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逃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八十一章 逃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劍氣而來後,擊中雪茵那嬌弱的後軀,一道猙獰不已的劍傷從肩頭至盈手可握的蠻腰。

鮮血淋漓。

疼痛帶來的卻是雪茵輕柔對著葉昶展顏一笑,輕聲道:“你救我那麼多次,這次算還你嘍。”

內傷未愈,卻再添外傷。

葉昶將手環軀摟在懷裡,以免雪茵身子一軟,跌落下赤血刀身。

葉昶雙眼一紅,仰天怒吼長嘯,“是哪個鬼鬼祟祟的小人偷襲於我!”

讓一個小娘出手幫自己挨下不輕的一擊,最善憐香惜玉的葉大少可不能接受啊。

劃空而來的一道劍氣過後,從遠方攻擊之人也露了麵,是一個老而彌堅的半老不老鬢角白的硬朗老者。

那不算太老枯槁的削瘦老者手中拿著一把白劍,臨虛而立。

是一個天玄境的高手。

姓長孫名高陽的老者雙眼陰翳,不加掩飾熾熱地盯著葉昶手中那把氣息寒芒陣陣的赤血。

他聽聞葉昶怒吼,不以為意地冷笑一聲道:

“我要打殺的是你,可不是這隻樣貌不錯的小娘皮。

當真以為魔刀是什麼好東西?”

長孫高陽劍鋒一指葉昶,嘿嘿一笑道:“那東西指揮給你帶來災難,老老實實交給我吧。”

葉昶從半空中落在地上,默默地將捱了一劍氣受傷頗重而昏迷過去的雪茵用身上的褡褳小心翼翼地勒在了身後。

他附在雪茵耳邊輕聲道:“等會我們便好。”

葉昶雙目犀利地盯著不遠處掠在空中須飄飄有仙人風範的長孫高陽,舔了舔嘴唇。

“老頭,今日我一定要了你的命。”

長孫高陽哈哈一笑,半響後才停下道:“就憑你?真是大言不慚。”

葉昶眼眸之中殺機畢露,“笑夠了?那手底下見見真章。”

葉昶怡然不懼,麵對天玄絲毫不怵,腳下踏出兩步淩波,身子騰空而起,不顧身前麵門大開,雙手抱著的赤血刀揮舞地獵獵作響,一力降十會地當空砸下!

長孫高陽嘿然一笑,極為自負地並未去用劍刺葉昶心口以此來截斷攻擊,而是炫技地以手中劍斜向上一點。

以點破線。

不是針尖對麥芒,而是針尖對麥穗,劍

尖對刀刃。

蘊含真氣的一點激盪而開,若是普通兵器,那把刀早已被長孫高陽這一招擊得粉碎。

可對有靈之赤血而言,並未有任何損傷,反而助葉昶硬撼劍尖一點。

一股詭異的真氣漣漪四散而開,葉昶被這一劍擊飛。

中覆命對天玄,委實勉強了些。

更何況這箇中覆命身上傷勢未愈,此前又被百騎圍殺。

葉昶反彈之勢在空中翻了一個筋鬥,腳下便又至高處。

他雙腳在空中一踩,淩波順勢而出,躬著身子再次藉助反彈之力,拿刀激射而來。

從低處至高處為扶搖直上,從高處向著低處殺去,葉昶依舊是以扶搖刀意,血色赤龍自袖中奔騰而出。

長孫高陽見多識廣,自然瞧出了葉昶先後這兩下之內的講究。

他皺了皺眉,眯著眼睛打量那個被葉昶踩下之地泛起的如水紋路道:

“哦?一個覆命境界居然能夠踏空而行?以妙法壓迫真氣而成?還以為你是個扮豬的老虎。

原來隻是一門秘籍,果然高深。”

“扶搖意?”

長孫高陽搖了搖頭一隻手負在身後道:

“也對,你是刀道孟飛塵的徒弟,會這一招也理所當然。”

他另一隻握著三尺青鋒的手橫在身前,隨意在身前點出如繁星一般的劍花。

至最後,手腕一頓,“不過,也僅僅如此了。”

他袖口鼓漲如龍,從右手袖口至全身衣物,統統鼓漲了一圈。

隨著他一劍上九重天闕,全身鼓漲的氣機頓時找到了泄口,傾倒而出,眨眼間便一乾二淨,恢複到了與之前一般無二。

那白劍噴湧而出一陣光華,與葉昶赤龍勢均力敵。

勢均力敵?

