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晚了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六十六章 晚了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大小姐習性未改的雲雀一步跨出,不等那些侍衛前來,便一巴掌朝著李晴那張俏臉扇了過去。

啪!

碩大的紅色手印出現在李晴臉上,倒是與方纔葉昶扇了那位少爺的一巴掌如出一轍。

如出一轍地仗力欺人。

這他娘纔算是兩口子一家人,出手便扇臉?

李晴跌下身子,不堪一擊,“你們敢打我?今天我一定要讓你們出不了這個門!”

洋洋得意的雲雀瞪了一眼不知自身處境的李晴,拍了拍小手,生怕一雙潔白的手被玷汙了一般,揚起如鵝蛋般的小臉道:

“厲害不厲害?

前些日子了一本叫《竹雨緣》的戲文,便是那小姐便有這樣一位嫂子。

可惜當時我不在,幫不得蘇薰。

如今這次,我一定要幫齊姐姐好好教訓教訓這般人兒。”

“...”

葉昶扶額微歎,這妮子那些話本多了吧...

不過如此也好,省的花大力氣去一個個找齊府的頭頭。

不片刻,葉昶幾人周身便被數十手持兵器的家丁團團圍住。

連帶著幾位聽聞了訊息的族中幾位高層都出動了。

為一人正是當代齊家族長,齊孤萍的大哥,一位文質彬彬不通武藝的俊朗中年人。

齊鴻鬢角處須黑白相參,興許是家族中事務所累,難掩老態。

葉昶撇了撇李晴,再了一眼齊鴻,並未刻意遮掩地喃喃道:

“怪不得方纔那娘們到我如到了一條口中之食,常言道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這位族長上去身子骨便虛弱的緊,慾求不滿呐。

冇那個身子,非要玩年老心不老的老牛嫩草勾當。

老頭便要正兒八經地找個老太太纔像樣子,讀人便愛說一套做一套。

讀者聖人,口中念著君子之言,手中做著小人之行...

嘖嘖,不講究呐!”

周邊數十人一個不拉,聽得一清二楚,葉昶這邊各個都是掩嘴而笑。

童言無忌的李念一拽著葉昶天真問道:“師傅,啥是老牛吃嫩草啊?

為什麼雪姐姐雲姐姐都在笑呢?”

齊鴻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樣子氣地的不清。

在葉昶麵前耍嘴皮子?秋姨可

都在葉昶麵前抬不起頭啊。

齊鴻雙眼瞪著站在葉昶身邊的齊孤萍,聲色俱厲問葉昶道:

“你是何人?為何來我齊府?

真當我齊府好欺負麼?”

葉昶一聲譏笑道:

“齊族長好大的忘性,我有一柄劍,送給了我這位寶貝徒兒。

可你們卻見那劍不是凡物,想要占為己有。

我這趟來,自然是要討回那把劍,為我的乖徒兒問問這齊府之人到底有多厚顏無恥,連小孩子的玩具也不放過?”

齊鴻麵色一變,隨後便又消失不見,“什麼劍?我不知道。

不過就憑你一個年紀上去二十的小子,便要當人師?

你便是闖人家府邸來為人師表的麼?”

葉昶嘿然一笑,“就憑我?”

他扭了扭脖頸,晃了晃手臂,身子爆出如黃豆崩裂般的一陣脆響。

葉昶眼神深深朝著齊鴻身後一凝,拔刀出鞘,隨後寫意向前簡簡單單地揮出一刀。

凶猛的刀罡徑直撲麵,正在此時,齊鴻身前多出一道人影。

那躬著身子的半駝老頭雙臂鼓漲,一雙擒龍手喝然一聲抓住葉昶赤血刀罡,移花接木的手段將一刀引向天際。

老頭抬起頭,眉目掩蓋住的雙眼射出驚忙,盯著葉昶嘶啞道:

“中覆命?年紀不大,實力倒是可怕。

不過你我都是中覆命境界,而且我已入中覆命巔峰十數年,你也耐我無得,小子,速速離去。

我們便既往不咎了。”

聞言的李晴捂著臉急忙道:

“何老,這小子闖我齊府,必須殺了啊!”

險些栽倒在葉昶一刀之威下的齊鴻附和道:

“何老,劍...的確不殺不可啊。”

姓何老頭不答,又對葉昶道:

“那把劍確實在我們手中,但那劍太強橫了,還不是你能夠染指的。

奉勸你這位後輩一句,莫要招惹禍端。”

葉昶豈能不知這老頭打的什麼主意?方纔他那一刀嚇唬住了這個縮頭縮為的老頭。

葉昶一步踏出,周身真氣驟然一蕩,反問道:“不還?”

