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娘不陪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小娘不陪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求賢若渴的葉昶心下可惜這胖瘦實在至極的兩兄弟跟錯了人。

李俊李滿這爺孫倆,如何都不像是值得男人賣命、女人托付的講究人呐。

葉昶低頭了一眼不斷求饒毫無骨氣可言的李滿。

“少俠,放我一命,我便下令讓我們李家即刻離開此地,從此不再與少俠作對。

而且少俠若是需要什麼,我李家以後唯少俠馬是瞻。”

葉昶暗罵了一聲軟骨頭,靈光乍現道:

“哦?我眼下確實有一事相求,就你如何下決定了。”

紅衣的李滿諂媚一笑道:

“少俠,隻要我能做到。”

葉昶對著那胖瘦兩兄弟努努嘴道:

“噥,你不是救過他們孃親,因此他們才效忠於你麼。

他們兄弟方纔救了你一命,如今也算是以命抵命,兩不相欠了。

既然如此,你把他們兄弟讓給我,做我手下如何?”

李滿滾動一雙老目之中的眼珠,毫不猶豫道:

“少俠,他們兄弟本來隻是跟著我那孫兒的隨從,既然你上了那便讓與你了,莫說是他們兩個家仆,即便少俠要十人百人我也給少俠湊齊嘍。”

李滿眼眸向胖瘦兩兄弟,毫不客氣道:

“胖子瘦子,你們倆救了我一命,也報了當年恩情,以後跟著我身後這位少俠吧。

從此我與你們互不相欠了。”

哥哥瘦子沉吟片刻,似在權衡利弊後道:

“中...”

而後他又向葉昶,凶目畢露道:

“他..傷了..我..弟,可..不能..了...”

葉昶一手搶來李滿的長槍,另一手探出,拈來掉落在地上的赤血,一步跨出,長槍點李滿咽喉,赤血扔向瘦子,嘴角一抹,咧著嘴露出兩排白牙道:

“簡單,瘦子,來,你給我砍過來。”

摸不著頭腦的瘦子腦子不好用,但手好用,擎空接來赤血,麵容猙獰地一步向前,一刀捅出。

可刀尖距離葉昶三指之地時,頓了下來,長相極不堪的瘦子麵色恢複過來,問道:

“能...吃飽..飯不?”

葉昶一愣,哈哈一笑道:

“管夠~!”

瘦子回過頭,與葉昶一般咧著嘴道:

“弟..你.....中不?”

胖子拍了幾

下捱了一刀依舊倍棒的身子,中氣十足道:

“中!”

“...”

單憑這點出息,你們倆與本少這緣分呐,就跑不掉了。

葉昶不知道,這倆人實力境界不差,可對他們自己卻從未有過自知之明。

倆兄弟從小被村子中人欺負到大,但凡有人打他們,身子抗打的胖子便會抱著弱不經風的瘦子,鋼筋鐵骨興許也是這般煉成的。

年歲漸大的兩兄弟在山溝裡救了一個老頭,那老頭為報恩,便答應他們母親帶上山學藝兩年。

胖子瘦子兩個倔驢兄弟被他們母親拿著棍子攆著上了山,歸來後母親恰巧臨終,她擔心這倆死腦筋的兄弟吃不飽穿不暖,便讓他們倆來到了李府。

不僅為報恩,更為不通世事,獨自待著能餓死的兩兄弟指了條活路。

兩兄弟不出意外地進了府邸,但初始時,兩人本領不顯,隻是普通的雜役,再加上胖子是個幾十人飯量的飯桶,肚子簡直如無底洞一般,因此,兩兄弟在那連他孃的飯菜都吃不飽。

不過一次偶然機會,兩人得以一展拳腳,僥倖被大長老上,兩人這才進了李鈞的門,充當了侍衛。

可不愧紈絝之名的李家大公子處於對高手的嫉妒,從未將這兩個高手的憨傻兄弟當人,饑一頓餓一頓也是常有的事。

對李家,兩兄弟還真冇什麼歸心,連狗都能分辨主子對自己怎樣,更何況是兩個活生生的人?

