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八十章 破陣再遇敵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八十章 破陣再遇敵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一隊被長孫宏長孫康兩個公孫家的兄弟訓出來的騎兵所展現出的實力,比著邊塞四周久經沙場的精銳弱上一線。

長孫康每次帶兵所剿殺的不過是烏合之眾的土匪,自然遠差於北蠻子那些自小便可上馬拉弓的東西。

不過僅憑著這般強上龍昌不少兵卒的實力,以拖延時間為目的對付葉昶與雪茵兩個人並非不可能。

百名騎兵有十名什長一名百騎長,百騎長實力不差,是從北方退伍歸來後被長孫宏招攬而來的騎卒甲士。

葉昶瞧出了這個敢一馬當先將膽十足的百騎長是這百人頭頭,最擅殺,擒賊先擒王的葉昶一刀扶搖破開一條狹長縫隙,殺退明裡暗裡護著那名百騎長的兩位精卒悍將。

那久處戰陣學得倒馬刀的百騎長拉著馬韁繩,身子斜傾,急提馬奔來,一刀側身砍向葉昶。

葉昶不怵,腳下踩著沙土陡然踏地,不顧起腳之地瞬息塌陷而成的坑窪,一刀抵住那百騎長的斜刀,隨手震開,另一邊同時將飛起的赤血當空一劈而下。

人仰馬翻。

那匹與葉昶側身而過的黑馬被葉昶從腹部當中一刀破開,血肉橫飛。

那氣勢洶洶猙獰不已的百騎長及時抓住馬韁一拉,身子險險而躲過葉昶一刀。

百騎長一回,一刀力壓葉昶。

葉昶手腕撥動,腳下一沉,嵌入地麵三寸有餘,不過並不妨礙他一腳抬起,對那尤有餘力砍出這一刀的百騎長胸口跺去。

彈指間的攻守轉換,百騎長掠過幾名騎卒重重摔倒在地。

生死不知。

葉昶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可那不足百名的士卒中一人再次舉刀,在空中拿了一個半圓,怒吼喊了一聲殺。

百騎鋪開再次對葉昶與雪茵二人衝殺。

被公孫宏起名為全將營的百名騎卒,正如其名,全營皆為將,百騎長死,一什長為將指揮,一什長死二什長為將指揮全騎。

直到殺至最後一人,乃無一人指揮,無一人可活。

為全將營的百騎長也必須衝鋒陷陣在前,為將膽。

老話不是說的好,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麼不是。

瞧出了些許門道的葉昶不再去殺

那個第二個悍不畏死出了頭的一什長,往後殺退,再次與雪茵背對背相撐。

前有虎,後又狼,一百騎殺不了他們,可能拖住他們啊。

葉昶一軟,靈光一現,仰頭向城牆上的長孫宏道:

“不打了不打了,我把這徒惹麻煩的刀給你,放我們倆一條生路如何?”

雙眼目不轉睛盯著戰陣的長孫宏一笑,“既然如此,葉兄,你暫且在那等著我,我這便下了城來。”

長孫宏話如此說,可卻依舊站在城牆上一動不動。

葉昶詢問道:“長孫兄,為何你卻不下來?”

長孫宏狡黠笑道:“葉兄莫急,我這便來。”

可他依舊站在那裡,盯著葉昶。

不耐煩的葉昶拎著刀,雙眼眯成一條縫,毫不掩蓋眼中殺機道:“長孫兄這是什麼意思?”

“葉兄,這當是我問你罷?

騎卒未出之前,你死活不予,如今卻是主動送上了門。

葉兄真當我傻不成?

見識了方纔你那般招手即來的禦刀手段,我可是戰戰兢兢啊。

若是你給了刀後跑了,又揮手召刀該如何是好?我們這冇個可拿捏製服那刀的高手。

若是你殺心一起,順手將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殺了,那我豈不是忒冤了些?

我便坦言告訴葉兄你,若是你真有心與我這個芝麻大小的官交個朋友,便再等上一時三刻。

等長孫家那位天玄至此,再走不遲?

若是葉兄等不及,我這便令人抬兩張椅子,你們夫婦二人坐下喝些茶水豈不美哉?”

