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六十章 醋罈子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六十章 醋罈子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一聲開山。

手中那柄赤血刀禦氣由寒芒的三尺加上刀身三尺共六尺,陡然間三尺五尺地一尺尺甚至一丈一丈地增大,增長。

孟飛塵能夠刀開餘口,憑藉的可不是刀這把兵器,而是刀繁衍而出的體內真氣。

否則如此碩大的高達百丈的山如何能夠被凡人一分兩開?

葉昶一刀而開,站在對麵可切身體會的五長老能夠到天空之中的烏雲嘩然一開兩半。

整整齊齊。

自上而下,五長老躲避不及,似乎長可直躥雲霄的刀芒刀罡已至他身前。

輕描淡寫,根本不將葉昶這個小子放在眼裡心中的五長老手臂柔毛消失不見,又變為了白潔玉臂。

暮夏時分,可五長老撥出一口濁氣霧氣,卻如臘月寒冬,清晰可見。

他不敢分毫懈怠,這凝結天地一刀,未至,卻有著開天地之能,他已然驚悚。

他並未使出空手接白刃的妖精手段,而是直接雙手橫空一握,變換出一把長劍。

他其實是一個劍士。

妖族憑藉著天地造化的身體皮囊自有兵器之堅韌,可畢竟有著限度,這也是大多數妖精即便是身體如銅牆鐵壁一般也腰覆蓋一層真氣隔絕的緣故。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更有許許多多的妖精成了人形後便使兵器,而完全脫出妖道。

妖道不如人道,人乃天地寵兒,腔內十二脈七十八週天並非是無用之處。

這也是妖精玄牝即化人形修行的緣故,無他,快而已。

五長老的劍是一把軟劍,一向僅僅被他當作腰帶,束縛於腰間。

人配劍,軟劍倒是符合他那陰柔的麵相。

葉昶有時便情不自禁想,莫不是狐狸精說的不僅僅是小娘,也有小白臉?

五長老晃動明晃晃的軟劍,劈裡啪啦作響。

一朵朵劍花瀟灑而出,猶如繁星點點。

“你有一刀,我有這,一劍!

區區覆命!何能與我皓月爭輝?”

實則,葉昶那駭人聽聞的一刀,才當真是驚天動地的皓月啊。

轟!

刀劍陰陽並濟。

聲勢浩大的開山一刀,劈開了雲層,更是將水麵一劃為二。

深約莫足足有百丈。

呼,呼,呼。

急驟如風雨拍打蕉葉的喘息聲在這鴉雀無聲的海麵上飄蕩。

滴,滴。

五長老一條手臂無力低垂,豔紅的血液一滴滴拍打滴入水麵。

葉昶眼中有殺機畢露,天地勃然作色,真氣滾滾向葉昶而來。

“老妖,可否能再接我一刀?”

使出那依照之後彷彿無礙的葉昶大聲嗬道。

猶豫不決的五長老雖說折了一條手臂,可那是匆忙之中的無奈之舉,留了幾滴血,其實並未受到重傷。

五長老若是再接下那一刀,恐怕真的妖命喪黃泉了。

聽聞葉昶那聲音中中氣十足,五長老轉身便逃,毫不顧忌身為青丘五長老妖族有頭有臉的人物氣象。

當真是一個狼狽。

甚至連被葉昶認為混跡高手行列,丟掉了麵子不丟掉裡子的狠話都不留下半句。

“不講究啊。”

葉昶見五長老遠遁天邊直到無蹤無跡後,才頓時散去那裝腔作勢,憑著體內那朵白蓮勉勉強強引動天地真氣翻湧的氣象。

那一個開山一刀,殺人一千,自損八百。

葉昶一雙手裂開的虎口鮮血驟然噴湧,威勢絲毫不落於方纔五長老手臂上的血液。

誰讓他實力不堪,卻偏偏使出這一刀呢。

好在那個不經嚇的五長老跑得快啊。

葉昶感慨一聲,一雙眼皮打轉。

最後,他終於抵抗不住身體傳來的陣陣疲倦,僅留下一句話便昏迷過去。

“快離開此地...”

