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戰天玄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戰天玄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腳下踩著赤血的葉昶雙手收回袖中,眯著眼睛向眼前這位他有史以來遇到的第一位對陣的初天玄。

而且是一位大妖修成的初天玄。

周身真氣動盪,葉昶能夠感受到來自五長老體內如朝霞噴薄欲出的白色真氣。

一旁觀戰的雪茵以手掩麵,一雙美眸一眨不眨地盯著不遠處許久不曾見的葉昶,心下也如潮水般湧出陣陣驚駭。

當初一人一妖次在凝萃樓相見時,葉昶甚至連真氣都未曾凝成,如今短短一年時間,都能夠與天玄的五長老一爭長短了?

即便是孟飛塵那個天地聞名,在他們妖族心中地位不低的刀道,也冇這般修行速度啊。

雖說佛門有頓悟得道,道門也有一朝飛昇的說話,但那畢竟不是以力證道的人物,打架也有所缺陷,空有境界真氣卻實力不如力修行之人。

雪茵在曆經無數歲月的青丘之中也過許多典籍,如葉昶這般修為速度,卻從不曾聽聞。

受傷與雪茵同樣不輕的雲雀撇了撇嘴道:

“姐姐,你這位情郎實力也就一般般,想做那英雄救美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樣子姐姐你還要去嫁給那個三妻四妾的色妖精了。”

雪茵眸子微睇雲雀道:

“雀兒,他如今隻是中覆命,可若是我告訴你,一年前我第一次碰到他時,他尚且是修行路上的門外漢呢?也就是說他從玄牝到覆命僅用了一年時間。”

“難道他身份是什麼牛鼻子與禿驢的道子佛子之類的?”

雪茵搖搖頭,不再與自家姐妹說話,而是移目瞥向又打了起來的葉昶與五長老。

他們倆經曆幾日的輪番大戰,早已是強弩之末,先前那使出了全力的一招後,體內真氣已被榨的乾乾淨淨。

況且兩人身上都有不輕的傷勢。

隻見五長老兔起鶻落,一雙爪子外向互疊,朝外一撥,隨後架空自遊,踏出一步,一爪爪不顧浪費真氣氣力地淩厲探出。

爪爪成影。

先知先覺的葉昶早已將赤血刀握在了手中,他感覺五長老彷彿似一堵包滿了淩厲銀針的刺蝟城牆,朝著自己一步步不停不歇地移動而來。

在空中

踏出一個玄妙如水波的漣漪後,葉昶身體不進而是退。

這堵爪子牆其中奧妙所在便是能夠源源不斷地製造出牆壁,若是葉昶一刀砍斷,牆後的五長老轉瞬間便能夠修補如初。

葉昶右手伸出赤血刀,一手握刀柄,一手抵住近刀尖的刀身處。

“給我大!”

赤血刀砰然一聲巨響,將葉昶全身擋住。

嗤啦嗤啦。

連續數聲,利爪一陣陣與赤血刀身相互碰撞摩擦。

赤血渾身毫無破綻,可身後的葉昶哪裡抵得住虎狼似虎一般的力量?

將淩波步伐修煉到七層七步的葉昶一步步倒退,直到第六步那堵碩大牆依舊頑強如初。

葉昶又是退了一步數丈。

他猛然將赤血一震,身子在空中扭成一團,腳下真氣血紅色真氣凝結以阻礙利爪劃傷,自下往上對著那堵城牆一記斜踢。

憑藉著反衝之勢,咻然一聲,葉昶身子朝著大海水麵急速斜墜下滑。

破開水麵,葉昶潛入深不見底不知厚有幾何的大海之中。

水浪消散,消失於無形之中。

變回原樣的赤血明明可懸浮卻偏偏不曾懸浮於空,隨著其主人而下回至水中。

甚至浪花不起。

空中餘下三妖,極有默契地統統往下俯視。

幾息後,海麵依舊風平浪靜。

半響後,葉昶掉落之處泛起氣泡。

“滄海!”

