餘下的四位天玄統領,便帶著手下得力的五大將迅疾趕來。

兩個半生不死的中覆命,難道他一個末覆命加上五名初覆命的妖精對付不了?

短暫交手一觸即離的兩人不分勝負。

腳下退出一步至那塊石塊邊緣險些跌落潭中的葉昶撥出一口氣道:

“末覆命的小妖精,也不過如此嘛。”

退回原地的鬼鷹陰翳著鷹臉,聞言腳下利爪猛一抓地,飽經滄桑的石塊經不住鬼鷹這一爪,六道裂痕紋路中抖出細碎石灰。

不過葉昶這句話倒是一句並非內涵譏諷的良心話。

與他交手的巔峰覆命對手這些日子也不少,什麼孫嶽向舟之流,一個個都是有著一兩手絕技的難纏傢夥。

而眼前這個陰冷意味十足的小鷹,葉昶覺得差了不少。

其實鬼鷹實力差是差了向舟他們一籌,這無可指摘,但也有葉昶這些日子整日提心吊膽地與各路英豪交手,臨陣經驗遠非昔日可比。

這一增一減之下,自然給了葉昶鬼鷹實力差的真實錯覺。

葉昶凝神靜氣,一夜時間,他雖未打坐調息恢複氣海丹田中的真氣,但站在瀑佈下感悟滄海奧秘的葉昶恢複起來一丁點也不比打坐差,甚至猶有過之。

葉昶如冷嘲熱諷的言語落於鬼鷹耳中,引他出一陣陰森森的笑,他起身一躍,恨一般地將腳下那塊已四分五裂悲催至極的石塊震得粉碎,再也不能屹立小潭之中。

而他則反衝而出。

身未至,葉昶便覺有一道道裹挾著真氣的爪痕撕裂空際,嗤啦一聲撲向自己麵門。

一身瀟灑白衣腳下依舊是拖曳著一雙不講究草鞋的葉昶腳尖輕點石塊微起三尺之地,緩衝出一段距離後不再束手束腳,唰唰接連或劈或撩或砍地打出一刀又一刀,如碧海疊浪,一浪又一浪。

葉昶能在東海上修行修習

數日,可不是整日瞎晃悠,吃乾飯或者救下幾個老頭孩子,他更為直接地目的便是順著老道生前所言,借浪濤養刀意的連綿不絕,借海風逆單重的刀法不動,以海水藉滄海掌的龍捲與掌法。

掠身至半空中的葉昶邊退邊打出一刀刀氣機。

消失不見的鬼鷹不知何時已至他腳下,雙爪又是胡亂一般在空中劃了數下,一道道爪痕又是如自虛空中而出,直奔葉昶下三路。

上下皆有敵,一日可百戰。

大有雙拳難敵四手境遇的葉昶將赤血橫置在心口,嘴中喃喃有詞,像是道了一聲咒語,赤血嘩然奔流出一尾瀑布。

自上而下,涵蓋頭腳。

那道如瀑布一般的真氣湧動,澆滅來勢洶洶的道道爪痕。

爪痕落入瀑布之中,石沉大海,不見蹤影。

先有覺知的鬼鷹最後劃出一道他自己拿手的一招鷹爪後,羽翅一震,便現身至數丈開外。

葉昶腳下那最後一擊被他閃著赤血色的腳一下踢飛。

可完好無損的草鞋上卻多出了三道溝壑縱橫的劃痕。

落身在一塊岩石上的葉昶抬腳,雙手認真地將右腳那隻草鞋脫下,見到上麵痕跡,當即麵色一沉。

這可是老道當初親自為他縫補的草鞋啊。

葉昶油然記得當初與老道一路行時,他自己腳下一雙從雙陽穿出的布鞋還未走多久的路程便宣告了報廢,而語重心長的老道則是哆哆嗦嗦地說出門在外行走江湖一雙草鞋最是合適,布鞋穿著雖舒坦些,可卻不適在荊棘叢生之地行走。

隨後親手為他編了這雙草鞋。

大怒的葉昶脫下另一隻鞋子,而後雙手顫巍巍地將一雙草鞋平鋪在石塊上,雙瞳因怒氣轉為血色。

周身妖魔氣橫生,丹田外放將周圍無色真氣再次染成了紅色。

似煉獄。

一旁觀戰的雪茵與鬼鷹在內的六名妖精紛紛變色。

已不是次見葉昶有次光景的雪茵嗅了嗅狐鼻,輕聲喃喃道:

“又是這般濃烈的妖魔氣...”