被激起的煙塵消散,長孫高陽依舊斜拎白劍,孤零零高處不勝寒地站在此時無人可入的半空中。

而葉昶則是被打入了凡塵,跌落在地。

身軀成大字鑲入地麵。

不過是被他背在身後的雪茵在上,他在下。

他及時轉動了身體,將受傷不輕的雪茵護在身後。

葉昶雙臂撐起,從四分五裂深五寸之地的地麵站起。

一口猩紅從咽喉處嗆出。

方纔變為赤紅色的雙眼褪去了顏色與眸中的瘋狂。

板著臉誓要與長孫高陽的葉昶突

然紅著牙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

擊退葉昶一招的長孫高陽陰翳一笑,“不愧是魔刀,這可不是一般中覆命之人能擊出的。”

長孫高陽熾熱盯著彷彿已是他囊中之物的赤血,正了正身子不屑道:

“記好了,我便是甘州長孫家的長孫高陽。”

長孫家在江湖上其實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畢竟有著幾位天玄坐鎮,要知道,天玄已達在江湖上掛號的資格。

那邊全將營騎兵二什長按照方纔長孫宏的指令按兵不動,作壁上觀。

長孫宏知曉,既然有了那個天玄在此,那他便不需動手,出手不僅會損兵折將,還會吃力不討好。

家族那幾個天玄傲氣沖沖的尿性,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真他孃的當自己是根蔥,給他長孫宏千餘名甲士騎兵,管你是覆命天玄,馬踏必殺之!

葉昶嘴上重複一遍,無悲無喜道:“再來嚐嚐我這一殺招吧。”

老道一線扶金搖的扶搖意是他成名刀意,也是貫徹一生不離的刀意,但刀意扶搖可不僅僅隻有那一招。

還有劈開劉宗厚,劈裂餘口山的開山呐!

葉昶達不到老道那天地變色動容的程度,可是引來一些嚇唬人的氣象自認還是頗有所悟。

葉昶雙手抱刀,驟然間,有一小朵說可見可見,言不可見便不可見的烏雲自出。

長孫高陽瞥了瞥天空,“引風雷,這可是天玄纔可成就的大勢,覆命便可達此麼?”

長孫高陽不敢小覷,他一手拍在了劍身,隨後雙手握劍。

“劍可見不可見。”

霎那間從他劍中彷彿有風沙吹出。

狂風。

劍意劍氣對著遠在天便近在眼前的葉昶遙遙揮灑。

葉昶大笑一聲,“來的好!”

方纔被赤血引來的天地小作色瞬息不見。

葉昶張開口將剩餘的真氣吐出,那真氣與那來風的劍氣相互抵製,不過葉昶那口玄黃氣不過是為了緩衝劍氣攻擊他時的淩冽之氣,使得他自己不會在這重擊之下受傷。

葉昶藉助吹來的衝擊之勢,身子朝後劇烈飛出。

與此同時,他腳下踩赤血刀,揹著雪茵,瞬息便被吹飛往百裡之外。

“長孫高陽是吧?今日之事,老子記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擊退葉昶一招的長孫高陽陰翳一笑,“不愧是魔刀,這可不是一般中覆命之人能擊出的。”

長孫高陽熾熱盯著彷彿已是他囊中之物的赤血,正了正身子不屑道:

“記好了,我便是甘州長孫家的長孫高陽。”

長孫家在江湖上其實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畢竟有著幾位天玄坐鎮,要知道,天玄已達在江湖上掛號的資格。

那邊全將營騎兵二什長按照方纔長孫宏的指令按兵不動,作壁上觀。

長孫宏知曉,既然有了那個天玄在此,那他便不需動手,出手不僅會損兵折將,還會吃力不討好。

家族那幾個天玄傲氣沖沖的尿性,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真他孃的當自己是根蔥,給他長孫宏千餘名甲士騎兵,管你是覆命天玄,馬踏必殺之!

葉昶嘴上重複一遍,無悲無喜道:“再來嚐嚐我這一殺招吧。”

老道一線扶金搖的扶搖意是他成名刀意,也是貫徹一生不離的刀意,但刀意扶搖可不僅僅隻有那一招。

還有劈開劉宗厚,劈裂餘口山的開山呐!