見識了天玄之威的葉昶聽聞將有高手至此,不敢再猶豫,與雪茵對視一眼低聲道:

“你我二人一同朝北方廝殺,隻要破開一道口子,我便可禦刀而起。

馬匹速度雖快,可快不過我們飛刀。”

雪茵頷,雙手食指之中合攏,禦氣。

唰然一聲,兩人同時躥出,葉昶赤血大開大合,將大部騎卒殺退,雪茵則是以淡藍真氣逼至雙指,輕描淡寫地連連在空中雜而不亂地點,將那些漏網之魚逐一清理。

剛柔並濟之下,兩人片刻便劃開了半個口子,僅剩兩層騎甲便可魚龍入海。

葉昶又是一刀連人帶馬殺得血肉橫飛。

此刻他臉上身上已全被鮮血灑滿,格

外瘮人。

仙女一般的雪茵也不比葉昶好上多少,換下的市井粗布衣物上點點滴滴有辨不清的血跡。

葉昶凝聚真氣液滴於赤血刀刃處,一滴自手心刀柄處緩緩下動。

一滴之下有兩滴。

兩滴後作數三之滴。

.....

鮮紅欲滴的第一滴甫一至刀尖處,便凝兒不散,有完完整整如星辰排列成微弧形的九滴。

對付甘海黃元亮之時藉助的是天地造勢的雨滴,如今天色正當中,金烏未西墜,無雨卻有氣。

葉昶腳尖點擊,將赤血舉起轉了一圈甩出包裹自己的連續九滴紅色血液。

九滴漂浮在空中的真氣氣滴飛至距葉昶一丈半時,雖葉昶口中喃喃而出的九龍兩字而不動聲色地炸裂開來。

隻在戰陣中廝殺的將士正要拿刀砍向葉昶時,卻突然被身後衝擊之勢波及。

為葉昶當個盾牌,替他們捱了一招。

九滴真氣液滴同時炸開,轉瞬間便有十數名靠的最近的甲士炸得血肉橫飛。

衝擊的風勢,將那些被肉盾擋住的騎卒也飽受其殃,耳朵如遭雷鳴,轟鳴不已。

最後要再次包圍的兩層的甲士瞬間破開,葉昶一手牽著雪茵潔白小手,一手甩出赤血刀。

腳下淩波之步踏出,在這煙霧灰塵之下,如一行白鶴上青天,朝著天穹衝開煙幕而去。

飛出三丈。

遠處忽然有一道直來破風更破人的劍氣襲來。

那白色劍氣如虹一掛,自遠處不知凡幾之距而來。

急於逃竄的葉昶收勢不住,不知從旁而來的劍氣,而身旁的雪茵卻及時躥出,舉臂擋在葉昶身前。

一口溫潤鮮血登時而出,吐在了葉昶臉上。

仙女一般的雪茵也不比葉昶好上多少,換下的市井粗布衣物上點點滴滴有辨不清的血跡。

葉昶凝聚真氣液滴於赤血刀刃處,一滴自手心刀柄處緩緩下動。

一滴之下有兩滴。

兩滴後作數三之滴。

.....

鮮紅欲滴的第一滴甫一至刀尖處,便凝兒不散,有完完整整如星辰排列成微弧形的九滴。

對付甘海黃元亮之時藉助的是天地造勢的雨滴,如今天色正當中,金烏未西墜,無雨卻有氣。

葉昶腳尖點擊,將赤血舉起轉了一圈甩出包裹自己的連續九滴紅色血液。

九滴漂浮在空中的真氣氣滴飛至距葉昶一丈半時,雖葉昶口中喃喃而出的九龍兩字而不動聲色地炸裂開來。

隻在戰陣中廝殺的將士正要拿刀砍向葉昶時,卻突然被身後衝擊之勢波及。

為葉昶當個盾牌,替他們捱了一招。

九滴真氣液滴同時炸開,轉瞬間便有十數名靠的最近的甲士炸得血肉橫飛。

衝擊的風勢,將那些被肉盾擋住的騎卒也飽受其殃,耳朵如遭雷鳴,轟鳴不已。

最後要再次包圍的兩層的甲士瞬間破開,葉昶一手牽著雪茵潔白小手,一手甩出赤血刀。

腳下淩波之步踏出,在這煙霧灰塵之下,如一行白鶴上青天,朝著天穹衝開煙幕而去。

飛出三丈。

遠處忽然有一道直來破風更破人的劍氣襲來。

那白色劍氣如虹一掛,自遠處不知凡幾之距而來。

急於逃竄的葉昶收勢不住,不知從旁而來的劍氣,而身旁的雪茵卻及時躥出,舉臂擋在葉昶身前。

一口溫潤鮮血登時而出,吐在了葉昶臉上。

仙女一般的雪茵也不比葉昶好上多少,換下的市井粗布衣物上點點滴滴有辨不清的血跡。

葉昶凝聚真氣液滴於赤血刀刃處,一滴自手心刀柄處緩緩下動。

一滴之下有兩滴。

兩滴後作數三之滴。

.....