胖子以身當盾,替李滿老小子捱了一刀,那是因老孃死前曾叮囑他們要知恩圖報,若是這個救命恩人遇了難,他們兄弟可不能做了那不講恩義的渾人。

說話算話的葉昶冷哼一聲,腳尖一提,將長槍踢至六丈開外的那顆樹中,赤血拈來而歸鞘。

他拍了拍手,臉頰上蒼白色掩蓋住因真氣用儘而虛弱的疲倦之色,輕鬆不著痕跡道:

“滾吧。”

被放了的李滿臉上陰晴不定,偷偷打量一眼漫不經意的葉昶,便一咬牙,扭頭轉身離去了。

聰明人,最是個自作聰明的識相貨色。

為的李家大長老心不甘情不願地掠走,其餘剩下的江湖上家仆奴人也就不再如狗般狂吠,一一散去。

葉昶走上了胖子身前蹲下,小心翼翼地拆開瘦子紮

的狗屁不通的傷口,向身上傢夥什齊全的南門惆悵討要來幾瓶藥物,塗抹在傷口上,而後從身上的絲綢白衣上扯下衣服下襬的一縷,仔仔細細包住。

瘦子安安靜靜待在葉昶與胖子旁盯著。

嘶溜不停的胖子甕聲甕氣道:

“疼。”

綁緊勒緊最後一下的葉昶哈哈一笑,站起身問道:

“你們兄弟叫什麼,總不能當了我的人,卻不知道你們倆的名字吧?”

從未有人如葉昶這般對他們而心下愉悅的胖子撓撓頭,憨笑道:

“俺們姓張,俺老孃說俺們生下來就一個胖,一個瘦,就是叫張胖、張瘦。”

“...”

咱孃親果然威武,起個名字都隨便些。不過比著村裡那些狗毛狗蛋狗剩之類的賤命,這名字還真順耳些呐。

南門惆悵移步而來,一拂袖口拱手笑道:

“恭喜葉兄獲兩名忠義之士啊。

不過我幫葉兄打退了這些人,不請我一頓,說不過去吧?”

葉昶轉過身微蹲,雙手頂住胖子腋下,一力,將受傷的胖子背在了背上,指著客棧門前探出頭觀望的老掌櫃笑道:

“好說好說,南門兄,我們幫了老掌櫃免受官府之災,那位緊巴巴的掌櫃不好好請我們也說不過去啊。

而且不僅有好酒好菜,樓上我還能叫來三個美嬌娘陪酒呢。

怎麼樣,這神仙待遇,幫一場不吃虧吧?”

南門惆悵仰頭了,果然見視窗有一人見窗外冇有動靜探出了小腦袋,聽聞了葉昶此言,一物當空朝葉昶砸下,凶巴巴的雲雀臉一黑道:

“要陪,你個小白臉陪。”

瘦子安安靜靜待在葉昶與胖子旁盯著。

嘶溜不停的胖子甕聲甕氣道:

“疼。”

綁緊勒緊最後一下的葉昶哈哈一笑,站起身問道:

“你們兄弟叫什麼,總不能當了我的人,卻不知道你們倆的名字吧?”

從未有人如葉昶這般對他們而心下愉悅的胖子撓撓頭,憨笑道:

“俺們姓張,俺老孃說俺們生下來就一個胖,一個瘦,就是叫張胖、張瘦。”

“...”

咱孃親果然威武,起個名字都隨便些。不過比著村裡那些狗毛狗蛋狗剩之類的賤命,這名字還真順耳些呐。

南門惆悵移步而來,一拂袖口拱手笑道:

“恭喜葉兄獲兩名忠義之士啊。

不過我幫葉兄打退了這些人,不請我一頓,說不過去吧?”

葉昶轉過身微蹲,雙手頂住胖子腋下,一力,將受傷的胖子背在了背上,指著客棧門前探出頭觀望的老掌櫃笑道:

“好說好說,南門兄,我們幫了老掌櫃免受官府之災,那位緊巴巴的掌櫃不好好請我們也說不過去啊。

而且不僅有好酒好菜,樓上我還能叫來三個美嬌娘陪酒呢。

怎麼樣,這神仙待遇,幫一場不吃虧吧?”

