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老子的徒弟和女人你也敢動?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三人一道出了客棧,沿著梧桐城中軸線最為繁華的地帶行走。

一男兩女,女的一個個花容月貌,男的也算是豐神俊朗,走在路上也算是一道極為靚麗的風景線。

龍昌立國百餘年,雖說如今因為邊關連番大戰而有了幾分頹喪之氣,但對於梧桐城,至少繁華依舊。

絲毫冇有葉昶當初在譚狼村子所遇到的那種村中人煙稀少的局麵。

畢竟是一個帝國東偏南的碩大城池,脫離戶籍不去應征入伍的配刀江湖人士東遊,也總要來到這鳳凰遊息之地瞧上一瞧。

傳說上古時代,梧桐城並非人城,而是聲譽聞名整個帝國的妖族鳳族所建造。

並未接觸過汗牛充棟典籍的普通人隻知道一個個有趣的傳說,卻並不知曉在數千甚至萬年前,此地確實是鳳凰繁衍之所。

其中辛秘,在千餘年前那場人妖大戰種便已經泯滅了不少。

如青城潢清甚至一些其他大門大派纔有資格知曉其中曲折。

喊叫聲吆喝聲屢屢不絕的商旅小販分立寬約三四丈的大街旁,街上路人破衣爛衫者有之,華服玉錦者亦有之。

“我這些日子遊離江湖,剛開始入了江湖便遇到了你與那個什麼血姥的妖精。

你還記得當初抓我麼,把我倒拎著,導致我身上的存積的錢財都被你一路上一掏而空了。

隨後跟著那個孟老道過著緊巴巴的日子。

我那個師傅極為有意思,分明有著強橫的實力,卻偏偏不做些殺人越貨的正經買賣,而是喜歡偷雞摸狗。

我與他二人整天穿的破衣爛衫,到處騙吃騙喝。

遇到了大城池前,總是要先找個溪水,好好洗洗自身上的衣物,洗的乾乾淨淨,隨後便找到一家最為講究的酒樓,海吃海喝一次。

吃完口袋裡冇錢,若是小二來結賬,能拖則拖,遇到連讓我們修習片刻都不給的小二,索性直接便倉皇逃竄了。

過的那些乞丐日子可是極有講究。

比方說,那些破衣爛衫與我爭奪廢棄城隍廟的乞丐,關鍵是要選擇一個好去處。

若是在一個繁華的城中,那裡的人施捨一點殘羹剩飯那便是珍饈瓊漿。可若是

眼光不好,選了一個不繁華的小鎮子,那吃了上頓冇下頓,要來的飯菜也是蘿蔔白菜外加毫無油水的饅頭。

隻不過討生活新人最是愛受排擠,所以你想去大城市討飯?那也要三思而後行。

認識幾位乞丐,他們最想要去的地方便是京城...”

葉昶邊走,邊與身邊兩個不經曆世事的小娘介紹著從商販走卒到無衣乞丐。

一年從西到東近兩千裡的行程,如何冇個見識?

葉昶喋喋不休說著,隨後彷彿是意識到了老道苦口婆心將非要讓自己不去使用驚天嚇人的修為,而是一步步走這一趟江湖的用意。

不走那一遭,如何有如今的侃侃而談?

雪茵冇想到當初那位富家大少竟然真的會不同凡響地走了千裡路。

定然受了不少苦頭吧。

眼尖的雲雀畫龍點睛問道:

“那你身上怎麼穿著一身華麗的白衣?

我雖不是人族,但這身絲綢衣服怎麼也要值個幾十兩銀子吧?”

方纔逛了一圈販賣布料的客店,挑選了幾匹卻無錢財購買不得不棄之如敝履的雲雀悠悠說。

“我在梧桐城北麵一處遇到了一位朋友,原先那件布衣被一劍捅了個窟窿,染滿了洗不掉的血跡,因此他便給了我這件衣服。”

至於那雙老道遺物一般的草鞋,葉昶背在了身上片刻不離並不礙事他打架鬥毆的褡褳裡。

總不能衣物穿的仙塵飄飄絕世獨立,而腳上穿著一雙沾滿了凡塵俗世凡物的草鞋罷?

講究便要講究到極致不是?

否則怎麼走在大街上,惹來一些偷偷跑出來會情郎的小娘皮?

葉昶雖說白嫩俊俏,可畢竟是男子,哪有江南知羞的女子會主動前來與問上一句少俠家在何處,可有婚配之類的搭訕金句?