那老頭不慌不忙道:“小子,你實力確實不錯,但非要與我動手,你以為真能夠取勝?”

葉昶把玩赤血,正要再次嚇唬嚇唬這個老頭時,身邊雲雀撲出,躍躍欲試道:

“葉昶,這老頭讓我試試?”

葉昶瞥了一眼雪茵,見她不吭聲,便退出一步。

雲雀腳下一旋,橫身一隻手握拳揮出。

何老頭嘲諷一笑,拳頭對拳頭,也揮出一拳。

雲雀畢竟是受傷之身,如何是同為中覆命寶刀未老的和老頭對手?

一拳之下,雲雀撤後三丈,被一掠而出的葉昶攔腰挽下。

“還是我來吧。”

葉昶撥出一口氣,前幾日老子剛與天玄打了一架,雖說打不過,好歹把人嚇跑了,就憑你中覆命?

“一刀。”

葉昶輕聲道。

氣衝鬥牛。

誤以為葉昶幡然悔悟的何老頭冇聽清楚,“什麼?”

何老頭感受著葉昶那體內澎湃不似中覆命纔有的氣息,舍下臉皮驚慌道:

“那把劍我們齊府還你,但求你放了我們一馬如何?”

“若是放我們一馬,以後齊府唯您馬是瞻。”

葉昶抬起眼簾,舉刀。

唰!

一刀麵門而至。

在齊府當了一輩子長老的齊府第一高手何老頭隻有一個念頭,好快的刀。

一顆大好頭顱便被葉昶一刀割下。

刀不見血,身不見血。

葉昶依舊渾身白色,刀依舊渾身漆黑。

端的是詭異至極。

葉昶俯耳道:“晚了。”

他冰冷的眸子掃過齊鴻,一息而至,單手卡住脖頸離地舉起,歪著腦袋問道:

“就憑我...你有...意見?”

“把我的劍還我,或者你...死!”

見小步跑過來似要求情的齊孤萍,葉昶這纔鬆下手。

葉昶冷冷著癱坐在地上的齊鴻與方纔氣勢恢宏如今落魄狼狽紅著臉的李晴:

“你們在梧桐城太久了,坐井觀天。

帶路吧。”

葉昶瞥了一眼雪茵,見她不吭聲,便退出一步。

雲雀腳下一旋,橫身一隻手握拳揮出。

何老頭嘲諷一笑,拳頭對拳頭,也揮出一拳。

雲雀畢竟是受傷之身,如何是同為中覆命寶刀未老的和老頭對手?

一拳之下,雲雀撤後三丈,被一掠而出的葉昶攔腰挽下。

“還是我來吧。”

葉昶撥出一口氣,前幾日老子剛與天玄打了一架,雖說打不過,好歹把人嚇跑了,就憑你中覆命?

“一刀。”

葉昶輕聲道。

氣衝鬥牛。

誤以為葉昶幡然悔悟的何老頭冇聽清楚,“什麼?”

何老頭感受著葉昶那體內澎湃不似中覆命纔有的氣息,舍下臉皮驚慌道:

“那把劍我們齊府還你,但求你放了我們一馬如何?”

“若是放我們一馬,以後齊府唯您馬是瞻。”

葉昶抬起眼簾,舉刀。

唰!

一刀麵門而至。

在齊府當了一輩子長老的齊府第一高手何老頭隻有一個念頭,好快的刀。

一顆大好頭顱便被葉昶一刀割下。

刀不見血,身不見血。

葉昶依舊渾身白色,刀依舊渾身漆黑。

端的是詭異至極。

葉昶俯耳道:“晚了。”

他冰冷的眸子掃過齊鴻,一息而至,單手卡住脖頸離地舉起,歪著腦袋問道:

“就憑我...你有...意見?”

“把我的劍還我,或者你...死!”

見小步跑過來似要求情的齊孤萍,葉昶這纔鬆下手。

葉昶冷冷著癱坐在地上的齊鴻與方纔氣勢恢宏如今落魄狼狽紅著臉的李晴:

“你們在梧桐城太久了,坐井觀天。

帶路吧。”

葉昶瞥了一眼雪茵,見她不吭聲,便退出一步。

雲雀腳下一旋,橫身一隻手握拳揮出。

何老頭嘲諷一笑,拳頭對拳頭,也揮出一拳。

雲雀畢竟是受傷之身,如何是同為中覆命寶刀未老的和老頭對手?

