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探討招式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七十一章 探討招式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被閃爍著寒芒的長矛矛尖指著,葉昶不退反進。

餘出的左手仙龍拳朝下打出以牛為形的牛奔,右手刀直挺挺依舊朝前探,劍芒之中的真氣嘩然如傾斜的一尾瀑布掛在窗前,直擊在葉昶斜下方的李當風。

身下那些蚍蜉撼樹的甲士不敵葉昶仙龍拳,長矛折斷,兵卒如過風之勁草般一陣倒下。

與北方蠻子西邊戎狄打過一場大戰的李當風畢竟是經曆過大陣仗的人,見葉昶襲擊而來,也不慌亂,一手壓一手,一手壓那柄通體黝黑如墨的長槍,勒馬而起,藉助馬勢刺出。

裹挾著濃鬱的淡白真氣,如炮仗般一聲轟隆,從槍尖如寒芒炫目奪出。

槍與刀真氣霎那相碰,隨後便是刀槍之身相碰,嗤啦一聲。

葉昶將手中刀身一轉,閃過點中點的刀槍相碰,身體壓在那柄槍身上,靠著黑槍翻轉而下,滾了一半便至槍身中下地方,右手落勢的赤血再次起勢,與傾斜而下的身子一同當麵門而下。

李當風瞳孔急縮,單手迅速抬起過頂,擋下葉昶那一刀,同時一手拍下馬背,身體一旋腳下蹬離馬背,升至與葉昶同高,扭轉而至的黑色長槍躬腰從身後甩出,彎成了弓形。

以身飼槍。

以自己身體為撐點,借力甩槍。

葉昶左手將拳攤開成掌,從海中碧濤之中悟得的綿綿不絕的半壁滄海擋住一槍,同時袖中刀陡然間以氣凝刀而增長,橫掃向李當風腰部。

李當風一拍被葉昶賦勢的長槍,身體急轉直下,再次落於馬背之上,竟是棄卒保帥,棄槍保人的手法。

李當風一落,那匹前腳直立而起已落下一半的高頭大馬徹徹底底四蹄著地了。

這交手數次攻守轉換之間,隻不過是馬匹一起半落而已。

李當風一落,身邊數十個護衛紛紛雙手拿刀槍再次將身子飄搖款款而下未落於地的葉昶團團圍住。

隻不過葉昶腳尖甫一著地,便又以比方纔迅猛數倍的速度衝向李當風。

起手式斜刀,一條赤色龍王吞雲吐霧,眨眼間功夫,將自以為安全而鬆懈下來的李當風腹部戳了個碩大窟窿。

擔心此人並未死絕的葉昶衝至

李當風身後,腳下接連踏出兩步淩波,身體已從李當風身後再次擦身而過,同時一刀割下李當風那顆孤懸塞外的腦袋!

回身至遠處的葉昶麵色冰冷,將手中李當風的頭顱拋出一個弧線,仍在了地上朗聲道:

“你們的將軍已死,不想死的便速速離去!”

正與南門惆悵打得難解難分的甲士頓下手中兵器。

軍心動搖。

他們這些在軍營混口飯吃的士兵雖說聽從李當風的號令,可卻並不是李家齊家的人。

私心不少花花腸子亦不少的李當風早將這些士兵當成了自己興許有朝一日爭奪李家族長之位的刀。

養寇需自重。

一個個士卒你我,我望望你,他們無意招惹葉昶等人,而且葉昶與南門唱酬挨個殺死他們不過是需花些時間的事而已,見識了這般手段心下已又退卻之意的士卒聽聞葉昶最後一句要了命的稻草,頓時便鳥作群飛散。

賣命?好歹拿出值得他們做這一趟刀口舔血營生的價錢不是!

