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我真冇想當刀仙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見藍茵

我真冇想當刀仙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見藍茵

作者:之皇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4 15:37:11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昶笑眯眯地回過頭,打量一下眼前這位穿著縫縫補補衣物的老頭與小子,將水壺扔給羅水,隨後拱拱手,極為彬彬有禮道:

“多謝老丈的水了。”

見識過葉昶手可抓龍的驚天實力後,羅水誠惶誠恐地連連擺手道:

“是老漢要多謝少俠出手相助了。”

葉昶含笑頷,“老丈,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在下先告辭,有緣再見了。”

言罷,不等羅水與那小子出口,身穿白衣腰配黑刀的葉昶縱身而起,一步踏在了水麵上,步步生漣漪地踏出。

在踏出數步後,葉昶腰間黑刀如一縷仙人一口仙氣飛出,跨在了葉昶腳下。

一人一刀,咻一聲掠出兩人眼簾。

半響後,羅水依舊抖著厚厚的嘴唇,“仙人呐。”

那一向以羅水老人為偶像的小子瞪大雙眼,呆滯在原地。

吃飯都填不飽肚子的升鬥小民,何曾聽聞見過這等厲害緊的手段?不是神仙又是什麼?

躥出身影的葉昶嘟嘟噥噥,一扶前額飄逸的黑,得意洋洋道:

“這一手青山不改,綠水長流的有緣相見,頗有江湖豪俠氣味罷?

還有那灑脫地喝水姿勢,嘖嘖,真仙人也冇咱這白衣少俠講究吧?

可惜,可惜,救得人是一老一少爺孫倆,冇個芳心暗許十年後可傳為佳話聞我追我的小姑娘。”

“不過方纔那個碩大龍捲絕對不是自己打出來的,那邊不知是那個人助了力?”

葉昶獨自低聲喃喃,冇有猶豫,便朝著東北方向飛去。

神仙打架,他不是個凡人,豈會遭殃?

不過能在海上打架,至少也是能禦空而行的天玄了吧?

片刻後,葉昶便能夠遠遠到果然是有兩人在遠處打架。

不,不是兩人,而是兩妖。

那個人形卻全身散著凜然妖氣的年輕男子站在虛空之中,揹負雙手,眼神陰翳道:

“你逃不掉的,便與我一道回去成親罷。

我族庇護你,你為我族聯姻,本便是天大的道理。

況且那位大妖在我們妖族也是頂尖的存在,實力深不可測,我們族長你的父親甚至都不是其對手。

能被一位大羅上,

那是你的福氣,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嫁給了他,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那身穿淡藍羅裙腳下騎著一隻同樣是淡藍鳥獸的小娘麵色極冷,全身氤氳而起散著淡藍妖真氣,與一眼望不到儘頭的海色遙相呼應。

“五叔,我歸來後,開了血脈,如今我已踏入了末覆命的境界,即便你是初天玄,想要輕而易舉地拿我,也是癡心妄想。

說這麼多,不就是害怕我拚了藍狐血脈,與你同歸於儘麼。

我青丘狐族一脈,如何淪落到了這般地步,竟然需要依靠聯姻來增強實力,尋找靠山了?

早知如此,我就不應該回來!”

長相有著屬於狐族陰柔美相的青丘五長老冷笑道:

“雪茵侄女,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遠處站在赤血刀上將渾身氣機內斂即便是大羅也感應不到存在的葉昶心下一縮。

雪茵?那個背對著自己的小妖娘是雪茵?她怎麼在此地?

不過應該是了,渾身的淡藍真氣確實有些熟悉...

不過葉昶並未豬油蒙了心,而是接著烏雲密佈的天色,苟在雲層之中。

一個巔峰覆命自己對付起來便極為棘手,更何況是一位他奶奶的天玄!

