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七十章 殺兵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七十章 殺兵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李家齊家兩家來人自然不可能僅有甲士三百人,從江湖上收納而來的家從緊隨,在甲士最外一層,粗略估計,人數有三四十。

境界達玄牝的最多,達致虛境的也有五六人,而覆命境,一個也無。

真當覆命境之人是顆路邊廉價至極的大白菜,他們想招攬便招攬了?能夠到覆命境,那個江湖人冇點保底手段,有些傲心?

要知道,覆命境已經能當一些小門小派的祖師爺頭目了。

就李家那一胖一瘦兩個兄弟與齊家的何老,哪個不是因為在之前受大恩於兩家這才屈身而至。

衝著美色不顧風險而至此地的那位李家紅衣少爺身後跟著胖瘦兄弟踱步到李當風身前賊眉鼠眼道:

“當風哥,今日我當街攔下齊孤萍時,便是這小子出的手,連胖瘦兄弟都不是對手。

不過他身邊出了齊孤萍那個美人外,還有兩個不知曉來曆的俏小娘,姿色可是不下齊孤萍那娘們之下啊。

兄弟儘快解決他倆,待會你我二一添作五,好事共享如何?”

最喜紅衣的李鈞若是個靠著身後大長老的爺爺與在家族中不可忽視的胖瘦兄弟的紈絝子弟的話,那李當風便是一刀一槍靠著自家功夫殺出來,當上這梧桐校尉的。

年紀雖比李鈞虛漲了幾歲,可李當風不敢托大,轉了轉眼珠,與這位族弟有共同嗜好的他嘿嘿一笑道:

“好說,我知曉鈞弟對我們那嫂夫人齊孤萍垂涎三尺,哥哥我也不與你爭搶,但是那兩個你說相貌絕佳的美人,哥哥可要好好選一個了。”

“不過那三個女人怎滴都見露麵?”

“方纔我現二樓有間房偷偷開了一個縫隙,有人朝下觀望,想來便是那裡了。”

三言兩語便將幾個女人分配得一乾二淨的李鈞轉過頭來,頤指氣使對胖瘦兩個兄弟道:

“瘦子,你弟弟不是刀槍不破,力大無窮麼,今日為了護住我,你們冇有好好和他玩,今日便出手拿下那個敢打我一巴掌的小子,怎麼樣?”

已出手與葉昶打了一架的瘦子如何不知葉昶實力的強橫,況且什麼刀槍不入,他弟弟不也是被那人一刀割破了手。

他腦子不靈光更是有個一個腦子更不不靈光的弟弟,但心中好歹之分還是有的。

“打...不過。”

樣貌醜甚至可以說嚇人的瘦子認真地點了點,結結巴巴道。

李鈞當即暴跳如雷,繡花拳頭一拳打在了瘦子身上,“廢物!”

至於那個胖子,到自家哥哥被打,依舊撓頭傻笑,也是個不善言辭的角色。

胖子瞥了一眼葉昶,一絲一毫都不結巴對瘦子甕聲甕氣道:

“如果隻有我們倆不是他對手,那不還有幾百甲士幾十江湖人麼,一起上,還不信打不過了。”

李鈞大喜過望,“還是胖子識大體。放心,幾百人害怕打不過他們?”

被甲士團團圍得水泄不通的葉昶與南門惆悵背靠背而立,依舊有閒功夫你一言我一語地搭話。

“兄台如何稱呼?”

“姓南門,名惆悵,葉兄稱呼在下惆悵便可。”

“葉兄,這次又上來二十個人,一人一半,誰先殺光如何?”

“我手中的傢夥什可是刀,你兩袖子能比得上我?”

葉昶一刀自上而下劈開一麵盾牌,一腳隨後踹在了那柄兵士胸膛。

有深奧晦澀的漣漪氾濫點出,那盾牌被一刀兩半後驚懼不已的兵士身體倒飛後劃,接連壓倒了兩名手拿長矛伺機而動的甲士。

被直接踢中的甲士橫死當場,另外殃及池魚身穿厚甲的士兵也倒地吐了一大口鮮血後人事不省。

這修行中人打不通真氣隻憑一身血肉的士兵與打蹣跚學步的黃幼童有何分彆?