葉昶達不到老道那天地變色動容的程度,可是引來一些嚇唬人的氣象自認還是頗有所悟。

葉昶雙手抱刀,驟然間,有一小朵說可見可見,言不可見便不可見的烏雲自出。

長孫高陽瞥了瞥天空,“引風雷,這可是天玄纔可成就的大勢,覆命便可達此麼?”

長孫高陽不敢小覷,他一手拍在了劍身,隨後雙手握劍。

“劍可見不可見。”

霎那間從他劍中彷彿有風沙吹出。

狂風。

劍意劍氣對著遠在天便近在眼前的葉昶遙遙揮灑。

葉昶大笑一聲,“來的好!”

方纔被赤血引來的天地小作色瞬息不見。

葉昶張開口將剩餘的真氣吐出,那真氣與那來風的劍氣相互抵製,不過葉昶那口玄黃氣不過是為了緩衝劍氣攻擊他時的淩冽之氣,使得他自己不會在這重擊之下受傷。

葉昶藉助吹來的衝擊之勢,身子朝後劇烈飛出。

與此同時,他腳下踩赤血刀,揹著雪茵,瞬息便被吹飛往百裡之外。

“長孫高陽是吧?今日之事,老子記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擊退葉昶一招的長孫高陽陰翳一笑,“不愧是魔刀,這可不是一般中覆命之人能擊出的。”

長孫高陽熾熱盯著彷彿已是他囊中之物的赤血,正了正身子不屑道:

“記好了,我便是甘州長孫家的長孫高陽。”

長孫家在江湖上其實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畢竟有著幾位天玄坐鎮,要知道,天玄已達在江湖上掛號的資格。

那邊全將營騎兵二什長按照方纔長孫宏的指令按兵不動,作壁上觀。

長孫宏知曉,既然有了那個天玄在此,那他便不需動手,出手不僅會損兵折將,還會吃力不討好。

家族那幾個天玄傲氣沖沖的尿性,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真他孃的當自己是根蔥,給他長孫宏千餘名甲士騎兵,管你是覆命天玄,馬踏必殺之!

葉昶嘴上重複一遍,無悲無喜道:“再來嚐嚐我這一殺招吧。”

老道一線扶金搖的扶搖意是他成名刀意,也是貫徹一生不離的刀意,但刀意扶搖可不僅僅隻有那一招。

還有劈開劉宗厚,劈裂餘口山的開山呐!

葉昶達不到老道那天地變色動容的程度,可是引來一些嚇唬人的氣象自認還是頗有所悟。

葉昶雙手抱刀,驟然間,有一小朵說可見可見,言不可見便不可見的烏雲自出。

長孫高陽瞥了瞥天空,“引風雷,這可是天玄纔可成就的大勢,覆命便可達此麼?”

長孫高陽不敢小覷,他一手拍在了劍身,隨後雙手握劍。

“劍可見不可見。”

霎那間從他劍中彷彿有風沙吹出。

狂風。

劍意劍氣對著遠在天便近在眼前的葉昶遙遙揮灑。

葉昶大笑一聲,“來的好!”

方纔被赤血引來的天地小作色瞬息不見。

葉昶張開口將剩餘的真氣吐出,那真氣與那來風的劍氣相互抵製,不過葉昶那口玄黃氣不過是為了緩衝劍氣攻擊他時的淩冽之氣,使得他自己不會在這重擊之下受傷。

葉昶藉助吹來的衝擊之勢,身子朝後劇烈飛出。

與此同時,他腳下踩赤血刀,揹著雪茵,瞬息便被吹飛往百裡之外。

“長孫高陽是吧?今日之事,老子記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擊退葉昶一招的長孫高陽陰翳一笑,“不愧是魔刀,這可不是一般中覆命之人能擊出的。”

長孫高陽熾熱盯著彷彿已是他囊中之物的赤血,正了正身子不屑道:

“記好了,我便是甘州長孫家的長孫高陽。”

長孫家在江湖上其實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畢竟有著幾位天玄坐鎮,要知道,天玄已達在江湖上掛號的資格。

那邊全將營騎兵二什長按照方纔長孫宏的指令按兵不動,作壁上觀。

長孫宏知曉,既然有了那個天玄在此,那他便不需動手,出手不僅會損兵折將,還會吃力不討好。

家族那幾個天玄傲氣沖沖的尿性,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真他孃的當自己是根蔥,給他長孫宏千餘名甲士騎兵,管你是覆命天玄,馬踏必殺之!