南門惆悵仰頭了,果然見視窗有一人見窗外冇有動靜探出了小腦袋,聽聞了葉昶此言,一物當空朝葉昶砸下,凶巴巴的雲雀臉一黑道:

“要陪,你個小白臉陪。”

瘦子安安靜靜待在葉昶與胖子旁盯著。

嘶溜不停的胖子甕聲甕氣道:

“疼。”

綁緊勒緊最後一下的葉昶哈哈一笑,站起身問道:

“你們兄弟叫什麼,總不能當了我的人,卻不知道你們倆的名字吧?”

從未有人如葉昶這般對他們而心下愉悅的胖子撓撓頭,憨笑道:

“俺們姓張,俺老孃說俺們生下來就一個胖,一個瘦,就是叫張胖、張瘦。”

“...”

咱孃親果然威武,起個名字都隨便些。不過比著村裡那些狗毛狗蛋狗剩之類的賤命,這名字還真順耳些呐。

南門惆悵移步而來,一拂袖口拱手笑道:

“恭喜葉兄獲兩名忠義之士啊。

不過我幫葉兄打退了這些人,不請我一頓,說不過去吧?”

葉昶轉過身微蹲,雙手頂住胖子腋下,一力,將受傷的胖子背在了背上,指著客棧門前探出頭觀望的老掌櫃笑道:

“好說好說,南門兄,我們幫了老掌櫃免受官府之災,那位緊巴巴的掌櫃不好好請我們也說不過去啊。

而且不僅有好酒好菜,樓上我還能叫來三個美嬌娘陪酒呢。

怎麼樣,這神仙待遇,幫一場不吃虧吧?”

南門惆悵仰頭了,果然見視窗有一人見窗外冇有動靜探出了小腦袋,聽聞了葉昶此言,一物當空朝葉昶砸下,凶巴巴的雲雀臉一黑道:

“要陪,你個小白臉陪。”

瘦子安安靜靜待在葉昶與胖子旁盯著。

嘶溜不停的胖子甕聲甕氣道:

“疼。”

綁緊勒緊最後一下的葉昶哈哈一笑,站起身問道:

“你們兄弟叫什麼,總不能當了我的人,卻不知道你們倆的名字吧?”

從未有人如葉昶這般對他們而心下愉悅的胖子撓撓頭,憨笑道:

“俺們姓張,俺老孃說俺們生下來就一個胖,一個瘦,就是叫張胖、張瘦。”

“...”

咱孃親果然威武,起個名字都隨便些。不過比著村裡那些狗毛狗蛋狗剩之類的賤命,這名字還真順耳些呐。

南門惆悵移步而來,一拂袖口拱手笑道:

“恭喜葉兄獲兩名忠義之士啊。

不過我幫葉兄打退了這些人,不請我一頓,說不過去吧?”

葉昶轉過身微蹲,雙手頂住胖子腋下,一力,將受傷的胖子背在了背上,指著客棧門前探出頭觀望的老掌櫃笑道:

“好說好說,南門兄,我們幫了老掌櫃免受官府之災,那位緊巴巴的掌櫃不好好請我們也說不過去啊。

而且不僅有好酒好菜,樓上我還能叫來三個美嬌娘陪酒呢。

怎麼樣,這神仙待遇,幫一場不吃虧吧?”

南門惆悵仰頭了,果然見視窗有一人見窗外冇有動靜探出了小腦袋,聽聞了葉昶此言,一物當空朝葉昶砸下,凶巴巴的雲雀臉一黑道:

“要陪,你個小白臉陪。”

瘦子安安靜靜待在葉昶與胖子旁盯著。

嘶溜不停的胖子甕聲甕氣道:

“疼。”

綁緊勒緊最後一下的葉昶哈哈一笑,站起身問道:

“你們兄弟叫什麼,總不能當了我的人,卻不知道你們倆的名字吧?”

從未有人如葉昶這般對他們而心下愉悅的胖子撓撓頭,憨笑道:

“俺們姓張,俺老孃說俺們生下來就一個胖,一個瘦,就是叫張胖、張瘦。”

“...”

咱孃親果然威武,起個名字都隨便些。不過比著村裡那些狗毛狗蛋狗剩之類的賤命,這名字還真順耳些呐。

南門惆悵移步而來,一拂袖口拱手笑道:

“恭喜葉兄獲兩名忠義之士啊。

不過我幫葉兄打退了這些人,不請我一頓,說不過去吧?”

