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喬裝打扮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七十八章 喬裝打扮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龍昌內常有人言,廟堂與江湖是帝國之內的兩個冤家,你不招我,我不惹你,分的乾乾淨淨的兩座‘江湖’。

但實際上,廟堂與江湖相互滲透,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的交情如何是可分道明白清楚的?

若是有些彆有用心的修行江湖人也想說上一句皇帝輪流坐,今年到我家,或者憤而言他年我若為青帝,報於桃花兩處開,那又該如何?

要知道江湖上的高手,可不是以一敵百,而是嚇唬人的以一敵千乃至數千的講究呐。

便比如梧桐城兩大‘花魁’家族李齊兩家,便是江湖廟堂黑白兩道都踏足的勢力。

葉昶那把招惹是非不少的赤血,又怎麼會僅有江湖人,而冇有朝堂的人覬覦?

瀘水縣縣令姓長孫,雖僅是個正七品在野鴛鴦之地滾打的小縣令,但背後長孫家的勢力不可小覷。

與齊李兩家地方小蛇小蝦不同,他們家族是這甘州的地界有頭有臉的家族,家中更是有一兩位天玄高手坐鎮。

混到了一州之地的前三甲勢力,冇個天玄?那恐怕早就被官府江湖兩層剔骨刀割得隻剩下骨頭了。

聽聞葉昶到瀘水此地界的縣令長孫宏立功心切,早想著在家族運作下,官階更上一層樓,親自出了府衙,在一個城門前俯視過往可疑的來客。

身邊府衙之內同樣出身孫家不入流旁支的捕快接過一隻被馴養專為傳遞訊息的鷹隼,翻出被綁在鳥腿上的極細紙條,一目十行地瀏覽了一遍,走至長孫宏耳邊道:

“大人,家族那邊來信說,他們已收到了訊息並且一個天玄境的老祖宗親自出馬,正禦空從西邊趕來。

估摸著頂多不到一個時辰,便可趕到此地。”

長孫宏一樂,撫掌道:

“康弟,若是老祖宗及時趕到,你我兄弟立了這大功,說不定你我升到了州府之中便是了。

雖說依舊隻是一個芝麻大小的小官,但你我兄弟一文一武,相互照應,好好運作家族關係。

不出五年,怎麼知甘州府內冇有你我兄弟的名聲?

十年之內,又怎知京城冇有你我容身之地?”

長孫宏臉色一變,一手拍在了身前

城牆道:

“長孫家當頭的幾個長老對外不行,對內卻偏偏厲害的緊,若是有朝一日你我當了族長,定要報了仇。

好好清理血洗一番家中勢力。”

出身同一家族因公事而關係極要好的長孫康一向唯腦子比自己好使的長孫宏馬是瞻,他一步向前,甩動腰間佩劍,拱了拱手板著臉道:

“大人所言極是。”

長孫宏這個這位當初救過一命後,坦言將一命換給自己,再也不肯兄弟相稱的手下,搖了搖頭。

“康弟,我瀘水城有西北兩個城門,他一路向北到我瀘水縣,但也不好說獵物一定會繼續向北,西邊我不放心那個姓周的傢夥,你親自去一趟。”

見公孫康毫無動靜,長孫宏撚了撚顎下鬍鬚笑道:

“放心,即便是我打不過那一男一女,但我熟讀兵你又不是不知。

我們手下那百名騎兵底牌的滋味你你一個末致虛境界之人不是試過麼。

那人雖說厲害,能殺了百騎,但總歸要些時間,更何況要殺我這個能躲能藏又有幾十侍衛保護之人?”

說到最後,公孫弘兩手在周圍劃了劃那些被公孫康安排在周身保護他的侍衛。

不苟言笑的長孫康到長孫宏嬉皮笑臉的模樣,奚落道:

“大人,兩年前你還是一個縣丞時,你我奉命去剿殺土匪,就是因你想要速戰速決,將身邊侍衛也隨我出戰,才致使你險些遭了暗算毒手。

還有一年前,我們與前任那位勢同水火的縣令明爭暗鬥,你謀算了少了一分,若不是我及時趕到,恐怕你小命也...

還有那次在二龍山...”

