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九彈刀鳴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七十二章 九彈刀鳴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在葉昶十四五歲還在雙陽城作威作福等死時,出身不知的南門惆悵便已瀟灑帶袖,入了江湖。

來來往往如此多年,是個老江湖可卻是個極為有風範不必如紀銳誌那般為了秘籍兵器不斷廝殺中求生的飄逸人物。

從小悟性不差,但凡武功招式總會過目不忘,哪裡需要什麼上的玩意?隻從人間學便可。

當然,與紀銳誌那老頭子一般獨身在外卻偏偏養出了性情灑脫不拘一格性子的南門惆悵賣相極佳,在江湖不乏那些深閨之中的姑娘投懷送抱,也不缺錢財傍身。

對於江湖上的不為人知的辛秘他也知曉不少,大名鼎鼎的孟飛塵成名絕技一線扶金搖,他這眼力勁可的明明白白。

葉昶身份便自然而然地浮出水麵,不難猜,獨身救師身有魔刀之人不是。

不過他南門惆悵向來不羈,交友貴在交眼,著順眼,他南門惆悵管你是萬人之上的天王老子還是惡名昭著人人得而誅之的魔教中人呢。

他在江湖上便有一位忘年交,可就是玄煞門的人。

被道破了身份的葉昶不為所動,一手以真氣引刀而不碰刀柄,使刀身不停翻轉一圈兩圈,最後疊至十匝後,才手腕一扭,將赤血如轉子般擊出,瞬間再殺兩人。

他不動聲色似自嘲般道:

“莫非南門兄也對我這柄破銅爛鐵感興趣?”

南門惆悵哈哈大笑,舉手便要灌了一壺酒,可半舉之下法覺酒壺早已被他與心有靈犀的葉昶擊碎。

“葉兄,你也說了,那對於我這個喜歡袖裡乾坤不喜刀兵的人是把破爛嘛,頂多是能換了幾壺酒喝而已。”

對於葉昶落落大方承認自家身份,南門惆悵心再生好感,倒是越來越與葉昶投機了。

胖子瘦子兩兄弟與一個身穿大紅衣物的白老者和另外一名末致虛境的高手,四人聯手成半圓形圍攻上前。

身穿紅衣豔麗顏色的老頭修為不低,已達到了初覆命巔峰的層次,這四人便是這些人裡頭拔尖的了。

他們這些人想要先打掉葉昶這個上去更為棘手的貨色,而後逐個殲滅,再殺打架玩命都不認真的那個南門惆悵。

打殺了不少人,到如今丹田氣海之中的真氣損耗不少的葉昶瞧出他們意圖,扯了扯嘴角。

這四個人聯手,確實難對付,不過手中有赤血的他纏鬥立於不敗之地在伺機而動,並非難事。

紅衣老頭使的是李家槍法,他手中拿槍身四分之一處,小臂與槍尾連成不分彼此的一線,將右臂彎肘成一角扭至胸前,另一手探出抓槍尾,槍頭頓時抖出一個碩大圓弧,對葉昶急刺而去。

一聲厲色陰冷道:“敢打我孫兒的臉?今日一定要讓你百倍償還。”

葉昶仰頭瞥了一眼老頭的紅衣,“你就是李家大長老?”

拖著刀,葉昶眼中轉色為血紅,邁出一步,眸中殺機畢露道:“把你殺了,李家便不成氣候,倉皇鼠躥吧?”

不過葉昶雖有心殺身穿紅衣的李滿,但身邊還餘三人正呼咧而來,心有餘力卻不足。

葉昶收刀束胸前,從刀尖處開始,左手食指中指不斷擠出真氣輕彈。

一彈錚然有輕吟。

二彈灑然歌長戚。

三彈秋水不複戾。

...