鬼鷹大驚失色,從葉昶那逸散而出的氣機之中,令他感受到了自家萬妖山大王那般可摧妖心田的妖氣。

不,比大王還要精粹幾分。

鬼鷹強壓下心頭傳來的恐懼,搖頭道:“不,這小子分明是

個人類,一定是什麼使用真氣的法門。

纔有這般厲害的氣息。”

鬼鷹有些後悔,當初來時為何貪功冒進,明明知曉雪茵身邊有一個人類小子,卻偏偏大意。

方纔葉昶中覆命的實力他不恐不懼,可方纔短暫交手勢均力敵,藉著又見了這般濃鬱的妖氣,委實懷疑葉昶隱藏了實力。

鬼鷹破釜沉舟地一咬牙,對著身後五妖厲聲道:

“這人類小子不是妖族,不過是用了什麼秘籍罷了。我們一起上,定然能將這小子殺了。

若是我等立了這大功,大王必會重賞我等,說不定你們也能窺探天玄之境!”

鬼鷹先是動之以情,又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穩賺不虧的買賣循循善誘,三言兩語便挑起了五個手下的戰鬥欲。

葉昶嘴角噙起一絲陰冷笑意,刀身無擊自鳴,“先殺一妖。”

鬼鷹瞳孔驟縮,回身一望,大聲疾呼道:“小心!”

可惜已晚,實力僅堪堪初入覆命的一隻小雛鷹一顆碩大頭顱被葉昶一刀殘忍割下,拎在了手裡。

聽聞兩字的葉昶一手甩出那顆鷹頭,徑直砸向鬼鷹,“你要?給你!”

鬼鷹一掠,伸爪一爪,整個腦袋化為灰燼,血霧淋滿他全身。

“原來你好這口?”

在葬劍穀裡排得上號的黃元亮以中覆命的實力在巔峰葉昶手下撐不過幾個回合,這些聲名不顯的宵小妖精在如今實力僅有六七成的葉昶麵前能拿到就夠了?

葉昶一揮刀,又是一顆大好頭顱斫下。

“再給你一個!”

憤怒不已的鬼鷹又是爆掉一顆頭顱,尖銳之聲可聞:

“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纔有這般厲害的氣息。”

鬼鷹有些後悔,當初來時為何貪功冒進,明明知曉雪茵身邊有一個人類小子,卻偏偏大意。

方纔葉昶中覆命的實力他不恐不懼,可方纔短暫交手勢均力敵,藉著又見了這般濃鬱的妖氣,委實懷疑葉昶隱藏了實力。

鬼鷹破釜沉舟地一咬牙,對著身後五妖厲聲道:

“這人類小子不是妖族,不過是用了什麼秘籍罷了。我們一起上,定然能將這小子殺了。

若是我等立了這大功,大王必會重賞我等,說不定你們也能窺探天玄之境!”

鬼鷹先是動之以情,又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穩賺不虧的買賣循循善誘,三言兩語便挑起了五個手下的戰鬥欲。

葉昶嘴角噙起一絲陰冷笑意,刀身無擊自鳴,“先殺一妖。”

鬼鷹瞳孔驟縮,回身一望,大聲疾呼道:“小心!”

可惜已晚,實力僅堪堪初入覆命的一隻小雛鷹一顆碩大頭顱被葉昶一刀殘忍割下,拎在了手裡。

聽聞兩字的葉昶一手甩出那顆鷹頭,徑直砸向鬼鷹,“你要?給你!”

鬼鷹一掠,伸爪一爪,整個腦袋化為灰燼,血霧淋滿他全身。

“原來你好這口?”

在葬劍穀裡排得上號的黃元亮以中覆命的實力在巔峰葉昶手下撐不過幾個回合,這些聲名不顯的宵小妖精在如今實力僅有六七成的葉昶麵前能拿到就夠了?

葉昶一揮刀,又是一顆大好頭顱斫下。

“再給你一個!”

憤怒不已的鬼鷹又是爆掉一顆頭顱,尖銳之聲可聞:

“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纔有這般厲害的氣息。”

鬼鷹有些後悔,當初來時為何貪功冒進,明明知曉雪茵身邊有一個人類小子,卻偏偏大意。

方纔葉昶中覆命的實力他不恐不懼,可方纔短暫交手勢均力敵,藉著又見了這般濃鬱的妖氣,委實懷疑葉昶隱藏了實力。

鬼鷹破釜沉舟地一咬牙,對著身後五妖厲聲道:

“這人類小子不是妖族,不過是用了什麼秘籍罷了。我們一起上,定然能將這小子殺了。

若是我等立了這大功,大王必會重賞我等,說不定你們也能窺探天玄之境!”

