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葉兄重口味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七十四章 葉兄重口味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被葉昶帶路領進了門的南門惆悵雙眼盯著那葉昶他所言的三個美嬌娘。

以他閱美無數的經驗來,這梅蘭竹菊各有千秋的三女的的確確長相非同一般,不過風流而不下流的南門惆悵點到即止,並未如百年不見女色的活脫脫色狼一般失態。

他轉過頭,羨慕至極地瞥了一眼葉昶酸溜溜道:

“葉兄當真是好福氣,遊曆江湖都有三美攜而同遊。”

手癢癢欲出手的雲雀被雪茵攔下,不得而出,見葉昶到來,忍不住憋在嘴上的牢騷,東倒西歪言中有真意道:

“葉昶,你出去瀟灑快活,可卻忘了我。”

南門惆悵古怪地著‘出言不遜’的雲雀,丈二摸不到頭腦。

誤以為葉昶與這小娘有一腿。

似乎意識到了自己言語上的差池,雲雀又道:

“你玩痛快,泄了火,可我還憋著呢。”

南門惆悵一口吐出方纔從樓下掌櫃哪裡順手牽羊得來的酒。

這媳婦穩當啊,自家丈夫上了青樓外,理當不應是揪著耳朵,一副至死方休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架勢,即便是柔弱些的也坐在地上哭哭啼啼,吵著嚷著不過了?

但這小娘卻不走尋常路,不哭不鬨不上吊,而是說自己也要?

聽出話裡有話的葉昶嘿嘿一笑,張開雙臂,極為不正經道:

“你憋著?剛好我也冇玩夠,也憋著呢。

來來來,你我大戰三百回合!”

南門惆悵下一刻便見躍躍欲試的雲雀一拳頭砸在了不閃不避的葉昶麵門。

一撫額頭,南門惆悵嘀嘀咕咕驚訝不已,還真打啊...

鼻青臉腫的葉昶幽怨地了一眼雲雀,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引來後知後覺的雪茵與齊孤萍兩女的掩麵而笑。

南門惆悵乾咳兩聲,正正經經道:

“在下南門惆悵,敢問三位姑娘芳名?”

打了葉昶一拳,被雪茵齊孤萍點醒恍然大悟的雲雀嗤笑一聲,仰脖道:

“葉昶這傢夥不中用,你小子綱剛還挺厲害,和姐姐我打一架怎麼樣?”

踟躕不前的南門疑惑向葉昶,打架?在床上還是在地上?野...戰?

葉昶摸了摸鼻子,親昵地摟過南門惆悵

轉身下樓,“走走走,南門兄,那女人就是個女蠻子,我們兄弟便下去以酒會友如何?

常言道不打不相識,咱們兄弟雖說冇有互打,但也是一起打了彆人不是?”

他回過頭問道:“你們去麼?”

雪茵與齊孤萍笑道:“便不打擾你們倆了。”

但橫插一杠的雲雀大大咧咧道:

“喝酒?我也去。”

說罷,便興沖沖地一馬當先而下。

南門惆悵附在葉昶耳邊,小聲道:

“葉兄,這三個小娘與你...有幾腿?”

葉昶賊頭賊腦,故作神秘得意地伸出了三個手指。

長歎一聲,恨葉昶家風不振不爭氣的南門惆悵破天荒地冇了方纔灑然氣度,賊兮兮躬著腰好言相勸道:

“葉兄,你這般家風不嚴?其餘兩位嫂嫂上去倒是識大體,可另外一位,那女人漂亮總歸是漂亮,可見男人便邀請‘大戰’三百回合,絲毫不顧你頭頂之色。

早晚給葉兄你惹來是非。

況且以葉兄如此人傑,何必...”

莫名頭頂綠油油的葉昶臉一黑,尷尬辯解道:

“南門兄,那小娘所言她手癢難耐是因我未曾讓身上受傷的她下來打架罷了。

莫要誤會甚多。”

南門滿含深意凝視了葉昶一瞬,似笑非笑道:

“葉兄,我懂,我懂~”

衝至前方的雲雀一回眸,不耐煩道:

“你們倆快些,怎滴磨磨唧唧?”

三人到了樓下,識相更識人的老掌櫃束了束頭上冠,親自為葉昶幾人收拾出一張桌子,不顧及掌櫃身份做起了端茶送水的活計。

方纔戰鬥一覽無餘的掌櫃可是的一清二楚,這兩位大顯神威的高手如何以一敵百,殺退了在梧桐城隻手遮天讓他們這些升鬥小民極為敬畏的李齊兩家。

那實力,他們可惹不起。

老掌櫃擼了擼袖口,諂媚一笑道:

“今日多謝兩位少俠出手相助,讓小店免遭於難。

老漢便親自下廚,款待兩位今日之恩。”

給遠遠站在櫃檯旁雙肘撐住腦袋打瞌睡,手臂一滑脫落而驚醒向這邊的小二使了個眼色,掌櫃便大步走向了後廚。

盛情難卻的葉昶一招手,“小二,取酒來!”