待會意識到葉昶已是強弩之末的五長老勢必會折返回來,再探究竟。

雲雀一振翅便至葉昶身下,托起葉昶與雪茵,一人兩妖,迅速離開此地。

不過雲雀翅膀上有傷,因此,飛的還真稱不上快字。

————

約莫一天光陰,梧桐城,一家客棧。

若是妖精躲避妖精的襲擊追殺,最好的去處自然是人類的棲居之地。

雖說到了天玄這般境界,體內的妖氣早已可以收放自如,可架不住人類世界有可以一窺真假麵目的高人呐。

若是人類的妖奴,那麼你這隻妖精會與人相安無事,可若是你孤身一人,又恰巧撞見了修習過辨彆人妖秘法法門又懷著正義殺妖之心的人,那恭喜你,興許是活不成回家了。

雪茵與雲

雀兩隻妖精不僅是賣相極佳,而且對於人族並無許多惡意,殺人不多,身上妖氣也不濃鬱,甚至並無分毫,因此兩隻妖精帶著昏迷的葉昶來到了這人族聚集之地。

也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當初雪茵混跡雙陽,那是迫不得已,形勢所逼,如今...好吧,也是形勢所迫。

兩隻妖精在各自族中都是大小姐,不是山間有了機緣僥倖化形的小妖,自然不知人世對妖精的險惡。

一般而言,野外修成的妖精大多數對人類充滿著敵意,如譚狼那般,恐怕冇敵意纔是活見了鬼。

一天時間,葉昶終於是甦醒了過來。

“姐姐,這個人類小子救了你我一命,我我們倆便以身相許賣給他一個得了,若是姐姐你不願意的話。

那隻好委屈我這個妹妹了。

人類愛說要知恩圖報,我們妖族也是如此呀。

所以,姐姐,你若是不上,那我可上了這箇中覆命一刀打跑天玄的人類小子呢。”

正要睜眼,葉昶聽到這戲謔之言後,又乖乖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你要上了,那你就嫁了唄。

姐姐纔不上這喜歡到處沾花惹草的公子哥呢。

我與他第一次見麵便是在青樓,他左擁右抱,一邊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而且那兩個姑娘對這位大少還頗為傾心呢。”

雖然不見,葉昶眼簾中卻彷彿到了雪茵紅著臉,卷著一撮絲道。

雲雀朝雪茵做了鬼臉,故意深深嗅了嗅翹鼻,笑道:

“某人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不喜歡,還說這麼多不相關的話。

怎麼覺得這是被打翻在地的濃濃醋味呢!”

雪茵啐了一口,“呸,你才吃醋了。”

兩女打鬨在了一團。

也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當初雪茵混跡雙陽,那是迫不得已,形勢所逼,如今...好吧,也是形勢所迫。

兩隻妖精在各自族中都是大小姐,不是山間有了機緣僥倖化形的小妖,自然不知人世對妖精的險惡。

一般而言,野外修成的妖精大多數對人類充滿著敵意,如譚狼那般,恐怕冇敵意纔是活見了鬼。

一天時間,葉昶終於是甦醒了過來。

“姐姐,這個人類小子救了你我一命,我我們倆便以身相許賣給他一個得了,若是姐姐你不願意的話。

那隻好委屈我這個妹妹了。

人類愛說要知恩圖報,我們妖族也是如此呀。

所以,姐姐,你若是不上,那我可上了這箇中覆命一刀打跑天玄的人類小子呢。”

正要睜眼,葉昶聽到這戲謔之言後,又乖乖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你要上了,那你就嫁了唄。

姐姐纔不上這喜歡到處沾花惹草的公子哥呢。

我與他第一次見麵便是在青樓,他左擁右抱,一邊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而且那兩個姑娘對這位大少還頗為傾心呢。”

雖然不見,葉昶眼簾中卻彷彿到了雪茵紅著臉,卷著一撮絲道。

雲雀朝雪茵做了鬼臉,故意深深嗅了嗅翹鼻,笑道:

“某人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不喜歡,還說這麼多不相關的話。

怎麼覺得這是被打翻在地的濃濃醋味呢!”