三人喪命身後又有三人迅速補全了空缺,一浪疊一浪如江海之中的水,奔流不息。

原先怯怯弱弱不敢近前的一位被頂到了風口浪尖的士卒縮頭是一死,伸頭也是一死,一咬牙,竟然手中握著長矛,用訓練許久即便是閉著眼也能如樣刺去的手法對著葉昶心口便是一下。

葉昶左手一彈,激盪開長矛,腳步向前邁出一步,掠過長矛,一刀刁鑽地遞向那人胸口。

以彼之道還之彼身。

那人出手後,陡然間便將方纔畏手畏腳不敢向前的百餘甲士激起,不等葉昶至那人身前,身邊又有三隻長矛架起形成合計之法對著葉昶刺來。

葉昶右手握緊刀柄,變遞為橫,手腕

一抖,斜著擋下三隻長矛,身子一搖,退出半步。

雖為膏腴子弟但並未不學無術,而是通家族沿襲兵法戰陣的李當風見士氣因那險些遭到了毒手的士卒攻擊而大震,沉聲一嗬道:

“變陣!”

那些雙手抵盾牌的士卒縮回一手,單手橫盾,一隻手抽出腰間雁翎刀,露出半個身子於外禦敵,方纔僅突出一個圍字半攻半防的戰陣變為以攻為主。

同時中間分割,將葉昶與南門惆悵兩人的犄角之勢隔離,使得兩人尾不顧。

要與葉昶肩並肩而戰的南門惆悵起身掠起,卻被封住他頭頂空的長矛士卒再次逼回地麵。

長矛士卒與盾兵配合極為默契,可見能為一城一縣之主的家族也並非都像那李鈞一般都是無能之輩。

可他們能攔下南門惆悵卻攔不下能夠淩波踩空更踩刀如天玄禦空而行的葉昶。

麵對三百甲士,葉昶並未選擇蠻橫一刀對一刀殺一人的野蠻行徑,而是直接不遺餘力地爆出七步淩波,驟然欺身至為頭目的李當風麵前。

殺了這個不斷指揮手下甲士變陣結陣對抗葉昶南門之人,那些兵卒便成了一盤散沙。

見葉昶不管不顧掠來想要玩那萬軍叢中取敵上將頭顱如探囊取物的葉昶,李當風嘿然一笑。

能力壓三百將士,靠的可不僅僅是舞文弄墨會點兵法的假把式,而是手底下見真章的硬功夫。

況且他身邊還有幾十名並未參戰的隨身親衛。

煢煢孑立於馬背上的李當風一手勒馬韁繩,馬身一轉,立槍刺出。

身邊親衛紛紛將長矛斜立,同樣朝橫撲而來的葉昶殺去。

雖為膏腴子弟但並未不學無術,而是通家族沿襲兵法戰陣的李當風見士氣因那險些遭到了毒手的士卒攻擊而大震,沉聲一嗬道:

“變陣!”

那些雙手抵盾牌的士卒縮回一手,單手橫盾,一隻手抽出腰間雁翎刀,露出半個身子於外禦敵,方纔僅突出一個圍字半攻半防的戰陣變為以攻為主。

同時中間分割,將葉昶與南門惆悵兩人的犄角之勢隔離,使得兩人尾不顧。

要與葉昶肩並肩而戰的南門惆悵起身掠起,卻被封住他頭頂空的長矛士卒再次逼回地麵。

長矛士卒與盾兵配合極為默契,可見能為一城一縣之主的家族也並非都像那李鈞一般都是無能之輩。

可他們能攔下南門惆悵卻攔不下能夠淩波踩空更踩刀如天玄禦空而行的葉昶。

麵對三百甲士,葉昶並未選擇蠻橫一刀對一刀殺一人的野蠻行徑,而是直接不遺餘力地爆出七步淩波,驟然欺身至為頭目的李當風麵前。

殺了這個不斷指揮手下甲士變陣結陣對抗葉昶南門之人,那些兵卒便成了一盤散沙。

見葉昶不管不顧掠來想要玩那萬軍叢中取敵上將頭顱如探囊取物的葉昶,李當風嘿然一笑。

能力壓三百將士,靠的可不僅僅是舞文弄墨會點兵法的假把式,而是手底下見真章的硬功夫。

況且他身邊還有幾十名並未參戰的隨身親衛。

煢煢孑立於馬背上的李當風一手勒馬韁繩,馬身一轉,立槍刺出。

身邊親衛紛紛將長矛斜立,同樣朝橫撲而來的葉昶殺去。

雖為膏腴子弟但並未不學無術,而是通家族沿襲兵法戰陣的李當風見士氣因那險些遭到了毒手的士卒攻擊而大震,沉聲一嗬道:

“變陣!”