倒是身邊這個招蜂引蝶,不過有些讀過知曉些所謂禮義廉恥的遊曆士子到走在兩女旁邊的葉昶後便望而卻步,蕭然轉身而去。

但總有那麼一兩個臉皮趕得上葉大少,能夠做點葉大少地頭蛇在雙陽一樣的買賣不是。

葉昶與雪茵到不遠處圍上了一群人,遠遠去,透過人群縫隙能夠到。

在街上獵豔的一位身穿大紅衣服唯恐不惹人眼的公子哥帶著一胖一瘦的家仆正在

欺負一位半坐在地上不清樣貌的女子與一個年歲不大的小孩。

唯恐天下不亂要湊熱鬨的雲雀拉著雪茵小跑而去,興奮道:

“姐姐,姐姐,我們去,那邊好多人,我們也去。”

雪茵攔下雲雀道:

“有什麼好的,無非是逼良為娼,逼女為妾而已。都是一些可憐人,我們也不能輕易出手相助,便不要了。”

服侍血姥那些年,去過不少人類青樓煙花之地的雪茵可是見過不少這般齷齪醃臢。

青樓女子賣身契,除了他這個心有目的的妖精外,哪有心甘情願的一說?大多是牙婆子拐賣而來的。

他一個小小的妖精自身都難保,哪裡管他人門前雪?

雲雀撇撇嘴。

不過兩人身邊打量著的葉昶卻毅然快步向前。

最後竟然直接踏出了淩波,一躍數丈而去。

“那小子怎麼過去了?那我也要去!”

雪茵疑惑不解,在雙陽也不算什麼好人的葉昶不應該是不知道江湖規矩罷?

莫非還想要玩什麼英雄救美的無聊戲碼?

逐漸靠近的葉昶如風一般陰著臉站在那裡,一伸手,拍開了那個穿紅色衣服想要揩油的猥瑣少爺的鹹豬手。

“滾!”

葉昶麵無表情冷冷道。

身後,正是從遠方歸來梧桐城的李念一與齊孤萍二人。

李念一被那個身手不錯的瘦家仆打倒在地,躺在齊孤萍懷裡,身上有血跡。

好在並無大礙,僅僅是昏迷了過去而已。

葉昶瞥見了李念一身上血跡,閃身便至那紅衣少爺身前,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大紅衣一掌之威下,身子如轉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徑直摔在了數丈之外。

隨後周圍人便聽到那突如其來之人一聲陰冷:

“老子的徒弟你也敢動?”

唯恐天下不亂要湊熱鬨的雲雀拉著雪茵小跑而去,興奮道:

“姐姐,姐姐,我們去,那邊好多人,我們也去。”

雪茵攔下雲雀道:

“有什麼好的,無非是逼良為娼,逼女為妾而已。都是一些可憐人,我們也不能輕易出手相助,便不要了。”

服侍血姥那些年,去過不少人類青樓煙花之地的雪茵可是見過不少這般齷齪醃臢。

青樓女子賣身契,除了他這個心有目的的妖精外,哪有心甘情願的一說?大多是牙婆子拐賣而來的。

他一個小小的妖精自身都難保,哪裡管他人門前雪?

雲雀撇撇嘴。

不過兩人身邊打量著的葉昶卻毅然快步向前。

最後竟然直接踏出了淩波,一躍數丈而去。

“那小子怎麼過去了?那我也要去!”

雪茵疑惑不解,在雙陽也不算什麼好人的葉昶不應該是不知道江湖規矩罷?

莫非還想要玩什麼英雄救美的無聊戲碼?

逐漸靠近的葉昶如風一般陰著臉站在那裡,一伸手,拍開了那個穿紅色衣服想要揩油的猥瑣少爺的鹹豬手。

“滾!”

葉昶麵無表情冷冷道。

身後,正是從遠方歸來梧桐城的李念一與齊孤萍二人。

李念一被那個身手不錯的瘦家仆打倒在地,躺在齊孤萍懷裡,身上有血跡。

好在並無大礙,僅僅是昏迷了過去而已。

葉昶瞥見了李念一身上血跡,閃身便至那紅衣少爺身前,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大紅衣一掌之威下,身子如轉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徑直摔在了數丈之外。

隨後周圍人便聽到那突如其來之人一聲陰冷:

“老子的徒弟你也敢動?”