從刀尖彈到了刀柄處,已彈了整整八次。

食指四次,中指四次。

葉昶頓下手,拇指再次扣食指。

八指燕歌奏慷慨。

合九指,赤血刀身接連輕吟了八次,第九次不再是輕吟,而是悲歌鳴嘯。

脫胎於已死在了葉昶刀下的向舟的刀鳴,葉昶反覆摸索,仗著赤血刀非凡刀,刀鳴如虎嘯從林百獸震恐的威力,聲勢猶有過之。

並不是說葉昶刀鳴已掌握極為熟稔,隻不過藉助赤血的威勢以壯氣鳴罷了。

九指彈畢,一陣玄妙不可言肉眼可見的聲波紋路激盪震懾而開。

蟬絲繞蟬絲,如蛛網密佈裂紋,又如水波漣漪逸散。

鏘然金鐵雜陳。

半圍衝向葉昶的四人腳下陡然踩空,抖落掉在地上,而後向後倒退。

劃出一丈至三丈不等。

除卻皮糙肉厚的胖子外,三人鼻孔中都一同嗆出一口血來。

訝然失色的南門殺退一敵後,直著眼睛盯著大顯神威的葉昶。

他自負認為自己天賦也算絕佳,自小遊蕩在江湖上同境界之中罕有敵手,甚至越境而殺也做下過不少。

但葉昶這小子,對實力不弱的四人竟不知用了什麼招

式不動卻一招逼退。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刀鳴一招戰果雖輝煌,可消耗也甚大。

葉昶體內真氣被抽去,僅剩零星一點。

不過善抓戰機的葉昶並非放手這一瞬即逝的時機,手中拿著赤血,掠向紅衣的大長老李滿。

一刀遞出。

葉昶感到茬子有些硬,吃出了吃奶的力氣真氣再遞。

血花順著赤血流到了刀柄。

但殺的卻不是李滿,而是瞬息至李滿身前的胖子。

本可橫穿而過直接要了李滿性命的赤血卻隻進了四指。

不過僅此便夠了,這胖子不死,戰鬥力也會降了大半截。

葉昶連刀也不顧的拔出,腳下一踏,越過疼痛難忍卻始終抓住赤血的胖子,再次欺身至李滿身前。

右手如鷹爪,勾住李滿脖頸,左臂臂肘抵住他心口。

胖子險些橫遭劫禍,最擔心的並不是僅有利用他們之心的李滿,也不是被兄弟二人護住數年的李鈞,而是相依為命的瘦子。

瘦子不結結巴巴了,口中比不口吃之人還要流暢地喊了聲弟弟,狂奔至胖子身前,拔下赤血刀仍在腳下,脫下身上衣服慌慌張張地係在傷口處止血。

兩人進江湖也有十年,可從未受過如此重傷。

更何況是身子極好的胖子。

胖子再次憨笑一聲,似在安慰又是在說出實情道:

“哥,死不了,就是有些疼...”

一跨至李滿身後拿捏著他的葉昶也冇想到齊孤萍口中的這兩兄弟竟如此仗義。

李滿這買賣做的值當啊。

當初隻是機緣巧合下隨手救了一個老太婆,卻硬生生騙來了兩個可以為自己擋命的高手。

狗屎運,真他娘踩的準!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刀鳴一招戰果雖輝煌,可消耗也甚大。

葉昶體內真氣被抽去,僅剩零星一點。

不過善抓戰機的葉昶並非放手這一瞬即逝的時機,手中拿著赤血,掠向紅衣的大長老李滿。

一刀遞出。

葉昶感到茬子有些硬,吃出了吃奶的力氣真氣再遞。

血花順著赤血流到了刀柄。

但殺的卻不是李滿,而是瞬息至李滿身前的胖子。

本可橫穿而過直接要了李滿性命的赤血卻隻進了四指。

不過僅此便夠了,這胖子不死,戰鬥力也會降了大半截。

葉昶連刀也不顧的拔出,腳下一踏,越過疼痛難忍卻始終抓住赤血的胖子,再次欺身至李滿身前。

右手如鷹爪,勾住李滿脖頸,左臂臂肘抵住他心口。

胖子險些橫遭劫禍,最擔心的並不是僅有利用他們之心的李滿,也不是被兄弟二人護住數年的李鈞,而是相依為命的瘦子。

瘦子不結結巴巴了,口中比不口吃之人還要流暢地喊了聲弟弟,狂奔至胖子身前,拔下赤血刀仍在腳下,脫下身上衣服慌慌張張地係在傷口處止血。

兩人進江湖也有十年,可從未受過如此重傷。

更何況是身子極好的胖子。

胖子再次憨笑一聲,似在安慰又是在說出實情道:

“哥,死不了,就是有些疼...”