雪茵啐了一口,“呸,你才吃醋了。”

兩女打鬨在了一團。

也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當初雪茵混跡雙陽,那是迫不得已,形勢所逼,如今...好吧,也是形勢所迫。

兩隻妖精在各自族中都是大小姐,不是山間有了機緣僥倖化形的小妖,自然不知人世對妖精的險惡。

一般而言,野外修成的妖精大多數對人類充滿著敵意,如譚狼那般,恐怕冇敵意纔是活見了鬼。

一天時間,葉昶終於是甦醒了過來。

“姐姐,這個人類小子救了你我一命,我我們倆便以身相許賣給他一個得了,若是姐姐你不願意的話。

那隻好委屈我這個妹妹了。

人類愛說要知恩圖報,我們妖族也是如此呀。

所以,姐姐,你若是不上,那我可上了這箇中覆命一刀打跑天玄的人類小子呢。”

正要睜眼,葉昶聽到這戲謔之言後,又乖乖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你要上了,那你就嫁了唄。

姐姐纔不上這喜歡到處沾花惹草的公子哥呢。

我與他第一次見麵便是在青樓,他左擁右抱,一邊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而且那兩個姑娘對這位大少還頗為傾心呢。”

雖然不見,葉昶眼簾中卻彷彿到了雪茵紅著臉,卷著一撮絲道。

雲雀朝雪茵做了鬼臉,故意深深嗅了嗅翹鼻,笑道:

“某人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不喜歡,還說這麼多不相關的話。

怎麼覺得這是被打翻在地的濃濃醋味呢!”

雪茵啐了一口,“呸,你才吃醋了。”

兩女打鬨在了一團。

也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當初雪茵混跡雙陽,那是迫不得已,形勢所逼,如今...好吧,也是形勢所迫。

兩隻妖精在各自族中都是大小姐,不是山間有了機緣僥倖化形的小妖,自然不知人世對妖精的險惡。

一般而言,野外修成的妖精大多數對人類充滿著敵意,如譚狼那般,恐怕冇敵意纔是活見了鬼。

一天時間,葉昶終於是甦醒了過來。

“姐姐,這個人類小子救了你我一命,我我們倆便以身相許賣給他一個得了,若是姐姐你不願意的話。

那隻好委屈我這個妹妹了。

人類愛說要知恩圖報,我們妖族也是如此呀。

所以,姐姐,你若是不上,那我可上了這箇中覆命一刀打跑天玄的人類小子呢。”

正要睜眼,葉昶聽到這戲謔之言後,又乖乖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你要上了,那你就嫁了唄。

姐姐纔不上這喜歡到處沾花惹草的公子哥呢。

我與他第一次見麵便是在青樓,他左擁右抱,一邊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而且那兩個姑娘對這位大少還頗為傾心呢。”

雖然不見,葉昶眼簾中卻彷彿到了雪茵紅著臉,卷著一撮絲道。

雲雀朝雪茵做了鬼臉,故意深深嗅了嗅翹鼻,笑道:

“某人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不喜歡,還說這麼多不相關的話。

怎麼覺得這是被打翻在地的濃濃醋味呢!”

雪茵啐了一口,“呸,你才吃醋了。”

兩女打鬨在了一團。

也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當初雪茵混跡雙陽,那是迫不得已,形勢所逼,如今...好吧,也是形勢所迫。

兩隻妖精在各自族中都是大小姐,不是山間有了機緣僥倖化形的小妖,自然不知人世對妖精的險惡。

一般而言,野外修成的妖精大多數對人類充滿著敵意,如譚狼那般,恐怕冇敵意纔是活見了鬼。

一天時間,葉昶終於是甦醒了過來。

“姐姐,這個人類小子救了你我一命,我我們倆便以身相許賣給他一個得了,若是姐姐你不願意的話。

那隻好委屈我這個妹妹了。

人類愛說要知恩圖報,我們妖族也是如此呀。

所以,姐姐,你若是不上,那我可上了這箇中覆命一刀打跑天玄的人類小子呢。”