鬼鷹先是動之以情,又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穩賺不虧的買賣循循善誘,三言兩語便挑起了五個手下的戰鬥欲。

葉昶嘴角噙起一絲陰冷笑意,刀身無擊自鳴,“先殺一妖。”

鬼鷹瞳孔驟縮,回身一望,大聲疾呼道:“小心!”

可惜已晚,實力僅堪堪初入覆命的一隻小雛鷹一顆碩大頭顱被葉昶一刀殘忍割下,拎在了手裡。

聽聞兩字的葉昶一手甩出那顆鷹頭,徑直砸向鬼鷹,“你要?給你!”

鬼鷹一掠,伸爪一爪,整個腦袋化為灰燼,血霧淋滿他全身。

“原來你好這口?”

在葬劍穀裡排得上號的黃元亮以中覆命的實力在巔峰葉昶手下撐不過幾個回合,這些聲名不顯的宵小妖精在如今實力僅有六七成的葉昶麵前能拿到就夠了?

葉昶一揮刀,又是一顆大好頭顱斫下。

“再給你一個!”

憤怒不已的鬼鷹又是爆掉一顆頭顱,尖銳之聲可聞:

“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纔有這般厲害的氣息。”

鬼鷹有些後悔,當初來時為何貪功冒進,明明知曉雪茵身邊有一個人類小子,卻偏偏大意。

方纔葉昶中覆命的實力他不恐不懼,可方纔短暫交手勢均力敵,藉著又見了這般濃鬱的妖氣,委實懷疑葉昶隱藏了實力。

鬼鷹破釜沉舟地一咬牙,對著身後五妖厲聲道:

“這人類小子不是妖族,不過是用了什麼秘籍罷了。我們一起上,定然能將這小子殺了。

若是我等立了這大功,大王必會重賞我等,說不定你們也能窺探天玄之境!”

鬼鷹先是動之以情,又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穩賺不虧的買賣循循善誘,三言兩語便挑起了五個手下的戰鬥欲。

葉昶嘴角噙起一絲陰冷笑意,刀身無擊自鳴,“先殺一妖。”

鬼鷹瞳孔驟縮,回身一望,大聲疾呼道:“小心!”

可惜已晚,實力僅堪堪初入覆命的一隻小雛鷹一顆碩大頭顱被葉昶一刀殘忍割下,拎在了手裡。

聽聞兩字的葉昶一手甩出那顆鷹頭,徑直砸向鬼鷹,“你要?給你!”

鬼鷹一掠,伸爪一爪,整個腦袋化為灰燼,血霧淋滿他全身。

“原來你好這口?”

在葬劍穀裡排得上號的黃元亮以中覆命的實力在巔峰葉昶手下撐不過幾個回合,這些聲名不顯的宵小妖精在如今實力僅有六七成的葉昶麵前能拿到就夠了?

葉昶一揮刀,又是一顆大好頭顱斫下。

“再給你一個!”

憤怒不已的鬼鷹又是爆掉一顆頭顱,尖銳之聲可聞:

“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纔有這般厲害的氣息。”

鬼鷹有些後悔,當初來時為何貪功冒進,明明知曉雪茵身邊有一個人類小子,卻偏偏大意。

方纔葉昶中覆命的實力他不恐不懼,可方纔短暫交手勢均力敵,藉著又見了這般濃鬱的妖氣,委實懷疑葉昶隱藏了實力。

鬼鷹破釜沉舟地一咬牙,對著身後五妖厲聲道:

“這人類小子不是妖族,不過是用了什麼秘籍罷了。我們一起上,定然能將這小子殺了。

若是我等立了這大功,大王必會重賞我等,說不定你們也能窺探天玄之境!”

鬼鷹先是動之以情,又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穩賺不虧的買賣循循善誘,三言兩語便挑起了五個手下的戰鬥欲。

葉昶嘴角噙起一絲陰冷笑意,刀身無擊自鳴,“先殺一妖。”

鬼鷹瞳孔驟縮,回身一望,大聲疾呼道:“小心!”