長孫宏乾笑兩聲,也不辯解道:“依你,都依你。”

兩人說話間,樓台下,喬裝打扮一番成了真正夫妻的葉昶與雪茵一人揹著一個褡褳,不急不緩地朝北城門走。

一名手持長矛的士卒走上前來,打量一陣葉昶二人,冷冰冰道:

“你們夫婦去往何處?”

用水稀釋後的墨塗了整張臉,使自己不至於露出蒼白麪孔的葉昶唯唯諾諾,彎躬打腰,頗有升鬥小民見官差的恐懼模樣道:

“並非城中人,隻不過是來瀘水城探親而已,在此幾日了,我們自然要離去了。”

又是一名領頭的城門皂吏

走上跟前,記得縣令吩咐,若是有一男一女,更要嚴加盤纏。

他臉色不像那士兵一般,而是極為和煦笑道:

“你們夫婦結婚幾年了?怎麼連一個孩子都未有?”

將自家媳婦護在身後的葉昶一愣,這是來找我嘮家常來著?老子有冇有孩子,你他孃的還管得著?

“不過一年,這位大人。

至於為何冇有孩子...咳,大人,說來話長。

我家老孃催的也緊,前不久還要我休了這不下蛋的娘們,再續絃試試呢。

這不,我們倆這纔不遠千裡出了門。躲躲我家老孃的風頭。”

葉昶撇了撇身後雪茵嘿嘿一笑道:“雖說不下蛋,可我家娘子長相也算俊俏,晚上摸在身上也滑。

咱們男人嘛,非要講究個什麼孩子不孩子傳宗接代乾啥...與自家娘子白日尋歡,夜間作樂,纔是正理不是。”

那皂吏笑罵道:“你小子,還真是個好丈夫。

趕快給老子滾。”

見怪不怪的雪茵哪裡不知葉昶一張嘴的秉性,動手不知他行不行,但嘴上功夫?

從未棋逢對手呐。

皂吏低頭一,卻到地下有一滴黑漆漆的水滴,他蹲下身子,伸出食指一抹。

隨後食指拇指一撚。

霎那間起身,他從腰間霍然拔刀出鞘。

“拿下那人!”

“那人有問題!”

一聲是他所言,另外一聲則是站在城樓上雙眼一直朝這邊觀望的長孫宏。

走至城門外與雪茵嘀嘀咕咕說個不停的葉昶道了聲不好,兩人正要踏出掠去時。

一陣咚然不停的馬蹄聲驟然如地龍翻滾。

他臉色不像那士兵一般,而是極為和煦笑道:

“你們夫婦結婚幾年了?怎麼連一個孩子都未有?”

將自家媳婦護在身後的葉昶一愣,這是來找我嘮家常來著?老子有冇有孩子,你他孃的還管得著?

“不過一年,這位大人。

至於為何冇有孩子...咳,大人,說來話長。

我家老孃催的也緊,前不久還要我休了這不下蛋的娘們,再續絃試試呢。

這不,我們倆這纔不遠千裡出了門。躲躲我家老孃的風頭。”

葉昶撇了撇身後雪茵嘿嘿一笑道:“雖說不下蛋,可我家娘子長相也算俊俏,晚上摸在身上也滑。

咱們男人嘛,非要講究個什麼孩子不孩子傳宗接代乾啥...與自家娘子白日尋歡,夜間作樂,纔是正理不是。”

那皂吏笑罵道:“你小子,還真是個好丈夫。

趕快給老子滾。”

見怪不怪的雪茵哪裡不知葉昶一張嘴的秉性,動手不知他行不行,但嘴上功夫?

從未棋逢對手呐。

皂吏低頭一,卻到地下有一滴黑漆漆的水滴,他蹲下身子,伸出食指一抹。

隨後食指拇指一撚。

霎那間起身,他從腰間霍然拔刀出鞘。

“拿下那人!”

“那人有問題!”

一聲是他所言,另外一聲則是站在城樓上雙眼一直朝這邊觀望的長孫宏。

走至城門外與雪茵嘀嘀咕咕說個不停的葉昶道了聲不好,兩人正要踏出掠去時。

一陣咚然不停的馬蹄聲驟然如地龍翻滾。

他臉色不像那士兵一般,而是極為和煦笑道:

“你們夫婦結婚幾年了?怎麼連一個孩子都未有?”

