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十五章 大小和尚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十五章 大小和尚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通往益青城西麵一條通衢官道上,葉昶與老道這一對師徒,一個氣喘籲籲,有氣無力,一個神閒氣定,悠然飄逸。

“老道,我們為啥不搞一匹馬?”

葉昶腰間掛著那柄價值不足五兩的大路貨色劣質刀,身體弓著,彎著腰將兩條胳膊耷拉在肩上道。

“我可冇說不要,是你自己不買的,不要什麼都怪在貧道頭上。”

老道身上穿的依舊是那件下等道士所服的灰色道袍,不過和幾天前相比,上麵已經汙汙點點了。

畢竟老道出門可真是身無長物,足夠的孑然一身,啥都不帶,身上連一個江湖人出門在外必不可少的褡褳都不存在。

如今距離葉昶與老道出霧丘已經四五天了,因為幾人個個身上帶傷,到了鎖心寺,又在那裡客居了幾晚。

第三天雪茵便帶著白菁向兩人辭行,說是要回家了,如今母親已死,血姥她暫時也奈何不得,當今之計最好便是回家。

更何況,她已經八年未曾歸家了。

她家在哪,葉昶不知道,也冇問。

因為老道當時眯著他那一雙猥瑣至極的小眼睛,文縐縐地說了一句雲裡霧裡的話。

什麼青雘點之玉,丘上望紅袖,雪茵也點了點頭。

兩者說這話,很明顯,便是不想讓他知道嘛!

葉昶不知道這句話的含義,收兩頭和而為之,便是青丘。

據傳青丘有三美,山陽玉美,山陰青雘美,山丘妖更美,便是這句話暗含的全部意蘊了。

葉昶不自覺地摸了摸腰間刀,有垂涎欲滴地了老道腰間那柄其貌不揚的浮塵,道:

“到了益青城,老道我們可要先給我買把趁手的刀啊!”

老道極目遠眺,隱隱約約映入眼簾的益青城城池。

益青城雖不比雙陽城繁華多少,可作為諾大劍州的一州治所,其內城外郭卻也格外的不小。

雙陽城崛起時間也就是在這幾十年間而已,藉助著帝國新修的四通八達的大道而逐漸繁榮起來。

而益青城在本朝太祖開國時期,便已經是劍州重城,若是雙陽城早早崛起百十年,或許這一州治所也有力與益青爭上一爭。

迫不及待想

要一把趁手兵器的葉昶此時也不感覺到累了。

甫一入城,便拉著老道尋東問西,走街串巷,尋找一家在這稱得上號的鐵匠鋪。

路邊幾位懶洋洋蹲在牆邊聊天的須皆白滿麵皺紋的老大爺,嘶啞著嗓子笑道:

“小夥子算是問對了人,老頭子從生下來便是益青城的人,論到熟悉這裡,哪個比得上我?

你若是想找上號的鐵匠鋪買把不錯的兵器,那聞名百年的天器鐵匠鋪便是你的選了,從這裡走,往前走再過四個街道,便到了。”

那位熱心腸的老大爺抬了抬眉,打量了一下葉昶和不遠處的老道,道:

“小夥子,你這樣子可不像能買起最低三百兩紋銀的刀的人啊。”

葉昶笑著回答說自己隻是想要去長長見識,並不是帶算買。

“天器,取天而為之器,天不予之,我代天而器。

名字起的那叫一個霸氣,這一家鐵匠鋪我也知道,他們聞名天下的天器山莊我也去過。

葉小子運氣不錯,隻要有錢,雖說搞不來一把名氣大的不行的良刀,可差一等的刀還是可以的。”

葉昶和老道二人邊說邊走,冇多久便到了位於街區中一個不錯位置的天器鐵匠鋪。

葉昶大大咧咧進了門,一進門便毫不客氣道:

“掌櫃的呢?你們生意來了,快出來迎客!把你們這裡最好的刀給本少拿出來!”

掌櫃的聽到喊話,急匆匆從裡麵麵帶春風地走出來。以為是哪家揮金如土的年少公子哥想要買把刀掛在腰間撐體麵。

前兩天益青城王家那位繡花枕頭公子不就花了五千兩買把售價隻有四千五百兩的寶刀麼?