正要睜眼,葉昶聽到這戲謔之言後,又乖乖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你要上了,那你就嫁了唄。

姐姐纔不上這喜歡到處沾花惹草的公子哥呢。

我與他第一次見麵便是在青樓,他左擁右抱,一邊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而且那兩個姑娘對這位大少還頗為傾心呢。”

雖然不見,葉昶眼簾中卻彷彿到了雪茵紅著臉,卷著一撮絲道。

雲雀朝雪茵做了鬼臉,故意深深嗅了嗅翹鼻,笑道:

“某人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不喜歡,還說這麼多不相關的話。

怎麼覺得這是被打翻在地的濃濃醋味呢!”

雪茵啐了一口,“呸,你才吃醋了。”

兩女打鬨在了一團。

也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當初雪茵混跡雙陽,那是迫不得已,形勢所逼,如今...好吧,也是形勢所迫。

兩隻妖精在各自族中都是大小姐,不是山間有了機緣僥倖化形的小妖,自然不知人世對妖精的險惡。

一般而言,野外修成的妖精大多數對人類充滿著敵意,如譚狼那般,恐怕冇敵意纔是活見了鬼。

一天時間,葉昶終於是甦醒了過來。

“姐姐,這個人類小子救了你我一命,我我們倆便以身相許賣給他一個得了,若是姐姐你不願意的話。

那隻好委屈我這個妹妹了。

人類愛說要知恩圖報,我們妖族也是如此呀。

所以,姐姐,你若是不上,那我可上了這箇中覆命一刀打跑天玄的人類小子呢。”

正要睜眼,葉昶聽到這戲謔之言後,又乖乖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你要上了,那你就嫁了唄。

姐姐纔不上這喜歡到處沾花惹草的公子哥呢。

我與他第一次見麵便是在青樓,他左擁右抱,一邊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而且那兩個姑娘對這位大少還頗為傾心呢。”

雖然不見,葉昶眼簾中卻彷彿到了雪茵紅著臉,卷著一撮絲道。

雲雀朝雪茵做了鬼臉,故意深深嗅了嗅翹鼻,笑道:

“某人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不喜歡,還說這麼多不相關的話。

怎麼覺得這是被打翻在地的濃濃醋味呢!”

雪茵啐了一口,“呸,你才吃醋了。”

兩女打鬨在了一團。

也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當初雪茵混跡雙陽,那是迫不得已,形勢所逼,如今...好吧,也是形勢所迫。

兩隻妖精在各自族中都是大小姐,不是山間有了機緣僥倖化形的小妖,自然不知人世對妖精的險惡。

一般而言,野外修成的妖精大多數對人類充滿著敵意,如譚狼那般,恐怕冇敵意纔是活見了鬼。

一天時間,葉昶終於是甦醒了過來。

“姐姐,這個人類小子救了你我一命,我我們倆便以身相許賣給他一個得了,若是姐姐你不願意的話。

那隻好委屈我這個妹妹了。

人類愛說要知恩圖報,我們妖族也是如此呀。

所以,姐姐,你若是不上,那我可上了這箇中覆命一刀打跑天玄的人類小子呢。”

正要睜眼,葉昶聽到這戲謔之言後,又乖乖老老實實的閉上了眼睛。

“你要上了,那你就嫁了唄。

姐姐纔不上這喜歡到處沾花惹草的公子哥呢。

我與他第一次見麵便是在青樓,他左擁右抱,一邊一位貌美如花的姑娘,而且那兩個姑娘對這位大少還頗為傾心呢。”

雖然不見,葉昶眼簾中卻彷彿到了雪茵紅著臉,卷著一撮絲道。

雲雀朝雪茵做了鬼臉,故意深深嗅了嗅翹鼻,笑道:

“某人可真是口是心非,明明不喜歡,還說這麼多不相關的話。

怎麼覺得這是被打翻在地的濃濃醋味呢!”

雪茵啐了一口,“呸,你才吃醋了。”

兩女打鬨在了一團。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