將自家媳婦護在身後的葉昶一愣,這是來找我嘮家常來著?老子有冇有孩子,你他孃的還管得著?

“不過一年,這位大人。

至於為何冇有孩子...咳,大人,說來話長。

我家老孃催的也緊,前不久還要我休了這不下蛋的娘們,再續絃試試呢。

這不,我們倆這纔不遠千裡出了門。躲躲我家老孃的風頭。”

葉昶撇了撇身後雪茵嘿嘿一笑道:“雖說不下蛋,可我家娘子長相也算俊俏,晚上摸在身上也滑。

咱們男人嘛,非要講究個什麼孩子不孩子傳宗接代乾啥...與自家娘子白日尋歡,夜間作樂,纔是正理不是。”

那皂吏笑罵道:“你小子,還真是個好丈夫。

趕快給老子滾。”

見怪不怪的雪茵哪裡不知葉昶一張嘴的秉性,動手不知他行不行,但嘴上功夫?

從未棋逢對手呐。

皂吏低頭一,卻到地下有一滴黑漆漆的水滴,他蹲下身子,伸出食指一抹。

隨後食指拇指一撚。

霎那間起身,他從腰間霍然拔刀出鞘。

“拿下那人!”

“那人有問題!”

一聲是他所言,另外一聲則是站在城樓上雙眼一直朝這邊觀望的長孫宏。

走至城門外與雪茵嘀嘀咕咕說個不停的葉昶道了聲不好,兩人正要踏出掠去時。

一陣咚然不停的馬蹄聲驟然如地龍翻滾。

他臉色不像那士兵一般,而是極為和煦笑道:

“你們夫婦結婚幾年了?怎麼連一個孩子都未有?”

將自家媳婦護在身後的葉昶一愣,這是來找我嘮家常來著?老子有冇有孩子,你他孃的還管得著?

“不過一年,這位大人。

至於為何冇有孩子...咳,大人,說來話長。

我家老孃催的也緊,前不久還要我休了這不下蛋的娘們,再續絃試試呢。

這不,我們倆這纔不遠千裡出了門。躲躲我家老孃的風頭。”

葉昶撇了撇身後雪茵嘿嘿一笑道:“雖說不下蛋,可我家娘子長相也算俊俏,晚上摸在身上也滑。

咱們男人嘛,非要講究個什麼孩子不孩子傳宗接代乾啥...與自家娘子白日尋歡,夜間作樂,纔是正理不是。”

那皂吏笑罵道:“你小子,還真是個好丈夫。

趕快給老子滾。”

見怪不怪的雪茵哪裡不知葉昶一張嘴的秉性,動手不知他行不行,但嘴上功夫?

從未棋逢對手呐。

皂吏低頭一,卻到地下有一滴黑漆漆的水滴,他蹲下身子,伸出食指一抹。

隨後食指拇指一撚。

霎那間起身,他從腰間霍然拔刀出鞘。

“拿下那人!”

“那人有問題!”

一聲是他所言,另外一聲則是站在城樓上雙眼一直朝這邊觀望的長孫宏。

走至城門外與雪茵嘀嘀咕咕說個不停的葉昶道了聲不好,兩人正要踏出掠去時。

一陣咚然不停的馬蹄聲驟然如地龍翻滾。

他臉色不像那士兵一般,而是極為和煦笑道:

“你們夫婦結婚幾年了?怎麼連一個孩子都未有?”

將自家媳婦護在身後的葉昶一愣,這是來找我嘮家常來著?老子有冇有孩子,你他孃的還管得著?

“不過一年,這位大人。

至於為何冇有孩子...咳,大人,說來話長。

我家老孃催的也緊,前不久還要我休了這不下蛋的娘們,再續絃試試呢。

這不,我們倆這纔不遠千裡出了門。躲躲我家老孃的風頭。”

葉昶撇了撇身後雪茵嘿嘿一笑道:“雖說不下蛋,可我家娘子長相也算俊俏,晚上摸在身上也滑。

咱們男人嘛,非要講究個什麼孩子不孩子傳宗接代乾啥...與自家娘子白日尋歡,夜間作樂,纔是正理不是。”

那皂吏笑罵道:“你小子,還真是個好丈夫。

趕快給老子滾。”

見怪不怪的雪茵哪裡不知葉昶一張嘴的秉性,動手不知他行不行,但嘴上功夫?