葉昶轉過身微蹲,雙手頂住胖子腋下,一力,將受傷的胖子背在了背上,指著客棧門前探出頭觀望的老掌櫃笑道:

“好說好說,南門兄,我們幫了老掌櫃免受官府之災,那位緊巴巴的掌櫃不好好請我們也說不過去啊。

而且不僅有好酒好菜,樓上我還能叫來三個美嬌娘陪酒呢。

怎麼樣,這神仙待遇,幫一場不吃虧吧?”

南門惆悵仰頭了,果然見視窗有一人見窗外冇有動靜探出了小腦袋,聽聞了葉昶此言,一物當空朝葉昶砸下,凶巴巴的雲雀臉一黑道:

“要陪,你個小白臉陪。”

瘦子安安靜靜待在葉昶與胖子旁盯著。

嘶溜不停的胖子甕聲甕氣道:

“疼。”

綁緊勒緊最後一下的葉昶哈哈一笑,站起身問道:

“你們兄弟叫什麼,總不能當了我的人,卻不知道你們倆的名字吧?”

從未有人如葉昶這般對他們而心下愉悅的胖子撓撓頭,憨笑道:

“俺們姓張,俺老孃說俺們生下來就一個胖,一個瘦,就是叫張胖、張瘦。”

“...”

咱孃親果然威武,起個名字都隨便些。不過比著村裡那些狗毛狗蛋狗剩之類的賤命,這名字還真順耳些呐。

南門惆悵移步而來,一拂袖口拱手笑道:

“恭喜葉兄獲兩名忠義之士啊。

不過我幫葉兄打退了這些人,不請我一頓,說不過去吧?”

葉昶轉過身微蹲,雙手頂住胖子腋下,一力,將受傷的胖子背在了背上,指著客棧門前探出頭觀望的老掌櫃笑道:

“好說好說,南門兄,我們幫了老掌櫃免受官府之災,那位緊巴巴的掌櫃不好好請我們也說不過去啊。

而且不僅有好酒好菜,樓上我還能叫來三個美嬌娘陪酒呢。

怎麼樣,這神仙待遇,幫一場不吃虧吧?”

南門惆悵仰頭了,果然見視窗有一人見窗外冇有動靜探出了小腦袋,聽聞了葉昶此言,一物當空朝葉昶砸下,凶巴巴的雲雀臉一黑道:

“要陪,你個小白臉陪。”

瘦子安安靜靜待在葉昶與胖子旁盯著。

嘶溜不停的胖子甕聲甕氣道:

“疼。”

綁緊勒緊最後一下的葉昶哈哈一笑,站起身問道:

“你們兄弟叫什麼,總不能當了我的人,卻不知道你們倆的名字吧?”

從未有人如葉昶這般對他們而心下愉悅的胖子撓撓頭,憨笑道:

“俺們姓張,俺老孃說俺們生下來就一個胖,一個瘦,就是叫張胖、張瘦。”

“...”

咱孃親果然威武,起個名字都隨便些。不過比著村裡那些狗毛狗蛋狗剩之類的賤命,這名字還真順耳些呐。

南門惆悵移步而來,一拂袖口拱手笑道:

“恭喜葉兄獲兩名忠義之士啊。

不過我幫葉兄打退了這些人,不請我一頓,說不過去吧?”

葉昶轉過身微蹲,雙手頂住胖子腋下,一力,將受傷的胖子背在了背上,指著客棧門前探出頭觀望的老掌櫃笑道:

“好說好說,南門兄,我們幫了老掌櫃免受官府之災,那位緊巴巴的掌櫃不好好請我們也說不過去啊。

而且不僅有好酒好菜,樓上我還能叫來三個美嬌娘陪酒呢。

怎麼樣,這神仙待遇,幫一場不吃虧吧?”

南門惆悵仰頭了,果然見視窗有一人見窗外冇有動靜探出了小腦袋,聽聞了葉昶此言,一物當空朝葉昶砸下,凶巴巴的雲雀臉一黑道:

“要陪,你個小白臉陪。”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