那些雙手抵盾牌的士卒縮回一手,單手橫盾,一隻手抽出腰間雁翎刀,露出半個身子於外禦敵,方纔僅突出一個圍字半攻半防的戰陣變為以攻為主。

同時中間分割,將葉昶與南門惆悵兩人的犄角之勢隔離,使得兩人尾不顧。

要與葉昶肩並肩而戰的南門惆悵起身掠起,卻被封住他頭頂空的長矛士卒再次逼回地麵。

長矛士卒與盾兵配合極為默契,可見能為一城一縣之主的家族也並非都像那李鈞一般都是無能之輩。

可他們能攔下南門惆悵卻攔不下能夠淩波踩空更踩刀如天玄禦空而行的葉昶。

麵對三百甲士,葉昶並未選擇蠻橫一刀對一刀殺一人的野蠻行徑,而是直接不遺餘力地爆出七步淩波,驟然欺身至為頭目的李當風麵前。

殺了這個不斷指揮手下甲士變陣結陣對抗葉昶南門之人,那些兵卒便成了一盤散沙。

見葉昶不管不顧掠來想要玩那萬軍叢中取敵上將頭顱如探囊取物的葉昶,李當風嘿然一笑。

能力壓三百將士,靠的可不僅僅是舞文弄墨會點兵法的假把式,而是手底下見真章的硬功夫。

況且他身邊還有幾十名並未參戰的隨身親衛。

煢煢孑立於馬背上的李當風一手勒馬韁繩,馬身一轉,立槍刺出。

身邊親衛紛紛將長矛斜立,同樣朝橫撲而來的葉昶殺去。

雖為膏腴子弟但並未不學無術,而是通家族沿襲兵法戰陣的李當風見士氣因那險些遭到了毒手的士卒攻擊而大震,沉聲一嗬道:

“變陣!”

那些雙手抵盾牌的士卒縮回一手,單手橫盾,一隻手抽出腰間雁翎刀,露出半個身子於外禦敵,方纔僅突出一個圍字半攻半防的戰陣變為以攻為主。

同時中間分割,將葉昶與南門惆悵兩人的犄角之勢隔離,使得兩人尾不顧。

要與葉昶肩並肩而戰的南門惆悵起身掠起,卻被封住他頭頂空的長矛士卒再次逼回地麵。

長矛士卒與盾兵配合極為默契,可見能為一城一縣之主的家族也並非都像那李鈞一般都是無能之輩。

可他們能攔下南門惆悵卻攔不下能夠淩波踩空更踩刀如天玄禦空而行的葉昶。

麵對三百甲士,葉昶並未選擇蠻橫一刀對一刀殺一人的野蠻行徑,而是直接不遺餘力地爆出七步淩波,驟然欺身至為頭目的李當風麵前。

殺了這個不斷指揮手下甲士變陣結陣對抗葉昶南門之人,那些兵卒便成了一盤散沙。

見葉昶不管不顧掠來想要玩那萬軍叢中取敵上將頭顱如探囊取物的葉昶,李當風嘿然一笑。

能力壓三百將士,靠的可不僅僅是舞文弄墨會點兵法的假把式,而是手底下見真章的硬功夫。

況且他身邊還有幾十名並未參戰的隨身親衛。

煢煢孑立於馬背上的李當風一手勒馬韁繩,馬身一轉,立槍刺出。

身邊親衛紛紛將長矛斜立,同樣朝橫撲而來的葉昶殺去。

雖為膏腴子弟但並未不學無術,而是通家族沿襲兵法戰陣的李當風見士氣因那險些遭到了毒手的士卒攻擊而大震,沉聲一嗬道:

“變陣!”

