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動手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七十九章 動手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百騎一個不多一個不少,奔至葉昶與雪茵身前,百名騎手同時勒馬,動作整齊劃一。

見識不多的葉昶還當真從未見過這般厲害的騎兵。

不說戰鬥差不差,單單是這極為嚴明的軍紀,便窺一斑而知全豹,不會弱了。

那在城外一兩裡之內可隨時奔襲而至的百騎周遭煙塵飛揚,轉瞬間將葉昶與雪茵兩人包裹而進。

咳咳。

葉昶嗆著乾咳兩聲,用袖口鼓漲真氣在口鼻之間一大拂。

被滾滾馬蹄激盪的塵埃如遭巨風,瞬間吹得四散。

與葉昶相距不過兩丈距離。

照理說,因邊鎮烽煙四起,在龍昌帝國腹部之內本不應有如此精銳的一支騎兵,有了除卻對付對付烽火不小的江湖人之外,也用處不大呀。

其實,這支騎兵並非隸屬於龍昌朝,而是長孫宏藉著長孫家的名頭親自培養的,名為帝國與長孫家勢力,可實則他們這些人隻聽從於他的號令,是他的班底。

深謀遠慮的長孫宏是個正經的文人,手無縛雞之力,若是他不經意地招惹到了厲害的江湖人,手頭上冇點人,如何趨吉避凶?

單憑忠心耿耿的長孫康那點在江湖上算不得高手的微末實力,即便拚了命也護不得他周全啊。

長孫宏站在城牆上,眯著眼睛打量那個腰間無刀冒充市井人物的葉昶。

站在城樓上,他能夠聽出葉昶那蹩腳的官話之中含著劍州的口音。

他所學頗雜,對於龍昌帝國內各地口音也不像下麵那個皂吏知之甚少。

探親?從帝國西邊走到帝國東麵?他孃的這不是糊弄鬼的!

隨著葉昶拂袖,他那冇必要裝扮的臉上未乾的墨跡也被真氣蒸騰一掃而空,露出了那張比女子還要來得白嫩的麵孔。

市井有一白遮百醜的說法,葉昶這個行走江湖如何也曬不黑的白臉倒是成了一個優勢。

長孫宏胸有成竹地微微一笑,對葉昶這個覆命高手也絲毫不怵。

“你便是葉昶吧?果然長相風流倜儻。

咱們不是生死仇人,我也不願與你為難。

你若是把那把不在身上的刀交出來,我長孫宏還可以奉你為座上賓,與你把酒言

歡。

你若是要什麼好處,也可以隨便提。

其實我對你那把刀不感興趣,不過我卻不得不爭奪。

我對你這個闖過青城僅是個少年的傢夥倒是興趣不小。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

葉昶扭過頭,玩味道:“我想做個皇帝噹噹,你也能給?”

對著官府說當皇帝,不愧是不知輕重的江湖人。

長孫宏笑得更濃幾分,“哦?說不定呢?”

那笑容落在將雙眼眯成兩條線的葉昶來,卻是野心。

“瘋子。”

不再刻意隱瞞身份的葉昶一手一招,那被他打算以溜牆而過手段而出的赤血從城內一角急速掠來,飛至他的手中。

“這便是大名鼎鼎的魔刀麼,有了靈的東西果然是超脫了凡物的存在。”

知曉江湖更懂廟堂而更願以身入廟堂的長孫宏口中喃喃道。

他勸葉昶能不動手則少動手,那是因他不想要手下損兵折將,也好拖長時間等天玄至此。

長孫宏趴在城牆上,“葉昶,你若是果真有有如此打算,我可不介意為你出謀劃策。”

葉昶瞧著嚴陣以待的騎兵甲士,心下唸叨一聲,不打?

這個小縣令怎滴羅裡吧嗦的?

身後雪茵指了指城牆上皺著眉頭道:“他們這是在等著將我們包圍呢。”

葉昶衝著雪茵點了點頭,兩人同時舉袖飛身而起。

竟想要從那百名騎兵頭頂一踏而過。

不過他們二人甫一到騎兵頭頂,與江湖人對敵飽經訓練的甲士一個個同時雙手抱刀豎起,扭動手腕,在空中劃動。

如履平地的一個個腦袋成了刀叢劍林。

及時反應的葉昶赤血刀橫切,折斷了三把瞄準了他的橫刀,隨後一腳踏出一個盪漾不已的水紋,抓過不遠處的雪茵,再次一腳一個漣漪,退出兩丈,回至突衝之時的位置。

遠遠站在城牆上作壁上觀的長孫宏開口規勸道:

“葉昶,當真要與我們打上一場你才肯罷休?

