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剁了喂狗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六十一章 剁了喂狗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佯裝昏迷不醒的葉昶忍受不住兩女在自己睡著時,如男女偷情一般房中私話,緊巴巴地乾咳兩聲,將兩位妖女打斷。

不知曉一間房中三人住,享儘了齊人之福隻一夜的葉昶睜開雙眼,入眼即是美景。

有兩具白花花正互相上藥的身子映入眼簾,一覽無餘。

葉昶當即目瞪口呆,雪茵與雲雀兩女回過頭,眨了眨俏皮溫膩的眸子。

可惜,兩女非是常女,就差上一句大聲吼叫纔不愧的偷窺未曾坐實。

兩女雙指一攏,藍色深衣便掩蓋住了玉體。

不容間隙許葉昶再窺分毫。

意猶未儘的葉昶險些口中出了哈喇,喃喃自語:

“真是兩隻妖精。”

性情相較雪茵大大咧咧的雲雀伸出素手,鉤住葉昶耳朵,氣憤道:

“你瞧了瞧姐姐也就罷了,畢竟你倆郎有情妾有意。

可你那一雙色迷迷的眼睛居然連我也?

照你們人類說法,我可是黃花大閨女啊。”

妖精不愧是妖精,憑拎著耳朵,葉昶便覺得有一股怪力傳來,半個虛弱身子離床而起,牽動氣機,真真正正地咳出一聲。

瞧出葉昶身體端倪的雪茵細膩些,急忙將打掉出生起便與妖精打交道,不知曉人類孱弱身子從而不知輕重的雲雀素手,嬌嗔一瞪。

雲雀後知後覺,撇了撇嘴,酸溜溜道:

“姐姐,你這還未過門,便已這麼護著他,以後進了他們葉府,那還了得?

我娘說男人男妖都是一個德性,不能慣,由著他們性子。

你這般對他,若是以後他在外麵沾花惹了草,難不成你還縱容?

也不知被許多大妖惦唸的姐姐你,怎麼上了細皮嫩肉,不經打不經抗,事事不行的他...”

半依半靠著柔情似水的雪茵,聽著雲雀這不通人情世故直言不諱的真言,葉昶不平地冷嘲熱諷道:

“曉得為啥你姐姐這麼多男妖追,而你卻鮮有問津不?

那是因為你這個丫頭片子小了些。

要胸脯冇胸脯,要屁股冇屁股,甚至要一個好腦子,都難。

還有呀,我們人族有個傳統,千萬不要與偉岸不凡英神俊朗的男子說不行!”

雲雀氣

地跺了跺一雙小腳,指著葉昶練練說了半天你。

平心而論,雲雀這隻鳥胸脯還真不小,比著成績平平勉強及格的雪茵好上三分,頗有自家那大小柯姨名動京城的胸前二斤,便勝卻人間無數的‘偉大’風範。

葉昶似乎還不解氣,又隨口加了句,“我了你,那你也妾意款款以身相許得了,隻不過郎對你冇啥情。

若是我家雪茵不介意,作了小,給她端茶遞水我也意見不大。”

說不過更打不過吃了虧的雲雀一把撲在雪茵懷裡,佯裝哭啼啼俊俏模樣道:

“姐姐,你這可惡小子欺負我。”

雪茵揉了揉一向以來當作妹妹的雲雀,嗔怪瞪了口不擇言的葉昶一眼。

葉昶悻悻然,不再吭聲。

半響後才又出口打破沉默道:

“這是哪裡?”

雪茵嫵媚地一睇道:“梧桐城。”

葉昶摩挲著下巴,作沉思裝道:

“在人族城池裡,想必那個什麼狐族五長老不會輕易找上門來。

可不光是你們倆被追殺,我也因為這把刀的緣故被人族追殺。

咱們也算是同病相憐了?”

雪茵打量了一眼那把與五長老相鬥時令她心悸的赤血,輕聲問道:

“這把刀便是你身上有妖魔氣的原因?”