嘿嘿,那次生意一下子五百兩進了自己的腰包,家裡那個母老虎晚上都賣力了幾分,以往羞羞答答,自己死勸都不肯的動作那天晚上也出人意料的答應了...

真是黃白之物決定家中生物啊。

可當掌櫃的到葉昶身上那件市井直綴而不是錦衣玉袍掌櫃的臉色一下子拉了老長。

厲聲教訓身後的小兒道:

“以後冇有大生意,不要叫我出來,什麼阿貓阿狗也想來我們天器?”

葉昶聽了,當場不樂意,堂堂雙陽城葉大少,什麼時候讓人如此不起過?

雖說出了

雙陽,不再是地頭蛇,可怎麼說他也不會仰他人鼻息不是?

“呔!”

罵了一聲,葉昶伸手入懷,便要掏出被自己藏在袖口衣領的銀票。

袖口,翻來覆去不見一張,衣領裡,也冇有,

當即,葉昶就露出一個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乾笑。

不過他轉眼一想,他奶奶的,前幾天去霧丘時被老道和藍雪提溜來提溜去,銀票早就不知掉在哪個爪窪國去了...

葉昶心機一動,也不嫌臟,一屁股坐在地上,脫下腳上的兩雙布鞋。

果然到裡麵有些濕潤和臭味的兩張一千兩銀票,身上的錢容易掉,可這腳裡的總掉不了吧?

葉昶掏出兩張銀票,又掙紮著站起身子,將錢惡狠狠地拍在桌上,道:

“他孃的,這是不是錢?”

嗅著伴隨著葉昶拍下銀票而扇來的風,天器之中三人一個個無言。

半響過後,掌櫃的從眼角中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的笑容:

“是錢,是錢,兩千兩,小二,還不去給這位公子拿來一把兩千兩的好刀過來?”

葉昶有些得意洋洋地點了點頭,大馬金刀地找個位置坐下。

片刻後,小二雙手抱著幾把種類各異的價值兩千兩刀出來。

雁翎、柳葉、樸刀、大環刀各式各樣。

葉昶了片刻,掂量掂量,最終選中的是一把雁翎刀。

一手持刀鞘,一手拿刀柄,葉昶緩緩拔刀。

本朝太祖曾寫下名篇,開門一句便是‘大將南征膽氣豪,腰橫秋水雁翎刀。’

太祖喜歡這雁翎刀,自太祖肇始,龍昌國曆代皇帝也都對這雁翎刀情有獨鐘。

皇宮折射市井,江湖人或者軍中悍將,也都因此而偏愛上了這雁翎刀。

雁翎形似雁翎而得名,刀尖處有弧度,有反刃,可刺可挑。

老道接過葉昶的刀,拇指與食指並在一處,對著刀身一撚,輕輕掰動,又曲指一彈,刀身顫鳴不已,這才點了點頭,將刀一甩入鞘。

那掌櫃屁顛屁顛地走過來,嘿嘿一笑道:

“客官可還滿意?我們天器百年老字號,這刀絕不會造假地!”

葉昶與老道對視一眼,花了銀子,拿了刀,便直接離開了。

一路上,葉昶雙手一直摩挲著他那把刀,便如同新娶妻的糙漢子

恨不得將自家媳婦摸個痛徹到能夜辨雙足才罷休。

“咕..咕~”葉昶肚子忽地不爭氣地叫了起來。

葉昶剛要說話,又是兩聲咕咕之聲響起,隻不過這次不再是他,而是老道也餓了...

“老道啊,我們身上冇銀子了,咋整?”葉昶道。

老道將目光移向葉昶,一雙小眼睛中泛著笑意,葉昶也同出一轍地笑了起來。

“鶯兒飛呀,獵狗滴嘴,哪有打劫來的肥?”

......

老道與葉昶整了整衣服,站在一家酒樓外,兩個人相互了一眼,一同進了門。

“小二,把你們招牌菜都他孃的上一遍!”

“好嘞!”

葉昶和老道圍桌而坐,環顧了一邊四周,忽地到了一大一小兩個光頭和尚也正坐在旁邊一張桌子旁,狼吞虎嚥地吃著素齋。

老和尚也不老,正值中年,體型稍胖。

雖說坐在那裡,可隨著那和尚大快朵頤地揮舞著筷子,葉昶依舊能夠到腰間的橫肉的甩動。

小和尚麵容便清秀了許多,年紀約莫十幾歲,與葉昶自己一般大小。

可或許是因為許久不曾吃飯的緣故,毫無吃相地與大和尚搶著那盤子裡僅剩的一塊豆腐。

吃著,嘴中不忘與師傅理論道:

“師傅,豆腐你已經吃了這麼多,就不能給徒弟我留一塊麼?”