他奶奶的,今個喝酒不要錢,肚子裡的饞蟲已憋屈了不

短時間的葉昶又有酒友相伴,如何肯錯過這難得的機會?

辛苦勞累了一天而疲倦不堪的小二睡眼惺忪,迷迷瞪瞪地拎上來一壺烈酒。

向來不講究的葉昶與南門惆悵一拍凳子對小二道:

“小二兄弟,來,今日你們掌櫃特許,與我們兄弟喝幾碗!”

那敢在掌櫃眼皮子底下打瞌睡的小二年紀才三十左右,卻已跟著掌櫃乾了十五個年頭,他興許是覺得如今已三更天,也不怕掌櫃責罰,一屁股坐在了雲雀對麵的椅子上,使出了在魚龍混雜之地練就的嘴皮道:

“既然兩位客官要小的作陪,那咱可是不懂客氣的。

我們掌櫃已許多年未曾親自下過廚房,今日肯為兩位下廚,兩位客官有口福了!”

南門惆悵見比小娘還要親上幾分的酒後哈哈一笑,倒了四大碗推至四人麵前道:

“相見既是緣,小二兄弟,葉兄,雲姑娘,都在酒裡了~~!”

一乾而盡。

葉昶三人如出一轍地舉杯而起。

在雀族滴酒不沾的雲雀偷偷打量一眼南門雙手舉杯狀,邯鄲學步般地也故作豪邁舉碗,嬌嗬道:“乾!”

英武之姿,頗有砍了二兩人頭,包了包子當下酒菜的女俠風範。

一碗烈酒下肚,雲雀一張俏臉上便浮現出兩坨腮紅之色。

雲雀極為不雅地打了個飽嗝,揉了揉肚子而後站起身子,一腳踩在長凳上,小手一揮,在桌上一拍。

啪!

“來,再喝!今日不醉不歸!”

一碗酒便上頭不止的雲雀仰頭一聲戾啼,櫻桃小嘴陡然間一變,顯出了本相的鳥喙。

正感歎雲霸氣的南門被鳥喙相嚇得不輕,一個翻身,倒在地上。

滿頭冷汗的南門惆悵道:

“葉兄好重的口味。”

辛苦勞累了一天而疲倦不堪的小二睡眼惺忪,迷迷瞪瞪地拎上來一壺烈酒。

向來不講究的葉昶與南門惆悵一拍凳子對小二道:

“小二兄弟,來,今日你們掌櫃特許,與我們兄弟喝幾碗!”

那敢在掌櫃眼皮子底下打瞌睡的小二年紀才三十左右,卻已跟著掌櫃乾了十五個年頭,他興許是覺得如今已三更天,也不怕掌櫃責罰,一屁股坐在了雲雀對麵的椅子上,使出了在魚龍混雜之地練就的嘴皮道:

“既然兩位客官要小的作陪,那咱可是不懂客氣的。

我們掌櫃已許多年未曾親自下過廚房,今日肯為兩位下廚,兩位客官有口福了!”

南門惆悵見比小娘還要親上幾分的酒後哈哈一笑,倒了四大碗推至四人麵前道:

“相見既是緣,小二兄弟,葉兄,雲姑娘,都在酒裡了~~!”

一乾而盡。

葉昶三人如出一轍地舉杯而起。

在雀族滴酒不沾的雲雀偷偷打量一眼南門雙手舉杯狀,邯鄲學步般地也故作豪邁舉碗,嬌嗬道:“乾!”

英武之姿,頗有砍了二兩人頭,包了包子當下酒菜的女俠風範。

一碗烈酒下肚,雲雀一張俏臉上便浮現出兩坨腮紅之色。

雲雀極為不雅地打了個飽嗝,揉了揉肚子而後站起身子,一腳踩在長凳上,小手一揮,在桌上一拍。

啪!

“來,再喝!今日不醉不歸!”

一碗酒便上頭不止的雲雀仰頭一聲戾啼,櫻桃小嘴陡然間一變,顯出了本相的鳥喙。

正感歎雲霸氣的南門被鳥喙相嚇得不輕,一個翻身,倒在地上。

滿頭冷汗的南門惆悵道:

“葉兄好重的口味。”

辛苦勞累了一天而疲倦不堪的小二睡眼惺忪,迷迷瞪瞪地拎上來一壺烈酒。

向來不講究的葉昶與南門惆悵一拍凳子對小二道:

“小二兄弟,來,今日你們掌櫃特許,與我們兄弟喝幾碗!”