葉昶頷,“當初我去救老道上青城時,這把刀險些完全占據了我的心智,如今我倆倒是相安無事。

倒還算聽話。”

雪茵與雲雀對視一眼,兀然想起什麼道:

“我曾在我狐族典籍之中到過這種有靈之刀。

他們平時不屈人妖誌,除非認了主,否則便會尋到機會侵蝕使用者。

至於他們認主之事...典籍之中含糊其辭。

如今這把刀頗為聽話,想來已認你為主了。”

養在深閨從小便是父親與幾位叔叔伯伯掌上明珠,為救雪茵而偷偷逃出來的雲雀興沖沖道:

“姐姐,我們去這城中轉轉嘛,我還從未來過人類的地方呢。

要不你帶我漲漲見識?”

唯恐遇到人類高手出了事的雪茵頗為大姐範道:“不行。”

宛如潑了一頭冷水的雲雀毫無覺悟地拽住雪茵胳膊,輕輕搖動,苦苦哀求。

不勝其擾的葉昶擺擺手,戲謔道:

“在這屋子內待上數日時間確

實枯燥了些,我與你們倆一起,想來不會有什麼不開眼的貨色敢招惹咱的麻煩。

也省得有些實力平平相貌更是平平的小賊見色起意。

若是你們倆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出手,也委實不講究了些。

所以我便委屈委屈,為你們這兩朵金花當個護花使者了。”

雪茵翻了翻白眼,她與葉大少的第一次邂逅還是在花天酒地的不正經地方凝翠樓呢。

葉大少人雖不錯,可那秉性她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認知的。

雲雀嘻嘻一笑道:“姐姐,姐夫都答應了,你還有啥猶豫的。”

雪茵啐了一口,“你個死妮子,嚇叫什麼。”

不過她未曾反駁葉昶所言。

身在雪茵身後的葉昶一樂,雲雀這是找到了雪茵的把柄了,都知道叫姐夫了。

葉昶不嫌事大眯著眼睛道:

“再叫一聲來聽聽。

你若是叫的中聽了,我不讓你雪姐姐趕你回去了,如何?”

方纔葉昶假裝昏迷,將這兩人對話所言聽得一清二楚。

雪茵怕連累牽扯到這位足以交心的妹妹,況且如今三人傷的傷,廢的廢。

能夠少一個拖累一個是一個不是。

雲雀作為雀妖族的大小姐,實在冇必要陪著他們以身犯險。

“你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早已醒過來了?

一直在裝睡?”

葉昶暗呼一聲不好,尷尬地瞥了一眼雪茵,嘿嘿一笑。

“那啥,雪茵,方纔我迷迷糊糊,其實並未聽到你說的什麼若是喜歡你若是我不花心不到處沾花惹草便從了什麼之類的話。”

“不如我回家將我幾位叔叔叫來,將他剁吧跺吧餵了狗吧?”

也省得有些實力平平相貌更是平平的小賊見色起意。

若是你們倆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出手,也委實不講究了些。

所以我便委屈委屈,為你們這兩朵金花當個護花使者了。”

雪茵翻了翻白眼,她與葉大少的第一次邂逅還是在花天酒地的不正經地方凝翠樓呢。

葉大少人雖不錯,可那秉性她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認知的。

雲雀嘻嘻一笑道:“姐姐,姐夫都答應了,你還有啥猶豫的。”

雪茵啐了一口,“你個死妮子,嚇叫什麼。”

不過她未曾反駁葉昶所言。

身在雪茵身後的葉昶一樂,雲雀這是找到了雪茵的把柄了,都知道叫姐夫了。

葉昶不嫌事大眯著眼睛道:

“再叫一聲來聽聽。

你若是叫的中聽了,我不讓你雪姐姐趕你回去了,如何?”

方纔葉昶假裝昏迷,將這兩人對話所言聽得一清二楚。

雪茵怕連累牽扯到這位足以交心的妹妹,況且如今三人傷的傷,廢的廢。

能夠少一個拖累一個是一個不是。

雲雀作為雀妖族的大小姐,實在冇必要陪著他們以身犯險。

“你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早已醒過來了?

一直在裝睡?”

葉昶暗呼一聲不好,尷尬地瞥了一眼雪茵,嘿嘿一笑。

“那啥,雪茵,方纔我迷迷糊糊,其實並未聽到你說的什麼若是喜歡你若是我不花心不到處沾花惹草便從了什麼之類的話。”

“不如我回家將我幾位叔叔叫來,將他剁吧跺吧餵了狗吧?”

