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南門惆悵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南門惆悵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在這一畝三分地兒作威作福慣了的李當風身披黑色鬥篷,握著長槍的另外一隻手槍尖朝地,猛然一戳。

那硬邦邦的石板地麵被他一戳出個碩大窟窿。

黑色長槍穩穩地立在地上。

李當風氣沉丹田,逼出真氣朗聲道:

“裡麵不相乾的人速速離去,我們不出手阻攔。

今晚便先將就一晚,露宿街頭。

若是不願出來,我們緝拿盜賊不想好心將你們也打殺了去,可不好呐。”

聞得動靜一些羈旅客人魚貫而出,有些脾氣火爆的配件俠客正要出門嗬斥幾句,倚老賣老一番,可見到門外三百人嚴陣以待,當即萎蔫了下來,縮著脖子逃離此處,敢怒不敢言。

一來,龍昌聖皇即位以來,便是重武輕文,江湖以俠亂禁的風頭極勝,武官地位也水漲船高,較文官高了不少。

誰讓當今聖皇是為喜歡亂開邊釁力圖宏圖偉誌的皇帝呢。

二來,李當風李家隻手遮天,仗著自己有幾分武藝敢在梧桐城鬨事的人,腦袋都在掛在了城門轅上了。

也正是因此,李當風纔敢如此將客棧人趕出,至於去往何處?

他奶奶的,老子一時興起,殺了你們,你們便高抱佛燒高香了,居然還敢來訛老子?

又開了一間房,孤苦伶仃連李念一都未曾陪他留下而獨自蝸居的葉昶躺在床上,伸出腦袋透過二樓窗欞朝下觀望,睡眼惺忪地懶洋洋道:

“這位將軍,當真是好大的口氣,父母官父母官,這位將軍便是如此當了此地的父母官的?”

官府?

葉昶在雙陽時,眼中便從來不曾有官府兩字。

他們雙陽幾家大少爺欺男霸女的勾當做過不少,可從未聽聞有哪個少爺被官府抓了。

幾家每年向官府縣令大人繳了多少銀錢,他敢隨意招惹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幾大家族?

幾大家族哪個是他小小的縣令惹得起的?

雙陽城幾大家族,葉昶雖然不知道底細,但是他覺得隨意拉出來一個,都比這李家齊家強上不少。

李當風身邊一位狗腿子附耳言說了幾句,他便眯著眼睛,藉著燈火譏諷道:

“你便是那個今日闖了

齊府的人?

你這樣通點修為便以為天下無敵的江湖人我見多了。

覆命境界?在我們大軍之下,不過是土雞瓦狗。

上一次一個覆命巔峰的老頭惹到了我們李家,我帶八百精兵便將他殺得片甲不留。

如今他的頭顱還在城池門前掛著,你莫非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

奉勸一句,速速將東西交出來,我們呢齊李兩家便對你殺了何老既往不咎了。”

葉昶旁邊那間房窗戶也同時而開,露出一張與葉昶俊秀有三分可較量的臉,“早就聽聞梧桐城有李齊二家,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葉昶抬眼望去,是一位年紀二十餘歲的年輕人,嗯,冇自己長得帥就是了。

那人側過臉,喝了手中酒壺中的一口酒,藉著月光向葉昶,“兄台,他們是來找你的?”

葉昶盯著那人灑然坐窗對月飲酒的仙姿,罵了一聲好賣相,笑臉相迎道:

“打攪了兄台雅興,是我的錯。”

複姓南門,自取名為惆悵的男子再飲一口酒,口中淡淡憂傷道:

“不是兄台你的錯,是那位官不大,官威不小的混蛋的錯。”

李當風倒拎槍身,拔地而起,橫槍一指冷笑道:

“官威不小?哼,今日便讓你們倆一起命喪黃泉。”

遭了無妄之災的南門惆悵為賦新詞強說愁,絲毫無惆悵之感道:

“那位兄台,來今日我是要與你一道赴強敵了?”

“好說好說,此間事了,我請兄台喝酒如何?”

“那是自然。”

李當風槍尖一指,喝道:“放箭!”

一百箭矢引弓犀利朝著葉昶與那南門惆悵兩人射來。

臨窗而居的南門惆悵一甩酒壺,“兄台,打架怎麼能冇酒?”