可惜已晚,實力僅堪堪初入覆命的一隻小雛鷹一顆碩大頭顱被葉昶一刀殘忍割下,拎在了手裡。

聽聞兩字的葉昶一手甩出那顆鷹頭,徑直砸向鬼鷹,“你要?給你!”

鬼鷹一掠,伸爪一爪,整個腦袋化為灰燼,血霧淋滿他全身。

“原來你好這口?”

在葬劍穀裡排得上號的黃元亮以中覆命的實力在巔峰葉昶手下撐不過幾個回合,這些聲名不顯的宵小妖精在如今實力僅有六七成的葉昶麵前能拿到就夠了?

葉昶一揮刀,又是一顆大好頭顱斫下。

“再給你一個!”

憤怒不已的鬼鷹又是爆掉一顆頭顱,尖銳之聲可聞:

“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纔有這般厲害的氣息。”

鬼鷹有些後悔,當初來時為何貪功冒進,明明知曉雪茵身邊有一個人類小子,卻偏偏大意。

方纔葉昶中覆命的實力他不恐不懼,可方纔短暫交手勢均力敵,藉著又見了這般濃鬱的妖氣,委實懷疑葉昶隱藏了實力。

鬼鷹破釜沉舟地一咬牙,對著身後五妖厲聲道:

“這人類小子不是妖族,不過是用了什麼秘籍罷了。我們一起上,定然能將這小子殺了。

若是我等立了這大功,大王必會重賞我等,說不定你們也能窺探天玄之境!”

鬼鷹先是動之以情,又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穩賺不虧的買賣循循善誘,三言兩語便挑起了五個手下的戰鬥欲。

葉昶嘴角噙起一絲陰冷笑意,刀身無擊自鳴,“先殺一妖。”

鬼鷹瞳孔驟縮,回身一望,大聲疾呼道:“小心!”

可惜已晚,實力僅堪堪初入覆命的一隻小雛鷹一顆碩大頭顱被葉昶一刀殘忍割下,拎在了手裡。

聽聞兩字的葉昶一手甩出那顆鷹頭,徑直砸向鬼鷹,“你要?給你!”

鬼鷹一掠,伸爪一爪,整個腦袋化為灰燼,血霧淋滿他全身。

“原來你好這口?”

在葬劍穀裡排得上號的黃元亮以中覆命的實力在巔峰葉昶手下撐不過幾個回合,這些聲名不顯的宵小妖精在如今實力僅有六七成的葉昶麵前能拿到就夠了?

葉昶一揮刀,又是一顆大好頭顱斫下。

“再給你一個!”

憤怒不已的鬼鷹又是爆掉一顆頭顱,尖銳之聲可聞:

“今日定要取你性命!”

纔有這般厲害的氣息。”

鬼鷹有些後悔,當初來時為何貪功冒進,明明知曉雪茵身邊有一個人類小子,卻偏偏大意。

方纔葉昶中覆命的實力他不恐不懼,可方纔短暫交手勢均力敵,藉著又見了這般濃鬱的妖氣,委實懷疑葉昶隱藏了實力。

鬼鷹破釜沉舟地一咬牙,對著身後五妖厲聲道:

“這人類小子不是妖族,不過是用了什麼秘籍罷了。我們一起上,定然能將這小子殺了。

若是我等立了這大功,大王必會重賞我等,說不定你們也能窺探天玄之境!”

鬼鷹先是動之以情,又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穩賺不虧的買賣循循善誘,三言兩語便挑起了五個手下的戰鬥欲。

葉昶嘴角噙起一絲陰冷笑意,刀身無擊自鳴,“先殺一妖。”

鬼鷹瞳孔驟縮,回身一望,大聲疾呼道:“小心!”

可惜已晚,實力僅堪堪初入覆命的一隻小雛鷹一顆碩大頭顱被葉昶一刀殘忍割下,拎在了手裡。

聽聞兩字的葉昶一手甩出那顆鷹頭,徑直砸向鬼鷹,“你要?給你!”

鬼鷹一掠,伸爪一爪,整個腦袋化為灰燼,血霧淋滿他全身。

“原來你好這口?”

在葬劍穀裡排得上號的黃元亮以中覆命的實力在巔峰葉昶手下撐不過幾個回合,這些聲名不顯的宵小妖精在如今實力僅有六七成的葉昶麵前能拿到就夠了?

葉昶一揮刀,又是一顆大好頭顱斫下。

“再給你一個!”

憤怒不已的鬼鷹又是爆掉一顆頭顱,尖銳之聲可聞:

“今日定要取你性命!”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