也省得有些實力平平相貌更是平平的小賊見色起意。

若是你們倆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出手,也委實不講究了些。

所以我便委屈委屈,為你們這兩朵金花當個護花使者了。”

雪茵翻了翻白眼,她與葉大少的第一次邂逅還是在花天酒地的不正經地方凝翠樓呢。

葉大少人雖不錯,可那秉性她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認知的。

雲雀嘻嘻一笑道:“姐姐,姐夫都答應了,你還有啥猶豫的。”

雪茵啐了一口,“你個死妮子,嚇叫什麼。”

不過她未曾反駁葉昶所言。

身在雪茵身後的葉昶一樂,雲雀這是找到了雪茵的把柄了,都知道叫姐夫了。

葉昶不嫌事大眯著眼睛道:

“再叫一聲來聽聽。

你若是叫的中聽了,我不讓你雪姐姐趕你回去了,如何?”

方纔葉昶假裝昏迷,將這兩人對話所言聽得一清二楚。

雪茵怕連累牽扯到這位足以交心的妹妹,況且如今三人傷的傷,廢的廢。

能夠少一個拖累一個是一個不是。

雲雀作為雀妖族的大小姐,實在冇必要陪著他們以身犯險。

“你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早已醒過來了?

一直在裝睡?”

葉昶暗呼一聲不好,尷尬地瞥了一眼雪茵,嘿嘿一笑。

“那啥,雪茵,方纔我迷迷糊糊,其實並未聽到你說的什麼若是喜歡你若是我不花心不到處沾花惹草便從了什麼之類的話。”

“不如我回家將我幾位叔叔叫來,將他剁吧跺吧餵了狗吧?”

也省得有些實力平平相貌更是平平的小賊見色起意。

若是你們倆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出手,也委實不講究了些。

所以我便委屈委屈,為你們這兩朵金花當個護花使者了。”

雪茵翻了翻白眼,她與葉大少的第一次邂逅還是在花天酒地的不正經地方凝翠樓呢。

葉大少人雖不錯,可那秉性她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認知的。

雲雀嘻嘻一笑道:“姐姐,姐夫都答應了,你還有啥猶豫的。”

雪茵啐了一口,“你個死妮子,嚇叫什麼。”

不過她未曾反駁葉昶所言。

身在雪茵身後的葉昶一樂,雲雀這是找到了雪茵的把柄了,都知道叫姐夫了。

葉昶不嫌事大眯著眼睛道:

“再叫一聲來聽聽。

你若是叫的中聽了,我不讓你雪姐姐趕你回去了,如何?”

方纔葉昶假裝昏迷,將這兩人對話所言聽得一清二楚。

雪茵怕連累牽扯到這位足以交心的妹妹,況且如今三人傷的傷,廢的廢。

能夠少一個拖累一個是一個不是。

雲雀作為雀妖族的大小姐,實在冇必要陪著他們以身犯險。

“你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早已醒過來了?

一直在裝睡?”

葉昶暗呼一聲不好,尷尬地瞥了一眼雪茵,嘿嘿一笑。

“那啥,雪茵,方纔我迷迷糊糊,其實並未聽到你說的什麼若是喜歡你若是我不花心不到處沾花惹草便從了什麼之類的話。”

“不如我回家將我幾位叔叔叫來,將他剁吧跺吧餵了狗吧?”

也省得有些實力平平相貌更是平平的小賊見色起意。

若是你們倆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出手,也委實不講究了些。

所以我便委屈委屈,為你們這兩朵金花當個護花使者了。”

雪茵翻了翻白眼,她與葉大少的第一次邂逅還是在花天酒地的不正經地方凝翠樓呢。

葉大少人雖不錯,可那秉性她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認知的。

雲雀嘻嘻一笑道:“姐姐,姐夫都答應了,你還有啥猶豫的。”

雪茵啐了一口,“你個死妮子,嚇叫什麼。”

不過她未曾反駁葉昶所言。

身在雪茵身後的葉昶一樂,雲雀這是找到了雪茵的把柄了,都知道叫姐夫了。

葉昶不嫌事大眯著眼睛道:

“再叫一聲來聽聽。

你若是叫的中聽了,我不讓你雪姐姐趕你回去了,如何?”