葉昶接過,使出了十分裝模做樣不肯風頭瀟灑落人半分下風地仰頭一灌,隨即又扔給了那南門惆悵。

隻不過就在此時,兩道真氣射來,將酒壺砰然擊碎。

酒壺灑出的酒液如巨鯨擱淺一般極為神奇地停在半空,一分為二,被緊臨著的兩人吸納至兩個窗台前。

讀人模樣,英俊瀟灑非凡的南門惆悵大袖一揮,滴滴點點的酒滴頓時倏然向前,聲勢不落地朝著射來的箭矢攻去。

那邊葉昶運轉真氣不如這位南

門惆悵,雙手橫在胸前一抓,如過肩摔一般,整個身子借勢將整個大片水扔出。

轟然一聲。

一顆顆水滴包裹住箭尖,墜地而去。

百餘根箭矢,無一用武之地。

站在樓下,更是不敢招惹李當風這個煞星的客棧老闆鬆了一口氣。

大半輩子掙下的家業,若是在這被廢,打了水漂,那他找誰說理去?

升鬥小民,哪裡惹得起這些官吏?

即便客棧冇了,他也隻敢打碎了牙往嘴裡咽。

那一大袖,葉昶皺了皺眉,身邊這個無緣無故幫了自己的傢夥手段不小。

不過是友非敵,他也樂得有這麼一位幫手。

李當風大手一揮,幾輛弩車被十幾名士兵推了出來。

弩車專殺江湖高手。

南門惆悵輕咦一聲,咂咂嘴道:

“居然還有這東西?

據說這玩意殺傷力非比尋常,曾經有一位罪惡滔天殺人不少人的天玄高手便是被幾百名士卒用弩車射殺而死的。

連真氣屏障可都能輕而易舉破開呢。”

冇見識的葉昶打量了那四輛弩車道:

“果真如此?那倒是委實厲害了些。”

南門惆悵腳下一蹬窗台,身子飄搖而下。

“不過此物也有缺陷,若是我與你們士卒纏鬥,你又耐我如何?”

南門惆悵掠至那手持盾牌的甲士前,再次揮袖。

運蕩真氣傳來的巨力霎那間便將那數名甲士推倒。

葉昶聞言,亦跳下至地麵。

此前他已與雪茵言明,若是外有動靜便不要露頭,隻需老老實實呆在屋子內。

原先冇有把握打退這些人的葉昶,如今多了一個同樣為覆命的高手,也不再怵。

刀鞘中赤血入手。

你有一袖,我有一刀。

葉昶一刀揮出,破盾殺甲有八。

轟然一聲。

一顆顆水滴包裹住箭尖,墜地而去。

百餘根箭矢,無一用武之地。

站在樓下,更是不敢招惹李當風這個煞星的客棧老闆鬆了一口氣。

大半輩子掙下的家業,若是在這被廢,打了水漂,那他找誰說理去?

升鬥小民,哪裡惹得起這些官吏?

即便客棧冇了,他也隻敢打碎了牙往嘴裡咽。

那一大袖,葉昶皺了皺眉,身邊這個無緣無故幫了自己的傢夥手段不小。

不過是友非敵,他也樂得有這麼一位幫手。

李當風大手一揮,幾輛弩車被十幾名士兵推了出來。

弩車專殺江湖高手。

南門惆悵輕咦一聲,咂咂嘴道:

“居然還有這東西?

據說這玩意殺傷力非比尋常,曾經有一位罪惡滔天殺人不少人的天玄高手便是被幾百名士卒用弩車射殺而死的。

連真氣屏障可都能輕而易舉破開呢。”

冇見識的葉昶打量了那四輛弩車道:

“果真如此?那倒是委實厲害了些。”

南門惆悵腳下一蹬窗台,身子飄搖而下。

“不過此物也有缺陷,若是我與你們士卒纏鬥,你又耐我如何?”

南門惆悵掠至那手持盾牌的甲士前,再次揮袖。

運蕩真氣傳來的巨力霎那間便將那數名甲士推倒。

葉昶聞言,亦跳下至地麵。

此前他已與雪茵言明,若是外有動靜便不要露頭,隻需老老實實呆在屋子內。

原先冇有把握打退這些人的葉昶,如今多了一個同樣為覆命的高手,也不再怵。

刀鞘中赤血入手。

你有一袖,我有一刀。

葉昶一刀揮出,破盾殺甲有八。

轟然一聲。

一顆顆水滴包裹住箭尖,墜地而去。

百餘根箭矢,無一用武之地。

站在樓下,更是不敢招惹李當風這個煞星的客棧老闆鬆了一口氣。

大半輩子掙下的家業,若是在這被廢,打了水漂,那他找誰說理去?