站在最外層觀望的李家齊家高層冷眼旁觀,更有甚者啐了一口,說了句“這些東西果然靠不住。”

官府那些充當炮灰不求立功但求損耗葉昶丹田真氣氣機以至於拖死最佳的士卒,他們也未曾打算靠了他們。

不容葉昶與南門惆悵二人有喘息之機,以胖子瘦子二人為賣命李齊兩家的江湖人拎著五花八門的兵器再次衝來。

其中最惹眼的依舊是橫衝直撞一馬當先開道的胖子。

雖說實力強橫不少,但他們與先前甲士許以高位誘以金銀並未有何不同。

殺得不說有百人也有幾十人得南門惆悵微微喘著粗氣,“葉兄,這些人委實粘人了些。

剛殺人一波士兵,這又招來悍不畏死將腦袋掛在腰帶上的江湖人。

這是要生生耗死我們呐。”

葉昶一聲冷笑道:“如意算盤打的啪啦響,可是他們算錯了人。

南門兄,這些在我們麵前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怵他們作甚?

他們這些人奈何不得我們。”

葉昶身子微垂,右臂後仰,將赤血刀一甩而出。

為什麼實為靈刀卻被謠傳為魔刀的兵器如此厲害的緊?

若是誰有了這樣的一件兵器,與人相鬥時,可就

不單單是自己在戰鬥,而是還有一個手中通靈的傢夥什。

一對一玩不過你,二對一老子還不是你的對手?

赤血不僅在他手中是個得力的賢內助,不在葉昶手中更是一個已達覆命的高手呐。

赤血穿針引線一般在幾十名湧來的江湖家丁間穿插,繞了一圈如迴旋鏢而歸。

這時,對麵頃刻便有六七人倒下。

脖頸處無一冇有一道細微至極的血痕。

輕而易舉一招六七人。

南門豎起大拇指驚歎不已道:“冇想到葉兄還會禦刀的法訣,人不可貌相呐。

一招五六人,你這刀再出手兩三次哪還有我出手的機會?”

自家人知曉自家人的葉昶哈哈一笑道:

“南門兄,這不過是因為他們這些人毫無防備,我也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罷了,下次想要有如此斬獲可難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南宮毫無兵器,單單憑兩袖乾坤,不沾人便殺人的手段強些。”

南門惆悵灑然一笑,真不拿葉昶當外人道:

“雕蟲小技上不得檯麵罷了,若是葉兄想學,南門可以教你。”

三個手持刀兵斧鉞不堪一擊的貨色衝撞到了他周遭,南門惆悵一手大袖一揮,緊接著不落,另一隻手朝後再次一揮。

登時,三人腹部凹陷,如遭重擊,彷彿三個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葉昶搖搖頭,故作謙虛謹慎道:“君子不奪人所好...”

見葉昶大有相見恨晚的南門惆悵道:

“隻顧著打架著實無趣了些,與葉兄探討探討功法招式有何不可?

況且,我也想學學葉兄那一線扶金搖的刀道手段。”

一對一玩不過你,二對一老子還不是你的對手?

赤血不僅在他手中是個得力的賢內助,不在葉昶手中更是一個已達覆命的高手呐。

赤血穿針引線一般在幾十名湧來的江湖家丁間穿插,繞了一圈如迴旋鏢而歸。

這時,對麵頃刻便有六七人倒下。

脖頸處無一冇有一道細微至極的血痕。

輕而易舉一招六七人。

南門豎起大拇指驚歎不已道:“冇想到葉兄還會禦刀的法訣,人不可貌相呐。

一招五六人,你這刀再出手兩三次哪還有我出手的機會?”

自家人知曉自家人的葉昶哈哈一笑道:

“南門兄,這不過是因為他們這些人毫無防備,我也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罷了,下次想要有如此斬獲可難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南宮毫無兵器,單單憑兩袖乾坤,不沾人便殺人的手段強些。”

南門惆悵灑然一笑,真不拿葉昶當外人道:

“雕蟲小技上不得檯麵罷了,若是葉兄想學,南門可以教你。”

三個手持刀兵斧鉞不堪一擊的貨色衝撞到了他周遭,南門惆悵一手大袖一揮,緊接著不落,另一隻手朝後再次一揮。

登時,三人腹部凹陷,如遭重擊,彷彿三個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葉昶搖搖頭,故作謙虛謹慎道:“君子不奪人所好...”

見葉昶大有相見恨晚的南門惆悵道:

“隻顧著打架著實無趣了些,與葉兄探討探討功法招式有何不可?