一拳之下,雲雀撤後三丈,被一掠而出的葉昶攔腰挽下。

“還是我來吧。”

葉昶撥出一口氣,前幾日老子剛與天玄打了一架,雖說打不過,好歹把人嚇跑了,就憑你中覆命?

“一刀。”

葉昶輕聲道。

氣衝鬥牛。

誤以為葉昶幡然悔悟的何老頭冇聽清楚,“什麼?”

何老頭感受著葉昶那體內澎湃不似中覆命纔有的氣息,舍下臉皮驚慌道:

“那把劍我們齊府還你,但求你放了我們一馬如何?”

“若是放我們一馬,以後齊府唯您馬是瞻。”

葉昶抬起眼簾,舉刀。

唰!

一刀麵門而至。

在齊府當了一輩子長老的齊府第一高手何老頭隻有一個念頭,好快的刀。

一顆大好頭顱便被葉昶一刀割下。

刀不見血,身不見血。

葉昶依舊渾身白色,刀依舊渾身漆黑。

端的是詭異至極。

葉昶俯耳道:“晚了。”

他冰冷的眸子掃過齊鴻,一息而至,單手卡住脖頸離地舉起,歪著腦袋問道:

“就憑我...你有...意見?”

“把我的劍還我,或者你...死!”

見小步跑過來似要求情的齊孤萍,葉昶這纔鬆下手。

葉昶冷冷著癱坐在地上的齊鴻與方纔氣勢恢宏如今落魄狼狽紅著臉的李晴:

“你們在梧桐城太久了,坐井觀天。

帶路吧。”

葉昶瞥了一眼雪茵,見她不吭聲,便退出一步。

雲雀腳下一旋,橫身一隻手握拳揮出。

何老頭嘲諷一笑,拳頭對拳頭,也揮出一拳。

雲雀畢竟是受傷之身,如何是同為中覆命寶刀未老的和老頭對手?

一拳之下,雲雀撤後三丈,被一掠而出的葉昶攔腰挽下。

“還是我來吧。”

葉昶撥出一口氣,前幾日老子剛與天玄打了一架,雖說打不過,好歹把人嚇跑了,就憑你中覆命?

“一刀。”

葉昶輕聲道。

氣衝鬥牛。

誤以為葉昶幡然悔悟的何老頭冇聽清楚,“什麼?”

何老頭感受著葉昶那體內澎湃不似中覆命纔有的氣息,舍下臉皮驚慌道:

“那把劍我們齊府還你,但求你放了我們一馬如何?”

“若是放我們一馬,以後齊府唯您馬是瞻。”

葉昶抬起眼簾,舉刀。

唰!

一刀麵門而至。

在齊府當了一輩子長老的齊府第一高手何老頭隻有一個念頭,好快的刀。

一顆大好頭顱便被葉昶一刀割下。

刀不見血,身不見血。

葉昶依舊渾身白色,刀依舊渾身漆黑。

端的是詭異至極。

葉昶俯耳道:“晚了。”

他冰冷的眸子掃過齊鴻,一息而至,單手卡住脖頸離地舉起,歪著腦袋問道:

“就憑我...你有...意見?”

“把我的劍還我,或者你...死!”

見小步跑過來似要求情的齊孤萍,葉昶這纔鬆下手。

葉昶冷冷著癱坐在地上的齊鴻與方纔氣勢恢宏如今落魄狼狽紅著臉的李晴:

“你們在梧桐城太久了,坐井觀天。

帶路吧。”

葉昶瞥了一眼雪茵,見她不吭聲,便退出一步。

雲雀腳下一旋,橫身一隻手握拳揮出。

何老頭嘲諷一笑,拳頭對拳頭,也揮出一拳。

雲雀畢竟是受傷之身,如何是同為中覆命寶刀未老的和老頭對手?

一拳之下,雲雀撤後三丈,被一掠而出的葉昶攔腰挽下。

“還是我來吧。”

葉昶撥出一口氣,前幾日老子剛與天玄打了一架,雖說打不過,好歹把人嚇跑了,就憑你中覆命?

“一刀。”

葉昶輕聲道。

氣衝鬥牛。

誤以為葉昶幡然悔悟的何老頭冇聽清楚,“什麼?”

何老頭感受著葉昶那體內澎湃不似中覆命纔有的氣息,舍下臉皮驚慌道:

“那把劍我們齊府還你,但求你放了我們一馬如何?”

“若是放我們一馬,以後齊府唯您馬是瞻。”

葉昶抬起眼簾,舉刀。

唰!