葉昶消失處霎那間有一個漩渦出現,而一步劃圓,又一步劃了一個圈,手中不斷打出一個個拳頭的葉昶赫然出現在那龍眼。

旋轉如陀螺的水龍捲從漩渦處鑽出。

陀螺鼓漲如龍,轉眼間便已升高至數十丈。

隨後如壓彎了腰,那水陀螺自空中而下,席捲向站在水麵上的五長老。

腥口撲向五長老,掀起碩大水花。

一浪蓋一浪,方纔是五長老占了上鋒,而如今,卻是葉昶將五長老壓入水中。

可五長老運轉真氣,雙手在空中一拍,水花陡然間便逸散四處,不能進五長老分毫。

五長老一雙狐眼皺縮。

隻見葉昶與赤血刀人刀合一,此刻他全身衣物大袖褲管鼓漲,整個身體粗壯了一圈。

同時渾身伴有瘮人的血紅色真氣覆蓋,人身刀身上的妖魔氣不再顧及分毫,爆射而出。

長老口中獠牙長出,身子往後退了半步,驚訝不已道:

“難道你不是人族,而是妖族?

否則你身上為何有著如此厲害的妖氣?”

五長老頓了頓,練練搖頭又道:

“不,你身上人的氣息也分毫不少。”

訝然失色的不單單是五長老,還有遠處的雪茵與化身本體相的雲雀。

雪茵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葉公子是人族無遺,莫非是這段時間公子有什麼奇遇,得了什麼上古時代妖族的傳承,這纔有了妖族氣?”

上次以這厲害妖氣將黃牛直接嚇退的葉昶不知曉他真氣妖氣有多厲害,但那黃牛妖精的反應,應該是不弱的。

葉昶微微一笑道:

“還要打麼?”

五長老鎖眉哈哈大笑一聲道:

“莫非你當真以為多了這妖氣便是大妖了?

若是未曾動手前你用這等真氣興許還真能夠唬住我,將我嚇退。

可如今我們倆交了手,我已知曉了你的實力,你難道還想將我嚇退?”

葉昶對這妖魔氣似懂非懂,不過當他並無後顧之憂地釋放時,好像能夠增長他一些實力,不再感到如壓抑一般。

葉昶舔了舔嘴唇,一揮手,刀來。

這次冇有淩波步伐,腳下亦無刀,可葉昶卻身子偏偏戰立在虛空之中。

他雙手拿刀,目光隨即一變,回憶起孟飛塵在青城時,他遠遠到以及之前老道曾經說過的刀意。

葉昶張開雙目,刀僅三尺,可刀芒寒嘯足足又多了三尺。

刀槍劍以及十八般武器其餘兵器,不過是人托於形罷了。

凡人江湖武夫,以器殺人,而他們這些修行中人則是以氣殺人!

“開山!”

“難道你不是人族,而是妖族?

否則你身上為何有著如此厲害的妖氣?”

五長老頓了頓,練練搖頭又道:

“不,你身上人的氣息也分毫不少。”

訝然失色的不單單是五長老,還有遠處的雪茵與化身本體相的雲雀。

雪茵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葉公子是人族無遺,莫非是這段時間公子有什麼奇遇,得了什麼上古時代妖族的傳承,這纔有了妖族氣?”

上次以這厲害妖氣將黃牛直接嚇退的葉昶不知曉他真氣妖氣有多厲害,但那黃牛妖精的反應,應該是不弱的。

葉昶微微一笑道:

“還要打麼?”

五長老鎖眉哈哈大笑一聲道:

“莫非你當真以為多了這妖氣便是大妖了?

若是未曾動手前你用這等真氣興許還真能夠唬住我,將我嚇退。

可如今我們倆交了手,我已知曉了你的實力,你難道還想將我嚇退?”

葉昶對這妖魔氣似懂非懂,不過當他並無後顧之憂地釋放時,好像能夠增長他一些實力,不再感到如壓抑一般。

葉昶舔了舔嘴唇,一揮手,刀來。

這次冇有淩波步伐,腳下亦無刀,可葉昶卻身子偏偏戰立在虛空之中。

他雙手拿刀,目光隨即一變,回憶起孟飛塵在青城時,他遠遠到以及之前老道曾經說過的刀意。

葉昶張開雙目,刀僅三尺,可刀芒寒嘯足足又多了三尺。

刀槍劍以及十八般武器其餘兵器,不過是人托於形罷了。

凡人江湖武夫,以器殺人,而他們這些修行中人則是以氣殺人!

“開山!”

“難道你不是人族,而是妖族?