鮮紅欲滴的第一滴甫一至刀尖處,便凝兒不散,有完完整整如星辰排列成微弧形的九滴。

對付甘海黃元亮之時藉助的是天地造勢的雨滴,如今天色正當中,金烏未西墜,無雨卻有氣。

葉昶腳尖點擊,將赤血舉起轉了一圈甩出包裹自己的連續九滴紅色血液。

九滴漂浮在空中的真氣氣滴飛至距葉昶一丈半時,雖葉昶口中喃喃而出的九龍兩字而不動聲色地炸裂開來。

隻在戰陣中廝殺的將士正要拿刀砍向葉昶時,卻突然被身後衝擊之勢波及。

為葉昶當個盾牌,替他們捱了一招。

九滴真氣液滴同時炸開,轉瞬間便有十數名靠的最近的甲士炸得血肉橫飛。

衝擊的風勢,將那些被肉盾擋住的騎卒也飽受其殃,耳朵如遭雷鳴,轟鳴不已。

最後要再次包圍的兩層的甲士瞬間破開,葉昶一手牽著雪茵潔白小手,一手甩出赤血刀。

腳下淩波之步踏出,在這煙霧灰塵之下,如一行白鶴上青天,朝著天穹衝開煙幕而去。

飛出三丈。

遠處忽然有一道直來破風更破人的劍氣襲來。

那白色劍氣如虹一掛,自遠處不知凡幾之距而來。

急於逃竄的葉昶收勢不住,不知從旁而來的劍氣,而身旁的雪茵卻及時躥出,舉臂擋在葉昶身前。

一口溫潤鮮血登時而出,吐在了葉昶臉上。

仙女一般的雪茵也不比葉昶好上多少,換下的市井粗布衣物上點點滴滴有辨不清的血跡。

葉昶凝聚真氣液滴於赤血刀刃處,一滴自手心刀柄處緩緩下動。

一滴之下有兩滴。

兩滴後作數三之滴。

.....

鮮紅欲滴的第一滴甫一至刀尖處,便凝兒不散,有完完整整如星辰排列成微弧形的九滴。

對付甘海黃元亮之時藉助的是天地造勢的雨滴,如今天色正當中,金烏未西墜,無雨卻有氣。

葉昶腳尖點擊,將赤血舉起轉了一圈甩出包裹自己的連續九滴紅色血液。

九滴漂浮在空中的真氣氣滴飛至距葉昶一丈半時,雖葉昶口中喃喃而出的九龍兩字而不動聲色地炸裂開來。

隻在戰陣中廝殺的將士正要拿刀砍向葉昶時,卻突然被身後衝擊之勢波及。

為葉昶當個盾牌,替他們捱了一招。

九滴真氣液滴同時炸開,轉瞬間便有十數名靠的最近的甲士炸得血肉橫飛。

衝擊的風勢,將那些被肉盾擋住的騎卒也飽受其殃,耳朵如遭雷鳴,轟鳴不已。

最後要再次包圍的兩層的甲士瞬間破開,葉昶一手牽著雪茵潔白小手,一手甩出赤血刀。

腳下淩波之步踏出,在這煙霧灰塵之下,如一行白鶴上青天,朝著天穹衝開煙幕而去。

飛出三丈。

遠處忽然有一道直來破風更破人的劍氣襲來。

那白色劍氣如虹一掛,自遠處不知凡幾之距而來。

急於逃竄的葉昶收勢不住,不知從旁而來的劍氣,而身旁的雪茵卻及時躥出,舉臂擋在葉昶身前。

一口溫潤鮮血登時而出,吐在了葉昶臉上。

仙女一般的雪茵也不比葉昶好上多少,換下的市井粗布衣物上點點滴滴有辨不清的血跡。

葉昶凝聚真氣液滴於赤血刀刃處,一滴自手心刀柄處緩緩下動。

一滴之下有兩滴。

兩滴後作數三之滴。

.....