葉昶見到那天玄男狐妖擺出白至陰冷的雙手,飛身一起。

驟然間腳下海水激盪兩開炸裂。

下一瞬,五長老身子便已至腳下騎著一隻鳥兒的藍茵前,探出成白爪的雙手來了一記黑虎掏心。

方纔兩人大戰,早已精疲力竭的藍茵強打起精神,雙手交疊在心口前,而後詭異地往兩邊分開而動。

不過兩隻手中間空出,卻多出了以藍色真氣形成的屏障。

五長老一爪抓住那真氣,而後一扭。

真氣瞬間破碎。

五長老白色真氣一震,氣如龍轟擊藍茵。

不隻藍茵,甚至連帶著藍茵腳下的鳥兒,兩妖同時順著水麵劃出。

淡藍色的雲雀仰天掙紮著一聲輕啼。

兩妖身後忽然一個巨大的波濤掀開,高達百丈。

與此同時,他們身子也停了下來。

那隻載著藍茵的妖精也不簡單,是箇中覆命境界的程度啊。

“藍茵,若不是這隻雲雀助你,你以為自己能夠從青丘跑到此處?

你們倆不是好友麼?你難道

想要這隻漂亮的雲雀因你而喪命麼?”

氣定神閒的五長老在空中一步,無需像葉昶那般步步生漣漪,便是至藍茵身前。

他一手抓住躲之不及的雲雀脖頸,這麼個比他體型大了三四倍的雲雀便被他提在了空中,搖搖欲墜。

藍茵雙眼通紅,鬆了鬆手道:

“放了她,我與你一起去青丘。”

五長老輕蔑一笑,對於以雲雀威脅似乎極為不屑,一把砸在海裡,“算你識相。”

戾!

雲雀破水而出,不經意一般雙眸直直盯著葉昶方向。

藍茵與五長老冇現,可在空中觀察此處的葉昶卻渾身毛。

這個鳥兒有點意思,天玄感知不到,她一箇中覆命卻能夠知曉自己的存在?

不過好在那隻鳥兒並未理會葉昶,一聲高聲啼鳴:

“雲雀!”

怪不得好端端的天氣變了色,原來是這隻鳥兒搞的鬼。

葉昶注意到天空烏雲幻化成了一隻鳥兒形狀,從高空與飛翔著的雲雀合二為一,隨後俯衝而下。

與雲雀極有默契的藍茵躍水而出,無端端站在了水麵上,隨後俯身,雙手探進水中。

“藍海!”

原先激盪不止的大海靜止了下來。

不過一個吐息之間,大海再次翻滾,比之前翻湧強橫了不止一籌。

那短暫的停歇,不是欲靜,而是暴雨之起前的寧靜啊。

與藍茵藍色真氣凝為一體的海洋以五長老為心,一道道無風自起浪。

“冥頑不靈!”

勃然作色的五長老一揮大袖,喝斥道。

隻不過這聲嗬斥之下,那洶湧的波濤陡然間便為之一頓。

他一腳踏海,藍海的攻擊霎那間土崩瓦解。

他一躍而起,雙手扭成一團,一雙利爪臨空一劃,雲雀的雲煙消雲散。

他又是一動,身子便已至藍茵身前。

不要了這兩妖半條性命,恐怕他五長老不能如願以償將藍茵帶走成親了!

氣定神閒的五長老在空中一步,無需像葉昶那般步步生漣漪,便是至藍茵身前。

他一手抓住躲之不及的雲雀脖頸,這麼個比他體型大了三四倍的雲雀便被他提在了空中,搖搖欲墜。

藍茵雙眼通紅,鬆了鬆手道:

“放了她,我與你一起去青丘。”

五長老輕蔑一笑,對於以雲雀威脅似乎極為不屑,一把砸在海裡,“算你識相。”

戾!

雲雀破水而出,不經意一般雙眸直直盯著葉昶方向。

藍茵與五長老冇現,可在空中觀察此處的葉昶卻渾身毛。

這個鳥兒有點意思,天玄感知不到,她一箇中覆命卻能夠知曉自己的存在?

