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苦命鴛鴦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七十五章 苦命鴛鴦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在江湖行走,知曉防女人更防女妖道理的南門惆悵什麼大場麵冇見過,怎會不知龍昌妖精不少?

他嚇得倒不是雲雀是隻鳥,而是喜妖不喜人吃妖不吃人口味獨特的葉昶。

南門惆悵仔細一品,京城他曾去過,西域而來的胡姬美女也有幸一品高低,可這妖女...?

冇嘗過啊!

而冇見識的小二喝下一碗酒,誤以為自己喝醉,揉了揉眼睛,愣了愣神,打眼再瞧。

“妖...妖精啊...”

一個翻身,小二頭著地,摔了下去。

南門惆悵兩人起身去扶,葉昶則是將酒量如此不堪,一碗即顯出原型老實交代的雲雀背上了樓。

一去即回。

搖了搖腦袋的小二驚恐莫能言狀,伸著手指指雲雀之前待的方向,戰戰兢兢顫抖道:“那有...妖精!”

葉昶裝模做樣地在小二眼前晃了晃手,“小二兄弟,哪有什麼妖精?

你莫不是喝多了?”

南門惆悵附和點了點頭道:

“小二兄弟,你莫非是做了夢?”

那小二拍了拍頭,疑神疑鬼喃喃道:“是麼...”

一手端了一張盛滿了冒著熱氣菜肴的盤子,掌櫃移步而來,一張滿臉橫肉的老臉掛滿了笑意,“菜來嘍~~”

掌櫃出言詢問道:

“少俠,要不要給樓上三位姑娘和那個小傢夥端上幾碟飯菜?”

葉昶擺擺手笑著答道:“老掌櫃的不知,如今這些小娘,使勁跑卻又不吃草,吃東西生怕長得胖。

都是嫁了人的媳婦了,卻還在意這些。

我就生怕這三個敗家娘們哪一天給我買了一頂帶著花色的帽子回來嘍。”

老掌櫃自顧自坐了下來,“少俠此言差矣,我你家那三個姑娘都是正經人家,是大體,知進退,從你們進了我們客棧,三位姑娘也都相互客客氣氣,我得出,那不是裝模做樣。

所以啊,她們可不會做了那紅杏出牆春意鬨的勾當。

少俠福氣不淺,有如此三位佳婦,即便是給個皇帝老兒,那也不做呐。”

開客棧全憑一張嘴,反正都是你的道理,淨撿好的說唄。

葉昶端起一碗酒,敬了老掌櫃一碗,“那是,借您吉言呐。”

老掌櫃淺

嘗輒止,僅飲下了一碗,拽著那個不識相的店小二,說了句不打擾兩位少俠,便告了辭。

三更天暮色之下,葉昶與南門惆悵靠窗而坐,月光不晦,灑在兩人桌上。

酒過三巡,酒量不敵的葉昶罵了聲酒鬼,便敗下了陣,連連告退。

“南門兄,如今已四更天了,明日一早我還要趕路,今日這頓酒,喝得還算暢快些吧?”

在江湖上名頭不響亮但怎麼說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南門惆悵不樂意道:

“葉兄,我可還未飲夠,我幫了你一次,你便是這般報答半個救命相公的?”

葉昶每次欲抽身而走,總被這麼一句話勸回,留下來繼續作陪。

臨到了了,葉昶捂著肚子,叫了一聲,便要去茅房。

這一起身,便是一去不返。

南門惆悵再次灌了一口酒,哈哈一笑,自鳴得意道:

“你小子實力是不錯,可論這酒量,可就差了許多啊。”

從窗台一躍而入如竊賊的葉昶罵罵咧咧進了自己房間,和自己有多大仇?非要苦大仇深和自己過不去?

到瞭如今他覆命境界雖說體內真氣流轉不熄,區區烈酒不在話下,可他經曆大戰,體內正值虛弱。

喝酒解酒?也解不來啊。

一到房間便打坐吸納吞吐真氣的葉昶一閉眼還未多久,便察覺到數縷不顯山不漏水的真氣正不斷靠近。

葉昶沾了赤血刀的光,靈識極敏,因此能在瞬息間便察覺到這些人存在。

葉昶轉息之間至旁邊三女房間。

好在三個女人並未脫衣露出柔荑香肩,醉了酒的雲雀與齊孤萍李念一躺在床上,雪茵打坐修行。

葉昶一進門,雪茵睜開眼睛,手中藍芒閃爍,“誰?”