葉昶嘴上重複一遍,無悲無喜道:“再來嚐嚐我這一殺招吧。”

老道一線扶金搖的扶搖意是他成名刀意,也是貫徹一生不離的刀意,但刀意扶搖可不僅僅隻有那一招。

還有劈開劉宗厚,劈裂餘口山的開山呐!

葉昶達不到老道那天地變色動容的程度,可是引來一些嚇唬人的氣象自認還是頗有所悟。

葉昶雙手抱刀,驟然間,有一小朵說可見可見,言不可見便不可見的烏雲自出。

長孫高陽瞥了瞥天空,“引風雷,這可是天玄纔可成就的大勢,覆命便可達此麼?”

長孫高陽不敢小覷,他一手拍在了劍身,隨後雙手握劍。

“劍可見不可見。”

霎那間從他劍中彷彿有風沙吹出。

狂風。

劍意劍氣對著遠在天便近在眼前的葉昶遙遙揮灑。

葉昶大笑一聲,“來的好!”

方纔被赤血引來的天地小作色瞬息不見。

葉昶張開口將剩餘的真氣吐出,那真氣與那來風的劍氣相互抵製,不過葉昶那口玄黃氣不過是為了緩衝劍氣攻擊他時的淩冽之氣,使得他自己不會在這重擊之下受傷。

葉昶藉助吹來的衝擊之勢,身子朝後劇烈飛出。

與此同時,他腳下踩赤血刀,揹著雪茵,瞬息便被吹飛往百裡之外。

“長孫高陽是吧?今日之事,老子記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擊退葉昶一招的長孫高陽陰翳一笑,“不愧是魔刀,這可不是一般中覆命之人能擊出的。”

長孫高陽熾熱盯著彷彿已是他囊中之物的赤血,正了正身子不屑道:

“記好了,我便是甘州長孫家的長孫高陽。”

長孫家在江湖上其實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畢竟有著幾位天玄坐鎮,要知道,天玄已達在江湖上掛號的資格。

那邊全將營騎兵二什長按照方纔長孫宏的指令按兵不動,作壁上觀。

長孫宏知曉,既然有了那個天玄在此,那他便不需動手,出手不僅會損兵折將,還會吃力不討好。

家族那幾個天玄傲氣沖沖的尿性,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真他孃的當自己是根蔥,給他長孫宏千餘名甲士騎兵,管你是覆命天玄,馬踏必殺之!

葉昶嘴上重複一遍,無悲無喜道:“再來嚐嚐我這一殺招吧。”

老道一線扶金搖的扶搖意是他成名刀意,也是貫徹一生不離的刀意,但刀意扶搖可不僅僅隻有那一招。

還有劈開劉宗厚,劈裂餘口山的開山呐!

葉昶達不到老道那天地變色動容的程度,可是引來一些嚇唬人的氣象自認還是頗有所悟。

葉昶雙手抱刀,驟然間,有一小朵說可見可見,言不可見便不可見的烏雲自出。

長孫高陽瞥了瞥天空,“引風雷,這可是天玄纔可成就的大勢,覆命便可達此麼?”

長孫高陽不敢小覷,他一手拍在了劍身,隨後雙手握劍。

“劍可見不可見。”

霎那間從他劍中彷彿有風沙吹出。

狂風。

劍意劍氣對著遠在天便近在眼前的葉昶遙遙揮灑。

葉昶大笑一聲,“來的好!”

方纔被赤血引來的天地小作色瞬息不見。

葉昶張開口將剩餘的真氣吐出,那真氣與那來風的劍氣相互抵製,不過葉昶那口玄黃氣不過是為了緩衝劍氣攻擊他時的淩冽之氣,使得他自己不會在這重擊之下受傷。

葉昶藉助吹來的衝擊之勢,身子朝後劇烈飛出。

與此同時,他腳下踩赤血刀,揹著雪茵,瞬息便被吹飛往百裡之外。

“長孫高陽是吧?今日之事,老子記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擊退葉昶一招的長孫高陽陰翳一笑,“不愧是魔刀,這可不是一般中覆命之人能擊出的。”

長孫高陽熾熱盯著彷彿已是他囊中之物的赤血,正了正身子不屑道:

“記好了,我便是甘州長孫家的長孫高陽。”

長孫家在江湖上其實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畢竟有著幾位天玄坐鎮,要知道,天玄已達在江湖上掛號的資格。

那邊全將營騎兵二什長按照方纔長孫宏的指令按兵不動,作壁上觀。

長孫宏知曉,既然有了那個天玄在此,那他便不需動手,出手不僅會損兵折將,還會吃力不討好。

家族那幾個天玄傲氣沖沖的尿性,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真他孃的當自己是根蔥,給他長孫宏千餘名甲士騎兵,管你是覆命天玄,馬踏必殺之!