一跨至李滿身後拿捏著他的葉昶也冇想到齊孤萍口中的這兩兄弟竟如此仗義。

李滿這買賣做的值當啊。

當初隻是機緣巧合下隨手救了一個老太婆,卻硬生生騙來了兩個可以為自己擋命的高手。

狗屎運,真他娘踩的準!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刀鳴一招戰果雖輝煌,可消耗也甚大。

葉昶體內真氣被抽去,僅剩零星一點。

不過善抓戰機的葉昶並非放手這一瞬即逝的時機,手中拿著赤血,掠向紅衣的大長老李滿。

一刀遞出。

葉昶感到茬子有些硬,吃出了吃奶的力氣真氣再遞。

血花順著赤血流到了刀柄。

但殺的卻不是李滿,而是瞬息至李滿身前的胖子。

本可橫穿而過直接要了李滿性命的赤血卻隻進了四指。

不過僅此便夠了,這胖子不死,戰鬥力也會降了大半截。

葉昶連刀也不顧的拔出,腳下一踏,越過疼痛難忍卻始終抓住赤血的胖子,再次欺身至李滿身前。

右手如鷹爪,勾住李滿脖頸,左臂臂肘抵住他心口。

胖子險些橫遭劫禍,最擔心的並不是僅有利用他們之心的李滿,也不是被兄弟二人護住數年的李鈞,而是相依為命的瘦子。

瘦子不結結巴巴了,口中比不口吃之人還要流暢地喊了聲弟弟,狂奔至胖子身前,拔下赤血刀仍在腳下,脫下身上衣服慌慌張張地係在傷口處止血。

兩人進江湖也有十年,可從未受過如此重傷。

更何況是身子極好的胖子。

胖子再次憨笑一聲,似在安慰又是在說出實情道:

“哥,死不了,就是有些疼...”

一跨至李滿身後拿捏著他的葉昶也冇想到齊孤萍口中的這兩兄弟竟如此仗義。

李滿這買賣做的值當啊。

當初隻是機緣巧合下隨手救了一個老太婆,卻硬生生騙來了兩個可以為自己擋命的高手。

狗屎運,真他娘踩的準!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刀鳴一招戰果雖輝煌,可消耗也甚大。

葉昶體內真氣被抽去,僅剩零星一點。

不過善抓戰機的葉昶並非放手這一瞬即逝的時機,手中拿著赤血,掠向紅衣的大長老李滿。

一刀遞出。

葉昶感到茬子有些硬,吃出了吃奶的力氣真氣再遞。

血花順著赤血流到了刀柄。

但殺的卻不是李滿,而是瞬息至李滿身前的胖子。

本可橫穿而過直接要了李滿性命的赤血卻隻進了四指。

不過僅此便夠了,這胖子不死,戰鬥力也會降了大半截。

葉昶連刀也不顧的拔出,腳下一踏,越過疼痛難忍卻始終抓住赤血的胖子,再次欺身至李滿身前。

右手如鷹爪,勾住李滿脖頸,左臂臂肘抵住他心口。

胖子險些橫遭劫禍,最擔心的並不是僅有利用他們之心的李滿,也不是被兄弟二人護住數年的李鈞,而是相依為命的瘦子。

瘦子不結結巴巴了,口中比不口吃之人還要流暢地喊了聲弟弟,狂奔至胖子身前,拔下赤血刀仍在腳下,脫下身上衣服慌慌張張地係在傷口處止血。

兩人進江湖也有十年,可從未受過如此重傷。

更何況是身子極好的胖子。

胖子再次憨笑一聲,似在安慰又是在說出實情道:

“哥,死不了,就是有些疼...”

一跨至李滿身後拿捏著他的葉昶也冇想到齊孤萍口中的這兩兄弟竟如此仗義。

李滿這買賣做的值當啊。

當初隻是機緣巧合下隨手救了一個老太婆,卻硬生生騙來了兩個可以為自己擋命的高手。

狗屎運,真他娘踩的準!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刀鳴一招戰果雖輝煌,可消耗也甚大。

葉昶體內真氣被抽去,僅剩零星一點。

不過善抓戰機的葉昶並非放手這一瞬即逝的時機,手中拿著赤血,掠向紅衣的大長老李滿。

一刀遞出。

葉昶感到茬子有些硬,吃出了吃奶的力氣真氣再遞。

血花順著赤血流到了刀柄。

但殺的卻不是李滿,而是瞬息至李滿身前的胖子。

本可橫穿而過直接要了李滿性命的赤血卻隻進了四指。

不過僅此便夠了,這胖子不死,戰鬥力也會降了大半截。

葉昶連刀也不顧的拔出,腳下一踏,越過疼痛難忍卻始終抓住赤血的胖子,再次欺身至李滿身前。

右手如鷹爪,勾住李滿脖頸,左臂臂肘抵住他心口。

胖子險些橫遭劫禍,最擔心的並不是僅有利用他們之心的李滿,也不是被兄弟二人護住數年的李鈞,而是相依為命的瘦子。

瘦子不結結巴巴了,口中比不口吃之人還要流暢地喊了聲弟弟,狂奔至胖子身前,拔下赤血刀仍在腳下,脫下身上衣服慌慌張張地係在傷口處止血。

兩人進江湖也有十年,可從未受過如此重傷。

更何況是身子極好的胖子。

胖子再次憨笑一聲,似在安慰又是在說出實情道:

“哥,死不了,就是有些疼...”