你對他們百人精銳,真的不一定能夠討得好處。

識時務者為俊傑,一把刀而已,哪有一條性命來的重要?”

抱起了雪茵的葉昶鬆開環腰的手臂,回過頭道:

“刀是冇命重要,可若是不打一場便灰溜溜地繳械投了降,以後我白

麵無敵小郎君的名號如何在江湖上混?

你個縣令怎麼會知曉名頭對我們這些江湖人的重要?”

不願再與這個長孫宏拖延時間的葉昶腳下對地麵一踩,身體如離弦之間躥出,騰空一起。

“我是耗不過那些精銳騎兵,可對付你這個縣令總歸是綽綽有餘吧?”

五步淩波至與長孫宏等高的七八丈城池,手中赤血一甩而出。

鏗鏘!

負責守衛長孫宏的那些侍衛手持盾牌,自兩邊跨出,橫絕刀前。

力大勢不窮的赤血轟然將那兩名侍衛擊得倒退數步。

幾十侍衛一個個手持盾牌,團團將長孫宏圍住。

不得寸進的赤血無功而返。

重落於地的葉昶臉色鐵青,樣子今日要被這一群士兵給拖個半死了。

長孫宏大手一揮,“說不通,那就隻有打了。”

被黑甲包裹紋絲不動靜如處子的百名甲士雙腿一夾腹,抖了抖手中在陽光下閃閃光的橫刀,席捲而至葉昶與雪茵身前。

葉昶一手探出,抓過來一位藉助馬勢衝擊砍過來的一刀,猛然間一掰,那緊握刀之人如遭重擊,連帶著胯下馬匹,一人一馬直接被葉昶壓垮。

馬匹四腿被重壓的最後一根稻草擊得跪地。

能把一匹馬壓倒,這巨力少說也有數百斤!

葉昶另一手倒握赤血刀,不壓而是相反地上提。

兩個攻來的騎兵手中的橫刀吭然接連兩聲,不能倖免遇難,自劈砍處折損斷開。

不甘示弱的雪茵淡藍色真氣密佈全身,照耀如九天飛身而下的仙子。

她無兵無器,伸出素手兩指,對一刀舞動著舞姿輕輕一點。

橫刀霎那從刀尖處寸寸裂開。

你個縣令怎麼會知曉名頭對我們這些江湖人的重要?”

不願再與這個長孫宏拖延時間的葉昶腳下對地麵一踩,身體如離弦之間躥出,騰空一起。

“我是耗不過那些精銳騎兵,可對付你這個縣令總歸是綽綽有餘吧?”

五步淩波至與長孫宏等高的七八丈城池,手中赤血一甩而出。

鏗鏘!

負責守衛長孫宏的那些侍衛手持盾牌,自兩邊跨出,橫絕刀前。

力大勢不窮的赤血轟然將那兩名侍衛擊得倒退數步。

幾十侍衛一個個手持盾牌,團團將長孫宏圍住。

不得寸進的赤血無功而返。

重落於地的葉昶臉色鐵青,樣子今日要被這一群士兵給拖個半死了。

長孫宏大手一揮,“說不通,那就隻有打了。”

被黑甲包裹紋絲不動靜如處子的百名甲士雙腿一夾腹,抖了抖手中在陽光下閃閃光的橫刀,席捲而至葉昶與雪茵身前。

葉昶一手探出,抓過來一位藉助馬勢衝擊砍過來的一刀,猛然間一掰,那緊握刀之人如遭重擊,連帶著胯下馬匹,一人一馬直接被葉昶壓垮。

馬匹四腿被重壓的最後一根稻草擊得跪地。

能把一匹馬壓倒,這巨力少說也有數百斤!

葉昶另一手倒握赤血刀,不壓而是相反地上提。

兩個攻來的騎兵手中的橫刀吭然接連兩聲,不能倖免遇難,自劈砍處折損斷開。

不甘示弱的雪茵淡藍色真氣密佈全身,照耀如九天飛身而下的仙子。

她無兵無器,伸出素手兩指,對一刀舞動著舞姿輕輕一點。

橫刀霎那從刀尖處寸寸裂開。

你個縣令怎麼會知曉名頭對我們這些江湖人的重要?”

不願再與這個長孫宏拖延時間的葉昶腳下對地麵一踩,身體如離弦之間躥出,騰空一起。

“我是耗不過那些精銳騎兵,可對付你這個縣令總歸是綽綽有餘吧?”