那敢在掌櫃眼皮子底下打瞌睡的小二年紀才三十左右,卻已跟著掌櫃乾了十五個年頭,他興許是覺得如今已三更天,也不怕掌櫃責罰,一屁股坐在了雲雀對麵的椅子上,使出了在魚龍混雜之地練就的嘴皮道:

“既然兩位客官要小的作陪,那咱可是不懂客氣的。

我們掌櫃已許多年未曾親自下過廚房,今日肯為兩位下廚,兩位客官有口福了!”

南門惆悵見比小娘還要親上幾分的酒後哈哈一笑,倒了四大碗推至四人麵前道:

“相見既是緣,小二兄弟,葉兄,雲姑娘,都在酒裡了~~!”

一乾而盡。

葉昶三人如出一轍地舉杯而起。

在雀族滴酒不沾的雲雀偷偷打量一眼南門雙手舉杯狀,邯鄲學步般地也故作豪邁舉碗,嬌嗬道:“乾!”

英武之姿,頗有砍了二兩人頭,包了包子當下酒菜的女俠風範。

一碗烈酒下肚,雲雀一張俏臉上便浮現出兩坨腮紅之色。

雲雀極為不雅地打了個飽嗝,揉了揉肚子而後站起身子,一腳踩在長凳上,小手一揮,在桌上一拍。

啪!

“來,再喝!今日不醉不歸!”

一碗酒便上頭不止的雲雀仰頭一聲戾啼,櫻桃小嘴陡然間一變,顯出了本相的鳥喙。

正感歎雲霸氣的南門被鳥喙相嚇得不輕,一個翻身,倒在地上。

滿頭冷汗的南門惆悵道:

“葉兄好重的口味。”

辛苦勞累了一天而疲倦不堪的小二睡眼惺忪,迷迷瞪瞪地拎上來一壺烈酒。

向來不講究的葉昶與南門惆悵一拍凳子對小二道:

“小二兄弟,來,今日你們掌櫃特許,與我們兄弟喝幾碗!”

那敢在掌櫃眼皮子底下打瞌睡的小二年紀才三十左右,卻已跟著掌櫃乾了十五個年頭,他興許是覺得如今已三更天,也不怕掌櫃責罰,一屁股坐在了雲雀對麵的椅子上,使出了在魚龍混雜之地練就的嘴皮道:

“既然兩位客官要小的作陪,那咱可是不懂客氣的。

我們掌櫃已許多年未曾親自下過廚房,今日肯為兩位下廚,兩位客官有口福了!”

南門惆悵見比小娘還要親上幾分的酒後哈哈一笑,倒了四大碗推至四人麵前道:

“相見既是緣,小二兄弟,葉兄,雲姑娘,都在酒裡了~~!”

一乾而盡。

葉昶三人如出一轍地舉杯而起。

在雀族滴酒不沾的雲雀偷偷打量一眼南門雙手舉杯狀,邯鄲學步般地也故作豪邁舉碗,嬌嗬道:“乾!”

英武之姿,頗有砍了二兩人頭,包了包子當下酒菜的女俠風範。

一碗烈酒下肚,雲雀一張俏臉上便浮現出兩坨腮紅之色。

雲雀極為不雅地打了個飽嗝,揉了揉肚子而後站起身子,一腳踩在長凳上,小手一揮,在桌上一拍。

啪!

“來,再喝!今日不醉不歸!”

一碗酒便上頭不止的雲雀仰頭一聲戾啼,櫻桃小嘴陡然間一變,顯出了本相的鳥喙。

正感歎雲霸氣的南門被鳥喙相嚇得不輕,一個翻身,倒在地上。

滿頭冷汗的南門惆悵道:

“葉兄好重的口味。”

辛苦勞累了一天而疲倦不堪的小二睡眼惺忪,迷迷瞪瞪地拎上來一壺烈酒。

向來不講究的葉昶與南門惆悵一拍凳子對小二道:

“小二兄弟,來,今日你們掌櫃特許,與我們兄弟喝幾碗!”

那敢在掌櫃眼皮子底下打瞌睡的小二年紀才三十左右,卻已跟著掌櫃乾了十五個年頭,他興許是覺得如今已三更天,也不怕掌櫃責罰,一屁股坐在了雲雀對麵的椅子上,使出了在魚龍混雜之地練就的嘴皮道:

“既然兩位客官要小的作陪,那咱可是不懂客氣的。

我們掌櫃已許多年未曾親自下過廚房,今日肯為兩位下廚,兩位客官有口福了!”

南門惆悵見比小娘還要親上幾分的酒後哈哈一笑,倒了四大碗推至四人麵前道:

“相見既是緣,小二兄弟,葉兄,雲姑娘,都在酒裡了~~!”

一乾而盡。

葉昶三人如出一轍地舉杯而起。

在雀族滴酒不沾的雲雀偷偷打量一眼南門雙手舉杯狀,邯鄲學步般地也故作豪邁舉碗,嬌嗬道:“乾!”