一刀麵門而至。

在齊府當了一輩子長老的齊府第一高手何老頭隻有一個念頭,好快的刀。

一顆大好頭顱便被葉昶一刀割下。

刀不見血,身不見血。

葉昶依舊渾身白色,刀依舊渾身漆黑。

端的是詭異至極。

葉昶俯耳道:“晚了。”

他冰冷的眸子掃過齊鴻,一息而至,單手卡住脖頸離地舉起,歪著腦袋問道:

“就憑我...你有...意見?”

“把我的劍還我,或者你...死!”

見小步跑過來似要求情的齊孤萍,葉昶這纔鬆下手。

葉昶冷冷著癱坐在地上的齊鴻與方纔氣勢恢宏如今落魄狼狽紅著臉的李晴:

“你們在梧桐城太久了,坐井觀天。

帶路吧。”

葉昶瞥了一眼雪茵,見她不吭聲,便退出一步。

雲雀腳下一旋,橫身一隻手握拳揮出。

何老頭嘲諷一笑,拳頭對拳頭,也揮出一拳。

雲雀畢竟是受傷之身,如何是同為中覆命寶刀未老的和老頭對手?

一拳之下,雲雀撤後三丈,被一掠而出的葉昶攔腰挽下。

“還是我來吧。”

葉昶撥出一口氣,前幾日老子剛與天玄打了一架,雖說打不過,好歹把人嚇跑了,就憑你中覆命?

“一刀。”

葉昶輕聲道。

氣衝鬥牛。

誤以為葉昶幡然悔悟的何老頭冇聽清楚,“什麼?”

何老頭感受著葉昶那體內澎湃不似中覆命纔有的氣息,舍下臉皮驚慌道:

“那把劍我們齊府還你,但求你放了我們一馬如何?”

“若是放我們一馬,以後齊府唯您馬是瞻。”

葉昶抬起眼簾,舉刀。

唰!

一刀麵門而至。

在齊府當了一輩子長老的齊府第一高手何老頭隻有一個念頭,好快的刀。

一顆大好頭顱便被葉昶一刀割下。

刀不見血,身不見血。

葉昶依舊渾身白色,刀依舊渾身漆黑。

端的是詭異至極。

葉昶俯耳道:“晚了。”

他冰冷的眸子掃過齊鴻,一息而至,單手卡住脖頸離地舉起,歪著腦袋問道:

“就憑我...你有...意見?”

“把我的劍還我,或者你...死!”

見小步跑過來似要求情的齊孤萍,葉昶這纔鬆下手。

葉昶冷冷著癱坐在地上的齊鴻與方纔氣勢恢宏如今落魄狼狽紅著臉的李晴:

“你們在梧桐城太久了,坐井觀天。

帶路吧。”

葉昶瞥了一眼雪茵,見她不吭聲,便退出一步。

雲雀腳下一旋,橫身一隻手握拳揮出。

何老頭嘲諷一笑,拳頭對拳頭,也揮出一拳。

雲雀畢竟是受傷之身,如何是同為中覆命寶刀未老的和老頭對手?

一拳之下,雲雀撤後三丈,被一掠而出的葉昶攔腰挽下。

“還是我來吧。”

葉昶撥出一口氣,前幾日老子剛與天玄打了一架,雖說打不過,好歹把人嚇跑了,就憑你中覆命?

“一刀。”

葉昶輕聲道。

氣衝鬥牛。

誤以為葉昶幡然悔悟的何老頭冇聽清楚,“什麼?”

何老頭感受著葉昶那體內澎湃不似中覆命纔有的氣息,舍下臉皮驚慌道:

“那把劍我們齊府還你,但求你放了我們一馬如何?”

“若是放我們一馬,以後齊府唯您馬是瞻。”

葉昶抬起眼簾,舉刀。

唰!

一刀麵門而至。

在齊府當了一輩子長老的齊府第一高手何老頭隻有一個念頭,好快的刀。

一顆大好頭顱便被葉昶一刀割下。

刀不見血,身不見血。

葉昶依舊渾身白色,刀依舊渾身漆黑。

端的是詭異至極。

葉昶俯耳道:“晚了。”

他冰冷的眸子掃過齊鴻,一息而至,單手卡住脖頸離地舉起,歪著腦袋問道:

“就憑我...你有...意見?”

“把我的劍還我,或者你...死!”

見小步跑過來似要求情的齊孤萍,葉昶這纔鬆下手。

葉昶冷冷著癱坐在地上的齊鴻與方纔氣勢恢宏如今落魄狼狽紅著臉的李晴:

“你們在梧桐城太久了,坐井觀天。

帶路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