葉昶嘴上重複一遍,無悲無喜道:“再來嚐嚐我這一殺招吧。”

老道一線扶金搖的扶搖意是他成名刀意,也是貫徹一生不離的刀意,但刀意扶搖可不僅僅隻有那一招。

還有劈開劉宗厚,劈裂餘口山的開山呐!

葉昶達不到老道那天地變色動容的程度,可是引來一些嚇唬人的氣象自認還是頗有所悟。

葉昶雙手抱刀,驟然間,有一小朵說可見可見,言不可見便不可見的烏雲自出。

長孫高陽瞥了瞥天空,“引風雷,這可是天玄纔可成就的大勢,覆命便可達此麼?”

長孫高陽不敢小覷,他一手拍在了劍身,隨後雙手握劍。

“劍可見不可見。”

霎那間從他劍中彷彿有風沙吹出。

狂風。

劍意劍氣對著遠在天便近在眼前的葉昶遙遙揮灑。

葉昶大笑一聲,“來的好!”

方纔被赤血引來的天地小作色瞬息不見。

葉昶張開口將剩餘的真氣吐出,那真氣與那來風的劍氣相互抵製,不過葉昶那口玄黃氣不過是為了緩衝劍氣攻擊他時的淩冽之氣,使得他自己不會在這重擊之下受傷。

葉昶藉助吹來的衝擊之勢,身子朝後劇烈飛出。

與此同時,他腳下踩赤血刀,揹著雪茵,瞬息便被吹飛往百裡之外。

“長孫高陽是吧?今日之事,老子記住了。”

“你叫什麼名字?”

擊退葉昶一招的長孫高陽陰翳一笑,“不愧是魔刀,這可不是一般中覆命之人能擊出的。”

長孫高陽熾熱盯著彷彿已是他囊中之物的赤血,正了正身子不屑道:

“記好了,我便是甘州長孫家的長孫高陽。”

長孫家在江湖上其實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畢竟有著幾位天玄坐鎮,要知道,天玄已達在江湖上掛號的資格。

那邊全將營騎兵二什長按照方纔長孫宏的指令按兵不動,作壁上觀。

長孫宏知曉,既然有了那個天玄在此,那他便不需動手,出手不僅會損兵折將,還會吃力不討好。

家族那幾個天玄傲氣沖沖的尿性,他可是摸得一清二楚。

真他孃的當自己是根蔥,給他長孫宏千餘名甲士騎兵,管你是覆命天玄,馬踏必殺之!

葉昶嘴上重複一遍,無悲無喜道:“再來嚐嚐我這一殺招吧。”

老道一線扶金搖的扶搖意是他成名刀意,也是貫徹一生不離的刀意,但刀意扶搖可不僅僅隻有那一招。

還有劈開劉宗厚,劈裂餘口山的開山呐!

葉昶達不到老道那天地變色動容的程度,可是引來一些嚇唬人的氣象自認還是頗有所悟。

葉昶雙手抱刀,驟然間,有一小朵說可見可見,言不可見便不可見的烏雲自出。

長孫高陽瞥了瞥天空,“引風雷,這可是天玄纔可成就的大勢,覆命便可達此麼?”

長孫高陽不敢小覷,他一手拍在了劍身,隨後雙手握劍。

“劍可見不可見。”

霎那間從他劍中彷彿有風沙吹出。

狂風。

劍意劍氣對著遠在天便近在眼前的葉昶遙遙揮灑。

葉昶大笑一聲,“來的好!”

方纔被赤血引來的天地小作色瞬息不見。

葉昶張開口將剩餘的真氣吐出,那真氣與那來風的劍氣相互抵製,不過葉昶那口玄黃氣不過是為了緩衝劍氣攻擊他時的淩冽之氣,使得他自己不會在這重擊之下受傷。

葉昶藉助吹來的衝擊之勢,身子朝後劇烈飛出。

與此同時,他腳下踩赤血刀,揹著雪茵,瞬息便被吹飛往百裡之外。

“長孫高陽是吧?今日之事,老子記住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