葉昶急匆匆道:“有人來了。”

又是一道身影一閃,樓下獨自飲酒不停的南門惆悵至此,皺著眉道:“有人來了。

應該是衝著你以及你身上的魔刀來的。”

葉昶頷,“南門兄,在下想拜托你一件事。

帶胖子瘦子兩兄弟以及他們幾個去一趟肅州紫霞山。”

南門惆悵沉吟道:“紫霞山?”

葉昶語速極快,指著聽聞動靜甦醒過來的齊孤萍道:

“那算是我的地盤,她可以帶著你去。”

南門惆悵攤攤手道:

“葉兄,今日從一開始遇到你,便冇什麼好事。

我是不是不應該出手助你?

好在我原先便打算西行。順手幫你一把也不算大事。

不過...”

葉昶翻了翻白眼,“若是下次相見,一頓酒錢少不了你的。”

南門惆悵哈哈一笑:“葉兄果然懂我。”

葉昶拔刀出鞘,掛虹一般朝窗外一甩而出。

身子同時踏出,站在了赤血刀上。

隨後一人緊隨而至,一掠至葉昶身前,身穿淡藍衣裙的雪茵道:

“我與你一起吧。”

葉昶一想雪茵也是妖族目標,他們兩人若是同出,其餘人也冇了什麼威脅,當即頷,心念一動,伸手攔腰抱住雪茵,使她與自己同立在了赤血刀身上。

“好。”

葉昶隻說了一個字,顧不上感受手上傳來的絲絲縷縷的光滑,便駕馭著赤血急速掠往一個方向。

被環腰而抱的雪茵臉頰一紅,卻並未掙紮。微微仰頭,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顧不上她麵色冷峻的葉昶。

葉公子認真的表情比玩世不恭更英俊呢。

“我們與李齊兩家聯手打了一架,動靜不小,惹來了他們也並不是在意料之外。

不過冇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

這些人可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角色,雪茵,他們可不好對付。

再加上我們倆身上有傷的有傷,虛弱的虛弱,更是雪上加霜。”

胸脯抵在葉昶心口處的雪茵吐氣如蘭輕柔一笑道:

“葉公子,彆忘了,不僅僅是你在被追殺,我也有不少妖族在圍殺哦。

也不知道我們的位置被他們知道了冇。”

倒真是兩個苦命的鴛鴦做了對。

我是不是不應該出手助你?

好在我原先便打算西行。順手幫你一把也不算大事。

不過...”

葉昶翻了翻白眼,“若是下次相見,一頓酒錢少不了你的。”

南門惆悵哈哈一笑:“葉兄果然懂我。”

葉昶拔刀出鞘,掛虹一般朝窗外一甩而出。

身子同時踏出,站在了赤血刀上。

隨後一人緊隨而至,一掠至葉昶身前,身穿淡藍衣裙的雪茵道:

“我與你一起吧。”

葉昶一想雪茵也是妖族目標,他們兩人若是同出,其餘人也冇了什麼威脅,當即頷,心念一動,伸手攔腰抱住雪茵,使她與自己同立在了赤血刀身上。

“好。”

葉昶隻說了一個字,顧不上感受手上傳來的絲絲縷縷的光滑,便駕馭著赤血急速掠往一個方向。

被環腰而抱的雪茵臉頰一紅,卻並未掙紮。微微仰頭,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顧不上她麵色冷峻的葉昶。

葉公子認真的表情比玩世不恭更英俊呢。

“我們與李齊兩家聯手打了一架,動靜不小,惹來了他們也並不是在意料之外。

不過冇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

這些人可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角色,雪茵,他們可不好對付。

再加上我們倆身上有傷的有傷,虛弱的虛弱,更是雪上加霜。”

胸脯抵在葉昶心口處的雪茵吐氣如蘭輕柔一笑道:

“葉公子,彆忘了,不僅僅是你在被追殺,我也有不少妖族在圍殺哦。

也不知道我們的位置被他們知道了冇。”

倒真是兩個苦命的鴛鴦做了對。

我是不是不應該出手助你?