唯恐天下不亂要湊熱鬨的雲雀拉著雪茵小跑而去,興奮道:

“姐姐,姐姐,我們去,那邊好多人,我們也去。”

雪茵攔下雲雀道:

“有什麼好的,無非是逼良為娼,逼女為妾而已。都是一些可憐人,我們也不能輕易出手相助,便不要了。”

服侍血姥那些年,去過不少人類青樓煙花之地的雪茵可是見過不少這般齷齪醃臢。

青樓女子賣身契,除了他這個心有目的的妖精外,哪有心甘情願的一說?大多是牙婆子拐賣而來的。

他一個小小的妖精自身都難保,哪裡管他人門前雪?

雲雀撇撇嘴。

不過兩人身邊打量著的葉昶卻毅然快步向前。

最後竟然直接踏出了淩波,一躍數丈而去。

“那小子怎麼過去了?那我也要去!”

雪茵疑惑不解,在雙陽也不算什麼好人的葉昶不應該是不知道江湖規矩罷?

莫非還想要玩什麼英雄救美的無聊戲碼?

逐漸靠近的葉昶如風一般陰著臉站在那裡,一伸手,拍開了那個穿紅色衣服想要揩油的猥瑣少爺的鹹豬手。

“滾!”

葉昶麵無表情冷冷道。

身後,正是從遠方歸來梧桐城的李念一與齊孤萍二人。

李念一被那個身手不錯的瘦家仆打倒在地,躺在齊孤萍懷裡,身上有血跡。

好在並無大礙,僅僅是昏迷了過去而已。

葉昶瞥見了李念一身上血跡,閃身便至那紅衣少爺身前,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大紅衣一掌之威下,身子如轉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徑直摔在了數丈之外。

隨後周圍人便聽到那突如其來之人一聲陰冷:

“老子的徒弟你也敢動?”

唯恐天下不亂要湊熱鬨的雲雀拉著雪茵小跑而去,興奮道:

“姐姐,姐姐,我們去,那邊好多人,我們也去。”

雪茵攔下雲雀道:

“有什麼好的,無非是逼良為娼,逼女為妾而已。都是一些可憐人,我們也不能輕易出手相助,便不要了。”

服侍血姥那些年,去過不少人類青樓煙花之地的雪茵可是見過不少這般齷齪醃臢。

青樓女子賣身契,除了他這個心有目的的妖精外,哪有心甘情願的一說?大多是牙婆子拐賣而來的。

他一個小小的妖精自身都難保,哪裡管他人門前雪?

雲雀撇撇嘴。

不過兩人身邊打量著的葉昶卻毅然快步向前。

最後竟然直接踏出了淩波,一躍數丈而去。

“那小子怎麼過去了?那我也要去!”

雪茵疑惑不解,在雙陽也不算什麼好人的葉昶不應該是不知道江湖規矩罷?

莫非還想要玩什麼英雄救美的無聊戲碼?

逐漸靠近的葉昶如風一般陰著臉站在那裡,一伸手,拍開了那個穿紅色衣服想要揩油的猥瑣少爺的鹹豬手。

“滾!”

葉昶麵無表情冷冷道。

身後,正是從遠方歸來梧桐城的李念一與齊孤萍二人。

李念一被那個身手不錯的瘦家仆打倒在地,躺在齊孤萍懷裡,身上有血跡。

好在並無大礙,僅僅是昏迷了過去而已。

葉昶瞥見了李念一身上血跡,閃身便至那紅衣少爺身前,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大紅衣一掌之威下,身子如轉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徑直摔在了數丈之外。

隨後周圍人便聽到那突如其來之人一聲陰冷:

“老子的徒弟你也敢動?”

唯恐天下不亂要湊熱鬨的雲雀拉著雪茵小跑而去,興奮道:

“姐姐,姐姐,我們去,那邊好多人,我們也去。”

雪茵攔下雲雀道:

“有什麼好的,無非是逼良為娼,逼女為妾而已。都是一些可憐人,我們也不能輕易出手相助,便不要了。”

服侍血姥那些年,去過不少人類青樓煙花之地的雪茵可是見過不少這般齷齪醃臢。

青樓女子賣身契,除了他這個心有目的的妖精外,哪有心甘情願的一說?大多是牙婆子拐賣而來的。

他一個小小的妖精自身都難保,哪裡管他人門前雪?

雲雀撇撇嘴。

不過兩人身邊打量著的葉昶卻毅然快步向前。

最後竟然直接踏出了淩波,一躍數丈而去。

“那小子怎麼過去了?那我也要去!”

雪茵疑惑不解,在雙陽也不算什麼好人的葉昶不應該是不知道江湖規矩罷?

莫非還想要玩什麼英雄救美的無聊戲碼?