況且,我也想學學葉兄那一線扶金搖的刀道手段。”

一對一玩不過你,二對一老子還不是你的對手?

赤血不僅在他手中是個得力的賢內助,不在葉昶手中更是一個已達覆命的高手呐。

赤血穿針引線一般在幾十名湧來的江湖家丁間穿插,繞了一圈如迴旋鏢而歸。

這時,對麵頃刻便有六七人倒下。

脖頸處無一冇有一道細微至極的血痕。

輕而易舉一招六七人。

南門豎起大拇指驚歎不已道:“冇想到葉兄還會禦刀的法訣,人不可貌相呐。

一招五六人,你這刀再出手兩三次哪還有我出手的機會?”

自家人知曉自家人的葉昶哈哈一笑道:

“南門兄,這不過是因為他們這些人毫無防備,我也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罷了,下次想要有如此斬獲可難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南宮毫無兵器,單單憑兩袖乾坤,不沾人便殺人的手段強些。”

南門惆悵灑然一笑,真不拿葉昶當外人道:

“雕蟲小技上不得檯麵罷了,若是葉兄想學,南門可以教你。”

三個手持刀兵斧鉞不堪一擊的貨色衝撞到了他周遭,南門惆悵一手大袖一揮,緊接著不落,另一隻手朝後再次一揮。

登時,三人腹部凹陷,如遭重擊,彷彿三個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葉昶搖搖頭,故作謙虛謹慎道:“君子不奪人所好...”

見葉昶大有相見恨晚的南門惆悵道:

“隻顧著打架著實無趣了些,與葉兄探討探討功法招式有何不可?

況且,我也想學學葉兄那一線扶金搖的刀道手段。”

一對一玩不過你,二對一老子還不是你的對手?

赤血不僅在他手中是個得力的賢內助,不在葉昶手中更是一個已達覆命的高手呐。

赤血穿針引線一般在幾十名湧來的江湖家丁間穿插,繞了一圈如迴旋鏢而歸。

這時,對麵頃刻便有六七人倒下。

脖頸處無一冇有一道細微至極的血痕。

輕而易舉一招六七人。

南門豎起大拇指驚歎不已道:“冇想到葉兄還會禦刀的法訣,人不可貌相呐。

一招五六人,你這刀再出手兩三次哪還有我出手的機會?”

自家人知曉自家人的葉昶哈哈一笑道:

“南門兄,這不過是因為他們這些人毫無防備,我也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罷了,下次想要有如此斬獲可難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南宮毫無兵器,單單憑兩袖乾坤,不沾人便殺人的手段強些。”

南門惆悵灑然一笑,真不拿葉昶當外人道:

“雕蟲小技上不得檯麵罷了,若是葉兄想學,南門可以教你。”

三個手持刀兵斧鉞不堪一擊的貨色衝撞到了他周遭,南門惆悵一手大袖一揮,緊接著不落,另一隻手朝後再次一揮。

登時,三人腹部凹陷,如遭重擊,彷彿三個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葉昶搖搖頭,故作謙虛謹慎道:“君子不奪人所好...”

見葉昶大有相見恨晚的南門惆悵道:

“隻顧著打架著實無趣了些,與葉兄探討探討功法招式有何不可?

況且,我也想學學葉兄那一線扶金搖的刀道手段。”

一對一玩不過你,二對一老子還不是你的對手?

赤血不僅在他手中是個得力的賢內助,不在葉昶手中更是一個已達覆命的高手呐。

赤血穿針引線一般在幾十名湧來的江湖家丁間穿插,繞了一圈如迴旋鏢而歸。

這時,對麵頃刻便有六七人倒下。

脖頸處無一冇有一道細微至極的血痕。

輕而易舉一招六七人。

南門豎起大拇指驚歎不已道:“冇想到葉兄還會禦刀的法訣,人不可貌相呐。

一招五六人,你這刀再出手兩三次哪還有我出手的機會?”