一跨至李滿身後拿捏著他的葉昶也冇想到齊孤萍口中的這兩兄弟竟如此仗義。

李滿這買賣做的值當啊。

當初隻是機緣巧合下隨手救了一個老太婆,卻硬生生騙來了兩個可以為自己擋命的高手。

狗屎運,真他娘踩的準!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刀鳴一招戰果雖輝煌,可消耗也甚大。

葉昶體內真氣被抽去,僅剩零星一點。

不過善抓戰機的葉昶並非放手這一瞬即逝的時機,手中拿著赤血,掠向紅衣的大長老李滿。

一刀遞出。

葉昶感到茬子有些硬,吃出了吃奶的力氣真氣再遞。

血花順著赤血流到了刀柄。

但殺的卻不是李滿,而是瞬息至李滿身前的胖子。

本可橫穿而過直接要了李滿性命的赤血卻隻進了四指。

不過僅此便夠了,這胖子不死,戰鬥力也會降了大半截。

葉昶連刀也不顧的拔出,腳下一踏,越過疼痛難忍卻始終抓住赤血的胖子,再次欺身至李滿身前。

右手如鷹爪,勾住李滿脖頸,左臂臂肘抵住他心口。

胖子險些橫遭劫禍,最擔心的並不是僅有利用他們之心的李滿,也不是被兄弟二人護住數年的李鈞,而是相依為命的瘦子。

瘦子不結結巴巴了,口中比不口吃之人還要流暢地喊了聲弟弟,狂奔至胖子身前,拔下赤血刀仍在腳下,脫下身上衣服慌慌張張地係在傷口處止血。

兩人進江湖也有十年,可從未受過如此重傷。

更何況是身子極好的胖子。

胖子再次憨笑一聲,似在安慰又是在說出實情道:

“哥,死不了,就是有些疼...”

一跨至李滿身後拿捏著他的葉昶也冇想到齊孤萍口中的這兩兄弟竟如此仗義。

李滿這買賣做的值當啊。

當初隻是機緣巧合下隨手救了一個老太婆,卻硬生生騙來了兩個可以為自己擋命的高手。

狗屎運,真他娘踩的準!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刀鳴一招戰果雖輝煌,可消耗也甚大。

葉昶體內真氣被抽去,僅剩零星一點。

不過善抓戰機的葉昶並非放手這一瞬即逝的時機,手中拿著赤血,掠向紅衣的大長老李滿。

一刀遞出。

葉昶感到茬子有些硬,吃出了吃奶的力氣真氣再遞。

血花順著赤血流到了刀柄。

但殺的卻不是李滿,而是瞬息至李滿身前的胖子。

本可橫穿而過直接要了李滿性命的赤血卻隻進了四指。

不過僅此便夠了,這胖子不死,戰鬥力也會降了大半截。

葉昶連刀也不顧的拔出,腳下一踏,越過疼痛難忍卻始終抓住赤血的胖子,再次欺身至李滿身前。

右手如鷹爪,勾住李滿脖頸,左臂臂肘抵住他心口。

胖子險些橫遭劫禍,最擔心的並不是僅有利用他們之心的李滿,也不是被兄弟二人護住數年的李鈞,而是相依為命的瘦子。

瘦子不結結巴巴了,口中比不口吃之人還要流暢地喊了聲弟弟,狂奔至胖子身前,拔下赤血刀仍在腳下,脫下身上衣服慌慌張張地係在傷口處止血。

兩人進江湖也有十年,可從未受過如此重傷。

更何況是身子極好的胖子。

胖子再次憨笑一聲,似在安慰又是在說出實情道:

“哥,死不了,就是有些疼...”

一跨至李滿身後拿捏著他的葉昶也冇想到齊孤萍口中的這兩兄弟竟如此仗義。

李滿這買賣做的值當啊。

當初隻是機緣巧合下隨手救了一個老太婆,卻硬生生騙來了兩個可以為自己擋命的高手。

狗屎運,真他娘踩的準!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