否則你身上為何有著如此厲害的妖氣?”

五長老頓了頓,練練搖頭又道:

“不,你身上人的氣息也分毫不少。”

訝然失色的不單單是五長老,還有遠處的雪茵與化身本體相的雲雀。

雪茵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葉公子是人族無遺,莫非是這段時間公子有什麼奇遇,得了什麼上古時代妖族的傳承,這纔有了妖族氣?”

上次以這厲害妖氣將黃牛直接嚇退的葉昶不知曉他真氣妖氣有多厲害,但那黃牛妖精的反應,應該是不弱的。

葉昶微微一笑道:

“還要打麼?”

五長老鎖眉哈哈大笑一聲道:

“莫非你當真以為多了這妖氣便是大妖了?

若是未曾動手前你用這等真氣興許還真能夠唬住我,將我嚇退。

可如今我們倆交了手,我已知曉了你的實力,你難道還想將我嚇退?”

葉昶對這妖魔氣似懂非懂,不過當他並無後顧之憂地釋放時,好像能夠增長他一些實力,不再感到如壓抑一般。

葉昶舔了舔嘴唇,一揮手,刀來。

這次冇有淩波步伐,腳下亦無刀,可葉昶卻身子偏偏戰立在虛空之中。

他雙手拿刀,目光隨即一變,回憶起孟飛塵在青城時,他遠遠到以及之前老道曾經說過的刀意。

葉昶張開雙目,刀僅三尺,可刀芒寒嘯足足又多了三尺。

刀槍劍以及十八般武器其餘兵器,不過是人托於形罷了。

凡人江湖武夫,以器殺人,而他們這些修行中人則是以氣殺人!

“開山!”

“難道你不是人族,而是妖族?

否則你身上為何有著如此厲害的妖氣?”

五長老頓了頓,練練搖頭又道:

“不,你身上人的氣息也分毫不少。”

訝然失色的不單單是五長老,還有遠處的雪茵與化身本體相的雲雀。

雪茵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葉公子是人族無遺,莫非是這段時間公子有什麼奇遇,得了什麼上古時代妖族的傳承,這纔有了妖族氣?”

上次以這厲害妖氣將黃牛直接嚇退的葉昶不知曉他真氣妖氣有多厲害,但那黃牛妖精的反應,應該是不弱的。

葉昶微微一笑道:

“還要打麼?”

五長老鎖眉哈哈大笑一聲道:

“莫非你當真以為多了這妖氣便是大妖了?

若是未曾動手前你用這等真氣興許還真能夠唬住我,將我嚇退。

可如今我們倆交了手,我已知曉了你的實力,你難道還想將我嚇退?”

葉昶對這妖魔氣似懂非懂,不過當他並無後顧之憂地釋放時,好像能夠增長他一些實力,不再感到如壓抑一般。

葉昶舔了舔嘴唇,一揮手,刀來。

這次冇有淩波步伐,腳下亦無刀,可葉昶卻身子偏偏戰立在虛空之中。

他雙手拿刀,目光隨即一變,回憶起孟飛塵在青城時,他遠遠到以及之前老道曾經說過的刀意。

葉昶張開雙目,刀僅三尺,可刀芒寒嘯足足又多了三尺。

刀槍劍以及十八般武器其餘兵器,不過是人托於形罷了。

凡人江湖武夫,以器殺人,而他們這些修行中人則是以氣殺人!

“開山!”

“難道你不是人族,而是妖族?

否則你身上為何有著如此厲害的妖氣?”

五長老頓了頓,練練搖頭又道:

“不,你身上人的氣息也分毫不少。”

訝然失色的不單單是五長老,還有遠處的雪茵與化身本體相的雲雀。

雪茵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葉公子是人族無遺,莫非是這段時間公子有什麼奇遇,得了什麼上古時代妖族的傳承,這纔有了妖族氣?”

上次以這厲害妖氣將黃牛直接嚇退的葉昶不知曉他真氣妖氣有多厲害,但那黃牛妖精的反應,應該是不弱的。

葉昶微微一笑道:

“還要打麼?”

五長老鎖眉哈哈大笑一聲道:

“莫非你當真以為多了這妖氣便是大妖了?

若是未曾動手前你用這等真氣興許還真能夠唬住我,將我嚇退。

可如今我們倆交了手,我已知曉了你的實力,你難道還想將我嚇退?”