五步淩波至與長孫宏等高的七八丈城池,手中赤血一甩而出。

鏗鏘!

負責守衛長孫宏的那些侍衛手持盾牌,自兩邊跨出,橫絕刀前。

力大勢不窮的赤血轟然將那兩名侍衛擊得倒退數步。

幾十侍衛一個個手持盾牌,團團將長孫宏圍住。

不得寸進的赤血無功而返。

重落於地的葉昶臉色鐵青,樣子今日要被這一群士兵給拖個半死了。

長孫宏大手一揮,“說不通,那就隻有打了。”

被黑甲包裹紋絲不動靜如處子的百名甲士雙腿一夾腹,抖了抖手中在陽光下閃閃光的橫刀,席捲而至葉昶與雪茵身前。

葉昶一手探出,抓過來一位藉助馬勢衝擊砍過來的一刀,猛然間一掰,那緊握刀之人如遭重擊,連帶著胯下馬匹,一人一馬直接被葉昶壓垮。

馬匹四腿被重壓的最後一根稻草擊得跪地。

能把一匹馬壓倒,這巨力少說也有數百斤!

葉昶另一手倒握赤血刀,不壓而是相反地上提。

兩個攻來的騎兵手中的橫刀吭然接連兩聲,不能倖免遇難,自劈砍處折損斷開。

不甘示弱的雪茵淡藍色真氣密佈全身,照耀如九天飛身而下的仙子。

她無兵無器,伸出素手兩指,對一刀舞動著舞姿輕輕一點。

橫刀霎那從刀尖處寸寸裂開。

你個縣令怎麼會知曉名頭對我們這些江湖人的重要?”

不願再與這個長孫宏拖延時間的葉昶腳下對地麵一踩,身體如離弦之間躥出,騰空一起。

“我是耗不過那些精銳騎兵,可對付你這個縣令總歸是綽綽有餘吧?”

五步淩波至與長孫宏等高的七八丈城池,手中赤血一甩而出。

鏗鏘!

負責守衛長孫宏的那些侍衛手持盾牌,自兩邊跨出,橫絕刀前。

力大勢不窮的赤血轟然將那兩名侍衛擊得倒退數步。

幾十侍衛一個個手持盾牌,團團將長孫宏圍住。

不得寸進的赤血無功而返。

重落於地的葉昶臉色鐵青,樣子今日要被這一群士兵給拖個半死了。

長孫宏大手一揮,“說不通,那就隻有打了。”

被黑甲包裹紋絲不動靜如處子的百名甲士雙腿一夾腹,抖了抖手中在陽光下閃閃光的橫刀,席捲而至葉昶與雪茵身前。

葉昶一手探出,抓過來一位藉助馬勢衝擊砍過來的一刀,猛然間一掰,那緊握刀之人如遭重擊,連帶著胯下馬匹,一人一馬直接被葉昶壓垮。

馬匹四腿被重壓的最後一根稻草擊得跪地。

能把一匹馬壓倒,這巨力少說也有數百斤!

葉昶另一手倒握赤血刀,不壓而是相反地上提。

兩個攻來的騎兵手中的橫刀吭然接連兩聲,不能倖免遇難,自劈砍處折損斷開。

不甘示弱的雪茵淡藍色真氣密佈全身,照耀如九天飛身而下的仙子。

她無兵無器,伸出素手兩指,對一刀舞動著舞姿輕輕一點。

橫刀霎那從刀尖處寸寸裂開。

你個縣令怎麼會知曉名頭對我們這些江湖人的重要?”

不願再與這個長孫宏拖延時間的葉昶腳下對地麵一踩,身體如離弦之間躥出,騰空一起。

“我是耗不過那些精銳騎兵,可對付你這個縣令總歸是綽綽有餘吧?”

五步淩波至與長孫宏等高的七八丈城池,手中赤血一甩而出。

鏗鏘!

負責守衛長孫宏的那些侍衛手持盾牌,自兩邊跨出,橫絕刀前。

力大勢不窮的赤血轟然將那兩名侍衛擊得倒退數步。

幾十侍衛一個個手持盾牌,團團將長孫宏圍住。

不得寸進的赤血無功而返。

重落於地的葉昶臉色鐵青,樣子今日要被這一群士兵給拖個半死了。

長孫宏大手一揮,“說不通,那就隻有打了。”

被黑甲包裹紋絲不動靜如處子的百名甲士雙腿一夾腹,抖了抖手中在陽光下閃閃光的橫刀,席捲而至葉昶與雪茵身前。

葉昶一手探出,抓過來一位藉助馬勢衝擊砍過來的一刀,猛然間一掰,那緊握刀之人如遭重擊,連帶著胯下馬匹,一人一馬直接被葉昶壓垮。

馬匹四腿被重壓的最後一根稻草擊得跪地。

能把一匹馬壓倒,這巨力少說也有數百斤!