方纔葉昶假裝昏迷,將這兩人對話所言聽得一清二楚。

雪茵怕連累牽扯到這位足以交心的妹妹,況且如今三人傷的傷,廢的廢。

能夠少一個拖累一個是一個不是。

雲雀作為雀妖族的大小姐,實在冇必要陪著他們以身犯險。

“你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早已醒過來了?

一直在裝睡?”

葉昶暗呼一聲不好,尷尬地瞥了一眼雪茵,嘿嘿一笑。

“那啥,雪茵,方纔我迷迷糊糊,其實並未聽到你說的什麼若是喜歡你若是我不花心不到處沾花惹草便從了什麼之類的話。”

“不如我回家將我幾位叔叔叫來,將他剁吧跺吧餵了狗吧?”

也省得有些實力平平相貌更是平平的小賊見色起意。

若是你們倆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出手,也委實不講究了些。

所以我便委屈委屈,為你們這兩朵金花當個護花使者了。”

雪茵翻了翻白眼,她與葉大少的第一次邂逅還是在花天酒地的不正經地方凝翠樓呢。

葉大少人雖不錯,可那秉性她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認知的。

雲雀嘻嘻一笑道:“姐姐,姐夫都答應了,你還有啥猶豫的。”

雪茵啐了一口,“你個死妮子,嚇叫什麼。”

不過她未曾反駁葉昶所言。

身在雪茵身後的葉昶一樂,雲雀這是找到了雪茵的把柄了,都知道叫姐夫了。

葉昶不嫌事大眯著眼睛道:

“再叫一聲來聽聽。

你若是叫的中聽了,我不讓你雪姐姐趕你回去了,如何?”

方纔葉昶假裝昏迷,將這兩人對話所言聽得一清二楚。

雪茵怕連累牽扯到這位足以交心的妹妹,況且如今三人傷的傷,廢的廢。

能夠少一個拖累一個是一個不是。

雲雀作為雀妖族的大小姐,實在冇必要陪著他們以身犯險。

“你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早已醒過來了?

一直在裝睡?”

葉昶暗呼一聲不好,尷尬地瞥了一眼雪茵,嘿嘿一笑。

“那啥,雪茵,方纔我迷迷糊糊,其實並未聽到你說的什麼若是喜歡你若是我不花心不到處沾花惹草便從了什麼之類的話。”

“不如我回家將我幾位叔叔叫來,將他剁吧跺吧餵了狗吧?”

也省得有些實力平平相貌更是平平的小賊見色起意。

若是你們倆位嬌滴滴的大美人出手,也委實不講究了些。

所以我便委屈委屈,為你們這兩朵金花當個護花使者了。”

雪茵翻了翻白眼,她與葉大少的第一次邂逅還是在花天酒地的不正經地方凝翠樓呢。

葉大少人雖不錯,可那秉性她多多少少還是有幾分認知的。

雲雀嘻嘻一笑道:“姐姐,姐夫都答應了,你還有啥猶豫的。”

雪茵啐了一口,“你個死妮子,嚇叫什麼。”

不過她未曾反駁葉昶所言。

身在雪茵身後的葉昶一樂,雲雀這是找到了雪茵的把柄了,都知道叫姐夫了。

葉昶不嫌事大眯著眼睛道:

“再叫一聲來聽聽。

你若是叫的中聽了,我不讓你雪姐姐趕你回去了,如何?”

方纔葉昶假裝昏迷,將這兩人對話所言聽得一清二楚。

雪茵怕連累牽扯到這位足以交心的妹妹,況且如今三人傷的傷,廢的廢。

能夠少一個拖累一個是一個不是。

雲雀作為雀妖族的大小姐,實在冇必要陪著他們以身犯險。

“你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早已醒過來了?

一直在裝睡?”

葉昶暗呼一聲不好,尷尬地瞥了一眼雪茵,嘿嘿一笑。

“那啥,雪茵,方纔我迷迷糊糊,其實並未聽到你說的什麼若是喜歡你若是我不花心不到處沾花惹草便從了什麼之類的話。”

“不如我回家將我幾位叔叔叫來,將他剁吧跺吧餵了狗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