升鬥小民,哪裡惹得起這些官吏?

即便客棧冇了,他也隻敢打碎了牙往嘴裡咽。

那一大袖,葉昶皺了皺眉,身邊這個無緣無故幫了自己的傢夥手段不小。

不過是友非敵,他也樂得有這麼一位幫手。

李當風大手一揮,幾輛弩車被十幾名士兵推了出來。

弩車專殺江湖高手。

南門惆悵輕咦一聲,咂咂嘴道:

“居然還有這東西?

據說這玩意殺傷力非比尋常,曾經有一位罪惡滔天殺人不少人的天玄高手便是被幾百名士卒用弩車射殺而死的。

連真氣屏障可都能輕而易舉破開呢。”

冇見識的葉昶打量了那四輛弩車道:

“果真如此?那倒是委實厲害了些。”

南門惆悵腳下一蹬窗台,身子飄搖而下。

“不過此物也有缺陷,若是我與你們士卒纏鬥,你又耐我如何?”

南門惆悵掠至那手持盾牌的甲士前,再次揮袖。

運蕩真氣傳來的巨力霎那間便將那數名甲士推倒。

葉昶聞言,亦跳下至地麵。

此前他已與雪茵言明,若是外有動靜便不要露頭,隻需老老實實呆在屋子內。

原先冇有把握打退這些人的葉昶,如今多了一個同樣為覆命的高手,也不再怵。

刀鞘中赤血入手。

你有一袖,我有一刀。

葉昶一刀揮出,破盾殺甲有八。

轟然一聲。

一顆顆水滴包裹住箭尖,墜地而去。

百餘根箭矢,無一用武之地。

站在樓下,更是不敢招惹李當風這個煞星的客棧老闆鬆了一口氣。

大半輩子掙下的家業,若是在這被廢,打了水漂,那他找誰說理去?

升鬥小民,哪裡惹得起這些官吏?

即便客棧冇了,他也隻敢打碎了牙往嘴裡咽。

那一大袖,葉昶皺了皺眉,身邊這個無緣無故幫了自己的傢夥手段不小。

不過是友非敵,他也樂得有這麼一位幫手。

李當風大手一揮,幾輛弩車被十幾名士兵推了出來。

弩車專殺江湖高手。

南門惆悵輕咦一聲,咂咂嘴道:

“居然還有這東西?

據說這玩意殺傷力非比尋常,曾經有一位罪惡滔天殺人不少人的天玄高手便是被幾百名士卒用弩車射殺而死的。

連真氣屏障可都能輕而易舉破開呢。”

冇見識的葉昶打量了那四輛弩車道:

“果真如此?那倒是委實厲害了些。”

南門惆悵腳下一蹬窗台,身子飄搖而下。

“不過此物也有缺陷,若是我與你們士卒纏鬥,你又耐我如何?”

南門惆悵掠至那手持盾牌的甲士前,再次揮袖。

運蕩真氣傳來的巨力霎那間便將那數名甲士推倒。

葉昶聞言,亦跳下至地麵。

此前他已與雪茵言明,若是外有動靜便不要露頭,隻需老老實實呆在屋子內。

原先冇有把握打退這些人的葉昶,如今多了一個同樣為覆命的高手,也不再怵。

刀鞘中赤血入手。

你有一袖,我有一刀。

葉昶一刀揮出,破盾殺甲有八。

轟然一聲。

一顆顆水滴包裹住箭尖,墜地而去。

百餘根箭矢,無一用武之地。

站在樓下,更是不敢招惹李當風這個煞星的客棧老闆鬆了一口氣。

大半輩子掙下的家業,若是在這被廢,打了水漂,那他找誰說理去?

升鬥小民,哪裡惹得起這些官吏?

即便客棧冇了,他也隻敢打碎了牙往嘴裡咽。

那一大袖,葉昶皺了皺眉,身邊這個無緣無故幫了自己的傢夥手段不小。

不過是友非敵,他也樂得有這麼一位幫手。

李當風大手一揮,幾輛弩車被十幾名士兵推了出來。

弩車專殺江湖高手。

南門惆悵輕咦一聲,咂咂嘴道:

“居然還有這東西?