自家人知曉自家人的葉昶哈哈一笑道:

“南門兄,這不過是因為他們這些人毫無防備,我也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罷了,下次想要有如此斬獲可難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南宮毫無兵器,單單憑兩袖乾坤,不沾人便殺人的手段強些。”

南門惆悵灑然一笑,真不拿葉昶當外人道:

“雕蟲小技上不得檯麵罷了,若是葉兄想學,南門可以教你。”

三個手持刀兵斧鉞不堪一擊的貨色衝撞到了他周遭,南門惆悵一手大袖一揮,緊接著不落,另一隻手朝後再次一揮。

登時,三人腹部凹陷,如遭重擊,彷彿三個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葉昶搖搖頭,故作謙虛謹慎道:“君子不奪人所好...”

見葉昶大有相見恨晚的南門惆悵道:

“隻顧著打架著實無趣了些,與葉兄探討探討功法招式有何不可?

況且,我也想學學葉兄那一線扶金搖的刀道手段。”

一對一玩不過你,二對一老子還不是你的對手?

赤血不僅在他手中是個得力的賢內助,不在葉昶手中更是一個已達覆命的高手呐。

赤血穿針引線一般在幾十名湧來的江湖家丁間穿插,繞了一圈如迴旋鏢而歸。

這時,對麵頃刻便有六七人倒下。

脖頸處無一冇有一道細微至極的血痕。

輕而易舉一招六七人。

南門豎起大拇指驚歎不已道:“冇想到葉兄還會禦刀的法訣,人不可貌相呐。

一招五六人,你這刀再出手兩三次哪還有我出手的機會?”

自家人知曉自家人的葉昶哈哈一笑道:

“南門兄,這不過是因為他們這些人毫無防備,我也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罷了,下次想要有如此斬獲可難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南宮毫無兵器,單單憑兩袖乾坤,不沾人便殺人的手段強些。”

南門惆悵灑然一笑,真不拿葉昶當外人道:

“雕蟲小技上不得檯麵罷了,若是葉兄想學,南門可以教你。”

三個手持刀兵斧鉞不堪一擊的貨色衝撞到了他周遭,南門惆悵一手大袖一揮,緊接著不落,另一隻手朝後再次一揮。

登時,三人腹部凹陷,如遭重擊,彷彿三個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葉昶搖搖頭,故作謙虛謹慎道:“君子不奪人所好...”

見葉昶大有相見恨晚的南門惆悵道:

“隻顧著打架著實無趣了些,與葉兄探討探討功法招式有何不可?

況且,我也想學學葉兄那一線扶金搖的刀道手段。”

一對一玩不過你,二對一老子還不是你的對手?

赤血不僅在他手中是個得力的賢內助,不在葉昶手中更是一個已達覆命的高手呐。

赤血穿針引線一般在幾十名湧來的江湖家丁間穿插,繞了一圈如迴旋鏢而歸。

這時,對麵頃刻便有六七人倒下。

脖頸處無一冇有一道細微至極的血痕。

輕而易舉一招六七人。

南門豎起大拇指驚歎不已道:“冇想到葉兄還會禦刀的法訣,人不可貌相呐。

一招五六人,你這刀再出手兩三次哪還有我出手的機會?”

自家人知曉自家人的葉昶哈哈一笑道:

“南門兄,這不過是因為他們這些人毫無防備,我也就是一個出其不意罷了,下次想要有如此斬獲可難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南宮毫無兵器,單單憑兩袖乾坤,不沾人便殺人的手段強些。”

南門惆悵灑然一笑,真不拿葉昶當外人道:

“雕蟲小技上不得檯麵罷了,若是葉兄想學,南門可以教你。”

三個手持刀兵斧鉞不堪一擊的貨色衝撞到了他周遭,南門惆悵一手大袖一揮,緊接著不落,另一隻手朝後再次一揮。

登時,三人腹部凹陷,如遭重擊,彷彿三個斷了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葉昶搖搖頭,故作謙虛謹慎道:“君子不奪人所好...”

見葉昶大有相見恨晚的南門惆悵道:

“隻顧著打架著實無趣了些,與葉兄探討探討功法招式有何不可?

況且,我也想學學葉兄那一線扶金搖的刀道手段。”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