逐漸靠近的葉昶如風一般陰著臉站在那裡,一伸手,拍開了那個穿紅色衣服想要揩油的猥瑣少爺的鹹豬手。

“滾!”

葉昶麵無表情冷冷道。

身後,正是從遠方歸來梧桐城的李念一與齊孤萍二人。

李念一被那個身手不錯的瘦家仆打倒在地,躺在齊孤萍懷裡,身上有血跡。

好在並無大礙,僅僅是昏迷了過去而已。

葉昶瞥見了李念一身上血跡,閃身便至那紅衣少爺身前,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大紅衣一掌之威下,身子如轉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徑直摔在了數丈之外。

隨後周圍人便聽到那突如其來之人一聲陰冷:

“老子的徒弟你也敢動?”

唯恐天下不亂要湊熱鬨的雲雀拉著雪茵小跑而去,興奮道:

“姐姐,姐姐,我們去,那邊好多人,我們也去。”

雪茵攔下雲雀道:

“有什麼好的,無非是逼良為娼,逼女為妾而已。都是一些可憐人,我們也不能輕易出手相助,便不要了。”

服侍血姥那些年,去過不少人類青樓煙花之地的雪茵可是見過不少這般齷齪醃臢。

青樓女子賣身契,除了他這個心有目的的妖精外,哪有心甘情願的一說?大多是牙婆子拐賣而來的。

他一個小小的妖精自身都難保,哪裡管他人門前雪?

雲雀撇撇嘴。

不過兩人身邊打量著的葉昶卻毅然快步向前。

最後竟然直接踏出了淩波,一躍數丈而去。

“那小子怎麼過去了?那我也要去!”

雪茵疑惑不解,在雙陽也不算什麼好人的葉昶不應該是不知道江湖規矩罷?

莫非還想要玩什麼英雄救美的無聊戲碼?

逐漸靠近的葉昶如風一般陰著臉站在那裡,一伸手,拍開了那個穿紅色衣服想要揩油的猥瑣少爺的鹹豬手。

“滾!”

葉昶麵無表情冷冷道。

身後,正是從遠方歸來梧桐城的李念一與齊孤萍二人。

李念一被那個身手不錯的瘦家仆打倒在地,躺在齊孤萍懷裡,身上有血跡。

好在並無大礙,僅僅是昏迷了過去而已。

葉昶瞥見了李念一身上血跡,閃身便至那紅衣少爺身前,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大紅衣一掌之威下,身子如轉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徑直摔在了數丈之外。

隨後周圍人便聽到那突如其來之人一聲陰冷:

“老子的徒弟你也敢動?”

唯恐天下不亂要湊熱鬨的雲雀拉著雪茵小跑而去,興奮道:

“姐姐,姐姐,我們去,那邊好多人,我們也去。”

雪茵攔下雲雀道:

“有什麼好的,無非是逼良為娼,逼女為妾而已。都是一些可憐人,我們也不能輕易出手相助,便不要了。”

服侍血姥那些年,去過不少人類青樓煙花之地的雪茵可是見過不少這般齷齪醃臢。

青樓女子賣身契,除了他這個心有目的的妖精外,哪有心甘情願的一說?大多是牙婆子拐賣而來的。

他一個小小的妖精自身都難保,哪裡管他人門前雪?

雲雀撇撇嘴。

不過兩人身邊打量著的葉昶卻毅然快步向前。

最後竟然直接踏出了淩波,一躍數丈而去。

“那小子怎麼過去了?那我也要去!”

雪茵疑惑不解,在雙陽也不算什麼好人的葉昶不應該是不知道江湖規矩罷?

莫非還想要玩什麼英雄救美的無聊戲碼?

逐漸靠近的葉昶如風一般陰著臉站在那裡,一伸手,拍開了那個穿紅色衣服想要揩油的猥瑣少爺的鹹豬手。

“滾!”

葉昶麵無表情冷冷道。

身後,正是從遠方歸來梧桐城的李念一與齊孤萍二人。

李念一被那個身手不錯的瘦家仆打倒在地,躺在齊孤萍懷裡,身上有血跡。

好在並無大礙,僅僅是昏迷了過去而已。

葉昶瞥見了李念一身上血跡,閃身便至那紅衣少爺身前,一巴掌扇了過去。

那大紅衣一掌之威下,身子如轉子,在空中轉了幾圈後,徑直摔在了數丈之外。

隨後周圍人便聽到那突如其來之人一聲陰冷:

“老子的徒弟你也敢動?”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