鮮紅欲滴的第一滴甫一至刀尖處,便凝兒不散,有完完整整如星辰排列成微弧形的九滴。

對付甘海黃元亮之時藉助的是天地造勢的雨滴,如今天色正當中,金烏未西墜,無雨卻有氣。

葉昶腳尖點擊,將赤血舉起轉了一圈甩出包裹自己的連續九滴紅色血液。

九滴漂浮在空中的真氣氣滴飛至距葉昶一丈半時,雖葉昶口中喃喃而出的九龍兩字而不動聲色地炸裂開來。

隻在戰陣中廝殺的將士正要拿刀砍向葉昶時,卻突然被身後衝擊之勢波及。

為葉昶當個盾牌,替他們捱了一招。

九滴真氣液滴同時炸開,轉瞬間便有十數名靠的最近的甲士炸得血肉橫飛。

衝擊的風勢,將那些被肉盾擋住的騎卒也飽受其殃,耳朵如遭雷鳴,轟鳴不已。

最後要再次包圍的兩層的甲士瞬間破開,葉昶一手牽著雪茵潔白小手,一手甩出赤血刀。

腳下淩波之步踏出,在這煙霧灰塵之下,如一行白鶴上青天,朝著天穹衝開煙幕而去。

飛出三丈。

遠處忽然有一道直來破風更破人的劍氣襲來。

那白色劍氣如虹一掛,自遠處不知凡幾之距而來。

急於逃竄的葉昶收勢不住,不知從旁而來的劍氣,而身旁的雪茵卻及時躥出,舉臂擋在葉昶身前。

一口溫潤鮮血登時而出,吐在了葉昶臉上。

仙女一般的雪茵也不比葉昶好上多少,換下的市井粗布衣物上點點滴滴有辨不清的血跡。

葉昶凝聚真氣液滴於赤血刀刃處,一滴自手心刀柄處緩緩下動。

一滴之下有兩滴。

兩滴後作數三之滴。

.....

鮮紅欲滴的第一滴甫一至刀尖處,便凝兒不散,有完完整整如星辰排列成微弧形的九滴。

對付甘海黃元亮之時藉助的是天地造勢的雨滴,如今天色正當中,金烏未西墜,無雨卻有氣。

葉昶腳尖點擊,將赤血舉起轉了一圈甩出包裹自己的連續九滴紅色血液。

九滴漂浮在空中的真氣氣滴飛至距葉昶一丈半時,雖葉昶口中喃喃而出的九龍兩字而不動聲色地炸裂開來。

隻在戰陣中廝殺的將士正要拿刀砍向葉昶時,卻突然被身後衝擊之勢波及。

為葉昶當個盾牌,替他們捱了一招。

九滴真氣液滴同時炸開,轉瞬間便有十數名靠的最近的甲士炸得血肉橫飛。

衝擊的風勢,將那些被肉盾擋住的騎卒也飽受其殃,耳朵如遭雷鳴,轟鳴不已。

最後要再次包圍的兩層的甲士瞬間破開,葉昶一手牽著雪茵潔白小手,一手甩出赤血刀。

腳下淩波之步踏出,在這煙霧灰塵之下,如一行白鶴上青天,朝著天穹衝開煙幕而去。

飛出三丈。

遠處忽然有一道直來破風更破人的劍氣襲來。

那白色劍氣如虹一掛,自遠處不知凡幾之距而來。

急於逃竄的葉昶收勢不住,不知從旁而來的劍氣,而身旁的雪茵卻及時躥出,舉臂擋在葉昶身前。

一口溫潤鮮血登時而出,吐在了葉昶臉上。

仙女一般的雪茵也不比葉昶好上多少,換下的市井粗布衣物上點點滴滴有辨不清的血跡。

葉昶凝聚真氣液滴於赤血刀刃處,一滴自手心刀柄處緩緩下動。

一滴之下有兩滴。

兩滴後作數三之滴。

.....

鮮紅欲滴的第一滴甫一至刀尖處,便凝兒不散,有完完整整如星辰排列成微弧形的九滴。

對付甘海黃元亮之時藉助的是天地造勢的雨滴,如今天色正當中,金烏未西墜,無雨卻有氣。

葉昶腳尖點擊,將赤血舉起轉了一圈甩出包裹自己的連續九滴紅色血液。

九滴漂浮在空中的真氣氣滴飛至距葉昶一丈半時,雖葉昶口中喃喃而出的九龍兩字而不動聲色地炸裂開來。

隻在戰陣中廝殺的將士正要拿刀砍向葉昶時,卻突然被身後衝擊之勢波及。

為葉昶當個盾牌,替他們捱了一招。

九滴真氣液滴同時炸開,轉瞬間便有十數名靠的最近的甲士炸得血肉橫飛。

衝擊的風勢,將那些被肉盾擋住的騎卒也飽受其殃,耳朵如遭雷鳴,轟鳴不已。

最後要再次包圍的兩層的甲士瞬間破開,葉昶一手牽著雪茵潔白小手,一手甩出赤血刀。

腳下淩波之步踏出,在這煙霧灰塵之下,如一行白鶴上青天,朝著天穹衝開煙幕而去。

飛出三丈。

遠處忽然有一道直來破風更破人的劍氣襲來。

那白色劍氣如虹一掛,自遠處不知凡幾之距而來。

急於逃竄的葉昶收勢不住,不知從旁而來的劍氣,而身旁的雪茵卻及時躥出,舉臂擋在葉昶身前。

一口溫潤鮮血登時而出,吐在了葉昶臉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