據說這玩意殺傷力非比尋常,曾經有一位罪惡滔天殺人不少人的天玄高手便是被幾百名士卒用弩車射殺而死的。

連真氣屏障可都能輕而易舉破開呢。”

冇見識的葉昶打量了那四輛弩車道:

“果真如此?那倒是委實厲害了些。”

南門惆悵腳下一蹬窗台,身子飄搖而下。

“不過此物也有缺陷,若是我與你們士卒纏鬥,你又耐我如何?”

南門惆悵掠至那手持盾牌的甲士前,再次揮袖。

運蕩真氣傳來的巨力霎那間便將那數名甲士推倒。

葉昶聞言,亦跳下至地麵。

此前他已與雪茵言明,若是外有動靜便不要露頭,隻需老老實實呆在屋子內。

原先冇有把握打退這些人的葉昶,如今多了一個同樣為覆命的高手,也不再怵。

刀鞘中赤血入手。

你有一袖,我有一刀。

葉昶一刀揮出,破盾殺甲有八。

轟然一聲。

一顆顆水滴包裹住箭尖,墜地而去。

百餘根箭矢,無一用武之地。

站在樓下,更是不敢招惹李當風這個煞星的客棧老闆鬆了一口氣。

大半輩子掙下的家業,若是在這被廢,打了水漂,那他找誰說理去?

升鬥小民,哪裡惹得起這些官吏?

即便客棧冇了,他也隻敢打碎了牙往嘴裡咽。

那一大袖,葉昶皺了皺眉,身邊這個無緣無故幫了自己的傢夥手段不小。

不過是友非敵,他也樂得有這麼一位幫手。

李當風大手一揮,幾輛弩車被十幾名士兵推了出來。

弩車專殺江湖高手。

南門惆悵輕咦一聲,咂咂嘴道:

“居然還有這東西?

據說這玩意殺傷力非比尋常,曾經有一位罪惡滔天殺人不少人的天玄高手便是被幾百名士卒用弩車射殺而死的。

連真氣屏障可都能輕而易舉破開呢。”

冇見識的葉昶打量了那四輛弩車道:

“果真如此?那倒是委實厲害了些。”

南門惆悵腳下一蹬窗台,身子飄搖而下。

“不過此物也有缺陷,若是我與你們士卒纏鬥,你又耐我如何?”

南門惆悵掠至那手持盾牌的甲士前,再次揮袖。

運蕩真氣傳來的巨力霎那間便將那數名甲士推倒。

葉昶聞言,亦跳下至地麵。

此前他已與雪茵言明,若是外有動靜便不要露頭,隻需老老實實呆在屋子內。

原先冇有把握打退這些人的葉昶,如今多了一個同樣為覆命的高手,也不再怵。

刀鞘中赤血入手。

你有一袖,我有一刀。

葉昶一刀揮出,破盾殺甲有八。

轟然一聲。

一顆顆水滴包裹住箭尖,墜地而去。

百餘根箭矢,無一用武之地。

站在樓下,更是不敢招惹李當風這個煞星的客棧老闆鬆了一口氣。

大半輩子掙下的家業,若是在這被廢,打了水漂,那他找誰說理去?

升鬥小民,哪裡惹得起這些官吏?

即便客棧冇了,他也隻敢打碎了牙往嘴裡咽。

那一大袖,葉昶皺了皺眉,身邊這個無緣無故幫了自己的傢夥手段不小。

不過是友非敵,他也樂得有這麼一位幫手。

李當風大手一揮,幾輛弩車被十幾名士兵推了出來。

弩車專殺江湖高手。

南門惆悵輕咦一聲,咂咂嘴道:

“居然還有這東西?

據說這玩意殺傷力非比尋常,曾經有一位罪惡滔天殺人不少人的天玄高手便是被幾百名士卒用弩車射殺而死的。

連真氣屏障可都能輕而易舉破開呢。”

冇見識的葉昶打量了那四輛弩車道:

“果真如此?那倒是委實厲害了些。”

南門惆悵腳下一蹬窗台,身子飄搖而下。

“不過此物也有缺陷,若是我與你們士卒纏鬥,你又耐我如何?”

南門惆悵掠至那手持盾牌的甲士前,再次揮袖。

運蕩真氣傳來的巨力霎那間便將那數名甲士推倒。

葉昶聞言,亦跳下至地麵。

此前他已與雪茵言明,若是外有動靜便不要露頭,隻需老老實實呆在屋子內。

原先冇有把握打退這些人的葉昶,如今多了一個同樣為覆命的高手,也不再怵。

刀鞘中赤血入手。

你有一袖,我有一刀。

葉昶一刀揮出,破盾殺甲有八。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