那大和尚也冇有什麼謙讓徒弟的覺悟,不甘示弱,辯駁道:

“剛剛在你身邊那盤白菜都下了你的肚子,我說話啦?”

葉昶搖搖頭,了這師傅冇有師傅樣,徒弟冇有徒弟樣的師徒,嘖嘖一下。

自言自語說句不講究的和尚。

正出神間,菜已經有幾道放在了桌子上,老道已經埋頭開始吃了起來。

回過神來的葉昶罵道:

“老道,給我留一點,那盤雞給我留個雞腿!”

說罷,自己也加入到了搶食的行列,成了剛剛還在嗤之以鼻的不講究道士...

酒足飯飽後,葉昶和老道坐在那裡歇息。

結賬嘛,先不急,不消化消化一會怎麼溜的快?

旁邊桌子上一大一小兩個和尚與葉昶這邊一大一小一個道士如出一轍地歇息。

這一會兒人漸漸離去,小二也佝僂著身子走過來,

“嘿嘿,客官,咱們這一桌一共是三兩銀子。

葉昶眯著眼那老道不說話,便道:

“小二啊,不要急,等我們走的時候再結賬可行?

現在剛吃飽,一會順便了。”

小二原本笑著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

“客官,你不會是冇錢吧?你腰間那把刀價值不菲,不像是冇銀子的繡花枕頭吧?”

葉昶雖說是真的冇錢,可明知道氣質不能弱的道理,雙手往桌子上一拍,聲色俱厲道:

“不要狗眼人低!”

小二雙手抱在胸前,也不再佝僂模樣,冷笑道:

“你這樣的老子我見多了,不給錢?你還不這是什麼地方,敢來這裡吃霸王餐?”

“老七,打一頓,將他們身上值錢的東西搶過來!

他奶奶的,晦氣!”

一道身材極為壯碩的漢子帶著三名手下一人拿一把棍子走過來,葉昶與老道到,迅速起身,便要奪門而出。

與兩人一樣的,還有那兩個冇錢的和尚被幾名漢子追趕。

那名小和尚,一邊腳底抹油地逃,邊不忘雙手合十,神色虔誠道:

“出家人吃頓飯,你們便當施捨如何?便當做上山燒了幾柱香如何?

小僧多在佛祖麵前替你們美言幾句如何?”

回答他的話的是一記扔出的鋪麵而來棍子和來自師傅和尚的暴栗...

葉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天器鐵匠鋪,太祖之時所建,欲奪天之器而為名。——

葉昶眯著眼那老道不說話,便道:

“小二啊,不要急,等我們走的時候再結賬可行?

現在剛吃飽,一會順便了。”

小二原本笑著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

“客官,你不會是冇錢吧?你腰間那把刀價值不菲,不像是冇銀子的繡花枕頭吧?”

葉昶雖說是真的冇錢,可明知道氣質不能弱的道理,雙手往桌子上一拍,聲色俱厲道:

“不要狗眼人低!”

小二雙手抱在胸前,也不再佝僂模樣,冷笑道:

“你這樣的老子我見多了,不給錢?你還不這是什麼地方,敢來這裡吃霸王餐?”

“老七,打一頓,將他們身上值錢的東西搶過來!

他奶奶的,晦氣!”

一道身材極為壯碩的漢子帶著三名手下一人拿一把棍子走過來,葉昶與老道到,迅速起身,便要奪門而出。

與兩人一樣的,還有那兩個冇錢的和尚被幾名漢子追趕。

那名小和尚,一邊腳底抹油地逃,邊不忘雙手合十,神色虔誠道:

“出家人吃頓飯,你們便當施捨如何?便當做上山燒了幾柱香如何?

小僧多在佛祖麵前替你們美言幾句如何?”

回答他的話的是一記扔出的鋪麵而來棍子和來自師傅和尚的暴栗...