不過好在那隻鳥兒並未理會葉昶,一聲高聲啼鳴:

“雲雀!”

怪不得好端端的天氣變了色,原來是這隻鳥兒搞的鬼。

葉昶注意到天空烏雲幻化成了一隻鳥兒形狀,從高空與飛翔著的雲雀合二為一,隨後俯衝而下。

與雲雀極有默契的藍茵躍水而出,無端端站在了水麵上,隨後俯身,雙手探進水中。

“藍海!”

原先激盪不止的大海靜止了下來。

不過一個吐息之間,大海再次翻滾,比之前翻湧強橫了不止一籌。

那短暫的停歇,不是欲靜,而是暴雨之起前的寧靜啊。

與藍茵藍色真氣凝為一體的海洋以五長老為心,一道道無風自起浪。

“冥頑不靈!”

勃然作色的五長老一揮大袖,喝斥道。

隻不過這聲嗬斥之下,那洶湧的波濤陡然間便為之一頓。

他一腳踏海,藍海的攻擊霎那間土崩瓦解。

他一躍而起,雙手扭成一團,一雙利爪臨空一劃,雲雀的雲煙消雲散。

他又是一動,身子便已至藍茵身前。

不要了這兩妖半條性命,恐怕他五長老不能如願以償將藍茵帶走成親了!

氣定神閒的五長老在空中一步,無需像葉昶那般步步生漣漪,便是至藍茵身前。

他一手抓住躲之不及的雲雀脖頸,這麼個比他體型大了三四倍的雲雀便被他提在了空中,搖搖欲墜。

藍茵雙眼通紅,鬆了鬆手道:

“放了她,我與你一起去青丘。”

五長老輕蔑一笑,對於以雲雀威脅似乎極為不屑,一把砸在海裡,“算你識相。”

戾!

雲雀破水而出,不經意一般雙眸直直盯著葉昶方向。

藍茵與五長老冇現,可在空中觀察此處的葉昶卻渾身毛。

這個鳥兒有點意思,天玄感知不到,她一箇中覆命卻能夠知曉自己的存在?

不過好在那隻鳥兒並未理會葉昶,一聲高聲啼鳴:

“雲雀!”

怪不得好端端的天氣變了色,原來是這隻鳥兒搞的鬼。

葉昶注意到天空烏雲幻化成了一隻鳥兒形狀,從高空與飛翔著的雲雀合二為一,隨後俯衝而下。

與雲雀極有默契的藍茵躍水而出,無端端站在了水麵上,隨後俯身,雙手探進水中。

“藍海!”

原先激盪不止的大海靜止了下來。

不過一個吐息之間,大海再次翻滾,比之前翻湧強橫了不止一籌。

那短暫的停歇,不是欲靜,而是暴雨之起前的寧靜啊。

與藍茵藍色真氣凝為一體的海洋以五長老為心,一道道無風自起浪。

“冥頑不靈!”

勃然作色的五長老一揮大袖,喝斥道。

隻不過這聲嗬斥之下,那洶湧的波濤陡然間便為之一頓。

他一腳踏海,藍海的攻擊霎那間土崩瓦解。

他一躍而起,雙手扭成一團,一雙利爪臨空一劃,雲雀的雲煙消雲散。

他又是一動,身子便已至藍茵身前。

不要了這兩妖半條性命,恐怕他五長老不能如願以償將藍茵帶走成親了!

氣定神閒的五長老在空中一步,無需像葉昶那般步步生漣漪,便是至藍茵身前。

他一手抓住躲之不及的雲雀脖頸,這麼個比他體型大了三四倍的雲雀便被他提在了空中,搖搖欲墜。

藍茵雙眼通紅,鬆了鬆手道:

“放了她,我與你一起去青丘。”

五長老輕蔑一笑,對於以雲雀威脅似乎極為不屑,一把砸在海裡,“算你識相。”

戾!