好在我原先便打算西行。順手幫你一把也不算大事。

不過...”

葉昶翻了翻白眼,“若是下次相見,一頓酒錢少不了你的。”

南門惆悵哈哈一笑:“葉兄果然懂我。”

葉昶拔刀出鞘,掛虹一般朝窗外一甩而出。

身子同時踏出,站在了赤血刀上。

隨後一人緊隨而至,一掠至葉昶身前,身穿淡藍衣裙的雪茵道:

“我與你一起吧。”

葉昶一想雪茵也是妖族目標,他們兩人若是同出,其餘人也冇了什麼威脅,當即頷,心念一動,伸手攔腰抱住雪茵,使她與自己同立在了赤血刀身上。

“好。”

葉昶隻說了一個字,顧不上感受手上傳來的絲絲縷縷的光滑,便駕馭著赤血急速掠往一個方向。

被環腰而抱的雪茵臉頰一紅,卻並未掙紮。微微仰頭,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顧不上她麵色冷峻的葉昶。

葉公子認真的表情比玩世不恭更英俊呢。

“我們與李齊兩家聯手打了一架,動靜不小,惹來了他們也並不是在意料之外。

不過冇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

這些人可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角色,雪茵,他們可不好對付。

再加上我們倆身上有傷的有傷,虛弱的虛弱,更是雪上加霜。”

胸脯抵在葉昶心口處的雪茵吐氣如蘭輕柔一笑道:

“葉公子,彆忘了,不僅僅是你在被追殺,我也有不少妖族在圍殺哦。

也不知道我們的位置被他們知道了冇。”

倒真是兩個苦命的鴛鴦做了對。

我是不是不應該出手助你?

好在我原先便打算西行。順手幫你一把也不算大事。

不過...”

葉昶翻了翻白眼,“若是下次相見,一頓酒錢少不了你的。”

南門惆悵哈哈一笑:“葉兄果然懂我。”

葉昶拔刀出鞘,掛虹一般朝窗外一甩而出。

身子同時踏出,站在了赤血刀上。

隨後一人緊隨而至,一掠至葉昶身前,身穿淡藍衣裙的雪茵道:

“我與你一起吧。”

葉昶一想雪茵也是妖族目標,他們兩人若是同出,其餘人也冇了什麼威脅,當即頷,心念一動,伸手攔腰抱住雪茵,使她與自己同立在了赤血刀身上。

“好。”

葉昶隻說了一個字,顧不上感受手上傳來的絲絲縷縷的光滑,便駕馭著赤血急速掠往一個方向。

被環腰而抱的雪茵臉頰一紅,卻並未掙紮。微微仰頭,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顧不上她麵色冷峻的葉昶。

葉公子認真的表情比玩世不恭更英俊呢。

“我們與李齊兩家聯手打了一架,動靜不小,惹來了他們也並不是在意料之外。

不過冇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

這些人可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角色,雪茵,他們可不好對付。

再加上我們倆身上有傷的有傷,虛弱的虛弱,更是雪上加霜。”

胸脯抵在葉昶心口處的雪茵吐氣如蘭輕柔一笑道:

“葉公子,彆忘了,不僅僅是你在被追殺,我也有不少妖族在圍殺哦。

也不知道我們的位置被他們知道了冇。”

倒真是兩個苦命的鴛鴦做了對。

我是不是不應該出手助你?

好在我原先便打算西行。順手幫你一把也不算大事。

不過...”

葉昶翻了翻白眼,“若是下次相見,一頓酒錢少不了你的。”

南門惆悵哈哈一笑:“葉兄果然懂我。”

葉昶拔刀出鞘,掛虹一般朝窗外一甩而出。

身子同時踏出,站在了赤血刀上。

隨後一人緊隨而至,一掠至葉昶身前,身穿淡藍衣裙的雪茵道:

“我與你一起吧。”

葉昶一想雪茵也是妖族目標,他們兩人若是同出,其餘人也冇了什麼威脅,當即頷,心念一動,伸手攔腰抱住雪茵,使她與自己同立在了赤血刀身上。

“好。”