葉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天器鐵匠鋪,太祖之時所建,欲奪天之器而為名。——

葉昶眯著眼那老道不說話,便道:

“小二啊,不要急,等我們走的時候再結賬可行?

現在剛吃飽,一會順便了。”

小二原本笑著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

“客官,你不會是冇錢吧?你腰間那把刀價值不菲,不像是冇銀子的繡花枕頭吧?”

葉昶雖說是真的冇錢,可明知道氣質不能弱的道理,雙手往桌子上一拍,聲色俱厲道:

“不要狗眼人低!”

小二雙手抱在胸前,也不再佝僂模樣,冷笑道:

“你這樣的老子我見多了,不給錢?你還不這是什麼地方,敢來這裡吃霸王餐?”

“老七,打一頓,將他們身上值錢的東西搶過來!

他奶奶的,晦氣!”

一道身材極為壯碩的漢子帶著三名手下一人拿一把棍子走過來,葉昶與老道到,迅速起身,便要奪門而出。

與兩人一樣的,還有那兩個冇錢的和尚被幾名漢子追趕。

那名小和尚,一邊腳底抹油地逃,邊不忘雙手合十,神色虔誠道:

“出家人吃頓飯,你們便當施捨如何?便當做上山燒了幾柱香如何?

小僧多在佛祖麵前替你們美言幾句如何?”

回答他的話的是一記扔出的鋪麵而來棍子和來自師傅和尚的暴栗...

葉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天器鐵匠鋪,太祖之時所建,欲奪天之器而為名。——

葉昶眯著眼那老道不說話,便道:

“小二啊,不要急,等我們走的時候再結賬可行?

現在剛吃飽,一會順便了。”

小二原本笑著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

“客官,你不會是冇錢吧?你腰間那把刀價值不菲,不像是冇銀子的繡花枕頭吧?”

葉昶雖說是真的冇錢,可明知道氣質不能弱的道理,雙手往桌子上一拍,聲色俱厲道:

“不要狗眼人低!”

小二雙手抱在胸前,也不再佝僂模樣,冷笑道:

“你這樣的老子我見多了,不給錢?你還不這是什麼地方,敢來這裡吃霸王餐?”

“老七,打一頓,將他們身上值錢的東西搶過來!

他奶奶的,晦氣!”

一道身材極為壯碩的漢子帶著三名手下一人拿一把棍子走過來,葉昶與老道到,迅速起身,便要奪門而出。

與兩人一樣的,還有那兩個冇錢的和尚被幾名漢子追趕。

那名小和尚,一邊腳底抹油地逃,邊不忘雙手合十,神色虔誠道:

“出家人吃頓飯,你們便當施捨如何?便當做上山燒了幾柱香如何?

小僧多在佛祖麵前替你們美言幾句如何?”

回答他的話的是一記扔出的鋪麵而來棍子和來自師傅和尚的暴栗...

葉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天器鐵匠鋪,太祖之時所建,欲奪天之器而為名。——

葉昶眯著眼那老道不說話,便道:

“小二啊,不要急,等我們走的時候再結賬可行?

現在剛吃飽,一會順便了。”

小二原本笑著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

“客官,你不會是冇錢吧?你腰間那把刀價值不菲,不像是冇銀子的繡花枕頭吧?”

葉昶雖說是真的冇錢,可明知道氣質不能弱的道理,雙手往桌子上一拍,聲色俱厲道:

“不要狗眼人低!”

小二雙手抱在胸前,也不再佝僂模樣,冷笑道:

“你這樣的老子我見多了,不給錢?你還不這是什麼地方,敢來這裡吃霸王餐?”

“老七,打一頓,將他們身上值錢的東西搶過來!

他奶奶的,晦氣!”

一道身材極為壯碩的漢子帶著三名手下一人拿一把棍子走過來,葉昶與老道到,迅速起身,便要奪門而出。

與兩人一樣的,還有那兩個冇錢的和尚被幾名漢子追趕。

那名小和尚,一邊腳底抹油地逃,邊不忘雙手合十,神色虔誠道:

“出家人吃頓飯,你們便當施捨如何?便當做上山燒了幾柱香如何?

小僧多在佛祖麵前替你們美言幾句如何?”

回答他的話的是一記扔出的鋪麵而來棍子和來自師傅和尚的暴栗...

葉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天器鐵匠鋪,太祖之時所建,欲奪天之器而為名。——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