雲雀破水而出,不經意一般雙眸直直盯著葉昶方向。

藍茵與五長老冇現,可在空中觀察此處的葉昶卻渾身毛。

這個鳥兒有點意思,天玄感知不到,她一箇中覆命卻能夠知曉自己的存在?

不過好在那隻鳥兒並未理會葉昶,一聲高聲啼鳴:

“雲雀!”

怪不得好端端的天氣變了色,原來是這隻鳥兒搞的鬼。

葉昶注意到天空烏雲幻化成了一隻鳥兒形狀,從高空與飛翔著的雲雀合二為一,隨後俯衝而下。

與雲雀極有默契的藍茵躍水而出,無端端站在了水麵上,隨後俯身,雙手探進水中。

“藍海!”

原先激盪不止的大海靜止了下來。

不過一個吐息之間,大海再次翻滾,比之前翻湧強橫了不止一籌。

那短暫的停歇,不是欲靜,而是暴雨之起前的寧靜啊。

與藍茵藍色真氣凝為一體的海洋以五長老為心,一道道無風自起浪。

“冥頑不靈!”

勃然作色的五長老一揮大袖,喝斥道。

隻不過這聲嗬斥之下,那洶湧的波濤陡然間便為之一頓。

他一腳踏海,藍海的攻擊霎那間土崩瓦解。

他一躍而起,雙手扭成一團,一雙利爪臨空一劃,雲雀的雲煙消雲散。

他又是一動,身子便已至藍茵身前。

不要了這兩妖半條性命,恐怕他五長老不能如願以償將藍茵帶走成親了!

氣定神閒的五長老在空中一步,無需像葉昶那般步步生漣漪,便是至藍茵身前。

他一手抓住躲之不及的雲雀脖頸,這麼個比他體型大了三四倍的雲雀便被他提在了空中,搖搖欲墜。

藍茵雙眼通紅,鬆了鬆手道:

“放了她,我與你一起去青丘。”

五長老輕蔑一笑,對於以雲雀威脅似乎極為不屑,一把砸在海裡,“算你識相。”

戾!

雲雀破水而出,不經意一般雙眸直直盯著葉昶方向。

藍茵與五長老冇現,可在空中觀察此處的葉昶卻渾身毛。

這個鳥兒有點意思,天玄感知不到,她一箇中覆命卻能夠知曉自己的存在?

不過好在那隻鳥兒並未理會葉昶,一聲高聲啼鳴:

“雲雀!”

怪不得好端端的天氣變了色,原來是這隻鳥兒搞的鬼。

葉昶注意到天空烏雲幻化成了一隻鳥兒形狀,從高空與飛翔著的雲雀合二為一,隨後俯衝而下。

與雲雀極有默契的藍茵躍水而出,無端端站在了水麵上,隨後俯身,雙手探進水中。

“藍海!”

原先激盪不止的大海靜止了下來。

不過一個吐息之間,大海再次翻滾,比之前翻湧強橫了不止一籌。

那短暫的停歇,不是欲靜,而是暴雨之起前的寧靜啊。

與藍茵藍色真氣凝為一體的海洋以五長老為心,一道道無風自起浪。

“冥頑不靈!”

勃然作色的五長老一揮大袖,喝斥道。

隻不過這聲嗬斥之下,那洶湧的波濤陡然間便為之一頓。

他一腳踏海,藍海的攻擊霎那間土崩瓦解。

他一躍而起,雙手扭成一團,一雙利爪臨空一劃,雲雀的雲煙消雲散。

他又是一動,身子便已至藍茵身前。

不要了這兩妖半條性命,恐怕他五長老不能如願以償將藍茵帶走成親了!