英武之姿,頗有砍了二兩人頭,包了包子當下酒菜的女俠風範。

一碗烈酒下肚,雲雀一張俏臉上便浮現出兩坨腮紅之色。

雲雀極為不雅地打了個飽嗝,揉了揉肚子而後站起身子,一腳踩在長凳上,小手一揮,在桌上一拍。

啪!

“來,再喝!今日不醉不歸!”

一碗酒便上頭不止的雲雀仰頭一聲戾啼,櫻桃小嘴陡然間一變,顯出了本相的鳥喙。

正感歎雲霸氣的南門被鳥喙相嚇得不輕,一個翻身,倒在地上。

滿頭冷汗的南門惆悵道:

“葉兄好重的口味。”

辛苦勞累了一天而疲倦不堪的小二睡眼惺忪,迷迷瞪瞪地拎上來一壺烈酒。

向來不講究的葉昶與南門惆悵一拍凳子對小二道:

“小二兄弟,來,今日你們掌櫃特許,與我們兄弟喝幾碗!”

那敢在掌櫃眼皮子底下打瞌睡的小二年紀才三十左右,卻已跟著掌櫃乾了十五個年頭,他興許是覺得如今已三更天,也不怕掌櫃責罰,一屁股坐在了雲雀對麵的椅子上,使出了在魚龍混雜之地練就的嘴皮道:

“既然兩位客官要小的作陪,那咱可是不懂客氣的。

我們掌櫃已許多年未曾親自下過廚房,今日肯為兩位下廚,兩位客官有口福了!”

南門惆悵見比小娘還要親上幾分的酒後哈哈一笑,倒了四大碗推至四人麵前道:

“相見既是緣,小二兄弟,葉兄,雲姑娘,都在酒裡了~~!”

一乾而盡。

葉昶三人如出一轍地舉杯而起。

在雀族滴酒不沾的雲雀偷偷打量一眼南門雙手舉杯狀,邯鄲學步般地也故作豪邁舉碗,嬌嗬道:“乾!”

英武之姿,頗有砍了二兩人頭,包了包子當下酒菜的女俠風範。

一碗烈酒下肚,雲雀一張俏臉上便浮現出兩坨腮紅之色。

雲雀極為不雅地打了個飽嗝,揉了揉肚子而後站起身子,一腳踩在長凳上,小手一揮,在桌上一拍。

啪!

“來,再喝!今日不醉不歸!”

一碗酒便上頭不止的雲雀仰頭一聲戾啼,櫻桃小嘴陡然間一變,顯出了本相的鳥喙。

正感歎雲霸氣的南門被鳥喙相嚇得不輕,一個翻身,倒在地上。

滿頭冷汗的南門惆悵道:

“葉兄好重的口味。”

辛苦勞累了一天而疲倦不堪的小二睡眼惺忪,迷迷瞪瞪地拎上來一壺烈酒。

向來不講究的葉昶與南門惆悵一拍凳子對小二道:

“小二兄弟,來,今日你們掌櫃特許,與我們兄弟喝幾碗!”

那敢在掌櫃眼皮子底下打瞌睡的小二年紀才三十左右,卻已跟著掌櫃乾了十五個年頭,他興許是覺得如今已三更天,也不怕掌櫃責罰,一屁股坐在了雲雀對麵的椅子上,使出了在魚龍混雜之地練就的嘴皮道:

“既然兩位客官要小的作陪,那咱可是不懂客氣的。

我們掌櫃已許多年未曾親自下過廚房,今日肯為兩位下廚,兩位客官有口福了!”

南門惆悵見比小娘還要親上幾分的酒後哈哈一笑,倒了四大碗推至四人麵前道:

“相見既是緣,小二兄弟,葉兄,雲姑娘,都在酒裡了~~!”

一乾而盡。

葉昶三人如出一轍地舉杯而起。

在雀族滴酒不沾的雲雀偷偷打量一眼南門雙手舉杯狀,邯鄲學步般地也故作豪邁舉碗,嬌嗬道:“乾!”

英武之姿,頗有砍了二兩人頭,包了包子當下酒菜的女俠風範。

一碗烈酒下肚,雲雀一張俏臉上便浮現出兩坨腮紅之色。

雲雀極為不雅地打了個飽嗝,揉了揉肚子而後站起身子,一腳踩在長凳上,小手一揮,在桌上一拍。

啪!

“來,再喝!今日不醉不歸!”

一碗酒便上頭不止的雲雀仰頭一聲戾啼,櫻桃小嘴陡然間一變,顯出了本相的鳥喙。

正感歎雲霸氣的南門被鳥喙相嚇得不輕,一個翻身,倒在地上。

滿頭冷汗的南門惆悵道:

“葉兄好重的口味。”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