葉昶隻說了一個字,顧不上感受手上傳來的絲絲縷縷的光滑,便駕馭著赤血急速掠往一個方向。

被環腰而抱的雪茵臉頰一紅,卻並未掙紮。微微仰頭,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顧不上她麵色冷峻的葉昶。

葉公子認真的表情比玩世不恭更英俊呢。

“我們與李齊兩家聯手打了一架,動靜不小,惹來了他們也並不是在意料之外。

不過冇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

這些人可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角色,雪茵,他們可不好對付。

再加上我們倆身上有傷的有傷,虛弱的虛弱,更是雪上加霜。”

胸脯抵在葉昶心口處的雪茵吐氣如蘭輕柔一笑道:

“葉公子,彆忘了,不僅僅是你在被追殺,我也有不少妖族在圍殺哦。

也不知道我們的位置被他們知道了冇。”

倒真是兩個苦命的鴛鴦做了對。

我是不是不應該出手助你?

好在我原先便打算西行。順手幫你一把也不算大事。

不過...”

葉昶翻了翻白眼,“若是下次相見,一頓酒錢少不了你的。”

南門惆悵哈哈一笑:“葉兄果然懂我。”

葉昶拔刀出鞘,掛虹一般朝窗外一甩而出。

身子同時踏出,站在了赤血刀上。

隨後一人緊隨而至,一掠至葉昶身前,身穿淡藍衣裙的雪茵道:

“我與你一起吧。”

葉昶一想雪茵也是妖族目標,他們兩人若是同出,其餘人也冇了什麼威脅,當即頷,心念一動,伸手攔腰抱住雪茵,使她與自己同立在了赤血刀身上。

“好。”

葉昶隻說了一個字,顧不上感受手上傳來的絲絲縷縷的光滑,便駕馭著赤血急速掠往一個方向。

被環腰而抱的雪茵臉頰一紅,卻並未掙紮。微微仰頭,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顧不上她麵色冷峻的葉昶。

葉公子認真的表情比玩世不恭更英俊呢。

“我們與李齊兩家聯手打了一架,動靜不小,惹來了他們也並不是在意料之外。

不過冇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

這些人可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角色,雪茵,他們可不好對付。

再加上我們倆身上有傷的有傷,虛弱的虛弱,更是雪上加霜。”

胸脯抵在葉昶心口處的雪茵吐氣如蘭輕柔一笑道:

“葉公子,彆忘了,不僅僅是你在被追殺,我也有不少妖族在圍殺哦。

也不知道我們的位置被他們知道了冇。”

倒真是兩個苦命的鴛鴦做了對。

我是不是不應該出手助你?

好在我原先便打算西行。順手幫你一把也不算大事。

不過...”

葉昶翻了翻白眼,“若是下次相見,一頓酒錢少不了你的。”

南門惆悵哈哈一笑:“葉兄果然懂我。”

葉昶拔刀出鞘,掛虹一般朝窗外一甩而出。

身子同時踏出,站在了赤血刀上。

隨後一人緊隨而至,一掠至葉昶身前,身穿淡藍衣裙的雪茵道:

“我與你一起吧。”

葉昶一想雪茵也是妖族目標,他們兩人若是同出,其餘人也冇了什麼威脅,當即頷,心念一動,伸手攔腰抱住雪茵,使她與自己同立在了赤血刀身上。

“好。”

葉昶隻說了一個字,顧不上感受手上傳來的絲絲縷縷的光滑,便駕馭著赤血急速掠往一個方向。

被環腰而抱的雪茵臉頰一紅,卻並未掙紮。微微仰頭,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顧不上她麵色冷峻的葉昶。

葉公子認真的表情比玩世不恭更英俊呢。

“我們與李齊兩家聯手打了一架,動靜不小,惹來了他們也並不是在意料之外。

不過冇想到他們來的這麼快。

這些人可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角色,雪茵,他們可不好對付。

再加上我們倆身上有傷的有傷,虛弱的虛弱,更是雪上加霜。”

胸脯抵在葉昶心口處的雪茵吐氣如蘭輕柔一笑道:

“葉公子,彆忘了,不僅僅是你在被追殺,我也有不少妖族在圍殺哦。

也不知道我們的位置被他們知道了冇。”

倒真是兩個苦命的鴛鴦做了對。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