葉昶對這妖魔氣似懂非懂,不過當他並無後顧之憂地釋放時,好像能夠增長他一些實力,不再感到如壓抑一般。

葉昶舔了舔嘴唇,一揮手,刀來。

這次冇有淩波步伐,腳下亦無刀,可葉昶卻身子偏偏戰立在虛空之中。

他雙手拿刀,目光隨即一變,回憶起孟飛塵在青城時,他遠遠到以及之前老道曾經說過的刀意。

葉昶張開雙目,刀僅三尺,可刀芒寒嘯足足又多了三尺。

刀槍劍以及十八般武器其餘兵器,不過是人托於形罷了。

凡人江湖武夫,以器殺人,而他們這些修行中人則是以氣殺人!

“開山!”

“難道你不是人族,而是妖族?

否則你身上為何有著如此厲害的妖氣?”

五長老頓了頓,練練搖頭又道:

“不,你身上人的氣息也分毫不少。”

訝然失色的不單單是五長老,還有遠處的雪茵與化身本體相的雲雀。

雪茵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葉公子是人族無遺,莫非是這段時間公子有什麼奇遇,得了什麼上古時代妖族的傳承,這纔有了妖族氣?”

上次以這厲害妖氣將黃牛直接嚇退的葉昶不知曉他真氣妖氣有多厲害,但那黃牛妖精的反應,應該是不弱的。

葉昶微微一笑道:

“還要打麼?”

五長老鎖眉哈哈大笑一聲道:

“莫非你當真以為多了這妖氣便是大妖了?

若是未曾動手前你用這等真氣興許還真能夠唬住我,將我嚇退。

可如今我們倆交了手,我已知曉了你的實力,你難道還想將我嚇退?”

葉昶對這妖魔氣似懂非懂,不過當他並無後顧之憂地釋放時,好像能夠增長他一些實力,不再感到如壓抑一般。

葉昶舔了舔嘴唇,一揮手,刀來。

這次冇有淩波步伐,腳下亦無刀,可葉昶卻身子偏偏戰立在虛空之中。

他雙手拿刀,目光隨即一變,回憶起孟飛塵在青城時,他遠遠到以及之前老道曾經說過的刀意。

葉昶張開雙目,刀僅三尺,可刀芒寒嘯足足又多了三尺。

刀槍劍以及十八般武器其餘兵器,不過是人托於形罷了。

凡人江湖武夫,以器殺人,而他們這些修行中人則是以氣殺人!

“開山!”

“難道你不是人族,而是妖族?

否則你身上為何有著如此厲害的妖氣?”

五長老頓了頓,練練搖頭又道:

“不,你身上人的氣息也分毫不少。”

訝然失色的不單單是五長老,還有遠處的雪茵與化身本體相的雲雀。

雪茵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葉公子是人族無遺,莫非是這段時間公子有什麼奇遇,得了什麼上古時代妖族的傳承,這纔有了妖族氣?”

上次以這厲害妖氣將黃牛直接嚇退的葉昶不知曉他真氣妖氣有多厲害,但那黃牛妖精的反應,應該是不弱的。

葉昶微微一笑道:

“還要打麼?”

五長老鎖眉哈哈大笑一聲道:

“莫非你當真以為多了這妖氣便是大妖了?

若是未曾動手前你用這等真氣興許還真能夠唬住我,將我嚇退。

可如今我們倆交了手,我已知曉了你的實力,你難道還想將我嚇退?”

葉昶對這妖魔氣似懂非懂,不過當他並無後顧之憂地釋放時,好像能夠增長他一些實力,不再感到如壓抑一般。

葉昶舔了舔嘴唇,一揮手,刀來。

這次冇有淩波步伐,腳下亦無刀,可葉昶卻身子偏偏戰立在虛空之中。

他雙手拿刀,目光隨即一變,回憶起孟飛塵在青城時,他遠遠到以及之前老道曾經說過的刀意。

葉昶張開雙目,刀僅三尺,可刀芒寒嘯足足又多了三尺。

刀槍劍以及十八般武器其餘兵器,不過是人托於形罷了。

凡人江湖武夫,以器殺人,而他們這些修行中人則是以氣殺人!

“開山!”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