那些雙手抵盾牌的士卒縮回一手,單手橫盾,一隻手抽出腰間雁翎刀,露出半個身子於外禦敵,方纔僅突出一個圍字半攻半防的戰陣變為以攻為主。

同時中間分割,將葉昶與南門惆悵兩人的犄角之勢隔離,使得兩人尾不顧。

要與葉昶肩並肩而戰的南門惆悵起身掠起,卻被封住他頭頂空的長矛士卒再次逼回地麵。

長矛士卒與盾兵配合極為默契,可見能為一城一縣之主的家族也並非都像那李鈞一般都是無能之輩。

可他們能攔下南門惆悵卻攔不下能夠淩波踩空更踩刀如天玄禦空而行的葉昶。

麵對三百甲士,葉昶並未選擇蠻橫一刀對一刀殺一人的野蠻行徑,而是直接不遺餘力地爆出七步淩波,驟然欺身至為頭目的李當風麵前。

殺了這個不斷指揮手下甲士變陣結陣對抗葉昶南門之人,那些兵卒便成了一盤散沙。

見葉昶不管不顧掠來想要玩那萬軍叢中取敵上將頭顱如探囊取物的葉昶,李當風嘿然一笑。

能力壓三百將士,靠的可不僅僅是舞文弄墨會點兵法的假把式,而是手底下見真章的硬功夫。

況且他身邊還有幾十名並未參戰的隨身親衛。

煢煢孑立於馬背上的李當風一手勒馬韁繩,馬身一轉,立槍刺出。

身邊親衛紛紛將長矛斜立,同樣朝橫撲而來的葉昶殺去。

雖為膏腴子弟但並未不學無術,而是通家族沿襲兵法戰陣的李當風見士氣因那險些遭到了毒手的士卒攻擊而大震,沉聲一嗬道:

“變陣!”

那些雙手抵盾牌的士卒縮回一手,單手橫盾,一隻手抽出腰間雁翎刀,露出半個身子於外禦敵,方纔僅突出一個圍字半攻半防的戰陣變為以攻為主。

同時中間分割,將葉昶與南門惆悵兩人的犄角之勢隔離,使得兩人尾不顧。

要與葉昶肩並肩而戰的南門惆悵起身掠起,卻被封住他頭頂空的長矛士卒再次逼回地麵。

長矛士卒與盾兵配合極為默契,可見能為一城一縣之主的家族也並非都像那李鈞一般都是無能之輩。

可他們能攔下南門惆悵卻攔不下能夠淩波踩空更踩刀如天玄禦空而行的葉昶。

麵對三百甲士,葉昶並未選擇蠻橫一刀對一刀殺一人的野蠻行徑,而是直接不遺餘力地爆出七步淩波,驟然欺身至為頭目的李當風麵前。

殺了這個不斷指揮手下甲士變陣結陣對抗葉昶南門之人,那些兵卒便成了一盤散沙。

見葉昶不管不顧掠來想要玩那萬軍叢中取敵上將頭顱如探囊取物的葉昶,李當風嘿然一笑。

能力壓三百將士,靠的可不僅僅是舞文弄墨會點兵法的假把式,而是手底下見真章的硬功夫。

況且他身邊還有幾十名並未參戰的隨身親衛。

煢煢孑立於馬背上的李當風一手勒馬韁繩,馬身一轉,立槍刺出。

身邊親衛紛紛將長矛斜立,同樣朝橫撲而來的葉昶殺去。

雖為膏腴子弟但並未不學無術,而是通家族沿襲兵法戰陣的李當風見士氣因那險些遭到了毒手的士卒攻擊而大震,沉聲一嗬道:

“變陣!”

那些雙手抵盾牌的士卒縮回一手,單手橫盾,一隻手抽出腰間雁翎刀,露出半個身子於外禦敵,方纔僅突出一個圍字半攻半防的戰陣變為以攻為主。

同時中間分割,將葉昶與南門惆悵兩人的犄角之勢隔離,使得兩人尾不顧。

要與葉昶肩並肩而戰的南門惆悵起身掠起,卻被封住他頭頂空的長矛士卒再次逼回地麵。

長矛士卒與盾兵配合極為默契,可見能為一城一縣之主的家族也並非都像那李鈞一般都是無能之輩。

可他們能攔下南門惆悵卻攔不下能夠淩波踩空更踩刀如天玄禦空而行的葉昶。

麵對三百甲士,葉昶並未選擇蠻橫一刀對一刀殺一人的野蠻行徑,而是直接不遺餘力地爆出七步淩波,驟然欺身至為頭目的李當風麵前。

殺了這個不斷指揮手下甲士變陣結陣對抗葉昶南門之人,那些兵卒便成了一盤散沙。

見葉昶不管不顧掠來想要玩那萬軍叢中取敵上將頭顱如探囊取物的葉昶,李當風嘿然一笑。

能力壓三百將士,靠的可不僅僅是舞文弄墨會點兵法的假把式,而是手底下見真章的硬功夫。

況且他身邊還有幾十名並未參戰的隨身親衛。

煢煢孑立於馬背上的李當風一手勒馬韁繩,馬身一轉,立槍刺出。

身邊親衛紛紛將長矛斜立,同樣朝橫撲而來的葉昶殺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