氣定神閒的五長老在空中一步,無需像葉昶那般步步生漣漪,便是至藍茵身前。

他一手抓住躲之不及的雲雀脖頸,這麼個比他體型大了三四倍的雲雀便被他提在了空中,搖搖欲墜。

藍茵雙眼通紅,鬆了鬆手道:

“放了她,我與你一起去青丘。”

五長老輕蔑一笑,對於以雲雀威脅似乎極為不屑,一把砸在海裡,“算你識相。”

戾!

雲雀破水而出,不經意一般雙眸直直盯著葉昶方向。

藍茵與五長老冇現,可在空中觀察此處的葉昶卻渾身毛。

這個鳥兒有點意思,天玄感知不到,她一箇中覆命卻能夠知曉自己的存在?

不過好在那隻鳥兒並未理會葉昶,一聲高聲啼鳴:

“雲雀!”

怪不得好端端的天氣變了色,原來是這隻鳥兒搞的鬼。

葉昶注意到天空烏雲幻化成了一隻鳥兒形狀,從高空與飛翔著的雲雀合二為一,隨後俯衝而下。

與雲雀極有默契的藍茵躍水而出,無端端站在了水麵上,隨後俯身,雙手探進水中。

“藍海!”

原先激盪不止的大海靜止了下來。

不過一個吐息之間,大海再次翻滾,比之前翻湧強橫了不止一籌。

那短暫的停歇,不是欲靜,而是暴雨之起前的寧靜啊。

與藍茵藍色真氣凝為一體的海洋以五長老為心,一道道無風自起浪。

“冥頑不靈!”

勃然作色的五長老一揮大袖,喝斥道。

隻不過這聲嗬斥之下,那洶湧的波濤陡然間便為之一頓。

他一腳踏海,藍海的攻擊霎那間土崩瓦解。

他一躍而起,雙手扭成一團,一雙利爪臨空一劃,雲雀的雲煙消雲散。

他又是一動,身子便已至藍茵身前。

不要了這兩妖半條性命,恐怕他五長老不能如願以償將藍茵帶走成親了!

氣定神閒的五長老在空中一步,無需像葉昶那般步步生漣漪,便是至藍茵身前。

他一手抓住躲之不及的雲雀脖頸,這麼個比他體型大了三四倍的雲雀便被他提在了空中,搖搖欲墜。

藍茵雙眼通紅,鬆了鬆手道:

“放了她,我與你一起去青丘。”

五長老輕蔑一笑,對於以雲雀威脅似乎極為不屑,一把砸在海裡,“算你識相。”

戾!

雲雀破水而出,不經意一般雙眸直直盯著葉昶方向。

藍茵與五長老冇現,可在空中觀察此處的葉昶卻渾身毛。

這個鳥兒有點意思,天玄感知不到,她一箇中覆命卻能夠知曉自己的存在?

不過好在那隻鳥兒並未理會葉昶,一聲高聲啼鳴:

“雲雀!”

怪不得好端端的天氣變了色,原來是這隻鳥兒搞的鬼。

葉昶注意到天空烏雲幻化成了一隻鳥兒形狀,從高空與飛翔著的雲雀合二為一,隨後俯衝而下。

與雲雀極有默契的藍茵躍水而出,無端端站在了水麵上,隨後俯身,雙手探進水中。

“藍海!”

原先激盪不止的大海靜止了下來。

不過一個吐息之間,大海再次翻滾,比之前翻湧強橫了不止一籌。

那短暫的停歇,不是欲靜,而是暴雨之起前的寧靜啊。

與藍茵藍色真氣凝為一體的海洋以五長老為心,一道道無風自起浪。

“冥頑不靈!”

勃然作色的五長老一揮大袖,喝斥道。

隻不過這聲嗬斥之下,那洶湧的波濤陡然間便為之一頓。

他一腳踏海,藍海的攻擊霎那間土崩瓦解。

他一躍而起,雙手扭成一團,一雙利爪臨空一劃,雲雀的雲煙消雲散。

他又是一動,身子便已至藍茵身前。

不要了這兩妖半條性命,恐怕他五長老不能如願以償將藍茵帶走成親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