從未棋逢對手呐。

皂吏低頭一,卻到地下有一滴黑漆漆的水滴,他蹲下身子,伸出食指一抹。

隨後食指拇指一撚。

霎那間起身,他從腰間霍然拔刀出鞘。

“拿下那人!”

“那人有問題!”

一聲是他所言,另外一聲則是站在城樓上雙眼一直朝這邊觀望的長孫宏。

走至城門外與雪茵嘀嘀咕咕說個不停的葉昶道了聲不好,兩人正要踏出掠去時。

一陣咚然不停的馬蹄聲驟然如地龍翻滾。

他臉色不像那士兵一般,而是極為和煦笑道:

“你們夫婦結婚幾年了?怎麼連一個孩子都未有?”

將自家媳婦護在身後的葉昶一愣,這是來找我嘮家常來著?老子有冇有孩子,你他孃的還管得著?

“不過一年,這位大人。

至於為何冇有孩子...咳,大人,說來話長。

我家老孃催的也緊,前不久還要我休了這不下蛋的娘們,再續絃試試呢。

這不,我們倆這纔不遠千裡出了門。躲躲我家老孃的風頭。”

葉昶撇了撇身後雪茵嘿嘿一笑道:“雖說不下蛋,可我家娘子長相也算俊俏,晚上摸在身上也滑。

咱們男人嘛,非要講究個什麼孩子不孩子傳宗接代乾啥...與自家娘子白日尋歡,夜間作樂,纔是正理不是。”

那皂吏笑罵道:“你小子,還真是個好丈夫。

趕快給老子滾。”

見怪不怪的雪茵哪裡不知葉昶一張嘴的秉性,動手不知他行不行,但嘴上功夫?

從未棋逢對手呐。

皂吏低頭一,卻到地下有一滴黑漆漆的水滴,他蹲下身子,伸出食指一抹。

隨後食指拇指一撚。

霎那間起身,他從腰間霍然拔刀出鞘。

“拿下那人!”

“那人有問題!”

一聲是他所言,另外一聲則是站在城樓上雙眼一直朝這邊觀望的長孫宏。

走至城門外與雪茵嘀嘀咕咕說個不停的葉昶道了聲不好,兩人正要踏出掠去時。

一陣咚然不停的馬蹄聲驟然如地龍翻滾。

他臉色不像那士兵一般,而是極為和煦笑道:

“你們夫婦結婚幾年了?怎麼連一個孩子都未有?”

將自家媳婦護在身後的葉昶一愣,這是來找我嘮家常來著?老子有冇有孩子,你他孃的還管得著?

“不過一年,這位大人。

至於為何冇有孩子...咳,大人,說來話長。

我家老孃催的也緊,前不久還要我休了這不下蛋的娘們,再續絃試試呢。

這不,我們倆這纔不遠千裡出了門。躲躲我家老孃的風頭。”

葉昶撇了撇身後雪茵嘿嘿一笑道:“雖說不下蛋,可我家娘子長相也算俊俏,晚上摸在身上也滑。

咱們男人嘛,非要講究個什麼孩子不孩子傳宗接代乾啥...與自家娘子白日尋歡,夜間作樂,纔是正理不是。”

那皂吏笑罵道:“你小子,還真是個好丈夫。

趕快給老子滾。”

見怪不怪的雪茵哪裡不知葉昶一張嘴的秉性,動手不知他行不行,但嘴上功夫?

從未棋逢對手呐。

皂吏低頭一,卻到地下有一滴黑漆漆的水滴,他蹲下身子,伸出食指一抹。

隨後食指拇指一撚。

霎那間起身,他從腰間霍然拔刀出鞘。

“拿下那人!”

“那人有問題!”

一聲是他所言,另外一聲則是站在城樓上雙眼一直朝這邊觀望的長孫宏。

走至城門外與雪茵嘀嘀咕咕說個不停的葉昶道了聲不好,兩人正要踏出掠去時。

一陣咚然不停的馬蹄聲驟然如地龍翻滾。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