葉昶另一手倒握赤血刀,不壓而是相反地上提。

兩個攻來的騎兵手中的橫刀吭然接連兩聲,不能倖免遇難,自劈砍處折損斷開。

不甘示弱的雪茵淡藍色真氣密佈全身,照耀如九天飛身而下的仙子。

她無兵無器,伸出素手兩指,對一刀舞動著舞姿輕輕一點。

橫刀霎那從刀尖處寸寸裂開。

你個縣令怎麼會知曉名頭對我們這些江湖人的重要?”

不願再與這個長孫宏拖延時間的葉昶腳下對地麵一踩,身體如離弦之間躥出,騰空一起。

“我是耗不過那些精銳騎兵,可對付你這個縣令總歸是綽綽有餘吧?”

五步淩波至與長孫宏等高的七八丈城池,手中赤血一甩而出。

鏗鏘!

負責守衛長孫宏的那些侍衛手持盾牌,自兩邊跨出,橫絕刀前。

力大勢不窮的赤血轟然將那兩名侍衛擊得倒退數步。

幾十侍衛一個個手持盾牌,團團將長孫宏圍住。

不得寸進的赤血無功而返。

重落於地的葉昶臉色鐵青,樣子今日要被這一群士兵給拖個半死了。

長孫宏大手一揮,“說不通,那就隻有打了。”

被黑甲包裹紋絲不動靜如處子的百名甲士雙腿一夾腹,抖了抖手中在陽光下閃閃光的橫刀,席捲而至葉昶與雪茵身前。

葉昶一手探出,抓過來一位藉助馬勢衝擊砍過來的一刀,猛然間一掰,那緊握刀之人如遭重擊,連帶著胯下馬匹,一人一馬直接被葉昶壓垮。

馬匹四腿被重壓的最後一根稻草擊得跪地。

能把一匹馬壓倒,這巨力少說也有數百斤!

葉昶另一手倒握赤血刀,不壓而是相反地上提。

兩個攻來的騎兵手中的橫刀吭然接連兩聲,不能倖免遇難,自劈砍處折損斷開。

不甘示弱的雪茵淡藍色真氣密佈全身,照耀如九天飛身而下的仙子。

她無兵無器,伸出素手兩指,對一刀舞動著舞姿輕輕一點。

橫刀霎那從刀尖處寸寸裂開。

你個縣令怎麼會知曉名頭對我們這些江湖人的重要?”

不願再與這個長孫宏拖延時間的葉昶腳下對地麵一踩,身體如離弦之間躥出,騰空一起。

“我是耗不過那些精銳騎兵,可對付你這個縣令總歸是綽綽有餘吧?”

五步淩波至與長孫宏等高的七八丈城池,手中赤血一甩而出。

鏗鏘!

負責守衛長孫宏的那些侍衛手持盾牌,自兩邊跨出,橫絕刀前。

力大勢不窮的赤血轟然將那兩名侍衛擊得倒退數步。

幾十侍衛一個個手持盾牌,團團將長孫宏圍住。

不得寸進的赤血無功而返。

重落於地的葉昶臉色鐵青,樣子今日要被這一群士兵給拖個半死了。

長孫宏大手一揮,“說不通,那就隻有打了。”

被黑甲包裹紋絲不動靜如處子的百名甲士雙腿一夾腹,抖了抖手中在陽光下閃閃光的橫刀,席捲而至葉昶與雪茵身前。

葉昶一手探出,抓過來一位藉助馬勢衝擊砍過來的一刀,猛然間一掰,那緊握刀之人如遭重擊,連帶著胯下馬匹,一人一馬直接被葉昶壓垮。

馬匹四腿被重壓的最後一根稻草擊得跪地。

能把一匹馬壓倒,這巨力少說也有數百斤!

葉昶另一手倒握赤血刀,不壓而是相反地上提。

兩個攻來的騎兵手中的橫刀吭然接連兩聲,不能倖免遇難,自劈砍處折損斷開。

不甘示弱的雪茵淡藍色真氣密佈全身,照耀如九天飛身而下的仙子。

她無兵無器,伸出素手兩指,對一刀舞動著舞姿輕輕一點。

橫刀霎那從刀尖處寸寸裂開。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